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3章 打算

第3章 打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既然醒了就去请人把墓穴挖好,明天就要出殡了。”万氏纵然心中生气也不好这时候发出来,只淡淡的吩咐道。

    黎鸿知道母亲生气了,心一冷,低下头去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堂上的棺木就转身退下。

    万氏就拉了宝璐跪在灵前烧纸钱。

    这一整天都没有吊唁的人来,只黎家的人安静的守着灵堂。

    黎博是这方圆十里唯一的大夫,还是御医的本事,因此人缘不错,但再不错这里住着的人也都是被流放的罪人及家眷,在这里,人情太薄,黎博的逝世更多的是让人想起以后生病看不上病了。真心实意前来吊唁的也早在前两天来尽了。

    如今整个渔村里有近一半的人家在办丧事,宝璐捧着父母的牌位摇摇晃晃的走出黎家时就看到满目的白,她心中一悲,压着眼中的酸意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

    由黎鸿和黎宝璐洒下第一捧泥土,请来帮忙的人就起铲将泥土铲下去,不一会儿就起了两个高高的坟堆。

    黎康与其妻同葬,两具棺木牢牢地靠在一起。

    黎鸿见万氏神情恍惚的看着坟堆,忙上前扶住她道:“娘,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万氏回过神来,点了点头,伸手牵着宝璐一步一步的往回走,逝者已矣,她只有保住生者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宽慰。

    黎博和黎康逝世对黎家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黎家的收入几乎都是他们从他们身上来的,黎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一直被父兄护着,所以根本不会干活,更别说挣钱养家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他们只怕要省吃俭用了,在她找到更好的生活来源前日子不可能像从前过得那么好了。

    万氏心里计划着,回到家里才想把黎鸿找来商议,就有人在外面扬声喊道:“黎鸿,里长来了,叫了大家去议事呢,你快来!”

    黎鸿一愣,忙看向母亲,这种事一般是父亲或大哥去的……

    万氏沉吟道:“你去吧,快要到缴纳夏税的时候了,里长找来多半是要说这事。”

    想到去年新换了一位县令,万氏心中有些不安,手上不由摩挲起宝璐的头发来。

    黎宝璐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去看祖母,满眼疑惑。

    “只希望是我多想吧,”万氏揉着她的脑袋道:“距离缴纳夏税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按理不用那么早通知到村的……”

    那些都是惯例了,各家该出多少赋税,该服多少劳役也都是有数的。

    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里即便只是个县城也是一样的,来了位新县令,行事自然会与前一位不一样,只希望是个公正宽厚的。

    万氏在心里暗暗祝祷,但黎鸿回来时难看的脸色就表明了这次里长的到来不是好事。

    万氏不由坐直了身子问道:“出了何事?”

    梅氏也紧张的看向黎鸿。

    黎鸿沉着脸道:“里长说今年的夏税要提前缴纳,还有赋役,”黎鸿声音低了三度,带着恨意道:“按流放罪名加重三成,若要钱赎役得比往年多一倍。”

    万氏瞪目,“新县令才上任竟然就敢这样盘剥……”

    黎鸿眼中闪过冷意,咬牙道:“他有什么不敢的,这琼州府除了不开化的蛮夷就是我等流放的罪民,难道我们还能逃出琼州府去广州府告他不曾?”

    琼州府隶属于广东,由广州府管辖,虽叫府,其实不过县级,而且因为与广东隔着一道海峡,来往极不方便,别说他们这些不得轻易离开流放地的罪犯,便是有资有产的良民也很难过海。

    “何况他并不曾盘剥良民,此次加重赋税只针对流放到此的罪民,除此外,周岁以上的孩子也要纳一半丁税,”黎鸿道:“此次过后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孩子呢。”

    流放到这里的犯人都被固定了活动范围,何况他们是罪籍,无朝廷文书不能赎身,也不能卖身为奴,所以为了减轻缴纳的赋税,孩子多的人家只能把孩子丢到山里去,或是直接溺死。

    万氏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胸中压着一团郁气,咬牙道:“如此丧尽天良,他的官必定当得不久。”

    “可足够逼死我们了。”黎鸿淡淡的道。

    万氏厉眼瞪向他,正色道:“我们家有你父亲和大哥留下的资产,七八年总还能支持得住的,何况我们也不会坐吃山空。”

    “这个世道能有什么活路?”黎鸿心灰意懒的道:“何况我们还是被限制了行动范围的罪民。”

    黎鸿眼睛扫过屋里的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黎宝璐就下意识抓紧了万氏的胳膊,刚才二叔扫过她身上的目光让她心脏剧跳,总有种被恶狼盯上的感觉。

    万氏不明所以,还以为是他们严肃的气氛吓到她了,忙把她抱起来往外走,对黎鸿道:“既然令已下,你就准备好赋税的银钱吧,大不了我们下半年我们多辛苦些,总能挣出一条活路来。”

    黎鸿起身沉默的看着母亲抱着宝璐离开。

    宝璐靠在祖母的肩膀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观察二叔脸上的表情,心不断的往下沉——二叔没有应祖母的话。

    要说这个家里谁最了解黎鸿,那非黎宝璐莫属,或许还有她的祖父黎博。

    黎鸿嘴很甜,而且很会伪装,在父母面前是孝顺听话的儿子,在兄嫂面前是恭顺的弟弟,在妻儿面前则是稳重可靠的丈夫和父亲。

    但他在黎宝璐面前是不伪装的,或许是觉得这个侄女就是个傻子,黎鸿单独面对她时从不掩饰他的厌恶。

    黎宝璐清醒的时候有限,但就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总能看到他原形毕露,所以对这个二叔,黎宝璐实在没什么好感,更别说信心了。

    知道周岁以上的孩子也要纳丁税后黎宝璐就开始担忧起自己的小命来。

    黎宝璐仰头看了一眼祖母,知道她就算察觉到黎鸿里外不一也不会想到这层。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万氏察觉到黎宝璐自回到房后就一直有些不安。

    黎宝璐:“祖母,万一二叔不要我了怎么办?”

    万氏一笑,摸着她的脑袋安抚道:“傻丫头,你是我们家的人,你二叔怎么会不要你呢?”

    “如果二叔不要我了,祖母会要我吗?”黎宝璐坚持的问道。

    万氏点头道:“会的!祖母怎么舍得不要宝璐呢?”

    黎宝璐就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祖母在家中的地位不低,黎鸿就算再虚伪也不会明着忤逆祖母的,只要祖母肯留下她,她的小命应该就没问题。

    而此时,梅氏和黎鸿也在说黎宝璐。

    梅氏掰着手指算道:“宝璐既然好了,那公爹给她配好的那些药就不用再留了吧,卖出去也是一笔钱呢。还有那些补药,都是公爹和大伯进山采的,据说有些药在县里的药铺都没得买呢,这也是一笔收益……”

    黎鸿枕着手望着头上的帐子道:“你回头收拾出来,我找着空拿到药铺去出手,补药就不用卖了,留下来说不定以后我们自家能用上。”

    梅氏没料到她一说丈夫就答应了,还惊得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反而犹豫起来了,“全卖了也不好,毕竟她刚恢复,未必就好全了,不如给她留两天的药?不然母亲知道了要生气的。”

    “不用留了,”黎鸿淡淡的道:“人都快要没了,再喝药也是浪费。”

    梅氏被他冷漠的话语一震,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他。

    黎鸿就扭头冲她温柔的一笑,“大哥大嫂底下就只有这么一个血脉,怎么可能不挂心?何况她身上还有痴病,现在看着好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犯,我们不是她父母,她又没有亲生的兄弟,若是犯了病也是在这世间受苦。”

    梅氏的心就好像浸在冰水里,懦懦的道:“家里虽艰难,但管她一碗饭吃还是可以的,等她长大了给她找个婆家便是,说不定还能帮衬家里一些呢……”

    梅氏满头大汗的想要列举黎宝璐的好处,但那就是个傻子,何况她自来也瞧不起这个傻子,更不喜欢她,此时要找她的优点还真难,只能反复说道:“毕竟是大伯兄和大嫂唯一的血脉。”

    “若只是一口饭,便是我不吃也会让与她的,可从今年始她每年也要交八钱银子的丁税,她今年才三岁多,要出嫁至少还要等十年,十年就是八两银子,这还是在县太爷不加税的情况下。”黎鸿问道:“你觉得我们家里有这么多钱吗?”

    梅氏咬住嘴唇,半响才小声的道:“娘不是把家里的钥匙给你了吗,公中的钱还是能支持几年的……”

    黎鸿开箱取钱时并没有避着梅氏,因此她知道黎博和黎康给家里留下了多少钱,只黎康每年给黎家上交的钱不要说养一个宝璐了,便是再养两个也尽够了。

    她不能理解丈夫为什么要那样针对黎宝璐,那可是他亲侄女!

    “只交这些赋税自然够我们坚持几年,可你别忘了我们还得赎役,你总不能让我去服劳役吧,你觉得我去了还能活着回来吗?”黎鸿冷冷的看着妻子道:“何况打渔种地能有多少收益?以前我们家日子能过得那么好是因为县城里常有人来请父亲去看病,不然我们只怕连温饱都保证不了,看看村里其他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吧。”

    可黎康不会医术不也给家里赚了不少钱吗?

    话在梅氏的舌尖转了两圈又咽下,丈夫怎么可能跟大伯哥比呢?

    黎康大冬日下都能扛着渔网出海,黎鸿却连春日下地都要歇上三饷。

    黎鸿淡淡地看了梅氏一眼,道:“明日你就跟娘去赶海,家里的事不用你管,这事也不与你相干,你只要把娘绊在外头的时间长一些就行。”
第2章 丧事章节目录第4章 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