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38章 拜师

第38章 拜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白一堂看着胖墩墩的黎宝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太胖了,肯定飞不起来。”

    黎宝璐:“……”

    顾景云颇为纠结的看向黎宝璐,不确定是不是要让她减肥。

    半响黎宝璐才辩解道:“师父,我这是强壮,不是肥胖,习武不是要有一个好身体吗?”

    白一堂掀了掀眼皮道:“我不是你师父,不要乱叫。若是别的功夫也就罢了,就算你根骨不佳我也能勉强教你,但我最擅长的便是轻功。”

    “你想习我这门武功,除了资质悟性外,自身条件也要好,”白一堂一脸不忍目睹的看着黎宝璐道:“你太胖了,而初学者除了自身体重外还得再加重练习,使身有浮劲儿,当练成之时,起如飞燕掠空,落如蜻蜓点水,着瓦不响,落地无声。”

    黎宝璐双眼迸射出惊人的光彩,她还以为顾景云说的轻功是夸大的呢,在她看来古代的轻功不过是奔跑腾跃的迅速灵活些,可现在听白一堂的意思,这竟和前世记忆中影视剧里的差不多了。

    本来只是想学了保护家人,现在她却真正的对武学感兴趣起来,她一把拽住白一堂的衣角,巴巴的看着他道:“白大叔,你教我吧,不就是胖吗,我减肥!”

    白一堂摇头,“不行,你现在是胖子,以后有可能也是胖子,但我和我的师兄弟们都是清瘦之人。”

    黎宝璐刚要说话,白一堂就挥手止住她道:“就算你减肥了,你也不是天生的瘦子,我和我师兄弟们可是怎么吃都不胖的,你天生就不适合习轻功。”

    黎宝璐忍不住嘟嘴,“难道就没有胖子会轻功吗?”

    “有,”白一堂道:“但都是三脚猫功夫,我的徒弟即便不是天资聪颖之人,条件也不能这么差,所以我不收你为徒。而且从我祖师爷开山以来就没收过是胖子的徒弟。”

    “如果你教出了一个轻功绝顶的胖子徒弟岂不是可以在师伯师叔们面前扬眉吐气?”

    “很诱惑,但失败的可能性更大,不值得我去冒险。”

    顾景云翻了一个白眼,问道:“你这辈子除了收宝璐为徒还能收别的徒弟吗?”

    黎宝璐精神一振,目光炯炯的看向白一堂,是啊,这儿可是流放地,白一堂待在这儿除了她会找他习武外还有谁会拜他为师?

    白一堂也被噎住了,在这里大家连饭都吃不饱,怎么有力气与他习武?

    “而且,就算宝璐不堪造就也没人知道她是你徒弟,”顾景云往他心窝上插刀子,“你现在是在罪村,难道你师兄弟他们的消息这么灵通,还能知道你在这儿收了个徒弟?”

    他不说谁会知道?

    白一堂抿嘴。

    顾景云继续道:“教好了,以后我带宝璐出琼州,大可以让她替你扬名,教不好,我们绝口不提你是她师傅,绝不让你丢半分面子。”

    白一堂挑眉。

    “你愿意让你一身功夫就此沉寂吗?”顾景云蛊惑他道:“岁月悠悠,有一徒弟侍奉左右不好吗?”

    白一堂意动,一双眼睛不住的去打量顾景云。

    顾景云就摇手笑道:“你别看我,我的身体你是知道的,我纵是有心也无力。”

    白一堂好失望,这才勉强把目光放在黎宝璐身上。

    黎宝璐努力的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祈求的看着他。

    白一堂就叹气道:“好吧,我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你,只是你记得,若是功夫学不好,出去可千万别报我的名号。”

    黎宝璐没想到自己让人这么嫌弃,抽了抽嘴角后应下。

    白一堂就挥手道:“那你们先回去吧,要拜师得准备不少东西,你们回去与家中大人说一声,回头我选好了日子便正式拜师。”

    古代对拜师学艺很重视,尤其白一堂这种出身名门的江湖人对拜师的规矩要求更多。

    所以当黎宝璐收到拜师的具体时间时,还知道了白一堂进山了打了一头野猪出来,要办个拜师。

    同样不知道拜师规矩,正打算一切暗中进行的顾景云也傻眼了,拜个师父而已,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吗?

    白一堂还惋惜能请的人太少了,可惜道:“若还是自由身,我收了徒弟不仅要邀请师兄弟们参加,还有绿林好友及各门各派的掌门,可惜了,现在只能请村里的十八户人家和里长。”

    黎宝璐&顾景云:……说好的低调不张扬,学不好就不认徒弟呢?

    秦信芳才知道拜师这件事,悠悠的站在俩孩子身后问:“你们还有多少事是应该告诉我而没有告诉我的?”

    黎宝璐和顾景云连忙摇头,小脑袋差点摇掉下来。

    何子佩顶住他们的小脑袋,没让他们摇下去,而是问秦信芳,“真要让宝璐去学功夫吗?”

    那和她从小受的教育背离太远,她从小读的是四书五经,学的是琴棋书画,以前的闺蜜也有出身武将世家的,但也就学个弓马,功夫什么的,实在是太玄幻了。

    秦信芳看了看宝璐,又看看顾景云,最后道:“想学便学吧,不过丑话说前面,功夫你可以学,但我这儿的课程和你舅母教你的东西也同样不能落下。”

    顾景云微微蹙眉,觉得舅舅对宝璐要求太过严格了。

    黎宝璐却想也不想就应下了。

    秦信芳是教她书本上的知识,何子佩教的是人情往来,管理下人等当家主母必须会的事。

    比如,回京后见顾家人应当准备什么礼物,顾家都有哪些亲戚,以及如何给世交,亲朋,上司送礼,如何回礼,这些何子佩不交,她还真不懂。

    这些都是必须要学的,至于琴棋书画,那就是陶冶情操的东西,可学,可不精通,也可单精,反而要轻松些。

    黎宝璐应的痛快,秦信芳却怀疑她一个小娃娃是否能吃得了这个苦,毕竟这学习强度不弱。

    他不阻止黎宝璐习武却是猜到他们在县城被人欺负了,不然这俩孩子也不会一回来就折腾着要拜师习武。

    他如今能力有限,是不可能在顾景云身边放护卫的,那么谁来保护羸弱的外甥便成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这世上除了他们这三个外还有谁会对顾景云绝对的好?

    那便是黎宝璐了,他们将来是夫妻,夫妻一体,他可以放心的把顾景云交给她。

    至于规矩,他都是犯官了,还在乎什么规矩?

    秦信芳安抚何子佩道:“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要人打破。除了那些迂腐酸儒,你见谁行事是真正照着规矩来的?”

    秦信芳摸着胡子笑道:“何况,我们家不守规矩的人还少吗?”

    何子佩就瞪了他一眼,转身道:“既然你们爷几个都商量好了,何必还拉我来商议?你们要拜便拜吧。”

    于是,黎宝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正式拜白一堂为师,她跪在地上向他奉茶,诚心诚意的磕了三个头。

    白一堂看了满意,虽然徒弟胖了点,看上去憨了点,好在孝顺听话,慢慢调教未必不可能成材。
第37章 知己章节目录第39章 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