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34章 打架

第34章 打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六郎听说还要吃东西,立时觉得胃鼓鼓的,捂住肚子无力的道:“还吃啊?”

    顾景云挑眉,“听说路边小摊上的吃食也有不错的,我打算选些好的尝尝。”

    张六郎口水就下来了,心里很想吃,但肚子很撑怎么办?

    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起来,张六郎面色一变,捂着肚子道:“糟了,我要上茅厕!”

    他面色通红的看向顾景云,着急的道:“我要上茅厕,你们怎么办?”

    顾景云不在意的挥手道:“你自去便是,难道我们还会把自己弄丢吗?”

    “那你们不准走远,就在这条街上,”张六郎还记得大人们的叮嘱,一再嘱咐顾景云,“一定不能走太远,不然我会找不到你们的。”

    顾景云敷衍的点了下头,张六郎直接略过他看向黎宝璐,坚持道:“宝璐,你可得听话,不准走太远知道吗?”

    “六郎哥放心,我们就在这一条街上玩。”

    张六郎这才呼出一口气,转身冲着茅厕就跑去。

    “真啰嗦,”顾景云嘟了嘟嘴,拽了黎宝璐就去逛小摊,“去看看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们给舅舅他们带一些。”

    前门大街是县城最热闹的一条街,他们在这里逛已经足够了,不管是黎宝璐还是顾景云都没想过要拐到其他街上。

    街上卖什么的都有,有竹制的蜻蜓与风车,有精致的发钗,有手工不错的铜镜……

    还有各种茶叶及没见过的吃食。

    顾景云先拉黎宝璐去看小孩的玩具,问她:“你喜欢什么?”

    黎宝璐反问道:“你呢?”

    顾景云眼睛亮晶晶的在摊位上扫视,最后挑了可组装的木马,编得活灵活现的竹蜻蜓,最后要了个小篮子。

    黎宝璐就选了架风车。

    顾景云这才满意的付钱。

    想要的玩具都买到了,顾景云心满意足的拉了黎宝璐去看茶叶。

    “舅舅喜欢喝茶,京城给我们送钱的时候都夹着些茶叶,但毕竟少,舅舅再省也不够喝的,我们看看这里有什么好茶叶,给舅舅带一些。”

    顾景云拉着黎宝璐直直的往卖茶叶的几个摊子去,眼睛随意的往旁边的摊位一扫,目光在看到旁边一摊位上的玉璧时不由顿了顿。

    黎宝璐也看到那块玉璧,清澈碧绿,莹润细腻,即便是她不懂玉也知道是好东西,更何况顾景云?

    秦家被流放时身上带的东西很少,但秦文茵却随行带了不少东西,除了书画外便是玉器最多了。

    且那些玉器无一不是精品,顾景云从小把玩,又受舅舅舅母教导,怎会认不出这块玉璧?

    顾景云拉了黎宝璐上前,指了玉璧问摊主,“可否上手一观?”

    摊主眼睛一亮,看到问的是两个孩子时又有些失望,挥手道:“看便看,不过可别弄坏了,这玉可贵着呢,你们赔不起。”

    顾景云拿起玉璧,入手即凉,冷意沁入心底,但只在手里握了一下,玉璧便慢慢转暖。

    再看玉璧的外表,透澈碧绿,莹润细腻,显然保养得很好,这绝不是一个会将它与其他玉石摆在一处出售的小贩保养的。

    顾景云问:“这块玉璧是从哪里来的?”

    摊主扫了一眼,道:“从别人手里收来的,小客官若要我就算你便宜一些,这可是好玉,那点店铺里也未必有的。”

    “哦?”

    摊主立即道:“我可没骗你,这玉是从一犯官手上买来的,那些犯官私藏过来的,你觉得能不是好东西?小客官若是买一定不会亏。”

    顾景云转了转手中的玉璧不说话,黎宝璐就奶声奶气的道:“大叔骗人,罪村不给货郎进,你怎么收货?”

    “嘿,我骗你们干嘛,我大姨的侄女儿就嫁进了罪村,是她收了东西转卖给我的,那还有假?”摊主得意洋洋的道:“那犯官上头得罪了人,特意吩咐了要折腾他,他出不来,又受不了苦,这些好东西自然只能便宜卖给其他人了,所以小客官若是想要,此时正是好时机。”

    小贩的眼睛也利,看出眼前的两个孩子不差钱,极尽诱惑的道:“小客官也是运气好,正好碰上我这儿有,若不然去店铺里找,找不到这么好的不说,而且还贵!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呀。”

    黎宝璐就眨着眼睛问道:“多少钱?”

    小贩正要比出“八”,见黎宝璐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心一虚,就顺势比出了个“六”,一脸肉疼的道:“六两银子,若不是看小姑娘可爱,再没有这个价钱的。”

    黎宝璐脸上就展开大大的笑容。

    顾景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痛快的掏出六两银子给他。

    顾景云将玉璧揣进怀里,拉了黎宝璐就走。

    摊主收了钱,喜滋滋的和俩人挥手,“两位客官好走。”

    “等一等,”一个半大少年急匆匆的跑过来拦住俩人,目光审视的扫了俩人几眼,确定他没见过他们,这才倨傲的抬着下巴道:“是你们从那摊上买了玉璧?”

    顾景云牵着黎宝璐的手一紧,面无表情的看向少年,问道:“你是何人?”有何资格来问我?

    少年蹙眉,不悦的道:“我舅舅是县太爷,你说我是谁?赶紧的,把玉璧交出来。”

    顾景云将黎宝璐扯到身后,慢吞吞的问道:“所以县太爷的外甥是要当街抢劫我一良民吗?”

    少年涨红了脸道:“谁说我要抢你了?我是跟你买的。”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角银子丢在顾景云身上,倨傲的道:“赶紧将玉璧交出来。”

    顾景云沉沉的看了一眼滚落在脚边的银子,他虽没称过,这银子也不是整块的,却可以估算出这不过二两左右。

    他脸上显出讥笑,道:“你要买,但我却不卖,你待如何?”

    少年一怔,没想到这孩子胆儿这么大,他都表明了身份他还敢与他作对。

    想到舅舅生辰,他就指着这块玉璧去讨好,若不然他长大后只怕落不到好差事。

    少年眼神一沉,恶向胆边生,伸手就推了顾景云一下,恶狠狠的道:“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玉璧都敢偷,赶紧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让衙役把你抓进牢里吃牢饭。”

    顾景云眼睛微微瞪大,显然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耻之人。

    黎宝璐已经开始转着脑袋寻找趁手的工具了。

    一旁的小贩目瞪口呆,忍不住为两个孩子说话,“这位公子,他们的玉璧是从我摊上买的,我摊上还有许多玉,不如您再挑挑?”

    少年恼羞成怒的踢向小贩的摊位,“滚,我看你与这两个小偷是一伙儿的,他们偷了东西就交给你销赃是不是?”

    顾景云&黎宝璐:……

    小贩:……

    围观的众人:……

    少年,我们都知道有一句话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你也要做得漂亮些,你拿来跟人孩子买玉璧的银子还在地上呢,转身就说他偷了你的玉璧,这样真的好吗?

    少年却自以为找到了个好办法,倨傲的看着顾景云道:“你是交还是不交?”

    顾景云深吸一口气,觉得和这样的蠢货多说一句话都是侮辱自己的智商,转身拉了黎宝璐就走。

    少年没想到顾景云会这样无视他,血气上涌,脑中一根名为理智的玄瞬间崩断,他气恼的快走两步,一脚就踹向顾景云的后腰。

    一直留意他的黎宝璐看到他的动作,面色一变,狠狠的将顾景云扯向一边,少年的脚就落在了顾景云的肩膀上,一下就把他踢飞在地。

    顾景云摔到了地上就势一滚,捂着肩膀迅速的爬起来。

    经过围殴事件,顾景云已养出了条件反射,第一时间去找最佳的逃亡路线,当眼睛扫过围观的人时他面色一变,急急地去找黎宝璐。

    他刚才一直牵着她的手,可她现在人呢?

    黎宝璐在顾景云被踢飞时带倒在地,但她摔得不重,第一时间爬起来,估计因为她更小,且又是女孩,少年的眼神就没在她身上停留一瞬。

    站起来的黎宝璐见顾景云就地滚了两圈就爬起来,便知道他伤得不重,立即转身就跑去拿她先前看好的武器——一条扁担!

    黎宝璐人小,钻进人群里一下就看不见了,所以顾景云才会慌得面色惨白,惊慌的喊了一声,“宝璐!”

    无人应和。

    顾景云踉跄一下,几乎站立不住,他带着哭音喊道:“宝璐你在哪儿?”

    少年冷笑一声,捏着拳头上前两步道:“再问你一声,这玉璧你是交还是不交?”

    顾景云眼睛通红的看向少年,眼中满是恨意。

    少年只觉心一寒,察觉到自己竟被一小孩唬住,心中一恼,就要去揍他,突然后脑剧痛,他发蒙的回头去看,一个短手短脚胖嘟嘟的女孩正满脸凶悍的抓着一条扁担。

    少年摸着后脑勺怒发冲冠,结果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女孩就抓着扁担如骤雨般朝他脸上打来,当头一棍就打在了他的鼻子上,他只觉鼻子一痛一热,鼻血就冲流而下,他才捂住鼻子,第二棍就打在了他的额头和眼睛上……

    少年嘶吼一声,用手抱住脑袋,正要迎着扁担上前抓住她,谁知女孩第三棍直接直捣黄龙,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大腿根部。

    少年惨嚎一声,忍不住捂住下体跪到地上……

    黎宝璐眼里闪过狠色,小手抖了抖,但还是高高举着扁担用力的打响他的后脑……

    少年白眼一翻就躺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黎宝璐丢下扁担上前拉住顾景云就跑,两个小孩挤进人群里钻来钻去,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

    围观群众:……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没看清,能不能再来一遍?

    从黎宝璐第一次用扁担击打少年的后脑勺到她拉着顾景云溜走,前后不过十来息的功夫,围观群众太过震惊,实在没反应过来。

    半响才有人小声的道:“这小伙子没事吧,要不要叫大夫?”

    人群一哄而散,围观的人都知道这少年有多无耻,仗着县太爷的势就敢当街抢劫,要是救了他反而被反咬一口怎么办?

    大家都是有多远就跑多远,而附近摆摊的小贩们也立即收拾东西离开,全当看不见地上的人。

    最后还是闻声而来的衙役将少年抬回县衙,不过当时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因此衙役连目击证人都找不到。
第33章 养胖章节目录第35章 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