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26章 同意

第26章 同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用火开荒有很多弊端,最大的一点便是易发生火灾,火势一旦控制不住,蔓延开来便是一场森林大火。

    秦家能用的只有四人,其中俩人还是孩子,想要把住火势太困难了,即使他们做了防火带。

    不错,古人已经会做防火带了,但意外火灾的概率依然很大,为了不葬送自个的性命,连累无辜的人,秦信芳坚决的否定了俩小孩的提议。

    于是,聪明绝顶且胆大妄为的顾景云打算单干,当然会拉上唯一同伙黎宝璐。

    黎宝璐认真的看了顾景云半响,跟着他去荒地。那样的神情她熟悉无比,不就是熊孩子认定一件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吗?

    为了不被抛下,能够时刻监督事态发展,黎宝璐只能答应跟他一起用掉半下午的时间去荒地里继续折腾。

    得知顾景云和黎宝璐不去山里挖陷阱套猎物和找野菜,而跑去快速高效的开荒,张六郎果断放弃打猎事业前去围观。

    与张六郎兄妹情深,焦不离孟的张二妹欣然同来,于是黎宝璐和顾景云正满头大汗的挥动镰刀时,张六郎和张二妹正站在一旁腰不疼手不酸的指点,“太慢了,你们就不能快一点吗?刀口斜下,贴近地面一些,不要平着,不仅慢还容易割到手。”

    顾景云蹙着眉头起身,看了看手中的镰刀,又看看脚下的野草,疑惑的对张六郎道:“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不然你给我试探一下?”

    一向聪明自傲的顾景云竟然会求他指点,张六郎飘飘然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镰刀自得的道:“那你可看好了!”

    顾景云看了一会儿,眉头蹙得更紧,道:“我没看清,你再师范一下。”

    正抹了一把汗想把镰刀还给顾景云的张六郎继续蹲下给他做师范。

    黎宝璐皱眉看向顾景云,眼里透着不赞同。

    顾景云心中冷哼一声,却不再戏弄张六郎,而是接过他手里的镰刀自傲的道:“这么简单,小爷早就学会了。”

    张六郎撇嘴道:“那也是我教你的,你该叫我一声先生的。”

    顾景云平静的看着他问,“我敢叫,你敢应吗?”

    张六郎张张嘴,在顾景云的注视下还是怂了,病秧子阴险狡诈,他要是逼得他叫先生,谁知道事后怎么报复他?

    顾景云满意了,蹲下去继续割草。

    张六郎看着满眼的野草,再看蹲在地上就完全看不出身影的两个小孩,心中有些触动。

    他一直看不起顾景云,因为觉得他除了会读书什么都不会,走路都会被风吹走的感觉。

    别说干农活,他就没见过顾景云拿过重东西,这样的小孩不就是用来嫉妒鄙视的吗?

    可现在天之骄子一样的顾景云却蹲在地上满头大汗的割草,他不是为了来年的收获,甚至不是为了吃饱饭,只是单纯的想要验证书中所说,找出更快速高效的开荒方法。

    张六郎理智上觉得这样的人很讨厌,他们还在为生存挣扎的时候,他却能为了这种理由花费许多的时间。

    但感情上张六郎却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敬佩的心理。

    他咬了咬呀,最后还是拉着张二妹回家,不一会儿再出现时手上就拿了把镰刀,一脸不情愿的看顾景云,“要怎么割?”

    顾景云一愣,显然没料到张六郎会有这样的举动。

    黎宝璐很高兴,扯了顾景云一下,“你不是画了图纸吗?”

    顾景云疑惑的看了黎宝璐一眼,转身对张六郎和张二妹道:“与我来,我给你们画好线,你们照着割就行。”

    四个孩子就一起挥舞镰刀,一直到太阳落山,远远的听到村庄里大人们喊孩子的声音才收镰刀回去。

    张六郎握着镰刀与顾景云道:“我家明天没活,中午潮退后才去赶海,早上我来帮你们一起割。”

    顾景云拒绝了,道:“我们早上只干半个时辰,还要上学读书。”

    张六郎烦躁道:“你们读书人真麻烦,这么点活少上两天学就干完了。”

    顾景云沉默了一瞬,破天荒的解释道:“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既然计划已定下,那就轻易不能更改,干农活大可以从别处挤出时间来,但读书习字的时间决不能少。”

    黎宝璐插嘴道:“你们跟我们也认了不少字,要不要借两本书回去看?不如明日你们随我们回家,让景云哥哥找两本简单的书给你们。”

    张六郎心中震动,手心里一下冒出汗来,不可置信的看向黎宝璐和顾景云,“你们愿意借书给我们看?”

    黎宝璐看向顾景云,张六郎的眼睛也紧紧地盯着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好几口口水。

    顾景云淡淡的道:“只要你们爱惜书籍。”

    张六郎脸上迸射出巨大的喜悦,欢喜的承诺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弄脏书的。”

    张二妹也很高兴,但她的高兴有限,在她看来,女孩子能识字固然好,不能也没什么要紧的。

    但男孩不一样,男孩识字就表明多了一门手艺,谋生的手段更多,可供选择的机会也更多。

    别看张六郎一脸看不起顾景云的样子,时常讥笑他是病秧子,其实心里对他各种羡慕嫉妒。

    因为顾景云识字,他嘴上说得再狠,心里总有些自卑。

    也因此顾景云愿意教他识字时,他才会那么快的放下成见,还倾力教他挖陷阱打猎。

    在他看来,他们虽然是在交换知识,但顾景云却是吃亏了的。

    在这个时代,不是谁都能识字的!

    张六郎兴高采烈的回到张家,决定以后对顾景云更好一些,在村里他就罩着他了,不会再让他被别人欺负。

    但他一回家就被哥哥们围攻了。

    张四郎和张五郎押了他到张大郎床前。

    张大郎脸色阴沉的看着他,恨声道:“吃里扒外的东西,要不是你今天跑回家拿镰刀去帮他割草,我还不知道你竟与那病秧子勾结起来了!”

    其他兄弟也脸色难看的瞪着张六郎,虽然他们挨打不是顾景云动的手,却是他设计的,到头来他们却还得给他赔礼道歉,这仇是死仇,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不用张大郎出手,其他兄弟就要动手揍张六郎,张六郎忙抱着头喊道:“他在教我认字呢,还要借我书!”

    大家的拳头一顿,张六郎立即见缝插针的叫道:“而且病秧子也没我们想的那么坏,他,他上次那样也是因为我们先动的手……”

    张六郎说到这儿有些心虚,黎宝璐可是将事情掰扯开来与他辨过,他也知道当时是他们猛进了,未查清就动手,而且这么多人围殴一个五岁的孩子的确很过分。

    张六郎是参与人,即使是在外围他也能感知到大哥当时的凶暴。

    大哥以前跟着叔伯们下山打劫,连人都杀过的,如果不是顾景云聪明借着石缝溜走了,他当时真有可能会被打死。

    张六郎跪在床前,抬头看着张大郎认真道:“大哥,那件事是我们有错在先,现在他也报复回来了,我们两家就算两清了吧!”

    张大郎看着巴巴望着他的张六郎,心中冷哼一声,扫了弟弟们一眼问道:“他的确教你读书识字?”

    张六郎连连点头,“他还邀请我和二妹明儿去他家玩呢,还愿意把书借给我们。”

    张家其他兄弟眼睛全都一亮,不由看向张大郎。

    张大郎就敲了敲床,沉吟半响道:“既然这样我们这事就暂时两清了,他既然愿意教你认字,那你就上心点,回头教你几个哥哥,让我们都认几个字。”

    张六郎连连点头,开心的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认字的。”

    “把这事跟义父说一声,也让他高兴高兴。”张大郎看着张六郎的笑脸就心烦,挥手道:“赶紧出去吧,让二妹进来。”

    虽然知道老六不会说谎,但顾景云那么聪明,说不定是坑老六的,他粗枝大叶的未必能注意到,还是该问问二妹。

    张二妹正跟张大妹说顾景云和黎宝璐的好话,当然重点是黎宝璐的好话。

    “宝璐妹妹很大方,她有什么好吃的都愿意给我和六哥一些,就是她让病秧子教我们认字的。”张二妹喜滋滋的道:“今天也是她提起借书的事顾景云才答应借书给我们的。”

    张二妹心思敏锐,早就察觉到顾景云和黎宝璐之间的关系,虽然平时顾景云很强势,黎宝璐都要听他的,但有时黎宝璐说话了,顾景云即便是满脸不耐烦也会听。

    张大妹惊诧于黎宝璐的影响力,“病秧子竟然会听那个小姑娘的,不是说她是童养媳吗?”

    山寨上鱼龙混杂,张大妹从小没少听关于童养媳的悲惨故事。

    “是啊,但秦家的人都很疼她,她总有糖吃,顾景云虽然高傲但也会让着她。”张二妹羡慕不已,“大姐,你不是说做童养媳会挨打,吃不饱穿不暖吗?为什么她过得这么好?”

    害得她都想去给人当童养媳了。

    张大妹若有所思的道:“因为她遇到了好人家。”

    张大郎却跟张大妹有不一样的观点,听了张二妹具体描述了这几天发生的事,他便冷笑一声道:“秦家运气倒不错,找了个不错的童养媳。”

    在他看来,秦家就是一窝肚里藏奸的阴险小人,竟然买了一个那么深明大义的童养媳,简直就是癞蛤蟆碰巧撞上了白天鹅。

    不过,不管是张大郎还是张大妹都不再阻止张六郎张二妹与顾景云来往,他们知道,认字与不认字是天壤之别。

    认字后,哪怕是以后这里混不下去了,他们出去可以更快的找到活路。

    比如秦信芳,他在罪村的底气这么足,不就是因为就算不种地,不打渔,没有京城的供养也能自己画画,写字来卖吗?

    人家一幅画,一张字便是他们几年的收入。
第25章 方法章节目录第27章 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