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24章 知己

第24章 知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四个孩子在山林里呆了半天,再出来时个个都浑身带泥,脏兮兮的。

    张六郎和张二妹时常这种状态,早习惯了,也习惯看彼此这样脏兮兮的模样。

    但他们却是第一次看见顾景云这样,之前努力干活时不觉,此时却忍不住偷瞄他,心中忍不住想,呀,原来病秧子也和他们一样的!

    顾景云丝毫不觉身上有什么不对,正双眼亮晶晶的抱着一堆野菜。

    黎宝璐比顾景云还脏,脸上都是泥,单她却高兴的与张六郎张二妹挥手告别,约定明天下午去看他们今天挖的陷阱。

    顾景云这次不再反对,还屈尊降贵的冲张六郎点了点头,算是加入这个约定之中。

    果然,玩耍才是孩子们消除误会与隔阂的最好方法,黎宝璐在心里为自己点赞,高兴的与顾景云手拉手回家了。

    何子佩却傻眼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两个脏兮兮的小孩,这真是她家孩子,不是走错的?

    秦信芳也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便高兴的对两个孩子挥手道:“饿了吧?今天里长送来了一只鸡,你们舅母给炖了,赶紧去沐浴换衣服,我们就开饭了。”

    顾景云将怀里的野菜递给舅母,邀功般道:“这是我和宝璐挖的,舅母,你煮了吧,晚上我们吃野菜。”

    何子佩看着面前只有一大捧的野菜发愁,只有这么点可怎么做呀?

    “放在鸡汤里烫一烫就能吃了,”黎宝璐吸溜了一下口水,道:“舅母,不然等我洗漱好了再做吧。”

    何子佩好笑,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道:“行了,你才多大就想着下厨了,赶紧去洗漱吧,舅母不会糟蹋你们的野菜的。”

    顾景云放下心来,牵着黎宝璐的小手往后院去。

    何子佩看着俩人的小背影感叹,“有了宝璐后景云的确活泼了好多。”

    秦信芳笑眯眯的道:“这不是好事吗?”

    “是啊,这事应该告诉文茵,也让她高兴一下。”

    秦信芳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我们也该与村子里的人多交往交往了,明儿我就找把锄头下地去,再把两个孩子的功课排一排,农事也该成为必修课才好。”

    何子佩抽了抽嘴角,瞥了眼四肢不勤的丈夫,点头道:“你做主便好。”

    以前是觉得没必要,他们不会种地,也不会打渔,加上也各有谋生的本事,又有京城的亲友作为后盾,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去开垦荒地种植农作物,更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打渔,就连偶尔的赶海都是兴致起来了才去的。

    而在这里,不同就是最大的罪,秦信芳一直努力平衡秦家与村子的关系,之前还算成功。

    秦家虽没有融入罪村,与大家相处却还不错,但他没想到大人们识趣,孩子们却对顾景云这么大的敌意。

    围殴与斗殴一事后秦家与罪村的平衡被打破,秦信芳也恼那些孩子欺负自家外甥,所以干脆闭门谢客,秦家独立于罪村之外。

    但今日顾景云亮晶晶的眼睛告诉他,只要他们活在这个社会中就不可能完全独立于世外!

    秦信芳心里为自己曾经的幼稚自哂,没想到自己这么大岁数了却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秦信芳给他们加了新科目——种地,那他们的学习时间就减少了,因为一般干农活的最佳时间在早上,而早上一般是他们的上课时间。

    偏偏秦信芳给他们加了一门占时如此长的科目,却没有侵占他们下午的自由时间,而是把每天上午的两个时辰学习时间缩短到了一个小时。

    不仅目标远大,酷爱学习的顾景云,便是黎宝璐都皱眉了。

    但两个孩子都没有出言反对,而是苦着一张小脸回屋,黎宝璐肯定的道:“舅舅一定是故意的,是不是因为我们太聪明了,他怕教不了我们,所以刻意压缩我们的学习时间?”

    顾景云拿乌溜溜的眼珠认真的看她,“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开玩笑的了,你连这个都听不出来?”

    顾景云认真看着一脸平静说笑话的黎宝璐,面无表情的道:“所以呢,你要减少学习时间,向蠢笨的大道一去不复返吗?”顾景云说到这儿颇为嫌弃的看她,“你不过比一般人聪明那么一点点,再不努力,以后只怕要和世人一样蠢笨了。”

    黎宝璐就叹息道:“所以我们只能动用我们下午的自由时间了,本来还想着用下午的功夫走遍天涯海角,游遍山川大海,可现在看来只能抽出一半的时间来学习了。”

    顾景云:“……”

    顾景云无言的看着黎宝璐的短胳膊短腿,很想问她要怎么用每日半天的时间走遍天涯海角,翻过一座山,天黑后回家,第二天下午重复一样的路程吗?

    黎宝璐却已经丢开这个话题,翻出一张大纸来写计划表。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便是与顾景云练五禽戏,然后才是去干农活,黎宝璐将计划表写得很细,就连洗漱用时都严格标明了,中午休息过后的自由时间她抽出一半来读书练字,剩下的才是出门自由行动的时间,

    因为要学习的技能有些多,所以黎宝璐每天的安排都不同,最后是先排出了一周的,等实际行动后再做调整。。

    站在一旁的顾景云只看到满纸的墨疙瘩,很是不适的皱眉。

    他蹙眉看了半响才勉强看出她写的东西,低头思索了一下便道:“我帮你写吧。”

    顾景云也会自己做计划,但与黎宝璐的完全不同。

    他自觉聪慧,因此每晚临睡前会计划好明日要做的事,将之记在心里,明天按条不紊的执行便是。

    便是黎宝璐来了后总有各种意外,他也能尽快调节自己的计划,总之每日要看的书,要练的字不会少便是,就是没完成任务他事后也会补起来。

    这点无人教过他,他是无师自通的,五岁的小孩能思能做到这点可见其厉害了,黎宝璐要是没有前世的记忆也不可能做这样的计划表。

    然而顾景云比黎宝璐想象的更聪明,看到黎宝璐一下做了七天的计划表,他心里便想,那他能不能将计划表做长点?

    比如先确立一个大的目标,然后是中目标,最后才是小目标,而计划也可根据不同的目标计划起详略,执行过程中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变通……

    这样一来,他对时间的掌控肯定会更合理详细,他离自己的目标也会更近。

    顾景云心中思索,手上却一心二用的帮黎宝璐誊抄她的计划表,没办法,她的字实在是太难看了,难看到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喜滋滋的把顾景云抄出来的计划表贴在墙上她才发觉不对,她才三岁,做出这样的计划表不会有人把她当妖孽吧?

    她略心虚的看向顾景云,小声的道:“景云哥哥,你不问我这东西是跟谁学的吗?”

    顾景云蹙眉,问道:“这还有跟人学吗?”

    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计划自己明日要做的事为何还要跟别人学?

    一向聪明得天怒人怨的顾景云并不觉得这是多高深的本事,不过是他以前没想到要提前计划那么多天的事罢了,现在知道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的事,又不是多大的事。

    他是真的不觉得这是多厉害的事。

    黎宝璐松了一口气,扬起笑脸高兴的与他道:“这当然不是我想出来的,是跟我祖父学的,他总是把未来几日要做的事都列好,我发现这样很好就学了。”

    顾景云不在意的点头,“时间未必卡得准,你这两日留意一下,再调整调整吧。”

    如果说黎宝璐是得益于前世的教育,毕竟没有哪个时代的教育会把这种帝王学平常运用到义务教育中。

    在家里父母兄长会给她做计划表,在学校里老师会要求他们做计划表,而毕业后她当了支教老师,一人肩挑学校所有课程,负责四个年级的学生,更要做好计划表,为了让学生们的成绩不下滑,还要检查他们的计划表,所以她对这东西熟悉的程度无异于吃饭睡觉,也因此一时没防备,一下就暴露出来了。

    如果在她面前的不是顾景云,而是秦信芳或何子佩中的任何一方,她都蒙混不过去。

    因为他们是知道正常的孩子该是什么样的,自家外甥逆天,那也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虽震撼却不会怀疑什么。

    但黎宝璐不是。

    何况,计划表这东西在这个时代还真的不普及,连秦信芳此时都没教顾景云呢。

    而这世上唯一不会怀疑黎宝璐来历的大概就顾景云一个了,不管她暴露了多少。

    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很平常的事,聪明的人都是可以无师自通,一通百通的,因为他就是这样的!

    而且他自出生后就在这个小村庄里,接触的便是这些罪村的村民,书上读得再多,他也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世情,更不会知道一般小孩的智商该是怎样的。

    罪村的孩子除了他大多都不识字,如果说罪村的孩子走路只能看到脚前三步,那顾景云便是能通过脚下的路推断出遥远的山那边的情况,所以他一直有一种我站高山巅俯视众生的感觉。

    偏偏比他站得还要高,看得还要远的舅舅却一个劲儿的让他往下走,别站得抬高,免得高处不胜寒。

    他不止一次的表示过他不觉得寒冷,反而还享受这种临风而立的感觉,但舅舅全是一副自豪却又无比担忧的神情看他。

    顾景云:……

    顾景云只能渐渐收起自己的心事,轻易不再与舅舅交流这种易发生争执的问题。

    但现在来了个跟他年纪差不多,智商也不太差,还不会以长辈的身份说教他的人,顾景云自然把她当知己看待。

    既是知己,那便以己度人便是,他觉得自己聪明绝顶,一通百通,自然也认为黎宝璐是这样的人,因此不管她说话多成熟,行事多周密,多不像一个三岁小孩,他全都不怀疑,只当她与他是一样的。

    一样的聪明绝顶!

    而秦信芳和何子佩为了不引起外甥的反感,也为了他俩培养感情,在俩人独处时几乎不掺和进去。

    而黎宝璐在两个大人面前也会下意识的收敛锋芒,不该露不露,也因此,粗心的黎宝璐暴露了这么多依然安然无恙的与顾景云粗壮成长中。
第23章 第一步章节目录第25章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