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23章 第一步

第23章 第一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宝璐用一颗糖打开了与张家孩子的外交,从此她的课余时间总有一两刻钟是与张二妹和张六郎的会晤。

    在此期间,黎宝璐友情赞助了他们四颗糖,一碗酸梅汤,秉持着有来有往的原则,张二妹和张六郎送了黎宝璐不少新鲜的蔬菜和一个大椰子!

    自觉占了便宜的黎宝璐非常不好意思,于是在某天主动提出教他们认字,并把一脸不情愿的顾景云给拽了出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二妹和张六郎看在黎宝璐的面上不揍顾景云了,却也不愿意理他,看见他就跟没看见一样。

    顾景云却比他们还要高傲,在他看来,这俩人光长身高不长脑子,虽然比他大三岁,然而那智商就跟婴儿差不多,三人不是在一个物种内,实在没话可说。

    但他们是未婚妻宝璐如今唯一的朋友,自认为开明君子的顾景云只能勉为其难的出面,但一脸臭色。

    黎宝璐完全不介意他们的状态,先跟顾景云介绍她新认识的两个朋友,“这是二姐姐,这是六哥哥,他们赶海可厉害了,还会进山找野菜,打柴,一天能爬三座山!”

    张二妹和张六郎直觉不太对,但依然骄傲的挺足胸膛,用眼神瞥病秧子的小身板。

    顾景云个头虽然比他们矮,但目光轻轻地放在他们身上时俩人就好像被神居高临下的睥睨。

    这感觉……

    说不出来。

    张二妹还没啥,张六郎就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炸起来,他最讨厌病秧子看人的这种眼神了。

    黎宝璐就在他跳起来之前抓紧介绍顾景云,“这是景云哥哥,是我未来的相公!”

    黎宝璐强调的话总算是张六郎冷静下来,但目光依然凶恶的瞪着顾景云。

    黎宝璐继续道:“景云哥哥很厉害,他虽然才五岁,但已经读过四书,可以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张六郎讥笑问,“他会种地吗?”

    “不会,”黎宝璐道:“但他知农事,等长大些还能预测天气,你能吗?”

    秦舅舅藏书颇丰,那书房里不仅有天文地理,还有农事方面的书籍。

    其他的于顾景云来说或许难,看书和理解书本知识于他来说却是很简单,她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都会懂的。

    黎宝璐信心满满,直接把三人扯在一块儿道:“孔圣人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四个人肯定也可以互为老师,景云哥哥学识最好,他可以教我们读书认字,六郎哥哥会挖陷阱打猎,还会赶海,都可以教我们,二姐姐就教我们认野菜好不好?”

    秦家在这个村庄里就好似被隔离开一样,秦文茵病得几乎不出门,何子佩与村子里每日出门劳作的妇人也不同,她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秦信芳也几乎不出门!

    秦家的菜园在最后一进的院子里,又挖有水井,里长每隔几日就会给秦家送来新鲜的蛋肉,就连大米面粉之类的都是里长帮忙采买,可见秦家人有多宅。

    顾景云小朋友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难怪小小年纪就变成了宅男。

    他以前还会隔三差五的出门逛逛,到山里揪揪树叶,到田里瞄瞄水稻,到海边逗逗贝壳螃蟹……

    可自从他被围堵殴打,差点丧命后他就不再独自出门了,每次都是秦信芳强迫他跟着出门,黎宝璐来了后则换成她打滚耍赖的求外出了。

    这样的处境很危险,哪怕是前世人与人之间互相戒备的情况下,大家也会下意识的搞好邻里关系。

    更何况是在抱团的古代?

    秦家不融入村庄,若双方一直能保持这种平衡的关系还罢,不然就太危险了。

    秦家后头有人又怎么样?京城距离琼州府十万八千里,连皇帝都鞭长莫及,更别说其他人了。

    靠人不如靠己,黎宝璐决定以身作则率先带领顾景云融入本村孩子中间。

    孩子们混成了一团,秦家自然不会再保持物外的状态了。

    此事最直接的好处在于,现在黎宝璐拉着顾景云的小手出来散步时,村里的孩子不再一看见他们就跑,或者指着他们议论纷纷,而是能够平常的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友好一些的还会冲两人点头笑笑,人际关系直接进了一大步。

    顾景云固执的性格已经初见端倪,但耐不住黎宝璐打滚耍赖的本事一流,她几乎是把自个的面子放在地上踩,厚着脸皮在五岁的小孩面前又哭又求,还拿出做梦流泪的梗,这才让顾景云勉为其难的往前走一步,勉强与张六郎和张二妹接触。

    黎宝璐知道他虽然是孩子,心防却很重,何况张家的孩子还曾经那样伤害他,他愿意走出这一步还是因为她的面子足够大呢。

    所以她分外珍惜这个机会,高度警觉起来,一定不让他们有机会争执,务必让他们都宾至如归,玩了一次下次还想在一块儿玩!

    但这是不可能的!

    顾景云教张六郎和张二妹写字,简单的一二三四五……十个数字,张六郎和张二妹别说写,认都认不全。

    顾景云耐心教了他们三遍,见他们还是只认得前面的“一二三”三个数字而已,直接扔下手中的棍条,直起身子嘲讽的看着他们道:“这么简单的字都学不会,你们还打算学什么?只怕到老死都学不了几个字!”

    张二妹羞愧的低下头,张六郎却涨红了脸丢开棍条,怒气冲冲的瞪着顾景云,“病秧子,你不想教就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的骂我们笨。”

    顾景云惊奇的挑眉,“你哪里看得出我拐弯抹角?我明明就是直言明语!难道非要我把‘蠢死了’三个字明确说出来你才听明白吗?”

    张六郎口才不行,气得头顶冒烟,一跺脚就要动手揍他。

    黎宝璐看见了眼神一冷,冲上去挡在顾景云身前,直接把张六郎推得后退两步,大喝一声道:“别吵了!”

    顾景云和张六郎对视一眼,皆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黎宝璐深吸一口气,先指着顾景云训起来,“他们是初学,自然慢些,你当世间人都与你一样是天才?难道他们不是天才就不能读书科举做官了吗?你这一句话就把天下九成的人都给得罪了,除了能逞口舌之快你还得了什么好处?平白被人记恨罢了。”

    又道:“我知道你,你并不是恼他笨,不过是觉得他不认真,白费了你的用心而已,是不是?”

    不是,顾景云心道:我就是嫌弃他蠢!蠢得浪费他的心血和时间!

    但看着黎宝璐眼中的警告和哀求,顾景云只能违心的点头。

    这让一直盯着他们看的张六郎和张二妹惊诧起来,兄妹俩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脑袋。

    好像顾景云刚开始也挺耐心的,只是他们怎么学也学不会后才发火的,可他们已经很认真的去记那些字了,记的时候感觉挺简单的,但再认却怎么也认不出了,难道是他们还不够用心?

    俩人正心存怀疑,黎宝璐转过身来又骂张六郎,“尊师重道便是不读书也该知道的,就因为老师说你笨你就要揍老师,谁敢给你这样的当老师?”

    “老师骂你你就听着,觉得老师不对你就跟他提意见讲道理嘛,他要是不听才是他的错,你这样一言不合就揍人算怎么回事?”

    张六郎羞愧的低头,红着脸小声道:“他说话太气人,我又说不过他,可不得揍他?”

    “你揍了他,便是你再有理也会变没理的,又不是多大事儿!”黎宝璐哼哼道:“总之以后你要是再敢欺负景云哥哥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可你打不过我呀,张六郎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没把心里话说出口。

    “还有,不许再骂景云哥哥是病秧子,以后要叫他小先生!”

    张六郎闭紧了嘴巴,用眼神表示反对,张二妹也不再装哑巴,连连摇头道:“不行,他比我们还小呢!”

    “那就叫景云弟弟吧,”黎宝璐很大方的挥手道:“我家景云是不会介意的。”

    顾景云站在黎宝璐身后,很想说自己介意。

    他不过是看在黎宝璐的面上出来教他们一次,又不想长久接触,实在没必要叫的这么亲密。

    但见她兴致勃勃的,他只能压下到嘴边的话,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黎宝璐只当听不见,继续道:“字已经学过了,你们先把今天认得的记下,回去自己温习。学习要劳逸结合,我们现在去山脚下挖野菜跟挖陷阱打猎吧。”

    张六郎和张二妹精神一振,总算有可以鄙视顾景云的机会了。

    张六郎拍着胸脯道:“我挖陷阱的本事是跟我二哥学的,其他几个哥哥都比不上我,十个陷阱里总有一两个能抓到猎物,一会儿进山后你们就看好了吧!”

    张二妹也抿嘴笑道:“凡是我们这儿有的野菜我都认识,我家吃的野菜都是我挖的!”

    俩人打定主意要大显身手,好让顾景云拜倒在他们的脚下,所以积极的回家拿工具。

    黎宝璐和顾景云闲闲的站在路口等他们,等人走远了她才扭头看他,“景云哥哥,别看不起他们,他们虽不识字,却也有我们学不来,学不会的本事,不信你去且看着吧。”

    顾景云垂眸思索。
第22章 外交章节目录第24章 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