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22章 外交

第22章 外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大郎得知义父给秦家送了两缸腌菜去,立时恨得牙痒痒,发狠道:“等我好了……”

    “等你好了也不许去招惹秦家的人。”张大妹接口道,将手上叠好的衣服给他扔在床上,冷着脸道:“你明知秦家与里长关系好,何苦还去招惹他们?”

    张大郎皱着眉头看这个义妹。

    张大妹一点好脸色也没给他,冷冷的道:“你以为义父为什么给秦家送腌菜?全是为了你,你是手上有人命的人,能跟着义父流放在这儿,还是那县太爷心软,念我们从小在匪窝里长大的缘故,换一个人,杀了你都是轻的,所以你消停些吧。”

    张大郎大怒,“我这是为谁?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吃好喝好!”

    “那我们吃好喝好了吗?”张大妹一点也不客气的问道:“你把全村的小孩都抢了,也不过是多了那几袋海货,换不来多少粮食,反而把全村的人都得罪了。秦家既不出海也不赶海,这事跟他们什么相干,你怎么就去堵秦家那小病秧子?那病秧子说的并没有错,你这是被人算计了还替人数钱了,你就不能带点脑子?”

    张大妹眼圈微红,哽咽道:“义父一人养我们八个本来就艰难,你还一个劲儿的给他找麻烦,是嫌我们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吗?”

    张大郎铁青着脸不说话。

    “以后你离秦家那病秧子远一些,他们家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也幸亏他们心胸够宽,不然就凭你做的那些事,别说弄死你,只怕弄死我们八个都不够给那病秧子赔罪的。”

    张大郎胸口急剧起伏,眼中闪过红光。

    张大妹见了心微堵,知道这人是钻了牛角尖,只怕不会想通了。

    张大妹的年纪仅次于张大郎,被判流放时都八岁了。

    因为是女孩,她爹担心她在山寨里吃亏,从小就教她看人,什么样的人可以利用,什么样的人可以亲近,什么样的人要远远的避着,甚至以后要找个什么样的丈夫都教她了。

    所以论智商世故,她是张家最强的一个。

    在她看来秦家的确算不错的人家了,人家有钱有权——钱从京城源源不断的送来,权在于跟村子里最大的官儿里长交好,可他们却从不仗势欺人,村子里谁家有难了还会伸手帮扶一下。

    唯一的独苗苗被堵住殴打,换做别人家,比如他们家,只怕会把对方给生撕了,但秦家只让他们道歉,还负责了他们的医药费。

    要她说,让张大郎伤重不治算了,活着尽给他们找麻烦。

    但想到他们一路不易,张大郎虽然有各种缺点,对他们几个义弟义妹却是好的,她只能压下心中的想法,尽心尽力的给他熬药。

    张大妹心里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约束好家里人,不许他们再去招惹秦家的病秧子。

    但此时,张家最小的两个孩子张二妹和张六郎正拿着棍子埋伏在秦家门外,只等顾景云出来就揍他!

    竟然敢抢他们家的腌菜,忘了他们家是什么出身了吗?

    从来只有他们抢别人的,还未见过别人抢他们的!

    黎宝璐趴在墙壁上认真的看着藏在下面草丛里的人,扭头看了眼坐在石凳上认真看书的顾景云,她抿了抿嘴,扣了墙上的小石子朝他们身上丢去。

    俩孩子突然遭受袭击,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惶的抬头看向墙上的黎宝璐。

    黎宝璐冲他们一笑,压低了声音问:“你们在这儿干嘛?”

    两个孩子见她没有大喊大叫,心内一松,立即虎着脸凶她道:“不许出声,不然我们揍你。”

    果然熊孩子!

    黎宝璐伸手拽下腰间的荷包,从里面掏出两颗糖来惋惜的道:“本来还想给你们糖吃的,但你们这么凶,我就不给你们了。”

    两个孩子一怔,看着她手里的糖怎么也移不开眼睛。他们是吃过甜滋滋的糖的,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他们的亲生父亲还在……

    俩孩子不停的咽口水,眼睛黏在黎宝璐的手上不动了,最后还是年纪较大的张六郎与黎宝璐开口道:“你把糖给我们,以后我们就不揍你了。”

    黎宝璐摇头,道:“景云哥哥会保护我的,你们打不着我,而且动不动就打人,是坏孩子,我不跟你们玩。”

    不跟你们玩,自然不给你们糖!

    张六郎抓狂,吼道:“那个病秧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可能保护你?你给不给,不给我以后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黎宝璐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就把其中一颗给塞自个嘴里了,默默的当着他们的面吃掉。

    张六郎和张二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黎宝璐心中冷笑,我一个大人还治不了你们两个小屁孩?

    张六郎气得眼睛都红了,却不敢再放狠话,生怕她把另一颗糖也给吃了。

    张二妹眼珠子转了转,无师自通的哄黎宝璐,“小妹妹,你长得真漂亮,你能不能把另一颗糖给我吃?”

    “不可以,不过你要是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我或许会给你。”

    张二妹笑道:“我们在这里抓蛐蛐,你喜欢斗蛐蛐吗?我们送你一只好不好?”

    黎宝璐摇头,看着她手里的棍子道:“抓蛐蛐要拿那么大的棍子吗?你不说实话,舅舅说撒谎不是好孩子,坏孩子没糖吃!”

    张二妹呆呆的道:“我说了实话就有糖吃了吗?”

    黎宝璐认真的点头,道:“我说话算话,舅舅说,不守承诺的孩子也不是好孩子,没糖吃。”

    张六郎阻止不及,张二妹已经喊道:“我们在这里等病秧子,他一出来我们就打他!”

    “你们为什么打他?”黎宝璐皱眉,顾景云那么小的孩子就这么招人恨?

    张六郎见秘密被识破,自然也不遮掩了,非常牛气的道:“你们秦家人都不是好东西,抢了我家的腌菜!”

    “那腌菜是张大叔主动送来的,可不是我家抢的。”

    “你胡说,”张六郎瞪着眼睛道:“我爹不会把腌菜给你们的,肯定是你们欺负他了,他才给的。”

    “是真的,”黎宝璐特真诚的与他们道:“张大叔知道了之前你们打景云哥哥的事,觉得是你们做得不对,这才想准备些东西给我家赔礼道歉,但你们家没什么好东西,只好扛了两缸腌菜来,你不信就回去问张大叔,他送来的时候我舅母是不是还推着不要,是他二话不说放下就走的。”

    可不是放下就走吗?他怕待久了会收不住手上的拳头,冲进去找秦信芳打架。

    黎宝璐把俩孩子哄得一愣一愣的,最后还叹息一声道:“算了,我们两家结怨,说再多你们也不相信。”

    她掏出一张帕子包住那颗糖给张二妹扔下去,道:“糖给你,不过帕子你得洗干净了还我。”

    张二妹冲上去捡起帕子,展开一看,里面正躺着一颗褐色的糖块,她眼疾手快的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半,这才把剩下的塞进张六郎的嘴里。

    张六郎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他们说了要埋伏病秧子黎宝璐还会把糖给他们,一时拧着眉思索。

    黎宝璐趴在墙头与他们道:“小姐姐说了实话,虽然打人不对,但我依然要信守承诺,糖给你。不过你们可不许再欺负景云哥哥了,不然我不会跟你们一起玩的!”

    张二妹犹豫道:“跟你玩有糖吃吗?”

    黎宝璐天真的笑道:“我们是朋友的话,我会跟你们分享我的好东西的……”

    张二妹和张六郎对视一眼,眼巴巴的看着黎宝璐消失在墙头。

    黎宝璐小心翼翼的从木梯上爬下来,与顾景云炫耀道:“我初步交成了两个朋友。”

    顾景云讥笑道:“糖块的友谊吗?”

    黎宝璐一点儿也不在意的道:“我又不是要跟他们做同享福,共患难的知交好友,我只要我们出门时他们不会给我们找麻烦就行,反正就几颗糖而已。”

    “那你打算与谁同享福,共患难?”

    “当然是你啊,”黎宝璐瞪大了眼睛问,“你不跟我同享福,共患难吗?舅母说我们将来要做夫妻呢!”

    顾景云嘴角微翘,“不用你患难,你只要跟着我享福便是了,还有,不要与他们走得太近,免得变蠢。”

    好容易有一个能听得懂自己说话的同龄人,顾景云不想失去。

    黎宝璐抽出自己的《三字经》,认真的道:“我不笨,才两天我就把《三字经》里的字认了三分之二,明天就能认完了。”

    顾景云淡淡的道:“我三岁时已将四书都粗略的看了一遍。”

    黎宝璐:“……你是人吗?”

    “谢谢夸奖!”这是顾景云从黎宝璐那里学来的应答,直接把黎宝璐噎了半死。

    踱步来考察俩人学习情况的秦信芳怅然的停住脚步,外甥和未来的外甥媳妇脸皮越来越厚了怎么办?
第21章 锻炼章节目录第23章 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