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20章 心悦

第20章 心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景云看了眼被黎宝璐抓在小手里的手,心中不由一暖,这些事他从未告诉过别人,便是舅舅和舅母也不说。

    一来他不想他们担忧,二来他认为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不用大人介入,所以就默认了那些孩子的说辞,让大人们都以为他是因为积怨已久突然爆发才设计了他们。

    但只有他知道不是。

    以前他再讨厌他们也不会害他们性命,因为他只是被抢东西,被推倒在地,或是被拍一下脑袋,被捶一下背,他虽然厌恶他们,却还不至于想要杀他们。

    但那一次他们却是在用他的性命在设计舅舅,顾景云从不是善男,既然他们不把他的命当回事,他自然也不会多重视他们的性命。

    “他们怎么算计你了?”

    “舅舅与里长关系不错,荣环与关略使了人到张家几个孩子面前挑拨,让他们认为舅舅要把持村子里的海滩,以后出海赶海都要交一成的收成。”

    黎宝璐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么胡扯,他们竟然也相信了?”

    顾景云就笑了,“这如何是胡扯?在其他罪村这样的事都是常见的,里长也的确与舅舅提过这事,不过被舅舅劝住了,别说张家的几个孩子又蠢又冲动,便是大人听了只怕也要生疑的。”

    顾景云冷笑道:“荣环和关略趁此机会给张大郎献计,说只要报复我一顿,让舅舅看到他们的力量就不敢再与里长勾结了。”

    顾景云很少出门,但凡出门也多半有大人跟在身边,所以张大郎想堵住顾景云实在是太难了。

    但顾景云的运气就是这么差,那天他不过是心情烦闷,顺脚走出了家门,谁知道一拐弯就被一群孩子给堵住了。

    张大郎不是多有智商的人,他本就被挑拨得满心恨意,又一直找不到机会出手,早窝了一肚子火了,见到顾景云时就没把握好分寸,一脚就把顾景云给踢飞了。

    好在顾景云不蠢,他飞出去顺势滚了滚,顾不得胸口生闷,爬起来就跑,这彻底激怒了张大郎,大手一挥,他的弟弟们呼啦一下就冲上去要揍顾景云……

    顾景云身体素质摆在那儿,即便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超常发挥了,他也没躲过他们的拳打脚踢。

    可他比一般人强在于他一直保持头脑冷静,五岁的孩子不慌不忙,顺着他们殴打的力道滚到了记忆中的石头边,第一次伸手反抗推开了揍他的人,身子一转就钻到了石头缝里。

    他来过这儿,曾经因为好奇还特意带着火把钻进去过,他记忆超群,走过一遍就不会忘,所以即使眼下黑乎乎的,他也能找到另一个出口。

    这堆石头天然立于此,后面便是小丘陵,连着村口的那座大山,但石头缝的另一道出口却是在小丘陵之后,后半截是人工挖掘的。

    顾景云特意研究过这道地道,知道那仅容一小儿经过的石头缝是经年自然形成的,但后面连接的丘陵地道却是人工挖掘的,他不确定张大郎他们是否知道这点,所以几乎是不带停歇的往外爬,一爬出去就迂回跑回村里,害怕被堵住,他还偷偷溜到秦家的后门处,眼见四周无人才翘了石头拿钥匙开了后门进去。

    那会儿他全身都疼,那种临近死亡的感受还停留在心间,他深切的认知到如果不是他钻进了石头缝,他一定会被张大郎他们打死的!

    被人欺负了不报复回去压根不是顾景云的作为,但他一向恩怨分明,既然要报复那自然要先量好刑。

    首要一点便是要弄清缘由,张大郎为什么要揍他!

    以前张大郎也欺负他,但那多是一种看不惯和嫉妒的欺负,并不会如此激烈,这一次张大郎是想置他于死地的

    荣环和关略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行事并不周密,顾景云用几颗糖就从村里其他孩子那里问出了些端倪,再加上他的推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被他知道得差不多了。

    他又不是县令,并不用证据,他只要知道事情因何而起,各人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便成。

    那几天顾景云下午根本不看书,关在书房里计划了一下,依然是拿了几颗糖悄悄找了几个多嘴又贪吃的小孩,扮幼稚的跟他们玩了半个下午,没过几天荣环和关略就带着人跟张大郎及其兄弟手下对抗起来了。

    顾景云只不过是将他们的计划变了个样还回去了,他告诉与荣环较为亲近的两个小孩,张大郎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了,因此才故意放他走,现在张大郎没动作是要计划收拾他们呢。

    转身却告诉与张家较亲近的几个孩子道:打他是荣环和关略的阴谋,要是他被打出个好歹来,他舅舅不会放过张家人的。

    大家都知道秦信芳最疼他这个外甥,也知道秦信芳上面有人,里长很给他面子,想要对付一户罪民最容易不过。

    顾景云说起这些来眼睛亮晶晶的,黎宝璐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顾景云很满意她的表情,继续道:“荣环和关略毕竟小,沉不住气,加上他们恐惧害怕张大郎,在听说张大郎在计划对付他们时他们就慌了,自然不会再去分辨消息的真伪。”

    “而张大郎更蠢,荣环他们说什么他信什么,轮到我时,自然也是我传什么话他就信什么,两边的矛盾与怀疑就越来越大,我再在后面轻轻一推他们就打起来了。”顾景云惋惜道:“只可惜张大锤丢三落四,中途回家拿东西正好碰见他们斗殴,不然他们三个必死无疑。”

    顾景云是真的惋惜,不过运气也是命,谁叫他们运气好呢?

    黎宝璐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上来,冻得她生生打了个寒颤。

    顾景云察觉了,松开她握着的手,笑问,“怎么,觉得我很恐怖吗?”

    黎宝璐摇头,扯过他的手掰手指,声音沉闷的问道:“你怎么不告诉舅舅和舅母?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帮你出头的,何必要自己生受着?”

    顾景云听了嘴角一挑,眼里有了暖意,任由黎宝璐抓着他的手掰着玩,他语带骄傲的道:“只有没本事的孩子才会跟大人告状,我能自己解决的事为何还要劳烦舅舅与舅母呢?”

    可那毕竟是人命,但对着顾景云的眼睛,这句话黎宝璐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们的命是命,难道顾景云的就不是吗?

    是他们先枉顾顾景云的性命的,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凭什么村里的人却一味的指责顾景云心狠手辣?

    黎宝璐并不觉得顾景云恐怖,只是觉得这孩子变态了,却是被现实逼的。

    她无法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面对围殴时是如何的恐惧,顾景云心性成熟,智商超群,心理素质过关加上熟知地形才逃了出来,可这几点他只要缺了一条,这世上或许就不再有顾景云这个人了。

    黎宝璐每想到此处就觉得心尖一痛,她又怎么会去恐惧他呢?

    不过孩子还是应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才好,黎宝璐决定以后要更疼顾景云,起码得把他已变态的心理给扭过来。

    黎宝璐不拿异样的目光看他,这让顾景云很高兴。

    自出事以后,村里的人看他就像看小怪物,就连舅舅和舅母都满眼歉疚,怜惜和担忧的看着他。

    他知道,在他们的心里他是不健全的,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他不过是做了他们做过的事罢了。

    只不过他比他们更聪明,设计得更周密罢了。

    顾景云得意洋洋的问黎宝璐,“你觉得我厉害吗?”

    黎宝璐心悦诚服的点头,“厉害!”便是以她的心智也做不到这些啊。

    “可这样的事情可一不可二,”黎宝璐道:“为了这等人却要弄脏你的手不值得。”

    见顾景云不以为然,她就道:“你看,明明是他们先欺负的你,你不过是以牙还牙的报复回去,按说该是你占理才对,可你看现在村子里谁把你当无辜?人人都避你如蛇蝎,好像你才是罪魁祸首似的。”

    “可明明你才是受了最大委屈的,为什么最后罪名还是你背了呢?”黎宝璐慢慢的引导他道:“你那么聪明,难道就想不出既有利于你又能报复回去的法子了吗?”

    顾景云就蹙眉道:“他们不理我便不理我,我还乐得清净自在呢。”

    “这是在罪村,只有十来户人家,舅舅又得势,你当然可以不介意,可到了外面我们也可以这样吗?”

    顾景云就皱着眉头思索。

    黎宝璐就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笑嘻嘻的道:“想事情便想事情,别皱着眉头,万一变小老头了怎么办?”

    这孩子才五岁呢,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她可不要嫁一个满额头都是褶子的丈夫。

    顾景云就拍开她的手,道:“好像自你来我家后我每天都有想不完的问题,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定亲了。”

    顾景云虽是抱怨,却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至少现在有人能陪他正常的说话了。
第19章 往事章节目录第21章 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