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18章 欺负

第18章 欺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景云对小孩打架没兴趣,所以拍拍屁股起身拉了黎宝璐就走。

    黎宝璐压下心中的疑惑,提着篮子乖巧的跟着顾景云远离战圈。

    顾景云见了心中满意,小妞子虽然蠢了点,胖了点,贪吃好财了点,好在听话,于他来说,听话就是最好的品质。

    顾景云拉着自己的小未婚妻无视海滩上其他孩子的目光直接朝她最喜欢的大螃蟹和大龙虾去。

    路过一丛软趴趴的海带时黎宝璐挣开顾景云的手抓起海带就放篮子里,她抬头对顾景云灿烂的笑道:“这个可以煮汤,凉拌也好吃。”

    顾景云:………不知道现在反悔退婚还来不来得及

    黎宝璐才放好海带就又发现了一个海参,立时惊叫起来,小跑着过去捡起来,赞叹:“今天运气好好呀!”完全把后面打群架的孩子忘到了九霄云外。

    顾景云板着小脸在前面走,面无表情的道:“别大惊小怪的,赶上大潮的时候这种东西多的是。”

    黎宝璐就蹙眉问道:“为什么这边冲上来的东西这么多?我们村就没有这么多,大家要好辛苦才能找到一桶。”而在这里,她年纪如此小,才转悠了多长时间,挑挑拣拣的篮子竟然就满了。

    如果罪村五村也有这样天然像聚宝盆一样的海滩,或许祖父他们就不会赶着出海了……

    顾景云皱眉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但左不过那几种原因,或许是我们村的海里鱼更多,或许是我们的浪更急更高,也或许是因为我们这边儿人少,所以就显得我们这里海滩上的东西多。”

    张大锤挎着大鱼篓过来,闻言挑了下眉头,大巴掌拍了拍顾景云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不亏是读过书的,知道的就是多,你说的都对,不过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出了这片海,从外面往里面看,这片海就是个半葫芦口,咱村正好在这出口处,海浪冲过来进了那口子浪就更急,浪潮来得急,退的也急,而且还远,自然就留下许多行动缓慢的海产品。”

    “如今风不高,浪不急,你且看浪潮最大时,又恰逢鱼肥时节,海滩上全是潮水冲上来的东西,”张大锤自得道:“我们一村便是不出海,只靠赶海便饿不死了,哈哈哈……”

    黎宝璐见顾景云脸色发白,不由上前两步挡在他跟前,仰着小脑袋看张大锤,问道:“张大叔也不出海吗?”

    张大锤低着头与小姑娘对视了一下,又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顾景云,笑眯眯的道:“自然是要出海的,俺没有你舅舅的好人缘,可没人给俺寄银子,不出海可养不活孩子。”

    “那张大叔可得赶紧去捡鱼了,你看他们都捡了好多。”黎宝璐指着他背后一群满载而归的大孩子道。

    张大锤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胖脸,惋惜道:“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小姑娘,以后你在秦家要是受不了了就到张大叔家来,我家有八个孩子,六个是男孩,随便你选。”

    说罢鄙视的瞥了眼身体瘦弱,摇摇欲坠的顾景云道:“随便哪一个都比你这小相公好。”

    黎宝璐见他一个大人如此欺负一个小孩子,心中不悦,就不客气的问道:“他们也会背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画得了美人,写得一笔好字吗?”

    张大锤一噎,道:“这些能当饭吃吗?他们会打渔,会赶海,还会帮你打架!”

    黎宝璐严肃的点头,“自然,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张大锤:……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讨厌吗?

    顾景云铁青的脸色好看了些,但依然苍白,他倔强的抬头直直的与张大锤对视,分毫不让。

    张大锤无趣的撇撇嘴,状似无意的道:“太过倔强就惹人厌了,小子,可别学你舅舅成了讨人厌的人。”

    说罢转身哼着小曲儿走了。

    黎宝璐忙转身扶住身子摇晃的顾景云,担忧的问道:“景云哥哥,你没事吧?”

    张大锤手劲儿太大了,她在一边看着都胆战心惊的。

    顾景云摇了摇头,伸手揉了一下被张大锤拍的肩膀,冷冷的道:“我们回去吧。”

    黎宝璐连连点头,见小孩的脸色都惨白了,一时有些后悔缠着他出来赶海,其实让他多走动锻炼身体在秦家就可以……

    顾景云却看着那些在海滩上挖海产品及追赶打闹的人若有所思,半响才转头与黎宝璐认真的道:“你说的对,身体好才能做许多我们想做的事。”

    顾景云见她拖着小篮子,就伸手帮她一起抬,两个孩子一起努力把东西给抬回了家。

    见顾景云竟然亲手抬着篮子,家里的大人都惊诧不已,再一次认真的打量黎宝璐。

    这个孩子才来四天,景云却已经改变了这么多。

    秦舅舅更是吃醋不已,每次要带外甥去海边都要他哄了又哄,别说让他帮忙抬东西了,看见在海滩上挣扎的东西他都一脸嫌弃的逼远,那爱干净的模样与他母亲一模一样。

    可原来爱干净也分对象吗?

    才进门黎宝璐就咋呼的叫道:“舅舅,舅母,我们回来了,快出来呀,我们找了好多好吃的东西!”

    何子佩瞥了眼吃醋的丈夫,抿嘴一笑,扬高声音应了一声才走出去。

    走近了才看到小篮子里的东西,何子佩满脸无奈,“宝璐,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捡?”

    宝璐得意的道:“这可都是好东西,舅母,晚上我们就吃大龙虾和螃蟹吧,海带可以拿来打汤,其他的泡好了做凉拌。”她吸了吸口水道:“我们家有茱萸吗,拿茱萸来炒,可好吃了。”

    顾景云白了她一眼,道:“再吃就更成大胖子了。”

    何子佩也好笑,点了点她的脸颊道:“我们宝璐竟然知道拿茱萸与螃蟹龙虾炒,可见以后厨艺会很好。”

    黎宝璐立即闭紧嘴巴,她忘了她只有三岁了。

    何子佩以为她是害羞了,并不在意,转头看顾景云时不由眉头一皱,心疼的问道:“怎么脸色这么白?可是吹风受寒了?”

    顾景云沉静的摇头,道:“我无事,舅母,我先回去看书了。”

    黎宝璐就忍不住开口告状道:“景云哥哥被张大叔欺负了,他可坏了,景云哥哥那么小,他那么大,竟然大巴掌就拍景云哥哥的肩膀,差点把景云哥哥给拍倒。”

    何子佩不悦的蹙眉,秦信芳也走了出来,皱眉拉过顾景云,轻柔的捏了捏他的肩膀问:“疼吗?”

    顾景云脸色微红,暗暗瞪了黎宝璐一眼后摇头。

    黎宝璐无视他,直接代他回答,“可疼可疼了,景云哥哥脸都疼得白了。”

    正松开手的秦信芳手一顿,伸手将他抱起来就往屋里去,对何子佩道:“去烧些热水,我给他看看。”

    顾景云脸都烧了起来,他自会走路后就不喜欢人抱着了,没想到都五岁了竟然还叫舅舅抱进屋。

    黎宝璐却不觉得有什么,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进屋。

    秦信芳没拦着,顾景云却瞪了她好几眼,黎宝璐全都当看不见。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顾景云不过五岁的小屁孩,家里的大人却把他当大人一样对待,不就因为他太过早熟持重吗?

    可小孩就应该有小孩的样子,开开心心的才对,那么早熟干什么呢?

    才五岁就跟小大人一样,那到了二十岂不变成了小老头?

    她可不要跟个“老头”一起过一辈子,还是正常的人生最美好。

    秦信芳无视顾景云的反抗,当着黎宝璐的面把他给剥了,待看到他肩膀上的青印时脸都黑了。

    黎宝璐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一下就收了笑脸,心中的怒火怎么也收不住。

    顾景云却觉得还好,在羞臊过后就面色平静的让舅舅给他热敷,然后擦药酒。

    秦信芳脸色只是冷了一下就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他给外甥揉开了药酒,无视他忍痛扭曲的小脸,拍了拍他受伤的肩膀道:“下次再有这样的事记得告诉大人,不许再自己藏着,这次若不是宝璐说出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

    顾景云垂眸不说话。

    秦信芳就颇为无奈。

    顾景云早就会自理了,洗澡自己洗,穿衣吃饭也都能自己来,所以除非受伤能从外表看出来,否则他们不会知道他是否被欺负。

    上次一群大孩子堵住他打了一顿,他一言不发的回家,若不是他后来挑拨得那群孩子又打了一架,还害得好几个孩子头破血流差点没命,家长找上门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外甥被人揍过。

    秦信芳觉得养个孩子好累,再看一旁正襟危坐乖乖巧巧的黎宝璐,他更累了,为什么外甥就不能像宝璐一样?

    果然还是女孩比男孩子好呀!

    秦信芳心累的揉了揉顾景云的脑袋,“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吃晚饭时再叫你。”

    转头对着黎宝璐时则笑眯眯的,“宝璐,你帮着舅舅看好哥哥,不许他看书,也不许他跑出去知道吗?”

    他怕呀,他怕外甥转身就去欺负张大锤家的几个小子。

    黎宝璐狠狠地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舅舅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景云哥哥的。”

    秦信芳笑眯眯的揉着她的脑袋道:“别叫景云哥哥了,以后就叫哥哥吧,这个更亲近些。”

    黎宝璐纠结起来,可顾景云不是她亲哥,是她的未婚夫呀,叫哥哥以后改不过来怎么办?

    顾景云也一脸嫌弃,“不要,我才不要叫她妹妹呢。”

    说罢眼睛更嫌弃的看黎宝璐,勉为其难的道:“你就我云哥哥吧。”

    黎宝璐:……

    秦信芳:……外甥,你确定你不是在调情?

    顾景云却是满脸严肃,显然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并不像两个心思复杂的人那样龌蹉。
第17章 海边章节目录第19章 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