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第15章 理想

第15章 理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景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严肃的与黎宝璐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谁要做。”

    黎宝璐也不管他有什么事,转身便回房。

    顾景云松了一口气,转身去舅舅的书房,远远的就看到里面亮着灯。

    顾景云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推开了书房门。

    坐在书桌后的秦信芳抬起头,看见外甥一脸严肃的站着,不由挑眉问道:“何事?”

    这小子不是刚拿走黎家的医书吗,照他的习惯,他要是没细读完是不会再进书房的,还是他外甥已经逆天到半天就能细读完五本医书了?

    秦信芳心肝乱颤,顾景云却板着小脸抬头看他,严肃的道:“舅舅,我来是想问问你母亲的病情的。”

    秦信芳诧异。

    顾景云却心内一松,感觉提出来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艰难,他脸上表情放松了不少,“母亲如今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秦信芳张嘴就要问他为怎么想起要问这个,但又想到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主动提起此事,不由丢开这个问题,同样严肃的与他探讨起秦文茵的病情。

    秦文茵看着病得很重,其实并不凶险,主要是她前两天出房门在外头呆得久了一点,加上解决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她心情难免激动,晚上就没睡好,综合作用下第二天就没能起床。

    但万氏给他们送来了黎博之前为秦文茵做的药丸,只要好好调理就能恢复。

    秦信芳担心的是以后怎么办。

    妹妹的病情总有好坏的时候,他们总不能一直用黎博开的前药方,这些药丸总有吃完的时候。

    而秦信芳并不信任琼州府的大夫,没办法,他们之前用的一直是御医,突然让他们找一群甚至没经过系统教育的大夫看病……

    秦信芳怕他们治坏了自家妹妹,所以他正斟酌着写信回京,把黎博之前留下的脉案及药方寄回去让好友帮忙找太医开方。

    虽然来往时间长,也会有偏差,但太医出手总会让人感觉可靠一些。

    外甥好容易坦诚布公的找他,秦信芳就一股脑的将实情全都告诉他,末了道:“我知道你看那些医书是为了你母亲,但医术与其他本事不同,要想成为黎博那样的御医,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各种医学资源及足够多的治病经验。”

    秦信芳道:“你是聪明,但你未必在医术上有天赋,何况你只读黎家的四本医书……”秦信芳摇头笑道:“难道黎博能当上太医院院判就只靠他黎家的那本医书吗?”

    顾景云脸红。

    秦信芳就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抚道:“我之所以将书给你不是让你学成医术,那非一日之功,只是让你对你母亲的病知道的更深些。况且,知道些医学上的知识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两个时辰之前顾景云还雄心勃勃的想要成为大楚最厉害的大夫,听了舅舅的话虽然不至于心灰意懒,但总是有些受打击。

    他是为了母亲才要学医,而如果医术不能速成还有什么意义呢?

    等他学成他娘早就不在了,那他学医术来干什么?

    他又不要做那些悬壶济世的大夫。

    “景云,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一生只能专注于一事,比如黎博,他医术卓越,其中又擅妇科;比如我,只擅经史子集,在这四类书里考我,我不敢说天下第一,却也很少有人难住我,但其他的就不行了。”秦信芳注视着他道:“你现在也该想想以后要擅哪一事了。本来这应该等你年满十二岁后再选择的,但你小小年纪已阅百书,实在没必要拘泥于年龄。”

    这小子太聪明,学的太杂,再不加以引导,以后只怕要伤仲永了。

    顾景云皱着小脸。

    秦信芳见了就哈哈笑道:“好了,这是人生大事,不是一时能决定的,我可以给你一年的时间思考,一年后你再告诉舅舅你想学什么。”

    他想学什么,他要学什么?

    顾景云带着这个问题回屋了。

    秦信芳在后面摸着胡子看他离开,满意得不得了。

    何子佩就偷偷地从书房后出来,感叹道:“景云竟然会开诚布公的问我们,可见真是成长了。”

    秦信芳笑眯眯的恭维她道:“是你定的亲事好。”

    外甥打小就聪明,刚会说话时还叽叽喳喳的,每天都是十万个为什么,让他们既喜欢的同时又无限的烦恼——总是回答不上外甥的问题怎么办?

    但自从这小子开始认字后性格就变了,他先是翻箱倒柜,机缘巧合之下翻出了他们的信,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又耳濡目染的从他们这里知道了些非他这般年纪应该知道的事,这孩子就更早熟了。

    谁会想着去防备一个三岁小儿呢?

    所以他们并没有将顾景云翻拆出来的信当回事,谈论时局及京中顾家时也从不避讳他。

    还是黎博最先看出不对提醒了他,他们这才发现顾景云聪明早熟得可怕,智多近妖!

    如果是在京城,秦家没有获罪,他说不定能培养出个少年状元外甥。

    可惜,这种局势下他的绝对聪明就成了他的苦难。

    在这里,他没有师友,没有同道,甚至连书籍都没有多少,内心的空虚是可怕的,他们被禁锢在这一方天地里动弹不得。

    流放,不仅禁锢了他们身体上的自由,还斩去了灵魂的寄托。所以常有砍头杀身,流放灭心的说法。

    秦信芳一直努力的想要回到京城,不为自己和妻子,只为景云这个孩子!

    他和妻子这一生已算是活够了,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活着不过是熬日子,死了却是解放。

    可文茵和景云在一天,他们就不能死。

    他们死了,他们母女也没了活路!

    秦信芳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来,扭头与妻子郑重的道:“明日我开始给两个孩子上课,宝璐那里你留意些。我们就算给他们铺好了路,也要他们有本事走得稳,走得远才好。”

    何子佩严肃的点头,轻声道:“你放心,我会看着她的,不会让她落后太多。”

    秦信芳就叹息道:“追上景云是别想了,只要不比一般人差就行了。”

    秦信芳说这话心有戚戚,以前他坚信努力比天赋要重要得多,但见识过外甥后他觉得天赋还是很重要的。

    外甥两年就能翻完半个书房的书,他能吗?

    想想外甥五岁时干的事,再想想他在干嘛?秦信芳立时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一种怀疑。

    也只有这种时候,秦信芳对顾怀瑾不是那么恨,因为他的智商还不错,这才能和他惊才绝艳的妹妹生出这么一个多智的外甥。

    秦信芳和何子佩商量着两个孩子的教育大计,回到屋的顾景云却还没想出自己以后要专攻哪一途。

    一抬头就看到里面小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孩,他立时不爽,上前拿手指戳着她的脸,一直把人戳醒才作罢。

    醒过来的黎宝璐揉了揉眼睛做起来,迷迷蒙蒙的看着顾景云,一点脾气都没有的样子。

    顾景云满意了,转身坐回自己的小床,问:“你以后想干什么?”

    “舅舅让我选一途专攻,可我觉得我天赋异禀,聪明绝顶,什么都能学会,只学一样也太过狭隘了。”

    对面的黎宝璐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半眯,迷迷糊糊的又要睡着了。

    顾景云就气得蹦下床扯住她肥嘟嘟的脸就捏,似乎感觉还不错,还多扯了两下。

    黎宝璐就眼泪汪汪的看他,道:“我听到了,不就是理想吗?”

    她可是经历过高中上课,站着能睡觉,睡觉能听课的特训,顾景云的话虽然没过心,但过耳了,短暂的几秒钟里还没忘。

    她睁着泪眼问顾景云,“你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吗?”顾景云低头沉思,然后面目狰狞起来,“我的理想就是给舅舅平反,带着母亲会京把顾家踩在脚底下碾了又碾。”

    黎宝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

    顾景云眼中闪着寒光,小小的身体里好像住着一头怪兽,脸上不住的冷笑道:“让他们也一一尝受母亲受过的苦。”

    黎宝璐就挠了挠脑袋,说不出冤冤相报何时了的话来,她不是当事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见顾景云眼神凶戾,想到他的性格,她只能无奈的提醒道:“顾家很有权势吗?”

    顾景云冷哼一声。

    “那你得很努力才行啊,至少权势不能输他们,不然别说报仇了,连替舅舅平反都难。”

    顾景云低头沉思,半响才道:“难道我要当官?可是做官得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压在顾家头上?何况顾家还是勋贵。”

    黎宝璐老实的摇头,她连他们在哪一朝哪一代都不知道,如何得知前路?

    顾景云也没想问黎宝璐要主意,有了思路他就撑了下巴自己想。

    半响才觉得四周安静得过分,抬起头来看黎宝璐又睡过去了,卷着身体正趴在一边呼呼大睡。

    顾景云嫌弃的皱皱眉,但看在她给他提了意见的份上,顾景云还是扯过小被子给她盖好了,临了又捏了捏她的脸,这才心满意足的去睡觉。
第14章 调教章节目录第16章 开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