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篮球皇帝 > 第一卷 第一章 大梦初醒

第一卷 第一章 大梦初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前500字是序,介绍前因后果,因为很重要,所以不单独写一章了)

    “平行宇宙”是指在已知宇宙之外,还可能存在的其它相似的宇宙,理论上可能有无限个,这里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

    你的妻子,可能在另一宇宙中与你并不相识,也许她会有另一个家庭,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有时候,你在无数个平行宇宙中,都是同一位妻子、同样的父母……

    还有另一种说法,当一个灵魂进入了不属于他原本存在的位面后,这个灵魂永远都不会消逝,他会本能找到未出生的婴儿重新转世。

    每当这个灵魂的肉体死亡后,它就会再次进入其它位面找到新的宿主,展开一次新的轮回。而他在不同位面造成的影响,将会直接影响到其它位面的人和事物,产生蝴蝶效应。

    在新的位面里,他和上一世妻子并不相识,但两者会在冥冥中产生一种奇异的感应,影响他们原有的性格以及人生轨迹。

    2078年12月30日,NBA所有球队在比赛前,都会在球馆大屏幕上播放一段纪念“动物兄弟”的视频,这是为了纪念今日凌晨一同去世的NBA史上最强内线组合。

    “熊猫哥哥”和“狐狸弟弟”,这两个在全球家喻户晓的名字,任何文字都无法形容他们传奇的一生。

    动物兄弟作为名人堂中并列第一位的华裔球员,他们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两兄弟的职业生涯一共获得16枚总冠军戒指,将由他们的子女放入他们的纪念馆中,任何的赞美都不如这16枚戒指具有说服力。

    ——关于双胞胎兄弟的故事,详见《史上最强内线》

    #########

    2008年8月5日,南加州大学还没有到开学的日子,校内的篮球队已经开始偷偷地提前训练,明天就是新赛季球队集合的日子。

    吴皇是一个在洛杉矶长大的华裔,自从14岁练习篮球以来,每隔一两年他就会做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吴皇处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他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做梦,甚至能感受到脑袋在现实中发出的剧烈疼痛。

    每次做这种奇怪的梦,吴皇都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痛苦中,但又无法因为疼痛而陷入晕厥,因为他本来就在昏迷中。

    上一次经历这种梦境醒来后,吴皇发现自己的五官都因为剧烈的痛苦而流出了鲜血。

    吴皇一度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可是去了医院检查,得到的确实自己很健康的结果,他的父母还以为这是他不想去上学的借口。至于,为什么用“奇怪”两个字,那是因为这种奇怪的梦,虽然过程痛苦不堪,但并不是全然没有好处。

    每次历经这种痛苦的梦境,吴皇醒来之后都会发现,他在某一方面的篮球天赋有了极大的进步。

    吴皇能够拿到南加州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就是因为在高中三年级,他在第二次做梦醒来后,投篮手感变得异常出色,在洲际联赛上有优异表现,这才得到了UCLA、南加州大学、还有亚利桑那大学的关注。

    高中一年级时,吴皇并未显示出篮球方面的天赋。他所在的“核桃高中”是一间学霸高中,一般这样的学校,篮球校队的实力都很糟糕,但他依然只是校队的一名替补球员,可见当时他在天赋上并不算好。

    但到了高二,吴皇第一次做梦后,球技突飞猛进,一跃成为校队主力。这一年,在他的率领下,“核桃高中”取得了18胜10负的出色战绩,成功杀入南加州的州际联赛八强,而吴皇场均可以得到18分6次助攻3次抢断的数据。

    高三时,吴皇更进一步,帮助“核桃高中”取得了20胜8负的学校历史最佳战绩,同时率领球队杀入南加州州际联赛半决赛,终于吸引了一些NCAA大学的注关注。

    此时的吴皇,终于不再默默无闻,但他的实力在全美范围内依然算不上顶尖天才,甚至没有在NCAA名校拿全额奖学金的实力,他的得分能力远远落后于其他天才。

    这次的洲际半决赛,“核桃高中”实力远不如对手,但就在比赛前一天,吴皇第二次经历了这种痛苦的梦境,醒来后他的投射实力大涨,在半决赛上开启疯狂模式,一举砍下50分5篮板6助攻的超级表演。

    虽然“核桃高中”最后还是输给了对手,但是吴皇却一战成名。

    高四是吴皇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年,凭借三年来的刻苦训练,加上天赋上的两次增强,他在这一年转型为进攻型控卫,打出了极其亮眼的个人数据,吸引了更多NCAA大学关注的目光,渐渐开始有NCAA名校派出球探来观看他的比赛。

    这个赛季结束,“核桃高中”在吴皇的率领下,取得了24胜4负的佳绩。

    球队杀入淘汰赛八强后,吴皇接下来的4场比赛,得分均超过了40+,最终帮助核桃高中获得南加州第三级联赛的首次冠军(南加州有五级联赛,没有高低之分),他也被评为2008年南加州第三级联赛的“篮球先生”。

    吴皇这一年的表现终于进入天才范畴,虽然像他这样的天才,全美依然有一箩筐,这里面比他表现更出色的天才也有不少,但是吴皇对这些并不关心,他只是高兴自己终于等到了UCLA、南加州大学还有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向他抛出的橄榄枝。

    这三所大学都是加州地区的NCAA名校,为他提供的待遇也都差不多。

    吴皇没有多想,很快选择了离家更近的南加州大学。

    如果论名气,UCLA名气更大,但他们有了大四的达伦·科里森,无法给他主力控卫的承诺。

    南加州大学的OJ·梅奥去年已经参加选秀,今年他们没有出色的主力控卫,于是给了他首发控卫的承诺,吴皇自然选择实力同样不弱的南加州大学。

    吴皇高中毕业后能够被三所NCAA名校邀请,离不开他高四赛季亮眼的个人数据。

    这一年,吴皇场均能够得到30分6次助攻5个篮板4次抢断的出色数据,被《今日美国》选入南加州最佳高中生第一阵容,得到了参加全美“麦当劳高中全明星赛”的资格,并收到了一年一度的“耐克巅峰赛”邀请。

    “耐克巅峰赛”是由美国高中毕业生组成的“全美青年选拔队”和19岁及以下非美籍球员组成的“国际青年选拔队”,这两支球队会经过一段时间的特训,最后进行一场全球直播的对抗赛,在业内的关注度一向很高,能够参加的球员无一例外,都是这一年在全世界表现最好的19岁以下球员。

    吴皇成为美国第一名受到邀请的美籍华人,可惜他在比赛里并没得到太多出场时间,一共只上场10分钟,砍下6分,三分球2投2中,仅仅展示了自己的三分球能力。

    美国选秀网站draftexpress在夏天更新了2009年NBA模拟选秀榜单,吴皇首次入选,排在第98顺位。

    这个排名透露的信息很明显,此刻在专家们的眼中,吴皇依然是一个落选秀。

    他对此并不生气,一个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排名就不错了,只要他在大学里打出成绩,这个名次很快就会升上来。

    明天就是南加州大学篮球队开始提前训练的日子,吴皇这一晚再次陷入了这种奇怪的梦境,也意味着他又要遭受一次痛不欲生的折磨。

    不过,这次的梦境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眼前的景象好像是一场篮球比赛?

    吴皇在梦境里看到了自己最喜爱的洛杉矶湖人队,而对手是他最讨厌的洛杉矶快船队。

    但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快船队的内线组合并不是布兰德和卡曼,而是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这可见鬼了,NBA里除了姚明、易建联和孙悦,还有其他黄种人吗?”

    吴皇见到这两个双胞胎,心里十分疑惑,但他很快就发现,拜纳姆在其中一个华裔双胞胎面前,竟然根本抢不到篮板?

    这个明显比拜纳姆块头小了一圈的华人中锋,每次都能在篮下抢到最好的位置,拜纳姆在他面前就像一只笨拙的狗熊。

    还有另一个身高明显在210cm以上的华裔双胞胎,他居然在和自己的偶像科比一对一,这太不科学了!

    更让吴皇不敢相信的是,这个家伙竟然不落下风,他居然在和科比对飙?

    吴皇随后看到,这家伙突破时竟然还偷偷给了科比一肘子,吓得他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这两个双胞胎有点厉害啊,但是联盟里貌似没有这两个人,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吴皇心里纳闷,脑海中的疼痛感越来越严重,现实中的他已经开始在床上哆嗦起来。

    眼前的画面突然一转,吴皇发现自己又到了一家夜店,不知何时,身前出现了一个高挑的女孩,手上拿着一支酒瓶,向着先前的双胞胎之一狠狠砸了过来……

    “他……居然打女人?”吴皇见到这个双胞胎大个子身手敏捷地一把抢过啤酒瓶,随后竟一拳打在女孩的鼻子上,嘴里还念叨着:“奶奶的,这就哭了,都没有见红,贱人就是矫情!”

    吴皇这时总算看清了,被双胞胎打到鼻子的女孩,是他最近很喜欢的一位新晋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

    “这次的梦太奇怪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吴皇心中吃惊不已,现实中他的头更痛了,鼻子开始渗出鲜血,身体仿佛触电了一样,躺在床上不停打着摆子,表情十分痛苦。

    “我快受不了了,赶紧让我醒过来!”吴皇在梦境里仰天大叫,眼前的场景似乎被他的吼声吹散,画面再次一转,这次他来到了一处走廊。

    吴皇又见到这个双胞胎,但不知道是哪一个,此刻他似乎在清理面前散落一地的垃圾。

    只见这个大个子的速度很快,地上的垃圾转眼就被他清理的七七八八,直到剩下一块沾有红色痕迹的大姨妈卫生巾……

    大个子双胞胎脸色羞红,双眼直勾勾盯着面前带有红色痕迹的大姨妈,犹豫半天还是没好意思伸手去捡,太羞耻了!

    吴皇就站在他背后,完全能理解他的为难,但你不去捡,只剩下这么一个东西摆在哪,好像也不太好看?

    大个子可能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见他颤抖着套上塑料袋的右手,像是慢动作一样,哆嗦着将那块孤零零的红色大姨妈捡了起来。

    “咔擦”一声,两人身前的防盗门突然打开,一个清新亮丽的小萝莉露出小脑袋,见到门口拿着大姨妈的大个子,三人在一瞬间都仿佛石化了一样。

    吴皇的脑袋这会已经快要痛的爆炸,但见到此情此景,依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现实中的吴皇,脸上表情已经彻底扭曲,嘴角,眼角和耳朵都渗出了血迹,再一次表演了七孔流血的好戏。

    “小太子,该起床了,你不是想第一天上学就迟到吧?”就在吴皇痛的灵魂马上就要撕裂的时候,门外猛地响起一道轻柔的声音,闯进了他的梦中。

    吴皇听见声音,口中“啊”的一声,猛地从床上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