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56章 1993年第一场雪

第56章 1993年第一场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站在十一月的尾巴,寒流突如其来。

    蒙大拿州下了今年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早。

    本就不宽阔的森河,终于断了流。

    雪山牧场漫山遍野都是白色,低于半人高的灌木,全被积雪所掩埋。

    雪花堆在白桦树枝上,有十多公分高。

    有些树叶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冻成了浅黄色标本,七零八落挂在枝头。

    松树生长茂密,上面积雪也更多,只能看到些白的绿色。

    小浣熊躲在树洞里,探出脑袋感受温度,被风吹到浑身抖动,又连忙缩了回去,转个身将尾巴堵在洞口。

    罗塔湖整个都结了冰,漫天飞舞的雪花还没停止,不断落在冰层上,已经开始白,看来很快就要将它掩盖。

    西边弗拉特黑德的连绵雪山,从上往下都是白色,在冬天全力储藏积雪,为来开春河流解冻时候,提供充足水源。

    从远处看成了冰雪世界。

    牧场里,就连皮毛最厚的罗姆尼羊,都待在栏里不出去,美利奴羊蹲在地上,连一大片白色,和周围雪景完美融合。

    草泥马们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站在外面那一圈,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吃亏,拼命往中间挤。

    里面的使劲挡着,不让它们进来,不一会儿推搡起来。

    最中央那几只,舌头挂在嘴边,都要翻白眼了,不知道谁先吐了口水,很快又展成口水大战。

    时间没持续很长,除了口干舌燥弹药不足,最主要是它们现,身上沾了水,原来会更加冷。

    和拥有露天别墅的羊群相比,牛儿们是快活的,风雪被阻挡在外面,一丝风都吹不进来。

    马丁内兹他们,工作量少了很多,大片栏杆里都是空着,帮牛犊们食用槽里添加完草料,倒上一点清水,赶忙缩到木屋里,和老约翰他们玩21点。

    输了脱外套,出去站十秒,琼斯全身肌肉都不管用,一边哆嗦一边暗想,老巴顿出的主意也太狠了。时间一到立马跑进去,开门时间太长,居然用了三秒钟,惹来整个屋子里牛仔们的笑骂,因为风吹进来了。

    再往北边,别墅看不见鲜红屋顶,嫩绿草地也没了,连整日整夜开着的喷泉,都罕见停歇下来。

    水池中央雕塑,男孩只露个脑袋在外面,假如你仔细看他身边,会有两个白色萝卜,那是麦兜的驴耳朵。

    有各种各样方法度过冬天,富人有暖炉,穷人靠抖,一扇门隔出两个世界。

    屋子里暖气正开着,这是韩宣有先见之明,让父亲在前两年置办的。

    韩父倒也好爽,手一挥在不远处建了个小锅炉,给牧场每家都装了暖气,先富带后富,连但马牛都跟着沾光,舒舒服服躺在干草上,看窗外雪景。

    动物待在房子里,壁炉就成了最好的领地。

    维尼死赖着不肯走,卷起毯子缩在角落,大概是压到杰尼龟后背上肉棱,惨叫声睁开眼睛,不满踢了踢鳄龟,将它挪远些。

    龙猫米奇和米妮,在壁炉前面打瞌睡,站立起身子,脑袋不断前倾,像是要栽倒,麦兜卧在它们旁边,津津有味注视着两个不倒翁。

    韩宣难得赖床,把枕头竖起来当靠背,倚在床上看书,乔安娜帮忙拿来早饭。

    不对,是拿来男孩和胖丁的早饭,这只肥猫也在。

    笑着拉开窗帘,把地上散乱衣服收拾整齐,调高房间温度,轻轻走出去关上门。

    窗子外面雪花飞舞,屋子里面温暖如春。

    等快中午时候书才读完,扭头往外看去,天空还阴沉着。

    小韩宣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关好台灯,下床穿好睡衣,脚上踩着米老鼠卡通拖鞋,往楼下走去。

    父亲坐在沙无聊看起电视,这种天气里,什么都干不了。

    今年的工作差不多都结束了,贾斯汀和艾伯特在几天前就把牛给带走。

    老商人花了86o万美元,买下33oo头牛。

    其中安格斯牛16oo头,剩余的都是利木赞牛,贾斯汀用118o万买走近五千头种牛。

    大概是女秘书斯蒂芬妮悄悄透露消息,胖子的父亲,丹泽尔-弗雷泽先生,给韩千山打来电话。

    最终奥兰多心满意足带上一千头牛回家,丹泽尔迅将三百五十万转到韩父账户上,比实际价格高了不少,而谁都没有说什么,只是些小钱。

    男孩也跟着去了趟大瀑布城,在jp摩根银行给自己开账户,把上次版权得来的48o万存进去。

    是安德森未婚妻谢丽尔女士接待他们,还帮韩宣办了信用卡,方便以后使用。

    老霍尔和冈萨雷斯他们的育肥牛,也接连出售,价格比去年高出不少,上个星期还专门来拜访过,言语之间透露出明年要买更多牧草。

    这个消息被冈萨雷斯大嘴巴说出去,周围牧场主们,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全家人要去忙更重要的,比如说,吃完午饭之后去堆雪人、溜冰。

    七彩山鸡被这场大雪给搞蒙了,索性一头扎在积雪当中,只露出个尾巴,成为花园里罕见的亮点。

    别墅门口。

    “嘶,儿子,外面太冷了,雪也没停,要不回去再加点衣服?”

    男孩穿着白色棉衣,头上护耳毡帽也是白色,手套和高帮靴子都是牛皮做的。

    里三层外三层不知穿了多少,听到父亲说话,像企鹅一样走了两步,不满问道:“我这样子还能穿?”

    “当然能。”

    母亲接过话,把手上奶牛花纹大衣披在韩宣身上,拍拍他头:“好了,出吧。”

    “……走不了了,感觉要倒。”

    韩父蹲下身子:“上来,我背你。”

    雪地上很快出现一排脚印,弯弯曲曲延伸到湖边。

    “嘿!老板这边!”马丁内兹踩着冰刀鞋,瞧见他们过来,369o度转了个圈秀技术,嘴里喊道:“男孩!过来比比!”

    “你就会欺负小孩子!马丁内兹。”

    旁边约翰叫嚷着,滑到湖边走过去,准备等待小韩宣穿好鞋子。

    湖面有一百多个人,除了牧场里的牛仔,连菜园那边都来了不少。

    刘易斯带头领着十几个员工,排成一行迅穿行在罗塔湖面。

    这是雪山牧场每年少有的娱乐活动。

    凯丽童趣大,和乔安娜他们堆雪人,已经初见雏形,看来开始很长时间了。

    韩宣换好鞋子,笑着牵住老约翰的手踏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