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19章 这菜有毒

第19章 这菜有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韩宣在门口被母亲脱得精光,捂着小丁丁不好意思去瞧老巴顿。

    或者说是不敢,小时候那段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

    韩父已经打好热水,将儿子抱起,扛在肩上往卫生间走,母亲站在外面担心看向屋里。

    老巴顿拧干胡子上水珠,小声对她说道:“夫人,我真不该带他出去的,没想到半路下起雨了。”

    郭母愣了愣,这反应过来,见老头自责神情,急忙回答:“没事没事,我看得出来他今天玩的很开心,真是谢谢你和安德森了。”

    “我只是怕他感冒,现在天气很冷。你们衣服也都还湿着,快回去换衣服吧,安德森,放着我来就可以,等下我会处理这些鱼,晚上时候请过来这边吃晚餐,对了,再叫上老约翰他们一起过来,你们钓的太多了。”

    院子里安德森正在将鲤鱼倒进水盆里,闻言低头看看它们,哭丧着脸回道:“好的夫人,等弄好就回去告诉他们这件事,反正已经湿透,就不用再麻烦你了,现在已经快完成了。”

    说完往外走去,幸好有雨水遮掩,看不到他的表情。

    郭母正在和老巴顿说话,突然惊叫了声,老头顺着她目光看过去,指着小推车上的鳄龟笑道:“你看这个大家伙,是韩将它钓上来的,他真能干。”

    “韩宣自己钓到的?!”郭母这下更吃惊了,望着那个张牙舞爪的大乌龟一阵出神,仿佛在比较它与儿子的体积。

    “是啊夫人,我只帮他收了鱼线,韩的力气还小,这只鳄龟太大了,真该找个称来试试。”老巴顿感慨道,这种事情真是太难碰到了。别说将它钓上来,就是能碰见这么大只的也很少,鳄龟虽然长寿,不过能安稳活到那时候的可并不多。

    后世1998年,在田纳西水族馆展出了只重达113公斤,背长80厘米的鳄龟,如今恐怕还没被发现,眼前这个大家伙已经足够称王称霸。

    韩千山帮儿子洗完澡,听到屋外说话声,刚出来就惊奇看见鳄龟,开口问道:“这是刚刚捉到的?”

    “对啊,咱们儿子钓的。”郭母回答道,脸上笑眯眯的。

    韩千山不顾天上还下着小雨,跑出去和安德森一起将它搬到屋檐下,蹲在鳄龟旁边,怎么看都觉得新奇。

    鳄龟长大嘴巴防御着,脑袋足有排球大小。

    视线里突然多出一双小脚,往上看去,儿子正捧着相机,笑眯眯问道:“大家一起来张怎样?”

    天色变得昏暗起来,木屋里已经开了灯。

    男孩躺在沙发上,左手抱住胖丁,右手则搂着麦兜,两个小胖子像是暖炉,毛发摸起来非常舒服。

    外面雨还在下着,它们俩只能老实待在家里。

    而从窗户看去,院子里的那只鳄龟,此刻正满地乱爬,哪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小韩宣将视线放回电视,心里却无奈感慨着。

    刚刚安德森发现,鳄龟脚上伤口在这么短时间里都结疤了,幸好老巴顿拿出他那套有神论,凭借自己“丰富人生经验”给几人解释,男孩这才松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对动植物,就像是唐僧肉对妖怪们,幸好是不用生吞的那种。以前光是陆上跑的就很多了,现在连水中生物都不放过。

    厨房桌子上几条鳙鱼整齐排列好,等待韩父对它们的斩首示动,而鲤鱼则躺在辣椒组成的配料里,从此长眠不醒。

    大概是刀有些钝了,听到厨房里砰砰声响,男孩没什么心思再看电视,索性起身丢下胖丁和麦兜,独自往厨房走去,就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吃总是会的。

    红彤彤的辣椒配鱼头,一看就知道母亲在做剁椒鱼头,以往韩宣是不太爱吃辣的,现在看起来却是那么亲近,猛火烧灼下将鱼头放进去,香味很快就充满小屋。

    美国人喜欢讲究食物的原汁原味,比如说牛排、沙拉。

    于是他们在烹饪鲤鱼是也这么干了,对,他们在鲤鱼这种鱼腥味超浓的家伙身上,还想寻找食物本身味道。

    二十年间尝足苦口之后,才发现它们不好吃,于是将鲤鱼排除在食谱之外,而大洋彼岸的人们看到这幕都笑了。

    母亲从小生长在美国,但也学过怎么做这道菜,不行手边还有食谱,只是看上去动作不怎么熟练。

    好不容易才开锅,男孩伸出筷子,夹点鱼肉尝了尝,在母亲目光注视下开口:“还不够辣。”

    郭母点点头,继续往里面加辣椒。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小路上隐约出现几个身影。都是熟悉的人,老巴顿、约翰、安德森和马丁内兹。

    别的牛仔们没过来,其实他们也是一样不想,只是被邀请了又没脸推脱,这才结伴慷慨赴死。

    他们在门口擦擦鞋子上泥水,抬腿走了进来,眼神纷纷看向桌子。郭母已经将鱼做好,鳙鱼的身体部分肉质太粗不好吃,所以没要,剩下鲤鱼做了道干烧,还炒了几个小菜。

    很纯正的东方食物,在这个年代里少有机会能尝到。

    “不管吃起来怎么样,至少卖相看着还不错,可这么多辣椒是怎么回事,”在三人注视下,老巴顿坐在凳子上想到,其他人这才慢吞吞找座位。

    剁椒鱼头装在碗碟里,为了照顾他们习惯,旁边放了公共筷子,这些是要和自己的筷子分开,其中一双是专门夹菜用的。

    胖丁被与生俱来的本能吸引过来,小韩宣使坏,夹了点鱼肉给它尝尝,小猫伸出舌头舔了舔,圆脸顿时一皱,头都不回的跑掉了。

    老约翰看到这幕,强颜欢笑,对着老板娘露出笑脸。

    这几天转让手续都已经办好,奥格斯格牧场正式并入了雪山牧场。

    几人倒上啤酒,举杯庆祝牧场扩大,希望以后能变得更好,韩宣也端起可乐,跟大人们一同举杯。

    仰头喝完一杯啤酒,韩父开口说道:“大家都吃吧,这是一道用鲤鱼做的著名华夏菜,都来尝尝。”

    “恩,看起来非常棒。”

    傻大胆的马丁内兹,在几人注视下第一个举起筷子。

    夜晚小路上有点湿滑,老约翰的鞋子已经踩到水坑里,他却并没在意。

    旁边安德森揉搓着肚子,扭头对边:“这菜真是…”

    “有毒。”马丁内兹脸色黑中泛青,接口说道。

    “不,只是太...辣了。”老巴顿一阵后怕,抬腿往自家走去。

    ……

    英国商人艾伯特感觉今年是自己的幸运年。

    前些日子刚做成一单大生意,拿到笔不菲的提成,今天老主顾又给他打电话了。

    路边薰衣草稀疏开着紫色小花,看来再过不久就要完全绽放开来。

    老式宝马车行驶在道路上,周围有很多昨天下雨留下的水洼。

    开车从诺顿赶来要近两个小时,尽管有些疲惫,老商人心里却非常兴奋。

    这片广阔草原上今天没有牛羊,做为经验丰富的老牧场主,他自然是知道这些,吃带水的牧草会让它们生病的。

    终于行驶到小路尽头,拐弯从白桦林间穿过去,一片建筑工地正在开工,房子如今盖好了一层,前面小花园也在修建当中。

    艾伯特探出头询问着这位黑人,得知老雇主在家后,又发动汽车往湖边开去,满脑子在疑惑那个黑人小伙的怪异表情。

    这时便听到有人叫他,转头看去,有位华人正对着他招手,艾伯特顿时老脸笑开,急忙停下车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