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谋划夺嫡(下)

第七百五十一章 谋划夺嫡(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平凡人通常都觉得自己是好人,哪怕干过几件亏心的坏事,总能选择性地遗忘,固执地只记得自己曾经干过的好事,最后无比肯定地给自己下个定义,没错,好人。

    当然,承认自己是平凡人已经很不容易了。世上还有一种人,明明平凡得像一粒尘埃,偏偏却觉得自己很不平凡,不论走到哪里都觉得自己在光亮,人群中惊鸿一瞥,红尘中光芒万丈,这种人不一定是坏人,但很显然,他们需要被生活狠狠的正反来回扇几记耳光,教他们认清现实,认清自己,从此做个稍微要点脸的平凡人。

    李素很有自知之明,哪怕命格奇葩,老天给了他如此奇妙的第二次生命,他也不觉得自己有本事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称王称霸威服四海。

    本事是本事,性格是性格。

    但凡成功的条件,本事,性格和运气缺一不可,李素有本事,可是没有称王称霸的性格,贪财却绝不贪权,他知道钱财是个好东西,权力是个比钱财更好的东西,但权力握在手里却比钱财危险得多,钱财能丰富自己的生活,权力却是一柄能杀人也能杀己的双刃剑,所以李素来到这个世界后对自己的定位很清醒,对钱财热衷追求,对权力敬而远之,因为他想活得久一点。

    无奈的是,不想要的东西偏偏主动找上了他,不想过的生活也不客气地接踵贴身而来,从一开始不小心治好了天花,到如今居然掺和到皇子夺嫡这种要命的大事,这期间的心路历程,李素觉得自己可以写一本书了,书名可以取得吸引眼球一点,比如《论作死的一百种姿势》。

    李治对李素却有着非同寻常的看法,非常的正面,他似乎从来没怀疑过李素并不是好人,哪怕李素当面亲口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好人,李治也固执地相信李素只是在自谦。

    李素没耐心一遍一遍解释自己其实不是好人,感觉有点贱,孩子嘛,天真一点没什么坏处,人生这条路上到处是坑,狠狠倒头栽过三次以后,所有的天真烂漫基本全留坑里了,剩下的便是一身扛揍耐摔的盔甲。

    “依子正兄的意思,我争太子之位无望,可是若不争,将来魏王兄即位,我必难逃杀身之祸,治该如何取舍,求子正兄指条明路。”

    李素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争太子之位无望?”

    李治愕然:“你刚才说了半天,我样样不如魏王,怎么可能争得过他?”

    李素叹道:“你若完全没有希望,我却许诺帮你争,难不成我疯了?”

    李治一愣,然后居然顺着话道:“是啊,子正兄,你是不是疯了?”

    李素气笑了,小屁孩别的本事没有,学人毒舌倒是学得很快,而且无师自通。

    “听好,你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相反,在我看来,你的机会不小,只是魏王钻营谋划的那些事情,比如招募幕僚门客,结党朝臣等等,这些你千万不要去尝试,那是取祸之道,你若欲争东宫之位,当另辟蹊径,才能在这场决斗中杀出一条血路……”

    李治猛地挺直了身子,急忙道:“求子正兄赐教,治洗耳恭听。”

    李素沉吟片刻,缓缓道:“你可知《孝经》?”

    李治点头:“幼时读过,也算启蒙之一。”

    “《孝经》成书于秦汉,是我中原儒家文化之精义,传说是孔子七十二门徒之一所作。‘孝’这个字,在古往今来数千年儒家士子的心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孔孟圣贤谓之‘君子’,给这个词下过很多定义,也就是说,君子应该具备各种品德,比如谦逊,谨慎,自强等等,其中‘孝’便是要具备的品德,它是儒门士子们必须严格遵从的伦理思想,‘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是孝,‘身体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是孝,‘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也是孝,后来,‘孝’这个字渐渐被士子们扬,将它用在国家上,是以有所谓的‘圣天子以孝治天下’……”

    李素娓娓而道,李治在一旁静静聆听,虽然不太清楚李素为何突然聊起了《孝经》,可李治明白李素说的每一句话必然有矢而,定有目的,于是难得的没插嘴,一直静静听着。

    李素顿了顿,接着道:“……明明只是一个关于家庭的字眼,为何要将它用之于国呢?因为从古至今的人们认为,‘孝’是诸德之本,人之行,莫大于孝,简单的说,一个人如果事亲至孝,那么这个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几乎可以盖棺定论他是个好人了。后来又有所谓的‘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的说法,于是‘孝’和‘忠’这两个字便紧密联接在一起了,而孝这个字,便是‘忠’的延伸,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里,便包含了‘忠孝’二字,用之于天家亦然……”

    李素说了半天,李治越听越糊涂,终于忍不住插嘴道:“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子正兄的意思是……”

    李素扭头看着他,慢条斯理道:“我眼中的你虽然有点蠢,但不至于蠢得太过分,所以,你猜猜我今日为何跟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李治不停眨眼,思忖良久,小心翼翼试探着道:“子正兄的意思难道是要我孝顺父皇,从而得到东宫之位?”

    李素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很不愿意把‘孝’这个字当成博弈的筹码和手段,可是,这是你唯一的优势,除此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能把太子之位从魏王手里抢过来,因为目前而言,太子这个位置几乎已经八成属于魏王了,你若有意,只能如此。”

    “你和小兕子幼年丧母,你父皇怜你们年幼无依,遂将你们兄妹接到身边抚育,这些年你父皇忙于朝政,疏于对你们的教导,幸好你和小兕子天性善良,两棵幼苗没有长歪,你父皇至今也没有像对待别的皇兄那样将你送出太极宫独自建王府,可见他对你们兄妹何等宠爱,说到优势,这便是你的优势,你能随时随地见到你父皇,而魏王却不行,你能随时随地给你父皇端茶送水喂药,魏王也不行,更何况魏王泰如今满心广植党羽,结交重臣,为自己十拿九稳的太子之位做准备,却偏偏忽略了你父皇的心思……”

    李素叹了口气,道:“他似乎忘了,你父皇除了是皇帝,还是一个孤独的父亲,这位父亲生了十几个儿子,每个儿子却都虎视眈眈盯着他的皇位,连嘘寒问暖都只是假惺惺的走个过场,每个皇子都在勾心斗角,唯独没人在乎父皇的寂寞,废太子李承乾谋反事败,带给你父皇的打击尤其沉重,亲生儿子都反他,皇子们有没有想过他是怎样的心情?”

    说着李素扭头看着李治,缓缓道:“没人在乎你父皇的孤独,所有皇子都只是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喜怒,唯独你这个在你父皇身边朝夕相处的皇子必须关心,也只有你这个皇子具备这个条件,‘孝顺’这个词原本不该当成谋取太子之位的手段,事亲之心若沾了功利,便是染上了污渍,从此不再纯粹了,可你若不能争到太子之位,等到魏王即位,你的性命堪虞,在样样皆不如魏王的前提下,事孝于你父皇已成了你唯一的办法,说是功利也好,说是保命也好,你已没有别的选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