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四十八章 身陷囹圄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四十八章 身陷囹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贞观大闲人》更多支持!

    “时运多舛”,说的便是眼下这回事。

    不惹事不闯祸,云淡风轻撒泡尿而已,竟然就被劫持了,李素觉得自己的幸运女神刚刚一定被猪亲过……

    东阳公主的表情很平静,看着李素低声道:“以前……我骗了你,我其实不是宫女……”

    李素叹道:“都这时候了,还说这种话做甚?能活命就谢天谢地了。”

    东阳摇头:“不,一定要说,现在不说,也许以后没机会了,我……是东阳公主,当今陛下第九女,年初父皇封给我三百亩地,我的公主府也建在太平村,从此,我认识了你……”

    栓着身子的麻绳狠狠往前拽了一下,李素和东阳一个踉跄。

    结社率嘿嘿冷笑:“倒真是一对有情人,这个时候你们还是多想想自己的性命吧。”

    李素叹气,今日这个劫数不知能不能过得去。

    碰了碰东阳,李素轻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得罪他们了?”

    莫名其妙被劫持,李素到现在还不知究竟。

    东阳叹道:“总之,是他们与我父皇的一段恩怨。”

    “用钱能解决吗?……我的意思是,用你的钱能解决吗?”

    东阳狠狠瞪他一眼,然后摇头。

    李素愈发愁意满面,——用钱都不能解决的事,一定是大事。

    可是……自己真的很无辜啊。

    …………

    四人一行穿过树林,李素辨清了方向,发现已走到与太平村相邻的牛头村。

    结社率的表情很镇定,丝毫没有被唐军追杀的惶然,一路上他都是冷静地辨别方向,冷静地掩盖行过的痕迹,冷静地不时检查绑着李素和东阳的绳子。

    而贺罗鹘的神情却一直很不安,惶恐与畏惧仿佛刻在了脸上,不时地回头张望,连林中小小一声鸟鸣都能令他变色。

    相比之下,李素反倒比贺罗鹘冷静多了,其实李素也害怕,但是身边有一个东阳公主,李素只好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害怕。

    走近牛头村,村里很平静,已是落日时分,村里处处升起了炊烟,空气里夹杂着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林子旁边有一座荒废的老君观,大约是隋朝时修成的,说是道观,其实只是一间处处漏风的瓦房,前隋时战乱不断,民不聊生,出家人本是靠百姓的香火维生,百姓们自己都活不下去,道士们只能一哄而散,大唐立国后,道观又有了一位老道士,香火旺了一阵后,老道士有一天在道观里寿终正寝,从此这个老君观便荒废了。

    结社率和贺罗鹘押着李素二人进了道观,推开破烂的大门,道观内气流涌动,迎面而来一股像妖气般的灰尘,四人措手不及,脸上沾满了灰。

    刀架在脖子上都能镇定自若的李素,此刻差点精神崩溃。

    一脸的灰啊,这得多脏啊,洗多少次脸才能洗干净啊。

    好想恳求二位好汉把自己杀了算了,太堵心了……

    随便清理了一下观内的蛛网和灰尘,结社率将李素二人绑在香案的桌腿上,叮嘱贺罗鹘严加看管,然后结社率用刀把自己脸上的胡子刮光,再朝脸上抹了一把香灰,便出门朝泾阳县的骡马市而去,天黑之前他必须买几匹快马,逃出长安附近。

    贺罗鹘心神不宁,粗略在道观内扫视一圈,没什么特别的发现后,便跨出门外,抱着刀半卧在廊柱下打起了瞌睡。

    对于李素二人,贺罗鹘很放心,在他眼里李素和东阳只是两个还未长大的孩子,丝毫不具任何威胁,奔忙了一整夜,贺罗鹘也累坏了。

    贺罗鹘出去后,李素看似呆滞的目光终于活过来了似的,不停扫视观内四周的环境,以及地上和香案上摆放的物品。

    很遗憾,地上除了灰尘和蛛网,以及一些零散的麦草,再无别的东西,香案上倒是有一只铁制的油灯,但是这东西根本无法割开手上的绳索。

    李素心情愈发沉重,难道自己果真要死在这里?

    结社率去骡马市买马,等他将马买回来便要急着逃命了,那时李素和东阳已成了他的累赘,一个亡命之徒,会怎样对待他的累赘?

    除了一刀砍了,还能怎样?

    也就是说,李素和东阳的性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生命将在结社率买马回来的那一刻走到终点。

    李素有点绝望了,仰着头望向破败的屋梁,喃喃道:“这不对啊,我是来享福的啊……”

    观内没有外人,东阳终于卸下了伪装,垂着头嘤嘤哭了起来。

    李素似安慰又似自悲,叹道:“你哭什么?你有什么好哭的?该哭的是我才对……”

    东阳哭得更大声了,此刻的她看起来才有了几分十六岁女孩的模样。

    “你……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要死了,所以想哭?”东阳抽噎着问道。

    “死便死了,我哭这个做什么?”李素仰望着房梁,眼中不由自主浮上悲色:“刚才树林里小解过后,连手都不让我洗,你说他们还是人吗?是畜生!”

    “噗嗤!”

    东阳正哭着,忽然被逗笑了,想想此时发笑多么不合时宜,于是接着又哭。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们都快死了,你还逗我笑……”一想到死,东阳哭得更伤心了。

    李素笑了,刚才的悲色如同面具般全然卸下,笑容里有一种坚定的自信:“好了好了,不论面临任何绝境,只要我们还能笑得出,运气一定不会太差,以后你的人生里也要记住这句话。”

    东阳渐渐止住了哭泣,垂头有一声没一声的抽噎着。

    李素左右环视,他在寻找,寻找任何一件有用的物事,寻找属于自己和东阳的一线生机。

    东阳却仿佛已认命,虽然没再哭了,但眸子里流露出更加绝望的悲伤。

    “李素,你说,我若死了,父皇会记得我吗?他会为我伤心吗?”

    根本没打算让李素回答,东阳只在自问自答:“或许会吧,或许只有一刹那,父皇会觉得很伤心,然后,他的嫔妃和子女们都会劝他不要伤心,于是,他就不伤心了,每日重复的上朝,下朝,每日无数的嫔妃争宠,儿女争宠,他忙得目不暇接,怎会记得我这个下嫔所出的女儿?”(我的小说《贞观大闲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