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界之门 > 第二十五章 石猴废脉

第二十五章 石猴废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血珠没入木碗底部,一闪而逝的不见了踪影。

    片刻后,木碗微微一颤,“砰”的一声,从中喷出一小团白色雾气来,滴溜溜一转后,在木碗上方就凝聚成一个拇指大小的迷你小猴,身躯卷缩一团,双目紧闭,栩栩如生,但体表隐约有一根根白色晶线若隐若现。

    “这……这是没有入品的石猴血脉,即使在废脉中也是最无用的一种?既然这样,在下算是白跑一趟了,赵某还有其他要事,就先告辞了。”斗笠人仔细打量了迷你白猴和体表那些晶线后,却脸色一沉说道。

    他随之单手一挥,将迷你白猴驱散,将木碗重新收了起来,冲厉苍海闵姓大汉略一拱手后,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大厅。

    从始至终,这赵姓斗笠人竟再也不看石牧任何一眼。

    厉苍海和闵教头则早已脸色大变了。

    石牧见此,心中一个突兀,隐约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对了,那小子,我奉劝你也不要去参加开元武院的入学测试了,以你的石猴废脉之身,去了也只是白白浪费学院资源。”

    门厅外,蓦然又传来一句斗笠人冷冷话语声,随之就再无任何声音了。

    “石猴废脉?厉师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没有激发血脉,还是激发的血脉并无大用?”石牧目光闪动了一下,转首向厉苍海问道。

    “这要怎么说呢……”厉苍海下意识的喃喃两声,但脸色十分难看。

    “我来说吧。石牧,只能说你的福缘太薄了,你的确激发了血脉之力,但激发的却是根本没有入品的石猴血脉,还不如没有激发的好!要知道,血脉者固然有借助血脉之力一冲飞天,修炼速度远胜常人的。但也有激发的血脉没有大用,反可能在以后修炼中有各种障碍,修炼远比一般人更加困难的,这就是废脉了。你激发的石猴血脉就是最广为人之废脉,此血脉之力的确可以让人在武徒期皮糙肉厚,天生神力,但一旦领悟气感后,体内经脉却受到血脉之力堵塞,真气凝聚速度远逊色正常人的。你好自为之吧!”闵姓大汉叹了一口气,在旁边略加解释几句后,就摇着头的同样大步离开了。

    转眼间,整个的大厅中就只剩下了石牧和厉苍海二人而已。

    石牧听完闵教头的话,心顿时直往下沉去了。

    “厉师傅……”

    “石牧,你的确不用参加这次开元武院的测试了。据我所知,凡是被检测出激发废脉之人,在历届测试中无论表现多出色,也从未有人能够成进入武院的。毕竟武院招收弟子,是为了培养后天甚至先天境的强者,一名只能在武徒境中强大的人,对武院来说是没有丝毫培养价值的。”厉苍海蓦然打断了石牧想问的什么话语,沉声说道。

    “说实话,我也很失望,原本以为可以亲手培养出一名从本武馆走出的强者来,但万万没想到你激发的是废脉。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必经只有拥有石猴血脉之人,才能短短数月内就将碎石拳修炼出这种恐怖威力的。”

    说到最后,厉苍海话语中又不禁流露出几分懊悔之意。

    “难道拥有石猴废脉,就真的无法成为武道强者吗?”石牧强行按捺住心中的冰冷沮丧等复杂情绪,咬了咬牙,不信的再问了一句。

    “当你开始修炼某种后天功法,发现自己凝聚真气速度竟然是他人一小半甚至更低时,你就会真正感到绝望的。作为你曾经请的教头,我再给你最后一个忠告。你将此前立志学武事情,就当做一场大梦,回家去做一个普通人吧。对了,以后也无需再来流风武馆了。我们武馆虽然是收银子就传武功的,但对没有培养价值的废脉之人也不会继续教下去的,否则只会让其他武馆耻笑的。”厉苍海面无表情的说完最后几句话,拍了下石牧肩头后,也转身离开了大厅。

    石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半晌后,才缓缓走到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做了下来,神色木然之极。

    “哈哈……哈……,昨日还是丰城第一武徒,今天就是石猴废脉,真还真是好笑……哈……”

    大厅中蓦然传来了石牧近似癫狂的笑声。

    方走出不远的厉苍海,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笑声,神色微动了一下,但足下仍没有丝毫停留。

    一顿饭工夫后,石牧看似神色平静的离开了流风武馆,直奔城外的庄园而去。

    数日后。

    血脉狂潮开启,寻脉使者现身丰城,并且接连发现了包括王天豪在内的三名血脉者的事情,在整个丰城传扬了开来,引起了丰城所有势力和大小世家的轰动。

    其中石寻脉使者也造访过流风武馆,发现石牧拥有的竟然是石猴废脉事情,也夹带在这些消息中。

    此消息固然让许多人大为惊诧莫名,但同样让另外某些人大喜不已。

    ……

    金家主宅中,某偏厅中。

    珍姨站在一名五十多岁、满脸威严之色的男子面前,柳眉倒竖的质问道:

    “大哥,听说你将刚刚到府的十颗气灵丹全都分了下去,而原本应给分给石牧的那一枚,竟然给了金田?”

    “是的,我的确将石牧的那一枚给了金田侄儿。七妹,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一万两银票是五弟出的,你回头让人带给石牧即可了。”威严男子正是现任的金家之主,听到珍姨的质问,不慌不忙的回道,并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一张银票,就想换下气灵丹?大哥,你把石牧当傻瓜不成?”珍姨抬手将银票一掌打飞,怒极反笑的说道。

    “嘿嘿,石牧这小子就算不是傻瓜,这次也只能当傻瓜了。我们金家购置气灵丹也不容易,岂能耗费在一个废脉之人身上。”威严男子毫不在意的将手缩回,但口中仍冷冷的回道。

    “不管石牧是不是废脉,当初都是我亲口答应给他一颗气灵丹的。这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去见父亲他老人家。”珍姨不客气的说道。

    “找父亲?七妹,实话对你说了吧,取消石牧气灵丹的事情,正是父亲他老人家亲口吩咐的。”金家家主淡淡的说道。

    “什么,是父亲他老人家亲口吩咐的?”珍姨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大变。

    “你别忘了,你毕竟姓金,不是姓石,你那夫婿是入赘金家的。一颗气灵丹事小,但绝不能做出让金家被其他世家大族耻笑的事情来。七妹回去后,还是多把心思放在玉环这孩子身上吧。血脉狂潮既然开启,三大宗门的行走使者肯定也将现世,我正在积极联系,这说不定这也是玉环的一个天大造化。”金家家主一说道石玉环,板着的脸孔总算缓和了几分。

    “哼,既然这事是父亲的主意,我自然不会违背的。至于玉环的事情,就不劳大哥操心了。”珍姨脸色接连变化数次后,最终一跺足的转身而走。

    “且慢,你把银票一块儿带走。”金家家主蓦然喊了一声。

    “万把银子,小妹自问还出的起,就不劳五哥咬牙出这笔钱了。”珍姨头也不回,转眼间就走出了大门。

    偏厅门口处,石玉环正等在外面,一见珍姨出来,立刻上前问道:

    “母亲,和大伯谈的怎么样,能不能将气灵丹帮我哥要回来?”

    “恐怕不行了。这事是你外祖亲自下的命令,我也无能为力了。不过,我回头会让成管事送去三万两银票过去的。”珍姨叹了一口气的回道。

    “母亲,这次外祖父做的太过分了。”石玉环听到珍姨如此一说,顿时变得不乐意起来。

    “此事也很难说说你外祖和大伯做的不对,将一枚气灵丹给个废脉之人,的确对金家名声大有影响的。这次只能算我对石牧毁诺了。”珍姨满脸无奈的表情。

    ……

    天王寺的后院中,冯离高远二人面面相觑的听着眼前某个消息贩子转述着城中传的纷纷扬扬消息。

    半晌后,冯离才一挥手,让眼前之人退了出去。

    “真没想到,石牧竟然是石猴血脉,如此话,总算能解释其为何能横扫其他一干同阶武徒了。想当初,你我想让他当我们黑狐会老大,他还根本看不上的。”高远轻笑的说道,隐约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

    “是啊,我也万万没想到石兄弟竟然是废脉,真是太可惜了。否则,哪怕其只是一个普通人,应该在武道之途都有一番作为的。现在的话,我们恐怕要去找一个新靠山才行了。”冯离则露出了大为可惜的神色。

    ……

    “这石牧竟是一个废物!枉我当时还想去挑战他的。”

    飞鸿武馆,铁栋看完手中一张纸条后,不屑的撇撇嘴,随之将纸条撕个粉碎,再次沉心演练起新学的某套拳法来。

    这套拳法若是练成,原本正好可以克制碎石拳几分的。

    ……

    吴家密室中,传出狂笑之声。

    “激发的血脉竟然是石猴废脉!这真是太好了。想来现在金家根本不会再多管这小子的事情半分了。父亲,我想派人将这小子的腿给打瘸了。”吴骅狂笑的冲对面的白面男子说道。

    “没问题。既然是个废物,我们吴家自然无需多忌惮什么了。而且我和你大伯也才发现,若想发挥钟家那样东西的真正威力,恐怕还必须借助钟家那丫头的血一二。所以只要过了这段时间的风头,你三叔会亲自带人将那丫头绑回来的,顺便帮你也大大出一口气。”白面男子满脸溺爱之色的看着吴骅,不加思索的说道。

    “太好了,到时我也要跟三叔一块去,要亲眼看着石牧这小子双腿被打断时的痛苦模样。”骄横少年闻言,大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