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第三十二章 运气逆天

第三十二章 运气逆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但是四周众人心底复杂,就连杜凌菲也都对白小纯的运气,有了嫉妒,陈子昂等人一样如此,他们四人进入前五,每一战都有消耗,如果这一次是他们四人里拿到了轮空的资格,休息一番,对于后面的战斗,必定会有极大的优势。

    孙长老看了白小纯一眼,微微一笑没有在意,至于李青候,神色如常。

    很快,在白小纯那副看热闹的模样下,杜凌菲四人开战了,杜凌菲的对手,出手带着凌厉,显然是经常外出执行一些击杀凶兽的任务,见过血腥,且对于杜凌菲这里的举重若轻,也是忌惮,出手时全身不但防护,更是速度飞快。

    二人这一战,四周人看的目不转睛,时而传出阵阵惊呼,被二人之间斗法的凶险心惊,只是……在这惊呼里,有一个尖细的声音格外明显,大有一副引领众人节奏的气势。

    “啊,好剑!”

    “这一招天龙扫尾好啊,不对啊,回头,快回头!”

    “加油!!”白小纯看的很是投入,甚至还时而拍起了巴掌,他倒不是故意这样,而是真心觉得杜凌菲这一战非常不错,至于心态上,他早就没把自己当成是参赛者了。

    那模样让孙长老都干咳几声,一旁的李青候面无表情,心底颇为无奈,毕竟白小纯真的完成了他的要求。

    杜凌菲此刻交战劲敌,无暇分心,终于在这一战持续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杜凌菲尝试了三次举重若轻,这才取胜。

    只是体内灵气已消耗大半,她香汗淋漓的下了演武台后,正要调养时,又听到了白小纯惊呼的声音,想到了自己辛辛苦苦才可以进入前三,而对方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与自己一样的成绩,心底委屈,恨不能将对方暴打一顿。

    白小纯眨了眨眼,他早就发现这杜凌菲看自己不顺眼,此刻心底也很委屈,眼巴巴的看着对方,这模样,让杜凌菲险些没忍住要立刻出手。

    陈子昂的那一战,相对来说就轻松了一些,虽然如此,也战了半柱香的时间,耗费了一些灵气,这才取胜。

    对于白小纯这里,他心底一样是各种嫉妒羡慕。

    “前三已出,你们三人都是外门……骄子,上前来选择下一轮排序,序列三号的小球,算作轮空,自动进入决战。”孙长老干咳一声,说到骄子上顿了一下,右手挥舞,口袋再次出现。

    这一次陈子昂还是第一个走了过去,取出一个小球,看到上面的数字是二后,他心底叹息一声,走到了一旁。

    杜凌菲深吸口气,正要上前,忽然脚步停顿,冷眼看向白小纯。

    “你先来!”她冷声开口。

    白小纯在一旁正看热闹,听到杜凌菲的话语,也没拒绝,直接上前右手伸入口袋内,此刻杜凌菲冷眼看着白小纯,不但是她这里如此,四周的所有围观弟子,都纷纷看去。

    就连孙长老与李青候也都这样。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白小纯有些害羞,他是真的不在乎拿出多少号,于是很随意的抓了一个小球,拿出来一看,自己也都愣了一下。

    三号。

    “那个,是你让我先拿的啊。”白小纯咳嗽一声,看向身边的杜凌菲。

    杜凌菲眼中露出凶芒,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盯着白小纯,胸脯强烈的起伏,只觉得有一口气在体内似要炸开。

    陈子昂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呆了一下,他无法想象到底一个人有多么大的运气,居然……又轮空了。

    四周的围观弟子,此刻一个个看到白小纯手中的小球,再也压抑不住,顿时哗然起来。

    “居然又轮空了!他叫白小纯是吧,他……他到底什么运气啊,竟轮空两次!”

    “这无耻的家伙,他什么也没干,居然进入了决战……”

    “这种人也能进入决赛,该死的,若我有这种运气,我也可以!”四周人哗然时,里面那些被淘汰的参赛者,更是嫉妒到了极致。

    孙长老迟疑了一下,看向李青候,李青候心底长叹一声,对于白小纯这里的运气,他也是服了。

    白小纯觉得四周气氛不对,尴尬的笑了笑,赶紧一溜烟的跑出演武台,站在外门,一脸不好意思的神情。

    “唉,我原本是打算认输的……”白小纯看了眼手中的小球,也觉得不可思议。

    杜凌菲深吸口气,好半晌才压下心底的各种酸楚,银牙一咬,看向陈子昂时,不得不定气凝神,陈子昂这里,她之前观察过,知道是个强悍的劲敌。

    陈子昂苦笑,也深吸口气,认真的凝望杜凌菲。

    二人对望数息,瞬间齐齐动了,一时之间乒砰之声回荡四周,这一战可以说是比试以来,最为精彩的斗法,陈子昂更是爆发出了全部实力,尤其是他取出数枚种子,竟现场催化成为具备攻击力的灵植,那种运用草木的方式,让白小纯眼前一亮。

    而杜凌菲这边,举重若轻之力操控飞剑呼啸而过,甚至久战之下,竟再次取出一把木剑,两把飞剑穿梭,形成绞杀的一幕,瞬间让这场斗法,到了巅峰。

    二人都无法去保留杀手锏,也难以去控制灵气的消耗,争斗越来越剧。

    白小纯在台外看的心驰荡漾,叫好之声此起彼伏。

    这一战,竟斗了小半个时辰,最终一声轰鸣,杜凌菲不惜废掉一把木剑,使得木剑碎裂,成为无数木尖,凭借举重若轻的速度,直接封住陈子昂的所有方向,形成了绝杀,逼得陈子昂连连后退,体内灵气枯竭,长叹一声,选择了认输。

    四周的外门弟子眼看这一战惨烈,纷纷目中露出敬佩,对于杜凌菲,已都服气,即便是陈子昂,也因这一战崛起。

    他虽然败了,可必定在之后的日子里,名气传出。

    孙长老也颇为满意,尤其是对杜凌菲,甚至动了一丝收为弟子的心。

    同样的,不管这小比最后如何,白小纯的名字,也会被传出……

    当陈子昂认输的声音回荡时,杜凌菲面色苍白,站在演武台上摇摇欲坠,她的灵气一样快要枯竭,此刻深吸口气,取出丹药吞下,但也明白这是没用的,补不了多少,她如今需要的是盘膝打坐数个时辰,毕竟她已连续斗法四次。

    只是小比的规则,不会给弟子这么多休息的时间,毕竟这只是小比而已。

    “白小纯,你给我上来!”杜凌菲一咬牙,眼中露出凶芒,看向场外的白小纯,她想趁着此刻灵气还没彻底枯竭,直接解决了这该死的凭着运气居然与自己一样进入决战的白小纯。

    杜凌菲话语一出,四周众人全部看向白小纯,一个个目光都露出幸灾乐祸之意,在他们看来,即便是杜凌菲疲惫不堪,可要收拾这取巧胜出的白小纯,一样容易。

    白小纯眨了眨眼,看着身体都有些站不稳的杜凌菲,他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可以拿第一了。

    “这一次,我白小纯终于可以扬名立万了,等我上去后,展开举重若轻,要让四周所有人都惊呼。”白小纯昂首挺胸,脑子里已出现了一会所有人吃惊的画面,于是迈着大步走上演武台。

    可就在白小纯上台的刹那,杜凌菲眼珠寒芒一闪,右手猛地掐诀一指,顿时她身边的那把木剑,冲向白小纯。

    凌厉之意明显散出,使得四周瞬间有了冰寒之感,显然这是杜凌菲此刻全部灵气的全力一击,也就使得这一剑,威力超出寻常。

    更为惊人的,是杜凌菲身体也在这一瞬,猛地冲出,竟追上飞剑,一指按在剑柄后,她的身体几乎与飞剑要融在一起,不分彼此的成为一体,直奔白小纯。

    轰的一声,飞剑速度顿时暴增,速度之快,竟比方才与陈子昂斗法时还要超出几分,掀起尖锐的呼啸,甚至似要破开风声,化作一道长虹,刹那临近白小纯。

    四周人也都全部心神震动,被这一剑吸引,纷纷惊呼。

    “一剑飞仙!!”

    “杜师姐居然练成了这一式剑决!!”

    孙长老双眼猛地一亮,李青候也微微点头,他二人自然看出杜凌菲的实际上没有练成此决,而是在如今这体内灵气油尽灯枯时,强行展开,凭着一口灵气,居然勉强发挥出此剑决的威力。

    “孤注一掷下,明悟了此剑决之意,这杜凌菲不错,此女实际上更适合青峰山。”李青候目中露出赞赏。

    这一刻,此地所有外门弟子,全部心神震动,似乎眼前的所有景物都模糊了,只有杜凌菲与飞剑似融合在一起的身影,格外的清晰。

    剑在呼啸,人随剑走,化作这惊人的一击,杜凌菲神色疲惫,可目中却露出锐利之芒,她非常有把握与信心,这一剑,必定胜出。

    就在这时,在这把飞剑与杜凌菲临近白小纯的刹那,白小纯双眼一缩,全身轰的一声,玉佩也好,符咒也罢,全部爆发出来,形成了一层层防护,身体快速后退。

    但这飞剑显然不是凡品,竟直接穿入这片防护内,层层而过,虽速度急速骤减,也没有使得防护光幕崩溃,可还是将其彻底穿透,剑尖直接就刺在了白小纯的身上。

    可却似乎没有了余力,在刺入白小纯身上时,如被卡住,随着白小纯的退后,那把剑随着他的身体摇晃,从破损的外衣内可以看出,里面赫然有一层层皮衣。

    看到这一幕的四周众人,纷纷目瞪口呆,一个个倒吸口气。

    “这……这白小纯,他身上居然还有防护!!”

    “这家伙得多么怕死啊,至于么,一个宗门小比而已,不但防护法器,符咒,他身上竟还穿着皮甲!!”

    杜凌菲面色苍白,眼看对方后退的如同一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不但飞快,更是插着自己的飞剑,她咬牙掐诀一指,就要操控飞剑拽回,可她灵气本就枯竭只剩下了一丝,此刻任凭她如何操控,那飞剑都是之颤抖,可却无法被拽出。

    到了最后,杜凌菲急了,体内灵气再次运转时,还没等把飞剑拽回,嘴角就溢出了鲜血,踉跄退后几步,站不稳身子,坐在了地上,面色煞白,体内灵气彻底干枯。

    她心中升起无限的委屈,想着自己辛辛苦苦终于到了前二,可这白小纯轻轻松松,甚至灵气都没怎么消耗,内心的不忿,化作了愤怒,咬牙盯着白小纯,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白小纯一定被她灭杀了无数次,如果她还有力气,她甚至都会上去咬白小纯一大口。

    白小纯深吸口气,后退的速度极快,他也没想到这杜凌菲居然还有这一招。

    而且自己的防护居然被击穿。

    “他奶奶的,好在我来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在身上穿了七八件皮袄。”白小纯低头看了眼插在自己肩膀上的飞剑,这飞剑穿透防护后,力量已卸,又被七八件坚韧的皮衣阻挡,最后落在他的皮肤上时,力度已所剩无几。

    以他的不死皮,甚至连蚊虫叮了一下的感觉都没有。

    白小纯心有余悸,看了眼插在肩膀上的飞剑,一把将这剑拽了下来,瞄了眼气喘吁吁坐在那里死死盯着自己的杜凌菲。

    “师姐,乱扔宝器是不对的,这把剑,你不要了啊?你既然不要了,那我就要了啊。”白小纯美滋滋的把手里的飞剑扔在了储物袋,随后取出小木剑,正准备展开自己的举重若轻,好让所有人惊呼。

    “你……”杜凌菲眼看自己的飞剑被白小纯拿走,眼睛都红了,整个人要发狂,怒极攻心,竟生生的被气晕了过去。

    这已是此番小比,被白小纯气晕的第二个人了。

    “咦,怎么又晕了?”白小纯看着晕倒的杜凌菲,拿着小木剑颇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