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炼归仙 > 第三十七章 啪啪打脸

第三十七章 啪啪打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少了金线火蛙王的骚扰,孙豪又炼制出了飞草术符篆,尤其是孙豪连续练习两个多月,炼制出上品飞草术之后,童力也再度出现在了火蛙沼泽里边,而此时,晃晃悠悠又是半年过去,充实无比的孙豪,修为也飞速提升到了炼气五层中期。

    童力的修为提升到了炼气四层后期。

    这大几个月下来,经过不断练习,孙豪已经布设了青木宗记载的所有一级基础阵法和二级基础阵法。

    自觉积累了大量的布阵经验,孙豪开始着手布设一级阵法。

    孙豪选择的第一个一级阵法是一级迷踪阵,迷踪阵在一级阵法当中算是一个很实用的阵法。其作用能掩盖形迹,让阵法外的人难以察觉阵法内的情况,而且,一旦进入阵法当中,也会产生迷宫般的效果,虽然没有特别的杀伤力,但是能困住对迷踪阵没有涉猎的弟子,青木宗弟子外出,一般都会带上一到两个迷踪阵阵盘备用。

    孙豪开始专心致志在火蛙沼泽里边练习布设阵法。

    自觉和金线火蛙王迟早有一恶战,孙豪不断充实自己的能力,提高修为是一个方面,而炼制符篆和布设阵法将成为很好的辅助。

    目前还在呼呼大睡的金线火蛙王全然不知孙豪已经在打自己的主意,这灵兽灵智不高,奈何孙豪不得,心安理得呼呼大睡。当然,金线火蛙王也不是完全没采取措施。

    它把炼气九层中期以后的火蛙都汇集到了自己的身边,抱团集中在了它的老窝边上。

    孙豪在火蛙沼泽虎视眈眈瞄准金线火蛙王,打主意的同时不断练习阵法符篆。

    而此时,曲友尡的师父东方胜带领大师兄玉坤龙,五师兄马一鸣前往斜月坊市,参加宗门举行的拍卖大会,曲友尡央求着一同前往。

    东方胜炼制的小筑基丹受人追捧,玉坤龙和马一鸣炼制的导气丹也卖相不错。

    师徒几个心情很好,拍卖会出来,曲友尡提议:“既然来了斜月坊市,不妨到处转转?”

    东方胜颔首点头,很大气地挥手:“小曲,为师父今天心情好,待会你看上什么尽管买”。

    曲友尡眼中含笑,嘴里恭敬地说道:“好嘞,师父”。

    师徒几个到自由交易区转了一圈,还真淘到几件散修估错价值的灵草,更加兴致勃勃。

    一行人晃晃悠悠转进了商铺区,一家名为竹林苑的中型商铺面前,曲友尡眼中寒光一闪,头前带路,走了进去。

    掌柜的眼力不弱,一看几人服饰,马上一路小跑了出来,鞠躬行礼:“见过各位上仙”。

    曲友尡目光迅速一扫货架,嘴里说道:“这商铺是怎么回事,财货这么少,这么低级?”

    玉坤龙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修士就没一个蠢人,曲友尡发话的同时,师徒几个都明白了其中诀窍。东方胜还是一脸笑容,也不阻止。

    曲友尡发话质问,谷掌柜的圆脸上顿时冒出一层细汗,赶紧提高了声音说道:“启禀上师,本店东家是青木宗南中院弟子,货源没有问题,今天就会有一批新货来”。

    南中院?熟知曲友尡事迹的几师徒马上明白了其中关节。

    小婉正在商铺坐镇,通过阵法一看,马上认出了曲友尡。

    不敢怠慢,随手发了几个传音,不紧不慢地从二楼走了下来,站定之后,微微施礼,小婉笑着说道:“青木弟子小婉见过各位长老,各位师兄”。

    下来一个正主,东方胜和玉坤龙不好太过,都微微一笑。

    曲友尡在边上笑着说道:“师父,这丫头原来是南下院一使唤婢女,侥幸炼气,门道有限,商铺自然就相当寒酸”。

    孙豪在试炼之前,略微跟她提过此种情形,让她未雨绸缪,此时倒不会措手不及,不慌不忙地,小婉不本店自会有一批新品丹药上架”。

    “新品丹药”,东方胜讶异了一下。

    瞄了曲友尡一眼,小婉面上依然带笑,强顶着对方修为和气势上的压力,努力保持心态平静,小婉开口说道:“长老如果有疑问,可以派个弟子在商铺坐镇,看看我竹林苑三天以内能不能有新品丹药上架”。

    玉坤龙在边上淡淡地说道:“那倒不用,我们可没时间在这里耗着,我会交代宗门执事弟子和执法弟子,让他们重点关照的”。

    曲友尡眼中一亮,心说师兄这招厉害,话说县官不如现管,真是有宗门在斜月坊市的力量特殊照顾,孙豪这竹林苑开得下去才怪,凡是让孙豪难受的事就是好事。

    听到玉坤龙这话,小婉眉头一皱。

    这时,竹林苑外边有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东方长老真是稀客啊,怎么?到了斜月坊市也不到小弟那里去坐坐?”

    门口,一个貌似青年的修士走了进来,这青年的身后,一脸笑容的王光荣也跟着进来,见到东方胜等人,点头哈腰的表示恭敬。

    许长老名叫许有之,也是炼气大圆满修士,是青木宗驻守斜月坊市的长老,最关键的是,这许有之是许宗主的亲侄子,在许宗主一条线上说话很有分量。

    看到许有之到来,人老成精的东方胜心知这竹林苑只怕不是那么好拿捏的,嘴里打个哈哈,笑着说道:“没想到,我在这里随便走走,还是惊扰到了许长老,哈哈哈”。

    “哪里哪里”许有之也哈哈大笑起来:“东方长老大驾光临斜月,真是让斜月蓬荜生辉,何来打扰一说,怎么样,我这斜月坊市还算经营的不错吧,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东方堂主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东方胜也哈哈大笑:“斜月坊市日进斗灵,许长老经营有方,佩服佩服”。

    两个长老在这相互恭维,看似说笑。但曲友尡是听明白了,那许长老在帮竹林苑出头,说什么不妥之处请指教,而师父好像也并不想得罪这许长老,估计今天这事就这样了。

    于是,在几个人有意无意之下,竹林苑的事放到了一边,几个人在小婉的带领下,到竹林苑的二楼小坐,天南海北聊的不亦乐乎。就连曲友尡和小婉,也好像成了好朋友,在宗门长辈面前有礼有节,得了不少印象分。

    大家都是明白人,很多话点到就止。聊了一会,东方胜起身告辞:“许长老,丹堂事情千头万绪,今日就此告辞,祝愿斜月在许长老的打理下,生意越来越好”。

    东方胜起身,许有之热情相送,一直送到竹林苑门口时,许有之这才好像想起了什么,对身后的王光荣大声吩咐到:“对了,光荣,给竹林苑带来的导气丹、小筑基交给小婉吧,让他们尽快上架”。

    门外,东方胜身体微微一颤,然后不动声色向斜阳坊市外边行去,倒是曲友尡差点一个踉跄,还好身边玉坤龙扶了他一把,这才没有摔倒。

    走出斜月坊市,前面带路的东方胜一直脸色阴沉,不言不语,几个弟子也不再说笑。

    不管承认与否,今天是被打脸了。

    这脸打的啪啪作响。

    飞了一阵,玉坤龙轻轻叫了一声:“师父”,东方胜嗯了一声,这才冷冷地开口说话:“说说吧,怎么回事?”

    曲友尡马上会意过来,不敢怠慢:“师父,弟子来自夏国边界飞龙寨,那孙豪古云是兰林镇人……”,一五一十,把自己跟孙豪和古云的恩怨交代清楚。

    最后说道:“弟子和南中院管家很熟,据他所说,那孙豪现在在火蛙沼泽试炼”。

    火蛙沼泽?

    闭上双眼,东方胜想了想,说道:“宗门弟子要相互团结,彼此有争议可以化解,世俗的仇恨,在修士眼里那不是个事”。

    曲友尡有些愕然,不大明白师父话中的意思,但还是恭敬地应道:“是的,师父”。

    前面,东方胜飞了一阵,自言自语般地摇头说道:“火蛙沼泽多年未经清理,怕是已经泛滥成灾,可是相当危险……”

    他身后,玉坤龙双眼闪过寒光,随声附和:“是的,师父,恐怕那孙豪现在已经丧生在了火蛙沼泽也说不定”。

    东方胜脸上有了点笑容:“坤龙,这话可不要乱说”。

    玉坤龙英俊的脸上浮上冷冷的笑容:“明白了,师父,弟子不再随意揣测,不过师父,弟子最近准备外出几个月,试炼一番,顺便找找机缘,你看是否可行?”

    “好”,东方胜脸上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哈哈哈,你去试练,最好多叫几个师弟,顺带把老幺也带去,让他把宗门任务也给做了”。

    马一鸣的一张木瓜脸,平时不怎么言笑,是个闷葫芦,此时难得开口:“师父,杀鸡焉用牛刀,是不是太小心了点”。

    东方胜神色一正,教训到:“狮子搏兔尚尽全力,一鸣,你这个心态可要不得,以后说不定会吃大亏”。

    马一鸣神情一正,赶紧鞠躬说道:“弟子明白了”。

    曲友尡心头大定,脸上出现如释重负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