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天威再现

第六十八章天威再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天威再现

    一个民夫把背上的冰块刚刚取下来,一枝弩箭就贯穿了他的头颅。

    身体歪倒,被那块寒冰拖拽着跌下了高墙,破麻袋一般的掉在地上出很大的闷响,至死都一声不。

    这样的场景很普通,沿着楼兰城正门对面的冰墙上时时刻刻都有这样的场面。

    冰城和楼兰城相距不过两百步,在这两百步的空地上,扑倒着无数的尸体。

    寒冷将他们临死前的模样永远的固定了下来,狰狞或者麻木。

    每隔半时辰,当民夫们重新把冰城修建起来之后,楼兰城头就飞出无数的火药弹,这些火药弹落在冰城上,而后炸开,密集的爆响过后,冰城就重新变成了原先七零八落的模样。

    给楼兰城带来最大威胁的不是这道冰城,而是那道矗立在四百步之外的冰城。

    前面的这道冰城不过是一道吸引火力的靶子,想要毁掉很容易,可是后面这道冰城,已经初具规模。

    孟元直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停地用弩炮扔火药弹摧毁这座冰城,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冰城越来越大,越来越长,如果想把这座冰城完全毁掉,需要的火药弹数量极大,楼兰城还担负不起。

    铁三看了对面良久,在沙盘上写道:“今晚突袭,用火药炸毁冰城!”

    孟元直点点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既然要出城,就要好好的谋划一下,尽可能的扩大战果。

    傍晚的时候,第一道冰墙被火药弹完全摧毁掉了,遍地的冰屑和死尸组成了一段漫长的乱石滩。

    阴沉沉的天空黑的很快,在天边还有一丝光亮的时候,楼兰城大门洞开。

    铁三带着三千步卒冲出城池,携带着大量的火药向对面的冰城掩杀过去。

    夜晚的冰城灯火通明,是大食人修建冰城最好的时候,冰城上人影绰绰,人嘶马叫的忙碌异常。

    为了加快冰城的修建,喀喇汗人也参加了进来。

    楼兰城的大门刚刚打开,城外的大食人斥候就出了警训,一枝枝响箭带着尖锐的响声冲上半空。

    冰城两边负责保卫得骑兵已经催动了战马。

    铁三带着步卒在满是尖锐冰刺的乱石滩上前进,对于两边包抄过来的骑兵毫不在意,他相信城头的孟元直会帮他拦住这些敌人。

    果然,当大食人的骑兵从冰城两端向铁三合围过来的时候,城头上的八牛弩和神臂弩先威,密集的箭雨封锁住了两边大食骑兵前进的道路。

    这些强劲的弓弩,轻易的贯穿了大食骑兵的铠甲,将他们连人带马钉死在冰城脚下。

    冰城正中间的大门也打开了,同样涌出一大批身着黑衣的武士,他们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在冰屑间跳跃如飞,身手极为敏捷。

    城头的弩箭开始向这些人覆盖,然而,被弩箭所伤的敌人很少,他们甚至能五人一队在弩箭袭来的时候用盾牌组成一个个的堡垒。

    八牛弩粗大的弩枪贯穿了这些龟壳,强横的弩枪上往往串着一两个敌人的身体,没入地面一尺有余。

    “阿拉……”

    残存的黑衣武士靠近铁三之后,就丢弃了手里的盾牌,呐喊着加快了度向铁三冲杀过来。

    对于黑衣武士,铁三一点都不陌生,以前在军队里的时候,这些人就是死神一般的存在。

    他们进攻在前,撤退在后,有时候还兼任军法官,他们有权力杀掉任何一个巡梭不前的士兵,有权力斩杀任何想要逃离战场的人。

    这样敌人,还不是哈密军能低档的。

    铁三把一个哨子塞进嘴里猛力的吹了起来,尖利哨子响过之后,最前面的哈密军卒就点燃了手里的火药包,然后丢了出去。

    铁三迅的扑倒,用四肢把身体撑起来,如果把胸口贴在地上,会被活活震死的。

    火药包的威力远比火药弹大的太多了,前者完全依靠爆炸的威力来杀敌,后者主要利用的是铁壳里面的碎片杀敌。

    火药包上的引线很短,刚刚落地就轰然炸开。

    暗红色火球猛地向外扩展一下,而后迅收回,火球周围已经看不见一个黑衣人了。

    密集的爆炸过后,铁三摇着头抖落身上的冰屑和冒着热气的肉块,又从背上取过一个火药包抱着向前突进。

    突过第一道冰城之后,大食人的羽箭开始落下,起初稀稀拉拉的,马上,就变成了狂风骤雨。

    哈密被锻锤敲击过的铠甲这时候就挥了作用,大食人的劣质铁箭击打在铠甲上,只留下一点点的白色印痕就跌落在地。

    “散开,散开,身体放低,小心投枪!”

    铁三属下的步卒扇面一般散开,在各自队正的带领下,向冰城前进。

    一个闪亮的刀光突兀的从铁三的脚下扬起,狠狠地剁在铁三的后背上,铁三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前冲了两步,然后转身就向那个跪在地上的黑衣武士砍出一刀。

    刚才那一刀似乎耗尽了那个黑衣武士所有的力量,火药包带给他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他的刀子被铠甲高高的弹起,再也无力捏住,眼睁睁的看着铁三的弯刀砍进他的脖子。

    八牛弩稀疏的弩矢,封锁不住冰城的城门,城门如同恶魔的嘴巴,不断地向外喷吐战士。

    这一次,看不到黑衣武士的影子。

    身上没有火药包的哈密军卒在铁三的带领下勇猛的冲了上去,刀剑交鸣,呐喊厮杀的声音响彻战场。

    一个彪悍的哈密军卒吐气开声,将一个硕大的火药包借助手里的绳子抛掷了出去,引线上冒着的闪亮的火花,划过一道弧线之后就准确的落在城门口。

    轰隆一声巨响,挤在城门口的大食人立刻就被强大的冲击波给撕成了碎块,拥挤的城门口,顿时就被清理出一块空地。

    跟在铁三后面的军卒,趁机一拥而上,把手里的火药包一股脑的丢在城门口,站在冰城上面的弓箭手,似乎已经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命运了,全部疯狂的沿着刚刚修筑好的城墙向两边狂奔。

    七八个已经点燃引线的火药包飞向堆积在冰城城下的火药包,铁三和对手硬拼了两刀之后,毫不犹豫的舍弃了敌人向后狂奔。

    近三万斤火药一起爆炸是个什么场景,铁三还没见过,他知道距离爆炸点越远越好。

    他一边跑一边拼命的吹哨子,不仅仅他一个人吹,副将和队正也做着同样的事情。

    所有哈密军卒在听到急促的哨子声之后,不管正在干什么,立刻拔腿就跑,哪怕因为转身的缘故被敌人砍伤也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一个大食人疯一般地抱着一个冒着火花的火药包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直到他大着胆子拔掉上面的引线,这才一屁股坐在满是血迹的地上又哭又笑。

    他的耳朵猛地灌满了风,然后他就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

    飞起来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他甚至还看到了很多人的脑袋和胳膊腿也在他身边向前飞溅。

    负责断后的铁三和副将也飞了起来,只不过他们没有飞出多远就掉在满是冰屑的粗糙地面上,一块坚冰顶在铁三的肋下,痛得他差点昏厥过去。

    躲在垛堞后面的孟元直过了很久才让耳朵恢复了正常的功能。

    清理掉落在身上的碎冰块,小心的探出头去。

    对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见,只有几簇很小的火堆在燃烧,只能看见遍地的碎冰。

    铁三是被抬回来的,他直到现在还什么都听不见,两只耳朵里嗡鸣的实在是太厉害。

    躺在担架上清点了随自己出战的部下,数了三遍,都没有数对,他觉得自己的部下应该能回来更多……

    回来的部下中,几乎没有几个人是完好的,最轻的都失去了听觉。

    “以后但凡在使用大量火药的时候,安全距离至少需要五百步。”

    铁三见到孟元直之后,立刻就在沙盘上写了这句话。

    “我知道了,也记下了。”孟元直拍拍铁三的肩膀,让军卒们抬他下去疗伤。

    这一夜,寒风呼啸,平静异常。

    先前的那一场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楼兰城里的所有人,事实上,自从开战以来,城里的百姓就没有人不竖起耳朵睡觉。

    铜子的两个孩子被吓坏了,大的那个还好些,小的把脑袋埋在母亲的怀里一声不吭。

    铜板放下手里的刻刀,笑着对大孙子道:“爆竹而已,爆竹而已。”

    刚刚过完年,大孙子手里就有两根爆竹,这是今年财之后铜子采买的年货的一部分。

    爆竹的解释让大孙子立刻就没了恐惧……

    由他来安慰小的,小的也迅从恐惧中挣脱出来,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碰哥哥手里的爆竹。

    “战事竟然激烈到了这个地步,孩儿明日就去问问里长,要不要帮忙,我们败不起啊。”

    铜板咳嗽一声道:“我去!”

    “您年纪大了,手脚不利索,还是孩儿去,就是帮着运送一些军械,不会出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