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六章相互慰藉的狗男女

第六十六章相互慰藉的狗男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相互慰藉的狗男女

    谋算别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这种事情只能出现在苏轼那颗浪漫的脑袋里。

    现实生活里,想要骗人家一口吃的都要绞尽脑汁,而那些可以随便吃人家东西的人一般都不缺那口吃的。

    所以铁心源不相信穆辛是毫无准备就来哈密送死的。

    大湖,沙漠,戈壁,坚城这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偏向楼兰城,有利于防守。

    而城外什么都没有,黄元寿早就下令城里的百姓倾巢而出,把附近所有能用来当燃料的木柴全部搬进城,把所有过拳头大小的石头也搬进了城。

    这样一来,穆辛的大军除了能利用一下被冰封的湖泊,和沙子之外,没有任何可利用的东西。

    铁心源这样不断地安慰着自己,然后就进入了梦乡,睡到半夜,他忽然坐起,满头满身都是大汗。

    他做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梦……

    梦见楼兰城被攻破了,梦见那座雄伟的城池处处大火,百姓在大火中狂奔,哀嚎,然后被面目狰狞的大食骑兵砍下脑袋……

    他梦见黄元寿孤独的坐在城主府府衙上,流着眼泪看着大食人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却束手无策……

    他梦见铁三,铁四的尸体倒在战场上,黑色的铠甲上插满了羽箭……

    他梦见孟元直在大火中左突右杀,咆哮如雷,一杆长枪所向无敌,胯下汗血马血汗淋漓,无论杀出多少次重围,面前依旧有强悍的敌人在等着他……

    到了最后,楼兰城终于安静了下来,惨白的月光下,不论是孟元直失去光泽的眼睛,还是他身边那一具具赤裸的妇人尸体,都让铁心源的心痛的如同刀割一样。

    “一定有哪里不对!”

    铁心源冰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房间里的夜明珠出灰蒙蒙的暗光,将他的面颊照射的铁青一片。

    他烦躁的撕扯掉身上的睡衣,赤身裸体的走进了洗浴间,拔掉木头塞子,一根铜管里就飞溅出清水。

    寒夜早就把这根管子里面的温泉水凉透了,冰冷的水柱击打在铁心源的身体上,却不能让他的心神有片刻的安宁。

    他烦躁的在洗浴间踢腾着,动作有些大,洗澡用的木勺被他狠狠地敲击在墙面上,碎裂成几瓣,在光洁的地板上不停地打着转。

    “穆辛一定有后手!”

    铁心源在水柱里嘶声咆哮……

    “智慧之王不可小觑!他一定有后手!”

    “砰”

    铁心源一拳砸在墙壁上,拳头抵在墙壁上没有离开,几缕被夜明珠照耀成黑色的鲜血顺着墙壁缓缓地流淌下来。

    他探出另外一只手,蘸了一些鲜血送进嘴里,血是咸的,没有腥味……

    他收回已经木的右手,轻轻地敲打着自己额头低声道:“我会想出来的,我会想出来,我现在需要安静。”

    冰凉的温泉水忽然变热了。

    水管子里的凉水不知不觉已经流淌光了,剩下的只有滚烫的热水。

    平日里铁心源和赵婉都喜欢用这种稍微有些烫人的热水来沐浴,这会让他们感到全身舒泰。

    今日不同,铁心源更需要冰水来让自己安静下来。

    “我要冰水!”

    洗浴间里雾气蒸腾,铁心源夜枭一般的怒吼在硕大的城主府盘旋。

    尉迟灼灼早就出来了,她惊恐的站在洗浴间外面,看着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铁心源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在洗浴间撕扯,咆哮。

    大王失态了,不能让别然看见!

    这是尉迟灼灼的第一反应,她也在第一时间就把连滚带爬跑进来的侍女,仆役撵出房间,关好大门,抱着一条大浴巾来到洗浴间外面,等铁心源安静下来。

    “我要的冰水呢?”

    铁心源的声音再次从氤氲的水蒸气中传出来,没有丝毫的热度。

    这让尉迟灼灼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紧接着,披头散的铁心源就从蒸汽里走出来,抓着尉迟灼灼的双臂叫到:“给我拿冰水来。”

    他抓的很用力,尉迟灼灼很痛,不过她还是咬着牙奋力挣扎道:“不行,这会把你弄病的。”

    铁心源不说话了,一双眼睛却盯在尉迟灼灼半掩半露的抹胸上,随着尉迟灼灼不断地挣扎,她大半个白皙的胸脯露在外面。

    “你又穿成这样来勾引我!”

    铁心源一句话就让尉迟灼灼羞愤难当。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也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不是这样说的,而是每次都俏皮的笑着说——你又引诱我,——你又让我占便宜了……

    前两者配合上铁心源笑吟吟的脸只会让尉迟灼灼笑,甚至有些小得意。

    可是勾引两字就让她难以接受了。

    正要喝骂两声,却现自己身上那袭薄薄的睡衣已经不翼而飞。

    铁心源非常邪恶的拿着睡衣放在鼻子下面嗅……尉迟灼灼忽然觉得今天晚上很危险。

    大脑指挥着身体要跑,双腿却在软,身上一根线都没有的铁心源紧紧的抱住了她,她甚至能感觉到铁心源剧烈跳动的心和男性特有的灼热……

    “是你送上门来的……”

    铁心源嘴里咬着东西含含糊糊的说着。

    尉迟灼灼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曾经幻想过无数遍和铁心源亲密的场景,偏偏没有一种是目前这种状态的。

    被铁心源丢到床上的时候,尉迟灼灼才清醒过来,这样不合适,至少今天不合适,他很不对劲。

    “你想要我不会拒绝,明天好吗?”尉迟灼灼抱着胸口胆战心惊的道。

    铁心源怪笑着如同一座山一般的压了下来……

    “等等……啊……”

    不知过了多久,尉迟灼灼再次从迷路中清醒过来,看着在自己身体上驰骋的铁心源,探手抚摸着他的脸泪如泉涌。

    铁心源终于疲倦了,从尉迟灼灼的身体上滚落,躺在她的身边低声道:“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尉迟灼灼咬着嘴唇道:“从来都不是你的错。”

    铁心源点点头道:“确实不是我的错,是你们把我宠坏了,要怪也只能怪你们。”

    尉迟灼灼翻身趴在铁心源的胸口上笑道:“现在,我至少能告诉我的族人,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他们也会放心的生活,不用担心被哈密国抛弃。”

    铁心源叹口气道:“本来没什么事情,就是两个寂寞的男女在一起相互慰藉一下,偏偏要扯出来那么多的事情,这才是我不愿意碰你的原因。”

    “不是因为公主的原因?”

    “当然是因为公主的原因。”

    “没胆鬼!”

    “我的胆子确实很小,今晚,我就被一个噩梦吓坏了,只有通过占有你才能找回一点胆量。”

    “这就是征服的快乐?”

    “你不算,你早就被我征服了,我只是想找一点安慰,其实给我一个很大的枕头也成,谁知道你偏偏穿成那样站在我面前……”

    “你好没良心……”

    “我很有良心好吧,就因为太有良心了,所以才对穆辛恶毒的手段毫无办法,只能被动的接受。”

    尉迟灼灼双手抱着铁心源慵懒的道:“就这样吧,挺好的,只要公主不在,我就偷偷的跑过来……”

    “那样岂不是成了狗男女,这名声你想背,我还不愿意当其中的狗男。

    不过啊,话说回来,你的身体很美,自制力在你面前用处不大。”

    “这么美丽的身体,你也舍得下嘴咬,你看,都流血了……”

    铁心源无声的笑了一下,拍拍尉迟灼灼丰隆的屁股笑道:“现在能确定一件事了。”

    “什么事?”

    “我们确实是一对狗男女……”

    癫狂的时候行云雨之事,只是一种单纯的泄,清醒的时候行房,才是一个相互取悦的过程。

    铁心源决定破罐子破摔,把这个美妙的过程再来一遍,或者两遍……

    天亮的时候,尉迟文早早地来到铁心源的卧室里,平日里,只要公主不在,他一般都是百无禁忌的。

    今天,推开大王卧室的门之后他就后悔了。

    大王躺在床上正在看一份奏报,姐姐穿着一袭薄薄的睡衣坐在镜子前面梳妆,房间里还有一股子**的味道。

    “滚出去!”铁心源头都没抬就骂了一声。

    尉迟文很想滚出去,可是手里的奏报容不得他迁延,飞快的把奏报放在大王的床头,转身就跑,期间还有功夫偷偷看看一脸从容的姐姐……

    铁心源丢下手里的奏报,拿起尉迟文新送来的奏报,仅仅看了一眼,就拍着被子赞叹道:“穆辛果然不愧是智慧之王,这样的法子他也能想的到。

    灼灼,为我更衣,同时传令相国,城守,太史令,铁一,铁二,他们来城主府议事。”

    尉迟灼灼快的为自己挽了一个髻,就强撑着不适的身体为铁心源更衣。

    铁心源见尉迟灼灼不停地向床上看,就拍拍她的脑袋道:“你从小就骑马,要是有落红才是怪事情,快别胡想了,多活动一下,晚上身体就好了!

    没时间安慰你,穆辛这个老混蛋居然能想出这样奇思妙想,太让我吃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