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六章 审时度势 广源剑修

第二十六章 审时度势 广源剑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国纵然内乱,可郎君身份为凕沧派使者,更有诸派前来贺寿的弟子在此,难道水国之中会有人来特意来难郎君不成?”罗萧有些奇怪,水国就算乱起来,恐怕也牵扯不到张衍头上。

    张衍摆摆手,道:“珍王行事不密,易出事端,若是他丹会安然无恙,那还罢了,若是他被逼去位,甚至被囚,往日点滴小事亦可变成大罪,比如今日借金书一观,若是一旦被揭出来,便是一条上佳罪名,我再不走,难道坐等被牵连进去么?”

    砀域水国地势奇特,任你修为再高也无法飞遁,如果大乱一起,无论是哪一方掌权都势必封锁八个出入口,免得重要之人逃脱,这样一来,生死操便诸他人之手,这可不是张衍所希望看到的。

    罗萧神色一凛,道:“郎君言之有理,我速去准备船只。”

    张衍却喊住她,道:“慢来,走之前你先去买上一批鱼妖美姬,我带回岛上去装点景色。”

    他一直在想如何将罗萧带入门中,现在却想到,他此来水国,不是最大的机会么?买上一批女妖,带回门中,可以借此掩饰罗萧身份,将她光明正大留在身边。

    罗萧妙目一转,便明白了他的打算,点了点头,告退走了出去。

    张衍看着夜色下泛着点点波光的湖面,暗道:“可惜只要三口灵气便能突破明气第三重境界,如今看来却是必须要走了,只是此处地脉阴幽寒气不能浪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水底地脉深处涌上来的寒气一丝一缕收入气窍中。

    如今他共有三个气窍,第一个气窍化炼三窍术,第二个气窍存煞气及阴阳二毒,第三个气窍正好用来吸纳寒气。

    这一气窍内的寒气,想来炼化一滴幽阴重水却是够了,等回到凕沧派后再寻一处阴寒洞府就是。

    半个时辰之后,南桂宫西侧水瑜苑中,姜玥推门而入,却见师兄沈跃峰正在擦拭一把飞剑,他眼神虽然如平时一般波澜不起,但目光中那一抹凌厉杀机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甚至他的手腕还有些轻轻的颤抖。

    姜玥上前,关切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沈跃峰头也不抬地说道:“我派去监视张衍的人有了回报,说是此人今日子时后开了碧云轩的禁制,正在四处寻觅船只,似有去意。”

    姜玥一惊,道:“师兄,你是想要……”

    沈跃峰神情平静地将手中拭布一抓,顿时将其化为一片碎屑,“此是一个好机会,张衍身为凕沧派弟子,我要为二弟报仇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如今此正是上天开眼,赐我良机,我又岂能错过?”

    姜玥脸上浮起一抹担忧之色,道:“可是师兄,再过几年便是十六派斗剑了,我虽然也想为沈师兄报仇,但又何必急在一时?”

    沈跃峰却坚定摇头,道:“你也看到了,那张衍的修炼神速,如今已堪堪到明气三重的门槛,凕沧派大门大派,若是再等上数年,不知道他的修为又到了何等地步,我此时不杀他,未来更是难杀。”

    姜玥见劝不住沈跃峰,便小声提醒道:“师兄,那张衍身边那女修似也很厉害,你有把握么?”

    沈跃峰冷哼一声,道:“我有元符在手,灵气生生不绝,又有何惧?”他站起身,袍袖一挥,只闻“锵锵”连响,桌案上六口飞剑尽皆跃起,一齐被他收入了袖中。

    鸡鸣时分,张衍便准备踏上归途,此次罗萧一气购得了百多名鱼妖美姬,雇佣的五艘船在宽阔的水面上一字排开,在晨风雾霭中劈波斩浪,一路向出口驶去。

    进入水国时,他们从南侧地势高处顺流而下,而出水国时,他们需绕逆行一圈到上游,再从另一个出口顺着一条江河向北出去。

    船行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原本万仞之高的山壁慢慢低矮下去,湖面渐渐高抬起来,天空变得疏阔开朗,一轮淡白月轮还挂在其上未曾消去。

    又行了十数里,转过几个河道,此时已是卯时,旭日动升,朝霞若舞,江面上金光灿烂,烟云一扫而空。

    前方出现一座巨大山壁,其腹中有一高达六十余丈的洞口,湍急水流从中而过,发出哗哗声响,偶尔有一两只仙鹤啸声而过。

    罗萧道:“过了这条江河,便算是正式出了砀域水国的地界。没了地脉元磁化力,就可飞遁了。”

    这时,她突然回转身看了几眼,道:“郎君,你看那艘船一直尾随在我等身后。”

    张衍回头一看,只见远处有一条船靠了上来,不多时便到了六十七十丈之外,一个身着青衫的修士站在船头,他一眼便认出,正是那日在南桂宫驿馆与他擦肩而过的那名玄光境修士。

    看到张衍目光看过来,这人面色一沉,骈指一点,亮芒一闪,一道剑光破空而来,罗萧连忙连忙上前挡住,身上黑色玄光一放,便如屏风般托住了那把飞剑。

    见一时落不下来,飞剑“刷”的又飞了回去。

    张衍远远问道:“尊驾何人?”

    青衫修士一声暴喝,道:“张衍,你还记得沈静岳否?”

    张衍点头,道:“沈师兄自然是记得的。”

    青衫修士厉声道:“我便是沈静岳的大哥沈跃峰,当日荡云峰下,你害我弟吐血身亡,今日我便是前来索命。”

    张衍却大笑起来。

    沈跃峰一怔,恼道:“你笑什么?”

    张衍冷笑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我笑今日你欲杀我,殊不知今日我亦可杀汝。”

    沈跃峰勃然大怒,道:“小辈,今日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他袍袖向外一挥,数道匹练般的剑光瞬息飞来。

    罗萧身上玄光向上一卷,裹住了一口飞剑,此刻又是一道剑光劈来,玄光一展,亦是托住,哪知道其后还有四道剑光齐至,她退后半步,手中也是多出了一口法剑,将三把飞剑勉力拨开,到了第六道剑光的时候,再也抵敌不住,不得不退后躲避。

    她没有趁手兵刃,六道剑光轮转而下,一时逼得步步后退,险象环生。

    张衍见状,立刻抛出一物,道:“罗道友接住。”

    罗萧赶忙接过,此物一到手中,她心神一定,见一道剑光落下,她挥手一挡,“锵”的一声将一柄飞剑砸中,剑身灵光一消,便掉了下来,得了这丝空隙,她法诀一掐,道了声:“去!”

    手中法宝飞入中空中,只闻一声金铁爆响,迎头就将一把飞剑撞了下来,又横着一撞,又破了一柄飞剑。

    沈跃峰见连折了三把飞剑,心中不由一惊,见罗萧手中之物红光烁烁,形如锤状,便看出这是一把转破飞剑的法宝,急将剩下的飞剑召回来,罗萧哪里肯放过,手中撞心锤衔尾追了上去,“当”的一声又将一把飞剑敲落下来,掉入滚滚江水中顷刻就不见踪影了。

    待沈跃峰把飞剑召回时,见手中只剩下了两把飞剑完好,他冷哼一声,道:“既不圆满,留你何用!”一用力,“咔咔”两声,便将两把飞剑折断,扔在了甲板上。

    他目光如剑刃般盯着对面船上,法诀一掐,一道金色光芒从额头正中冒出,手指往前骈指一点,道了声:“杀!”

    罗萧玉容上微微变色,疾呼道:“郎君快躲,此是剑丸!”

    修士练成玄光之后,再用精金之物练成剑丸,经过祭练使其与心神合一,玄光便能寄托其上,能遥使飞起杀人。

    这剑丸反复凝练之后,品质当会愈来愈佳,使用之时更是如臂使指,灵活诡变,普通宝物便是能挡得一下,也挡不住后面连环飞斩。

    在正面厮杀中,使用剑丸之人往往最难以对付,因为法宝一出,使剑者见势不妙,便能借剑光遁走,待对方法宝一收,他又能回转过来。

    如果此人剑法再奥妙一些,来回几次之后,便能招呼破绽,将一个修为差不多的同辈斩在剑下。

    见剑丸飞速而来,罗萧连忙驱使撞心锤去迎,怎奈这法宝她没有被心血祭练过,运转之间难免有些迟钝,剑丸一个盘旋就绕了开来,往张衍直斩而去,罗萧见阻拦不及,不禁花容失色。

    正在此时,却头顶一黯,面前宽阔的江面也被一处山壁挡住,原来船只正好转入了一个弯道,飞在空中的剑丸略略一滞,便又飞了回去。

    罗萧松了一口气,道:“幸好这把飞剑还未开得剑灵,不然灵性一成,剑与神魂相合,剑丸所在之地皆能在心中映照出来,绝不会失了目标。”

    说到这里,她又不免叹道:“当年我走得是‘气道’,若是我练了‘力道’,玄功一转,浑身上下坚若金铁,再有一把神兵在手,何惧他这白精剑丸?”

    张衍却气定神闲,似乎胜券在握,道:“道友莫急,此时看他虽是气势正盛,然则却是离死不远,使飞剑者在于能击能遁,想战便战,想走边走,可如今地脉元磁化力使他不得飞遁,此刻又一心杀我,已失了最大优势,如这样我两人若还杀不了他,岂非笑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