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章 偶得真法 王茂登门

第九章 偶得真法 王茂登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嫣娘,嫣娘,败了,败了……”玲儿惶急的声音一路传来。

    唐嫣一直在庐中等候消息,闻言喜不自禁,顾不得再矜持,一把拉开大门,急道:“玲儿,可是那张衍败了?”

    玲儿到了门边,张了张嘴,连连摇头,有些结巴道:“不,不,不是,是,是王盘败了……”

    唐嫣面色一变,“啪”的一声,举手抽了玲儿一个耳光,尖声叫道:“休得胡说!”但不知为什么,此刻她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蔓延。

    玲儿捂着脸,哭道:“嫣娘,真是,真是王盘败了呀,玲儿没有说谎……”

    唐嫣突然感到浑身冰冷,如坠冰窖,她一言不发转过身,将门关上紧紧顶住,任由玲儿在外面拍打也不出声,开脉修士破杀明气二重境的修士,这张衍究竟是什么怪物?

    真是自己错了么?

    难道真要放下身段去服侍这个人?可是一想到对方对她不理不睬的态度她就恨意大生,我唐嫣就算在真人处也不曾受得如此多的气,偏偏在你张衍这里却受连番的委屈。

    玲儿抽抽搭搭的声音传进来,“嫣娘,王郎已死,再也无人回护我等,嫣娘不如先虚以委蛇……”

    唐嫣本来美目失神,一听这话心中一动,暗想不如先顺从了此人,免得此人对我不利,昨日我能与王盘相识,来日我未必没有其他选择,只有先留下有用之身,才有将来福祉。

    想到这里,她努力呼吸了一次,似是要把心中一切情绪压下去,随后她脸上换上了一副笑脸,转身开门,道:“玲儿,与我梳妆换衣,稍后我便去面见张郎。”

    玲儿一见自家娘子终于回心转意,惊喜地道了声:“是。”

    唐嫣当晚便去拜见张衍,只是她未免太过高看自己,张衍哪有心思去理会她?也不管她作何想法,当即将她赶了回去,如今他眼中唯有大道,声色气欲等小节被他毫不留情地丢在一边。

    而且眼下,他的全副心神都在验证先前与王盘一战中所产生的想法上。

    以澜云清气为本,磨练乾灵清气,这个想法极为大胆,他认为是可行的,但当真正付之实际时却并不一蹴而就的,他在残玉中试了不下百多次才摸索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法,一股成就感不禁溢满心胸。

    他先以元真练一口澜云清气,然后吐出体外,任由其被煞气沾染,再收回胸中,用太乙金书法门反复琢磨,待这丝煞气耗尽,再吐出体外,如此重复十几遍后,就能将其性属统统磨去,得到一丝较为纯粹的清气。

    这一缕清气还不能用,需得再练七八缕同样的清气,然后凑成一口,再去金风烈火下熬炼,最后便能成就一口真正的乾灵清气。

    这个过程看似繁复,但其实却是细化了步骤,比原先直接用元真打磨所耗的时间足足快了一倍有余,并且随着他渐渐适应这种练法后,速度应当还会越来越快。

    练就澜云真气相对简单,并不需要每日三次煞气喷涌之时,这样一来,他便能把所有的时间都利用起来。

    这是他靠自己结合了两本道书的长处,改良了原先按部就班的修炼方式,使得修炼速度一下大为加快,原先他预计将要两年时间,按照现在估算,慢则一载,快则半年,他便能练成八十一口乾灵清气,正式踏足明气期第一重境界。

    只是他一门心思在修炼中,却没想到外界对他的议论却是沸沸扬扬。

    王盘绝争失败,这消息一经传出,原先关注此事者先是不信,再是惊异,最后哗然,明明是王盘挟持盛威碾压张衍,怎么一转眼间,却变成了张衍斩杀王盘?要知道世家弟子所作所为不仅代表自己,还要兼顾家族名声,作为王氏年轻一辈中数得着的人物,被低于他两个境界的张衍反杀,不仅他死后名声扫地,还连带昊浦王氏的声望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

    于是众人冷眼观望,兴致勃勃坐看王氏后一步的反应,是恼羞成怒冲上门去找张衍麻烦,还是偃旗息鼓,来个大事化小,不理不睬?

    原本王盘与张衍一战只在小范围内流传,现在却是门中许多修士都在观望,这样一来,由不得王氏不及早做反应。

    果然没过几日,王氏就派遣了一人来到灵页岛上拜访张衍。

    “张君可在,下王茂,家祖王讳源真人。”这人看上去三旬有余,面庞宽大,双唇厚实,浓须及胸,乍一眼看上去与王盘有几分相似,但是身形面貌却极为普通,似乎没什么出彩之处。

    “哦,原来是王真人之孙,有礼。”

    张衍却不敢小看此人,一脸郑重将亲自将此人迎入洞府。

    元婴以上,可称真人,这位王源真人正是王氏近些年来崛起的关键人物,百年来他将王氏从一个末等盛族生生拉到名门之中,这份能力着实不简单,不论张衍对王氏感官如何,他对这位前辈的成就还是敬重的。

    不过这位真人竟然派了自己的亲孙来到这里,倒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文章了。

    两人分宾主落座后,见张衍并不说话,王茂便主动开口,拱手道:“张君莫疑,王某此来并不是兴师问罪,而是与张君商议一桩事宜,王盘乃是我族弟,今次他不自量力,为了美色冲撞了张君,身死魂消乃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

    张衍却摆了摆手,正色道:“王兄此言谬矣,我与王盘师兄虽是‘绝争’之战,但也是按门规公平比斗,彼此之间并无仇怨,也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如若那日败亡的是我张衍,也是我时运不济,不能责怪王师兄。”

    他不得不拦住这位的话头,无论张衍王盘,两人对战名义上都是按照门中规矩来的,谁都没有逾矩,如果按照王茂所说是为了美色,这就变成了私斗了,那意义就大不一样,就算今后王家不按规矩在暗中拿捏他,也会有人觉得是理所当然,所以这个话头万万不能被对方扣住,需把理占住了才行。

    王茂微微诧异,他倒的确有挖坑的意思在内,可张衍虽然年轻,却没有得意忘形,而且反应很快,不留一丝破绽,他暗中点点头,看来王盘败在此人手中也不冤枉。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么再纠缠下去就没有意思了,于是他拱了拱手,歉然道:“却是我误言了,张君说得是,在下今日此来,却是另有一事。”,

    张衍道:“王君请说。”

    王茂抚着胡须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想如何措词,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道:“王盘既输,他之一切皆归张君所有,我王氏立足门中三百多年,绝不会无理取闹,只是赤霞岛虽是门中洞府,却也得我王氏百多年的经营,洞府之主名义是王盘,但岛上除他之外,尚有十多名王氏族人闭门修炼,是以此次想请张君高抬贵手,我昊浦王氏愿意拿丹药飞剑,法宝道书来与你换回洞府,但是张君所需,尽管开口。”

    此语一出,张衍心中大为意动,老实说,赤霞岛不过是一处真宫洞府而已,他有灵页岛这处福地在手,倒是对这处地方看不上眼,而且虽然赢了王盘,这里也算不上是他的私物,用来换回实用的法宝丹药,那是最为合适的不过。

    张衍微笑道:“此事我允了,不过我有言在先,洞府可以赎回,但王盘既输,岛上一切皆归我有,王氏族人虽在岛上修炼,但在门中并无名分,无论法宝飞剑,还是丹药道书都需留下。”

    王茂也是微微一笑,道:“此是正理。”嘴上说得轻松,心中却一阵肉疼,赤霞岛上王盘还留下不少原本族中的财物,他本来欺张衍年轻不懂其中关窍,想借赎回洞府的名分正好一起要回来,没想到这个张衍倒是滴水不漏,把他拿得死死的。

    他暗叹了一声,又道:“若如此,我等何时可赎回洞府?”

    张衍道:“半月即可。”

    王茂想了想,道:“好。”

    说到这里,事情已经谈完,王茂便有了去意,正准备起身告辞,却不妨张衍突然问了一句:“先前王君所言,王盘师兄为美色与我争斗,究竟是何人所说?”

    王茂一阵苦笑,含糊说了句:“世上不乏好事者。”

    张衍点了点头,目光闪烁,沉声问:“我问王君一句,王家可想挽回清誉?”

    王茂皱了皱眉头,他看了张衍一眼,坐直了身体,道:“张君有话但说无妨。”

    张衍一笑,道:“既然外间传言此事是因我那美婢所起,不若我将此女交予王家,是罚是骂,是打是杀,任由你王家处置,王君以为如何?”

    王茂神情大动,脱口道:“有何条件?”

    张衍悠悠道:“王盘兄生前有言,说愿意用丹药法宝与交换我美婢,此事应该还有多有人知晓,不过我可对外宣称是因感怀王氏高德,是以送于王家,王君以为如何?”

    对于他来说,斩杀了王盘,已经向宁冲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唐嫣的作用已经大为降低,如今已经可以将这个麻烦货送出去了,不但可以缓和和王家的关系,而且还能换回一笔不菲的收益,何乐而不为?至于到时候王氏怎么处置唐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王茂不禁侧目看了看张衍,先前骨子里的那种轻视此刻荡然无存。

    这件事起因是因为唐嫣,张衍只要名义上宣称把这美婢送给王家,这就是给了王家一个台阶下,而且在外界看来,王家非但没有以势压人,追究此事,反而好言好语赎回洞府,颇具名门风范,这才使张衍感怀,主动送上美婢,这么一来,非但能挽回王家损伤的名声,说不定还能增添一些赞誉。

    这个办法他没法拒绝。

    王茂郑重拱手,道:“张君好手段,王某佩服。”

    唐嫣此女他也有所耳闻,对于张衍这番算计,他心中有如明镜一般,不过这是阳谋,他不得不接。

    两人一来一回交了番手,倒是自己落了下风,他内心深处倒真的对张衍有几分另眼相看了。

    张衍拱手回礼,微笑道:“不敢,只是王君高德。”

    两人对视了一眼,俱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