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遁落去回转诸天

第三百七十六章 遁落去回转诸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重灵君又落身于一处界天之内后,当即于神意之中思索脱身对策。

    他起先一直以为,张衍每次都能够找到自己,应是依靠剑光追索,但此刻一想,又觉不对,张衍追来的度实在太快了,修士若是分身在外,要不在同一界天中,那是不可能知道分身那里生何事的,就算他自己同样也没这等本事,是以没有道理这么找到他,可偏偏张衍每回都能准确无误地寻上门来,说明这里间另有手段。

    他虽猜不透是什么办法,但修士寻人不外乎是靠感应气机,那将气机尽量收敛起来总是不错的,不过在此之前,还需先将在周围剑光清理了。

    考虑到这里,他四只眼目仿佛相互交换了一下位置,顷刻间,周围界空产生某种变化,似乎被错断开来,剑光虽在他身外旋转,但却是身处再不同世界之中,怎么也无法碰触到他。

    暂且解决此事之后,他立把自身气机降至最低,随后又吞服大药,修聚法身,争取在张衍再次到来前尽快恢复一点实力。

    此时此刻,张衍已是往重灵君身处之地过来,但他忽然觉,其人存在之感一下变得微弱了许多,似乎如随时可能消失隐没,稍稍一想,明白此人当也是意识到了问题,已是开始有意识的遮掩自身行藏了。

    不过只要气机未曾完全蔽绝,对他而言也无甚区别,心意转时,他已然是遁破虚空,才一脚踏处,就便对着某处地界一挥袖,天地之间顿有亿万雷光爆闪开来。

    重灵君没有选择留下来斗战,在他出现的一刹那间,便就转挪法力,放开玄空,及时避入进去。

    张衍见状,目光一闪,起意一催,十数道剑光随之追去。

    重灵君在又一处界天中出来后,这次直接是一转神通,将剑光隔绝在外,随后一抖手,抛了无数阵旗出来,自己则是遁身入内。

    遮掩气机最好办法就是用禁阵阻隔,实则用法舟更为方便,但他行走诸界,除了自己肉身外从来不用任何法舟,而且在穿渡界空时,需得承受莫大压力,法舟根本是承受不住的,拿了出来也没多少用处,反而限制住了自身。

    在他如施为后,本来盘旋在外的剑光忽然一分,一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骤然飞去。

    而另一边,张衍正拿着望星盘探看,可这一次却并不顺利,因被禁阵遮蔽,就无法从这里知晓重灵君具体位置了。

    但这并不是说他真就找不到此人了,在原处等有许久之后,远远有一道剑光飞来,随后没入他身躯之中,他淡笑一下,道:“惑安天下界,净非界。”

    语声才起,只见遁光一道,他已是过去万空界环,在接连穿渡之后,又来到一处界天之中,到了这里,仍然无法感应到目标存在,但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之前分出的一道剑光正围绕着一处法阵旋转,显然重灵君此刻正躲藏在内。

    他一步迈出,踏破虚空,出现了此阵之上,抬袖伸手,往下一按,霎时玄气滚滚,一只弥天大手出现在苍穹之中,对着下方就拍落。

    重灵君经由这段时间调息,差不多已是恢复了之前实力,看着顶上那逐渐放大的阴影,一仰,吹出一口白气,上去高空后,化为团团纹云,聚在了一处,横亘天中,将大手暂时托住。

    张衍没有停手,心意一转,无数剑光盘旋穹宇,汇如银河星瀑,再如暴雨泄落,下方禁制就在第一时刻内就被轰了一个稀烂。

    重灵君故技重施,四目一错,界空顿分,剑光纷纷从他身上穿透了过去,并未造成任何损伤,但这等情形并未延续多久,只是一个呼吸之后,他法身就被后续过来的一道道剑光劈开。

    说起来,他施展的只是错乱界空的手段而已,然而张衍连修士根果亦可推算出来,更何况是这等变化。

    重灵君忙把法身聚合,可就在这时,只觉神意之中一沉,却是又一次感受到了自身未来之影遭受到了威胁,不觉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微惊慌,本来他以为张衍一刻不停对自己进行追杀,消耗应也是极大,这等手段当是不会再用了,可未想到居然还能施展出来。

    这等交战实在非他所长,先前敢于出招,也只是倚仗策略罢了,现下法力虽复,可神意消耗的乃是本元,这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补充回来的,比起最初时候,他实际已是弱了不少,要是应对稍微不慎,那就是身死道消了。

    想到这里,他不敢有丝毫冒险,连忙起得根果回避,虽在下一刻,感觉根果又被对手算定,但总算争取到了一点时间,法力一转,张开玄洞,便任由自己落入进去,一如方才,就在他消失之际,又有一道剑光在里一闪而逝。

    张衍取拿了望星盘在手看了看,却与上回一般,没有找到其人去处,那便唯有等剑光分身回来,才能获取到具体消息了。

    不过他却不急,在得到豢养此鱼的秘法后,他便明白,莫羽鱼鳞羽若是成长完全,那身上当是有三十六根,而此后无论实力怎么增加,都不会出这个数目。

    此类鱼被养在玄冥池中,那是因为对太冥祖师门下弟子有用。既然其余几头妖鱼身之上余下才几根鳞羽,那么重灵君身上也不可能保持原来数目,能有大半剩下就不错了。

    而此羽在哪里投下,便就只能留在哪里,连原主也没有办法取回。这也就意味着,重灵君能够去到的地界其实是固定的,只要能一一被他寻到,并在每一处都是留下剑光分身,那么此人不管往哪里去,都能立刻为他所知晓。

    在等了一段时间后,咻的一道剑光过来,晃眼间就融入他身躯之内,他微微一笑,起身破空飞遁入万空界环中,未过多久,便落身在另一处陌生界空内,目光一转,就借由剑光追摄寻到了目标行踪。

    重灵君察觉到他追来,这次根本不敢与他照面,毫不犹豫借玄洞遁走,而始终跟在他身边的诸多剑光,在分化出一道留在此间后,余下亦是一起钻入其中。

    张衍见他离去,双手负袖,耐心等候,这回没有多久,界环之内有剑光飞来,待上身之后,顿时知道重灵君逃遁之地,一转身,返回了界环之内,几乎呼吸后,就追到了那处。然而这次结果与上回一般,重灵君许是自觉没有什么胜算,再次提先逃走了。

    张衍并不曾放弃,既是对上了,那就没有放过此人的打算,而且这妖鱼神通手段太过滑溜,要是不设法解决了,以后恐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接下来一段时日内,重灵君在不同界空之内反复遁逃,每回都留下数具分身,用以迟滞张衍脚步,法力要是损失多了,那就吞服大药炼化,这等模样,分明就是在准备进行一场时日漫长的消耗战。

    这个策略不算高明,但也算当前较为正确的选择之一。张衍若是这么一直追着不放,那么在交手与追击之中,法力势必在持续消耗,要是半途放弃了,他就算成功摆脱这了个敌人,可等以后再寻机会找回脸面,可要是张衍不曾停下,那迟早会耗尽法力,届时就可加以反击了。

    很快三十余天过去,这场追逃之战仍在继续,看去远还未到结束之时。

    张衍一身法力如今也是深不见底,这些时日来尽管一刻不停的追杀重灵君,可气机不见有半分减弱,不过他的布置也很快就要完成了。

    此番他跟随着重灵君行走过的界天共有二十一处,后者基本就是在这些界天之中打转,若再要加上包括觉元天在内的五处界天,差不多是二十六处。但考虑到此人可能会给自己留下一二条退路,还有那暗中与杨佑功联合的界天说不定也会有鳞羽留下,那数目当是在三十上下,不会再有多了。

    而且他还注意到,重灵君其实在短时间内无法反复遁去同一处界天,当中至少要隔开一段时间,这说明其遁界之术也并非是毫无破绽,当是有不少限碍的,而逼得越紧,其暴露也就越多。

    如今他在二十一处界天都是留下了剑光分身,无论重灵君在哪处出现,都可第一时间赶去,在重灵君看来或许战局托得越久越对自己有利,但在他看来也同样是如此。因为他才是掌握主动那一方,进退都可由自己拿捏,而不是在敌手逼迫之下被动应付。

    思索之间,他遁行不停,又是踏入一处界天,可目光往四下一扫,却讶然现,这里竟然是页海天,重灵君之前却也从未曾来过这里。心念一转,立时明白,随着自己追袭这头妖鱼度越来越快,其终于不得不动用原本隐藏起来的退路了。

    他暗思道:“放在页海天中,倒是会打主意。”

    页海天天主敖勺乃是四劫修士,少有人敢到这里来惹事,而重灵君身为妖鱼,在这里可以更好隐藏身份。不过既有可能是退路,这里说不定有什么厉害布置,下来需得小心一些。稍作感应,察得追来此天的剑光正在一处地界上徘徊,知便是那处了,合身一撞,就破开虚空,直接出现了那剑光着落之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