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卷 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落虚空恨留语

第七卷 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落虚空恨留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衍心中一有了这个念头之后,立刻试着感应,看重灵君是否躲在了哪处小界之中。

    页海天中的确得不少小界,在他在目光之下皆是无所遁形,然而一个个看了下来后,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现。

    他略一思索,问道:“邵真人,不知贵界之中,现有几处小界?”

    邵闻朝对此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道:“我龙府共是维持有六处小界,不过道友是知道的,这里还有非我龙府之人开辟的所在。”

    张衍了点头,他明白,为了不使页海天看去变成纯粹的妖修之地,故是界天虽是龙府之中一家独大,可同样也有人修大能在此修持,这也是敖勺默许的。是保全自身之策。他道:“这些小界主人如今可是在么?”

    邵闻朝回道:“自是在的,若不是他们在此,此次征伐戊觉天,邵某必会随府主一同去。”

    张衍笑了笑,不去这里面的排贬之词,道:“可否将这几位书请了过来,我这处有些问题要请教。”

    邵闻朝想了一想,道:“道友请稍待。”他以指代笔,写下一封书信,随后自袖中放出一头小蛟,在其头颅上拍了拍,那小蛟环绕他一圈,就往云中去了。

    张衍则边是与邵闻朝说着话,边是耐心等待,有剑光分身分驻各处界空,便有什么异动,他也能第一时间知晓,不会有所错漏。

    等有一个多时辰后,忽然虚空洞开,出来一名两颊略陷,气机衰微的老道人,看得出来,此人离寿数尽头已是不远了,其人上来一礼,道:“邵真人,不知寻老道来为何事?”

    邵闻朝还了一礼,对着张衍道:“这位是倪真人,在我龙府之外,属这位修为最高。”

    倪老道摇了摇头,道:“毕生修行,也不过一重境中徘徊,邵真人也不用说这些抬举倪某的话了。”

    张衍笑了笑,道:“倪道友,冒昧寻你来此,是因为贫道方才追寻一名大妖到此,只是攻破大阵之后,其人却不见了影踪。”

    倪道人摸了摸稀疏胡须,先是看了看邵闻朝,再目光投来,道:“道友是怀疑,此妖躲入了小界之中?”

    张衍微微点头,“或许如此,需得察看过后再知,不知道友可是容我一观?”

    倪老道沉吟一下,道:“这并不无可,但有一句话却需与两位分说清楚,这里有不少小界都是先辈留下,自我师长那辈起,就早已不作理会,只待其自行回还天地,故要是从寻出什么不好物事,也与我一门上下无有关系。”

    邵闻朝一听,就知是这位怕自己借故针对于他,便就出言道:“道友放心,邵某在此言诺,无论结果怎样,都不会将此事与贵派牵扯上。”

    倪老道点点头,他伸手入袖,自里摸索出来数枚牌符,并道:“凡是老朽这一派开辟出来的小界,皆可凭借此符入内,还有一些,乃是一些同道托付给我宗门代为照看的,只是后来传承断绝,我门中之人未曾再去看过,这位道友一并拿去吧。”

    张衍伸手接过,道了一声谢。其实他要入界去,也用不着这么麻烦,不过能够以正当手段解决问题,却是比强行闯入更为妥当,也不致让同道敌视。

    他心意一动,分化出十余个剑光分身,其中六个往龙府开辟的小界中去,而余下那些,则是各持牌符,分头往其他小界进去探看。

    随后他对着二人道:“这位重灵君本事不小,麾下还有不少妖魔在此界中,两位千万要当心山门安危。”

    邵闻朝知自己道行不够,恐怕留在这里反会添乱,而且张衍说得也是有理,便道:“那邵某先行告辞一步了。”

    倪老道也是识趣,也是一同告辞离开。

    张衍微一下颌,目送两人离去。

    再是等了有半刻后,他心中忽有一阵感应浮现,目中光芒一现,一弹指,顷刻之间,成千上万雷光就朝着某一处小界之中跃入进去。只是片刻间,一股法力洪流翻涌而出,将雷光撞开,他淡笑一声,“果是在此。”

    重灵君面色难看地望着上方袭来雷光,知晓是自己藏身之地暴露了。

    他依靠莫羽鱼天生得来的遁身神通,藏身在这一处小界之中,指望能在在阵禁掩饰之下骗过对手,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出了一个纰漏,更没想到张衍如此谨慎,没有亲眼看到他离开,就停在此处不走,以至于最后还是未能逃了过去。

    在那顶上落雷都是挡下后,他分开波浪,一个晃身,就跳出了小界,可一到外面,就见有数之不尽的剑光杀至跟前,连忙转运根果,但是随即又被算定,大半身躯顿被撕成一缕缕白水,但总算在完全破碎之前将玄洞展开,又选择了一个界空遁跃进去。

    张衍目光一注,天中盘旋的剑光顿有数道飞下,穿落入内。

    随即他站在原处不动,等不多时,嗖的一声,一道剑光飞来,没入他身,顿知重灵君再次逃去之地,脚下一移,遁光延展,就朝着那一处赶去,没有多久,就从万空界环之中踏步而出。来至那地界之上。

    此刻他抬头一望,却是现重灵君这回没有再次遁走,还是停留在了那里,他道:“尊驾不准备再逃了么?”

    重灵君没有回答,而是目光复杂地看了张衍一眼。他现从开战到现下,后者气机一直维持不堕,法力更好似无有竭尽,很可能这就是从玄石中得到的好处了。其实早他便知道自己夺得玄石可能不大,太冥祖师所选定机缘之人,又怎么可能被这么轻易杀死。

    但这是他唯一窥望上境的道路,哪怕为此等待百万年也要试上一试,只是方才斗法下来,证明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机会,而再拖下去,恐怕先一步支撑不住就是自己,那还不如就此停下一战。至于遁逃去虚空元海之中,从而摆脱危机,却根本不曾去考虑,因为早在百万前遇到那一人后,他就无法主动去做此事了。

    张衍这里也顿生感应,明白此人准备与自己在此做那最后之争,也是一点头,此战是该有个了结了,抬袖而起,无数雷光霹雳凭空生出,弥布天穹,随后,一拳轰了出去。

    重灵君纵身到了上空,法力一个鼓荡,顿时法身一散,化为无尽白水,带着银亮芒光,铺天盖地倾泻而下!

    下一刻,两团庞大气机就撞到了一处,并在瞬息之间激撞了千百次,哪怕这里只是在虚天之中,仍是有余波散落到地6之上,暴动灵机引起一场场海啸山洪。

    张衍在挥拳之后,又以神意对重灵君动了攻势,尽管后者一直在转挪根果,加以回避,但随即又会被他找到,很快此人无论怎样祭动根果都是无用了,神意不断被耗用,抵挡之力也是愈加虚弱,直到最后一个,也是千千万万个未来之影被破灭之后,现世之中,其终是被轰击来过的一拳落中。

    半空之中响起琉璃破碎之音,重灵君身躯之上却是生出了无数细密裂纹,他认识到了自己即将身死,脸上既有不甘,又有感叹,同时似还带着某种愤慨。

    张衍此刻已是收手回来,在天中静静看着。

    重灵君身上气机在持续下落,未有多久,就完全流散殆尽,此时他身躯之外忽然裂开一个前所未见的庞大玄洞,将周围所有残碎灵机都是往里吞入,然而其人却有一道残影挣扎着不曾离去。

    张衍看得出来,那只是一道被强留在现世之中的过去之影,便不用去管,也持续不了多久,不过对方这般做,显然是有什么话要说。

    果然,这道残影抬盯来,冷言道:“尊驾莫以为拿到了玄石,就可借此去往上境了?呵呵,若是如此以为,那却是大错特错了,该是遇到的,终究是会遇到的,无论怎么样也是逃不过的,想必用不了多久,尊驾便会明白我说之言。”说完之后偶,他再是古怪一笑,身影终是被彻底卷入了进去,随后那玄洞轰然合闭,天地重归寂静。

    张衍虽听到了这番言语,可却根本不为所动,他能修炼到如今这般境地,又岂是几句模糊不清的话就可以动摇的?或许这妖鱼真是知道些什么,但无论何等艰难险阻,只需坦然面对即可,并不值得去为此畏惧害怕。

    而现下此人一亡,津冽派解决起来也是容易,不过这是之后事了,现下关键他是终是得以抽手出来,可以回援彭长老等人了。

    “也不知戊觉天那里此刻如何。”

    他思索下来,没有立刻动身,而是站在天宇之中调息,恢复此前斗法之时耗去的法力。

    重灵君虽然法力高强,可终究和他一般,只得三重境修为,根果被算定,就几乎没有翻盘机会了,而那些渡觉修士却不一样,由于根果折转,或许要杀个数次才能真正干掉,不过只要杨佑功那处再无重灵君这等厉害外援,那么此战结果已是可以预料了。

    在此站有七天后,他便自定中出来,心意一转,一道清光纵起,穿入界环,眨眼又是回到了那半界之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