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阵破气隐人犹在

第三百七十七章 阵破气隐人犹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衍一踏入那剑光所在之地,就感得这里灵机仿佛被一层层无形之力锁住,越往前行,就越是紧密,目光投去,见尽头处却是一座并不如何大的地星,一如他先前所料,正有一个大阵正存驻其上。

    他心念一转,重灵君跑到这里来,恐怕是为了恢复元气,从而获得喘息机会,他在这里耽搁越长,其用以恢复的时间也就越长,故需要尽快破阵才是。

    因此番本就是为攻打戊觉天而来,故他身上也是准备好了不少破阵之物,其中有数件还是以善功交换的来。他一抬袖,取出一只玉瓶,去了塞口,握住瓶肚,往下就是一倒。

    少时,就有一枚枚石子大小的金丸从里跳跃出来,其彼此之间似有细线连接,落去之时轻轻抖动,产生一股奇异声响,有类凤鸟鸣啸,穿空愈急,声息愈响,到最后几乎汇成一片,待撞击到无形禁阵上时,噼噼啪啪出炸裂之音,并迸现出一丝丝金火光亮。

    此宝名为“凤来吟”,内中积有破气金丸,出之时,亿万之数一齐涌来,前绝后继,奔流不断,其会自行往弱处空隙中钻去,哪怕破碎都不会停下,阵势若与之纠缠过深,那就会被斩断灵机结连,导致转运生涩,从而生出更多破绽漏洞。按照青碧宫所言,此宝是出自一位道行极高的秘殿长老之手,用以破阵从来是无往而不利。

    事实证明其并未夸言,只不过过去半柱香的时间,下方阵势就被撕裂开一个可容通行的豁口。

    张衍一见,法力催动更疾,同时心意一起,化出百来道剑光,往那阵中射去,试着探看里间情形。

    重灵君此时正躲藏在大阵深处,并在不停吞服摆放在这里玉露,试图早些恢复元气。

    这处地星他一直是当做一处重要老巢来经营的,但他信不过别人,所有阵法都是由自己亲手布置而成。

    虽他不精于此道,但也胜在长久浸淫,布置也算是紧密,外人想要闯入进来,不比攻打山门打阵来得简单。

    但这里也有局限之处,因为在页海天内,大多灵机兴盛所在都在敖氏兄弟和诸多水族掌制之下,他要是做得太过,就会给人现,是以灵机是靠长久以来一点一滴收聚而来的。

    这就意味着此阵虽能顶住一时,但若遭受长久攻打,那就必须依靠守阵之人法力维持。

    所幸他自身优势就在于法力深厚,放在平常时候,他自问可在此抵挡任何来犯之敌,可与张衍交手后,却有些信心不足,后者只眼前表现出来的法力就不下于他,所以只能拖一时是一时了。

    只是他方才安稳没有多久,就觉阵势生了剧烈动荡,起得感应一观,现一枚枚古怪金丸正在轰击大阵,同时可感受阵机在不停被削弱。

    他哼了一声,坐定下来,伸手按在阵枢之上,并将法力灌入进去,心下思忖道:“这不过又是一场法力比拼罢了,不过我这里外药众多,却不信此人还能耗过我去!”

    张衍见进攻势头被稍稍遏阻,不觉一挑眉。因隔着一个禁阵,故他是方才无法感应到内里气机的,重灵君要是趁此机会去到他之前不曾去过的地界,那么就可把他给甩开了,而眼下阵机比之前更为稳固,分明是有人在里主持,这就说明其人并未离去,这却是一个好消息,于是又稍稍加大了法力,金丸落去更疾。

    两边你攻我守,很快过去一个多时辰,但局面却是陷入了僵持之中,张衍知晓,需得想法破局了,便就意念一引,但见灵光一闪,却是自袖中又是飞了出来一物,表面看去乃是一个竹筒,但这其中却是存放有一种名唤“移山砂”的炼砂,在法力牵引之下,忽而可有山岳之重,忽而可轻若毛羽,单单凭得此物想要破阵是无法做到的,但若与那些金丸相配合,却能生出奇效。

    其实他手中破阵之物并不止这些,要是阵禁还是无法破开,那他下来会让对方一一见识到。

    此刻他将那竹筒拔开,立时就有漫漫黑沙随风荡开,等其铺散在天穹中后,他一甩袖,所有砂砾一改方才模样,猛然向下沉坠!不过几个呼吸之后,隆隆爆响自下方传出,可以望见阵禁上到处都是被轰开的破洞,虽然在极力弥合,但那些金丸也是无孔不入,纷纷往那破开所在渗透进去。

    他见到之后,果断决定再加一把力,于是伸手一压,一只大手正正按在禁阵之上,底下又是一声大响,那阵禁在这一击之下竟然崩塌了大半,不过到了这等境地,却可以得见,下面阵势不单单只是一座,而是外内层层设布,现下攻破的也只是最外那一层罢了。

    虽是如此,他却神情未变,既然此刻能破一座阵法,那么下来也就能破得二座、三座,乃至更多,但所耗时间肯定更长,可这并不是说他就没有办法了,这里可是在页海天,乃是自家友盟的地界,大是可以借助外力的,他一抬袖,便向着远空弹出一道法符。

    重灵君虽一直有所提防,可不想张衍手中竟还有这般厉害破阵宝物,方才根本来不及见补救,只能小心维持余下阵势,为挽回局势,他指上弹出一道火光,将面前一只铜炉点燃,袅袅烟雾就上去天穹。

    张衍顿便感觉自身视界被一片迷雾隔开,而且感应也变得异常模糊,知是对方在施展手段,当下吹出一口清气,不过那迷雾虽散开了不少,但转瞬之间,又自聚集起来,显然效用不大。

    他稍作思索,就有了主意,心念一转,背后一尊魔相渐渐凝聚,不过此回并没有完全显化身形,而只是一对魔瞳浮在上空,借由此一观,立刻透彻幽冥,下方景物又是清晰显露于眼底之下,他一抖袖,金丸细砂势头再起,继续消磨阵机。

    又是交手数十呼吸后,远处忽有动静,却见虚空处有一扇阵门大开,继而有一道清光穿出,到了外间,倏尔散开,邵闻朝自里显露出身形来。他先是看了眼下方,神情顿时有些不太好看,随后上来打个稽,道:“方才收到上真传书,才知那妖物竟然在我页海天内摆下了阵势,看来平时太过疏于防备了。”

    张衍言道:“此妖与贫道宗门有些渊源,曾得闻祖师讲道,手段却不是那些小妖可比,也难免贵方不察。”

    邵闻朝摇摇头,道:“终究是我辈疏忽。”顿了下,他又言:“这次邵某带来了不少破阵之物。”

    说话之间,他自袖内取来一枚红玉大珠,托在掌中道:“此时府主镇府之宝珊洪珠,可抽拿灵机,断落根本,若是道友允准,这便与道友一同破阵。”

    张衍点头道:“那便有有劳道友了。”

    邵闻朝稍稍运法,便将此珠往下一掷,但见天地间生出一道自上而下的赤芒,仿若带出血痕一道,直落去那阵禁上方,等有片刻,便觉四方灵机齐往那珠中聚集过去。

    重灵君马上就察觉到不对,地星之上的灵机本就稀少,现在却是在被强行夺走,导致原本阵势再度衰落了几分,更重要的是,他现居然有页海天的修士插手进来,那下来不知是否还有会有其他人赶来,要是再缠战下去,除了继续耗损法力,已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因自身根果被算定,正面交战是他竭力要避免的,此刻一见战局不利,心下顿就萌生了退意,可先前交手证明,无论他往哪里走,张衍都会觉,不过是回到原来老路上。

    他暗自琢磨了一下,思忖道:“看来只能先到哪里躲避了,虽是有些冒险,但却值得一试。”

    大阵之外,在张衍与邵闻朝的联手攻袭之下,将摆在面前的禁阵一层层剥去,只二人明显能感觉到,自珊洪珠落下后,那阵势弱了不止一筹,这里恐怕不仅有这至宝的缘故,更可能的是,重灵君已无心恋战了,于是又加了一把力。

    只是一刻之后,最后一处阵禁告破,弥散在外的迷雾亦是散开,整个地星终于暴露在了二人眼前。

    张衍目光下落,四面感应,却没有现重灵君的身影,看这模样,此人又是躲去别处了。

    他等有一会儿,然而这一回,却是没有一道剑光分身回来,这就说明此人没有去往那等地界,由于其是在禁阵之内先一步脱身的,是以他剑光也无法及时跟去,此人极有可能去到了一处之前从未去过的地界,若是如此,那么此番追击只能就此中断了。

    但是这里有一个疑问,重灵君要是有这个退路,那么在进入这里阵禁之后,就立刻可以遁去那处,为什么还要留下来与他较量?莫非只是为了消耗他法力不成?

    念头数转之后,他目光四顾,却是现了一处不对,那玄洞展开,周围一切都可吞去,他剑光无惧在里穿梭,但不见得其余物事不受影响,而这处地星上居然一点损伤都没有,这又如何可能?他目光闪动一下,或许,此人根本未走,仍是躲在这里某处地界中。

    …………

    …………(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