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望星辨机转界空

第三百七十五章 望星辨机转界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以张衍今时今日的法力,哪怕是渡觉四劫修士,正面挨他一拳,也决计讨不了好。只是重灵君百万年修持,法力可谓异常深厚,却不是这么容易被收拾的,其法身之上绽放出一圈圈护法灵光,将拳势遏阻在外,但其也不是全无损伤,有小半边身躯仍是破裂开来,化作一团团白水,不过终究是不曾完全散开。

    张衍知晓重灵君敢于这般祭动根果,那就一定是有后招的,故是停也未停,一拳之后,又是一拳继续轰去!

    重灵君身躯一晃,骤然自原处消失不见,却是起了神通,遁去了极远之地,只是凡蜕修士交手,远近之间并无多少差别,张衍这一击随后遁破虚空而来,再一次落在了他身上!

    轰!

    重灵君方才合聚起来的部分身躯再度破碎开来,不过趁此间歇,他却是将根果挪转了开来,可这没有多少用处,修士只要根果被敌手算一次,那么下一回要找到,那将会变得更为容易。

    张衍一察觉到他根果挪去,当下把神意一转,于顷刻间算定落处,伸手一指,一道“太玄清一元涵真罡”轰了出来,不偏不倚落中其身。

    重灵君接连受袭,旧创未复,新伤又来,这一回似终究挺受不住,法身崩散大半,只余头颅和一边肩膀尚在,虽他还可依靠法力聚集显化出来,但在张衍持续不断的进攻下,根本不会给他这等机会。

    索性他早有应对之法,面上四只眼目光华流动,轰隆一声,身边顿时生出一个玄洞,而后其就被一股莫大吸力扯入了进去。

    张衍能感觉到,在那一瞬之间,此人已是去到了另一方界空之中,他反应甚快,一弹指,一道剑光飞去,却是一同跟随入内。

    重灵君原身为莫羽鱼,此等异种依靠身上鳞羽可以随意遁走虚空,对此他虽是早就有所提防,可事先也无法知晓其这门神通可动得如此之快。

    他望了一眼此人抛下的大鱼,心下不禁思忖起来,这鱼身如此之庞大,应当就是其原来蜕下法身,在这里未见得任何鳞羽,其却还能跃渡虚空,那么不是将之炼成了某种法宝,就是寄托在了别处,或许其所逃去之地,就是其中一处。

    他看向玄洞消失之地,此人既然盯上了玄石,那么总是要回来的,至多是有了喘息机会,可他如今已是算定其根果落处,就算再对上,也是大占优势,只是这场斗法看来会拖延长久,无法战决了。

    彭长老等人虽驱驭大法舟避开了两人交在之地,但一直在外留神战局,待见得重灵君被玄洞吞去,有一名修士半是不解半是疑惑道:“此人看去还有一搏之力,怎么转眼就被张上真打杀了?”

    何仙隐凝注前方,道:“不对,此人未亡,只是遁破虚空,去到另一界空了。”

    梅若晴也道:“何道友感应无错,不想世上还有这等妖物。”

    彭长老沉吟一下,却是走入了舟中洞室之内,并取了一个法盘出来,起手一拨,上面就有道道灵光闪烁。

    余寰诸天远远不止一十九天,这只是大界而已,还有更多附从下界,这些界空他也未必全数知晓,不过每一处界空之中皆有青碧宫主布置下的万空界环,其实此物并非只是单单供修士往来方便,还有另一个作用,无论哪一界中,只要有人成就凡蜕,若不加以收敛气机,那么就会被青碧宫知晓,如此就能对一界实力大致有个预估。

    其余一十八天虽对此并不知晓,但也隐隐约约有所察觉,尤其是早怀异心的几处界天,都是想方设法遮掩,而通常手段,便是让修士在禁阵之内破境,而往来则是依靠法舟遮掩,但是重灵君遁走时却未有这等物事遮掩,这就容易被查探出来了。

    看有一会儿,他已是知晓了结果,便对远处张衍传音道:“张上真,我观此妖,却是躲去了觉元天一处名唤仁平界的下界之中。”

    张衍一听,心下微动,道:“彭长老是如何知晓其下落所在的?”

    彭长老对他并未隐瞒,将这里缘由道出,并道:“我手中有这‘望星盘’,大致算定其所在,可以借给道友一用。”

    按道理说,此物是不可借给外人的,不过张衍本来非是余寰诸天之人,而现下也不是讲究规矩的时候。

    再则彭长老此人,只要认为可行,那么对于任何旧时规矩都是敢于打破的,要不然也不会有前番联合派外之人推翻执守派之举了,

    他将那法盘托起,轻轻一按,就见此物化为一道流光,出了大法舟,往张衍所在飞去。

    张衍待这流光过来,将其握入手中,看了一眼,便就收了起来,传声回言道:“那便多谢彭长老了,这却是省却了贫道不少功夫。”

    方才重灵君从玄洞遁走时,他若执意追击,也是来得及冲入进去的,不过那处所在毕竟是其人神通所开辟,他也未必可以过得去,而且那对面也不知什么情形,故是只以剑光跟随探看。

    后来他心中并未有异常感应,说明那剑光并未失,而每一道剑光等若他一道分身,相信是可以盯住此人的。

    按他原本打算,是等那分身回来,就不难掌握其去处。不过有了此物之后,却就无需这般麻烦了,不必在此等待,可直接可以通过万空界环追去那处地界。

    当下他心意一起,身化清光,由半界回至云6之中,再借由万空界环,往彭长老告知之地穿渡而去。

    仁平界中,重灵君站在那里,破散法身在无有外扰的情形下正在逐渐聚合,他心下暗思:“方才那张衍数次算我根果,却未曾耗尽他神意,看来这人身上定有秘宝或是神通秘法可以填补本元。”

    想到这里,他又冷笑一声,“不管何法,终归有个限度,只要盯着其不放,终能将此人元气耗尽。”

    他之前也曾设法了解过张衍以往与人斗战的经过,往往都是一击毙敌,这说明能在瞬息之间推算出对手根果,能做到这一点固然厉害,但有一个事实却是改变不了,那就是推算根果所在,同样需耗用海量神意,而他适才祭动根果回避,既是因为感到了危机将至,也可以说是有意而为之。但结果却是他不得不暂且退避,不过他却始终认为这不过小挫而已,有鳞羽可穿渡界空,就算战局不利,也可以遁去别处,待法力稍复,又可继续回来交手,是怎么也是不会输的。

    正在转念之时,他忽觉有异,那是根果被人窥视之感,立知在敌人在旁,但在还未来的及起得法力抵挡时,刚刚恢复好的身躯已被一道迎面而来的剑光斩开。

    同一时刻,一声轰然大响,前方虚空破碎,便见张衍大袖飘飘,自里遁显出来,并伸手向他一拿,须臾间,仿佛整个天地都为一只大手所笼罩。

    重灵君四只眼瞳同时一缩,立运神意思索对策,但是觉因法身受损之故,除遁走之外并没有更好办法,只能心意一起,身躯之外,又一次有玄洞生出,倏忽间卷入其内,再度消失无踪。

    张衍目光一注,数道剑光跟随而去,手腕一翻,将那“望星盘”拿了出来,只一拨弄,便见知晓了落处,收起此物,一摆袖,化光飞去,经由万空界环穿渡,不多时,同样也是出现在了那处界空之内,稍作感应,就遁破虚空,又一次出现在了重灵君面前。

    重灵君不知自己何处漏了行踪,这次可谓十分小心,现有剑光随来,这才恍然,第一时间使法力将之逐去,本以为已是安稳,但是万万没想到,张衍仍然这么快就又追来,心下登时又惊又怒,心意一转,将枚大药化去,同时有数个分身化显而出,并气势汹汹冲了上来。

    张衍身外清光一闪,也同样是有数个分身化出,将其等俱是迎住,自己则是朝着重灵君正身所在遁光而去。

    重灵君这次没有退避,而是拿一个法诀,外间生出一个个水浪涡旋,自里有一根根触须生出,只方才往前探伸过来,便见一道道剑光生出,交错驰掠,纵横劈斩,须臾间就被尽数斩断。同时他看到虚空之中似有一对眼目闪动了一下,而后自四面八方涌来一股莫大压力,似要将他身躯定住,察觉不好,再祭神通,轰隆一声,整个人又一次陷入玄洞之中。

    张衍依旧是驱使了剑光跟随过去,随后拿出望星盘看有一会儿,现此人这回是去了一处名唤“纯章界”的所在。

    只是这里他有一个疑问,按理说,觉元天那几界能够沟通往来,但也是借了他鳞羽之助,此人为何不去往这等地界,借由那里的禁阵阻挡自己?

    丹在仔细想过之后,不禁微微一笑,却是有些明白了,杨佑功等人显也知该是知道重灵君的本事的,肯定也在防备着此人,那些禁阵恐怕对其一般有碍。既是如此,他倒可放心行事,心神一动,顿时身化清光,又是追了上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