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金符落现斩清气

第三百七十三章 金符落现斩清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戊觉天内,徐、范二人跟着那飞针行走,用时半日,终于从禁阵中破穿而出。

    这看似时间颇长,但在等在外间的众真来看,这度已是极快了。

    要是如觉远天这等界天,里间禁阵繁复无比,不知多少万载布置下来,兼又有大法力者镇守,闯入之人便能保证不失陷在内,没有月余功夫,休想顺利到得外间,就算侥幸成功,恐怕自身根果落处也被人推算得差不多了,是以强攻这等界天绝非上策,相比下来,戊觉天地的确是一个较为容易的突破口。

    徐道人方至外间,立刻把事先准备好的一面宝镜拿出,并言道:“请诸位道友为我护法,”随后对着万空界环所在方向一照,一道金光射出,落至界环之中,并如虹桥一般连接了两端。

    范道人与三名青碧宫长老让开金光照射之地,围绕在他身边,同时祭出一枚枚阵盘。

    只要在这里布置成功,就能避开阵势,在界内再开一道门户,直接把在外等候的修士引渡进来,不过前提是不被人干扰破坏。

    镇守此间的高姓修士见状一惊,他大致也能猜到这是想做什么,明白自己必须出手阻止,否则放了渡觉修士进来,那他也没有活路,赶忙吩咐阵中之人莫要分心,继续守御,自己则是遁身而出,到了天中,掌缘朝外,身上气机不断攀升,随后朝外一切,顷刻间,一道仿若劈开天地流光朝着五人所在横斩过来。

    徐道人忙唤道:“王长老!”

    跟随过来三名青碧宫长老之中,有一人也是飞身遁空,来至正面,其拿一个法诀,身上灵光荡起,恍若金屏,将所有人包納在内,那流光斩至上面,猛然爆出一声巨大震响,仿佛惊雷轰鸣,金光晃动不已,但终是撑了下来,未曾破碎。

    高姓修士见一击无功,又连连猛攻,但那位王长老很是冷静沉稳,居然守得滴水不漏,并没有让对手目的得逞。而他身后其余人则是抓紧时机念动法咒,不多时,四面阵盘都是落下,合在了一处,几乎是瞬时间,一扇玉万空界环极其相似的阵门正缓缓从虚空之中现出,看着用不了多时,就可完全化显出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五人却是感觉有一股强盛气机正在飞接近,知是敌方的援手来了。

    方所如此想时,便见一名老道人遁空而来,方才在天边,但晃眼之间,却就是到了近处。

    高姓修士见到此人后,不再进攻,而是退到了一边,并遥遥打了稽。

    范道人感应了一下那老道身上气机,神色一变,道:“这人乃是杨佑功师弟罗术,果如彭长老猜测一般,其已是渡觉一劫修士了,诸位千万要小心了。”

    罗老道对高姓修士点头回应了一下,随后飘身而上,伸出手来,在那护持五人的禁制之上轻轻一按,仿佛无数山岳一同压了上来,周外护法光华好似风中烛火,乱颤不已,而地下四个阵盘都是出喀喀之声,并在面上浮现出了一道道细密裂纹,那本来已是凝聚起来的界门又一次变得模糊起来。

    范道人一惊,道:“不好,万不可让此人得逞!”

    要是这么下去,用不着多少时间就破入进来,一旦无了护持,外间这位只需神通一照,就可将他们拖入过去未来之变中,若不祭动根果,那就只能任其宰割,可要是祭了出来,那么也很可能在短时间被对方算定落处,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青碧宫三位长老哪会不明白这一点,都是拼命稳固阵盘,同时祭起法器符箓,对着外间打去。

    然而罗老道什么都未曾做,任由这些物事过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他身上一穿而过,只有少部分撞上了,但都是被一层宝光挡了下来。

    五人无有一个修为达至三重境,要以自身攻击一名渡觉修士,那根本是毫无用处的,但未想到,连同为渡觉修士祭炼的法器符诏,也是未曾起多少作用。这并不是说原主法力不如面前这一位,而是以他们的境界法力未能挥出这些物事的真正作用来。

    这一次进攻无果,所有人都停下手来,手持宝镜徐道人不由着急,道:“诸位,快想办法再拖延片刻,这里阵门还未能立起。”

    青碧宫那位王长老神色凝重道:“范道友,可以用上的我等都是用上了,其余便拿了出来也对付不了这位罗老道,下来只能靠我等法力抵挡了。”

    范道人言道:“不,还有一物。”

    他伸手入袖,拿出来一张法符,这却是张衍临行之前赠予的法符,他难知此物是否真的能应付眼前局面,可不管如何,如今能依靠的,也只有手中这符诏了。于是不再犹豫,将此符往往一祭,而就在他抖手出去的这一刹那间,一道金光浮现出来,随后场中一闪,仿佛天地明灭了一次。

    罗老道咦了一声,露出诧异之色,而下一刻,他整个人如气泡一般破碎开来,随一阵大风过来,便飘散无踪了。

    外间一下又恢复了平静,仿佛方才一切只是幻象。

    五人不由怔住,事先他们没有一个人想到这法符居然如此威能,可这结局来得实在太过莫名其妙,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罗老道究竟是消失了,还是被驱逐了出去。

    范道人伸手摸了摸袖中剩下的另一张符诏,又放了回去,随后转过身相助徐道人维持那阵门,此刻最为重要之事竖起接引界关,这些疑问只能先放在脑后了。

    而另一边,杨佑功等人方才赶至界中,恰好是看到了这一幕,不由都是神色一凝。

    这里有不少修士同样不能理解这等景象,其中一人道:“这……罗老道这是往何处去了?”

    杨佑功沉吟一下,道:“方才那金光闪耀之时,所有灵机俱被斩断,罗师弟这具法身已是被消杀了。”

    其余几位天主也都是相继点头,只是神情却微显凝重。要做到这一点,不单单是有击破修士法身之力,还要有在一瞬间足够彻底击垮对手的庞大法力。

    尽管罗术出现的只是寻常法身,可也需看到,对面也不过是取了一张符诏出来,符诏主人其实并未亲至。

    惑安天主道:“方才那气机我从未见过,诸位道友可能辨出是何人么?”

    巨驭言道:“非是熟人,也从未见过相似手段,不过能祭炼这等法符之人,当也是渡觉修为,至少也是在三劫上下,许是出自青碧宫中某位渡觉长老之手。”

    杨佑功认为这个猜测很是合理,青碧宫底蕴颇深,他知晓其宫中还有一个秘殿存在,那里长老虽不受限规矩,不能胡乱出手,但是宫中弟子却可利用其等祭炼出来的法器。

    巨驭沉吟片刻,道:“这等法符不可能有多,且罗老道方才也只是不曾提防,他若是不那么托大,以他遁行之能,却是可以躲过去的。”

    这时天中气机骤盛,随后一道宏大光华自天穹落下,却是罗老道第一层法身降落下来,不过早在他方才被金光斩去之时,那界关便已稳固下来,这时他便是再冲上前去,除非能在短时间内坏去此处,否则已是无法阻止了。

    徐道人往后退了一步,站定阵盘之上,于神意之中传言道:“几位道友,诸位上真未到之前,千万守住了。”

    范道人又是拿住了那没符诏,警惕万分地看着外间。

    但是出乎意料,罗老道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却并没有上来,而是立刻化一道清光往外遁走,仿似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般。

    就在同一时刻,界关之上光华闪动,随后一道清光落在界关之外。

    敖勺第一个自里踏步出来,在其之后,鉴治、环渡、积赢、奕胥四天天主亦是一个个自里显身出来,不过他们所有人此刻显露的只是寻常法身,气机已是收敛到了最低,这才未曾引此间天地异象。

    杨佑功看着言道:“这几位都是熟人,这回彭辛壶手中真正握有的实力,怕不止眼前这些。”

    巨驭扫了一眼,道:“那张道人能斩杀渡觉二劫修士,如此战力彭辛壶不可能不用,此人却不曾出现在此,分明是有诡计。”

    杨佑功摆摆手,道:“这也不奇,他们有算计,我等亦不是没有手段,就看谁人高明了,诸位,既然客人已是来了,我等身为主人,便上前迎一迎吧。”说话之间,他当先向前,巨驭等人也是随后跟了上来。

    半界之内,张衍一直站在大法舟之上,他透过界关,淡然看着界内情形。渡觉修士因是比比凡蜕修士多了不少法身,根果亦是折转,要想消灭彼此,所用时日只会更长,更别说现下两方都还没有把各自暗藏的手段拿出来,要等分出胜负,恐要在这里等上许久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心中忽生警兆,抬看去,就见这半界上空已是无声无息破开一道口子,而后一条条触须往里探入,同时还有一股从异常庞大的气机如汪洋一般,自外涌入进来!

    …………

    …………(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