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八章 刀剑决

第八章 刀剑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胡夫人顺利生产,诞下小胡斐,胡一刀兴致很高,在大堂连连叫人上酒摆宴,还捧出了一大堆银子来,客栈上下连同打杂的,扫地的,烧火的小厮都各有打赏。

    “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还替我孩儿取了个好名,胡某准备了一份薄礼,请你务必收下。”胡一刀推出一个木盒,对王动道。

    王动打了开来,顿时满眼生光,都是金珠银宝,看得阎基众人大是垂涎。

    “胡大哥,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胡一刀佯作生气:“小兄弟可是觉得胡某鄙俗不堪?”

    他见王动脸色如常,没有丝毫贪恋,心中却是大为欣赏,事实上,若是换在现代社会,王动得了这许多金银珠宝,怕是做梦都要笑出声来,只是入了这武侠世界里,世上最不值钱的一种东西只怕就是金银财物了,只要有了深厚的武功,天下财物都是予取予夺,无须太多,够用则可。推拒不过,王动当即收下。

    胡一刀欣然道:“小兄弟,今日乃是胡某平生最高兴的一日,你可得陪胡某好好痛饮一番,不醉不归。”说罢,他大手一挥,拍开酒坛上的泥封,看着面前的酒杯却是一皱眉,叫嚷道:“取大碗来。”

    王动前世为了工作上的应酬,那也是练出了一幅海量,古代酿酒工艺上还无法跟现代相比,酿不出高度烈酒,不过喝得多了,也是头晕目眩,喝到二更时分,王动已是撑不住了,胡一刀却仍是神采奕奕。

    他不由得一声苦笑,告罪一声,走到客栈外吹风醒脑,南边忽然传来马蹄声响,一共有二三十匹马很快的奔近来,到了店门口就止住了。

    王动看去,足有二三十条汉子,个个身上带着兵刃,一群人都以一人马首是瞻,这人身材极高极瘦,宛似一条竹篙,面皮蜡黄,满脸病容,背着一个黄布包袱,包袱上却用黑丝线绣着七个字:打遍天下无敌手。

    全称是:天上地下,唯我一人独称尊;古往今来,打遍天下无敌手。

    在王动看来,却是太过于目中无人了,纵观金书,假如真要寻一个人出来,怕也就越女剑阿青能勉强称得上。

    王动知道看戏的时候又到了,连忙进了客栈,这时候胡一刀也听到了马蹄声响,朝外看了一眼。

    苗人凤入了客栈坐了下来,他带来的人则全都拍成一列,瞪着胡一刀看,当此时,胡苗两人闷声不响的各自喝了十多碗酒,陡然“哇”的一声,小胡斐在厢房里大哭起来。

    胡一刀手一颤,“呛啷”一声,酒碗落在地下,跌得粉碎。苗人凤冷笑三声,转身出门。带来的人一齐跟出,片刻之间,马蹄声渐渐远去。

    我次奥,又早泄了!

    王动傻眼。

    他在这个世界仅能待一个月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把握住,若非早知道这场对决势不可免,他早就闪人远去了!

    来了苗人凤这个前所未有的劲敌,胡一刀再无饮酒的兴致,跟王动说了一句,径直回了厢房。

    接下来王动一边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一边苦练《三河心法》,积蓄内气,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靠着内力打几个普通人还行,但想要跟武林人士争斗还得学些拳脚兵刃上的工夫。

    翌日清晨,苗人凤派人送来战帖,双方约定明日决战。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苗人凤,田归农以及范帮主并几十人联袂而来,范田两个龙套朝着胡一刀叫嚣起来,威胁着交出藏有藏宝图的铁盒,胡一刀却是不予理睬,与苗人凤对饮几碗,说了一会儿话,竟是互相钦佩,随后两人默契的出了客栈,在一片空地上站定,亮出了刀剑,互相斗了起来。…。

    王动穿越过来后,武学天赋极高,又有过目不忘之能,早就打定了主意偷师,若是那种需要独门心法乃至特异运气行气法门的武学,他就是看上一百年,那也就是学个样子,可如今这时代里,武学式微,武林人士的争斗多是精妙招法取胜,纵是胡一刀,苗人凤这两位当世一等一的高手也不例外。

    他选了个极佳的观战位置,便看到胡一刀,苗人凤刀来剑往,各是以胡家刀法,苗家剑法攻向对方,见招拆招,身形在场中腾挪转移,步法迅捷,足足斗了有一刻钟,竟然刀剑没有相交一次。

    又斗了半刻钟,两人兵刃倏地相交,胡一刀掌中之刀非是凡物,苗人凤的精铁长剑“呛啷”一声被削为两截,田归农当即解下自己佩剑丢向苗人凤,胡苗两人再斗数合,胡一刀一刀甩出,当的一响,又将长剑削断了。

    见此情况,胡一刀不愿意依仗兵器之利取胜,向田归农借了一把寻常的钢刀,再次与苗人凤相斗。

    这一次兵刃上扯平,胡苗两人终于可以畅快一战,王动凝神看去,胡一刀刀法大开大合,刚猛凌厉,一刀劈出,带起一股强悍的劲风,苗人凤则是剑法如疾风骤雨,绵绵不绝。

    一刚一柔,竟然是斗得旗鼓相当。

    当当当当当当……

    刀与剑不知在半空中多少次碰撞,绽裂开星星点点的光火,兵刃上都崩开了一道道口子。

    削、抹、钩、剁、砍、劈、挑、断、刺……各种刀招,剑招一一呈现出来,王动目不转睛,心下默记。

    忽地田归农拉开弹弓,趁着胡苗两人斗得难分难解,一连串弹珠突然往胡一刀上中下三路射去,胡一刀哈哈一笑,将钢刀往地下一甩,苗人凤却是脸色一沉,长剑挥动将弹子都拨了开去,对田归农大声呵斥起来。

    田归农紫胀了脸皮,怒目向苗人凤瞪了一眼,溜出门去。

    苗人凤浑不在意,拾起钢刀,向胡一刀抛去,说道:“咱们再来。”

    王动却是皱了皱眉,他知道胡一刀是被田归农下药毒死的,这几日里,他与胡一刀也算有了几分交情,再则更收了其一份厚礼,于情于理,也不能让田归农得逞。

    当下他去了厨房,找到了癞痢头平阿四,交待他注意厨房的人进出,若有可疑人等,立即来通报。

    交待了这件事,王动再次回到前院,胡苗两人又斗了起来,直打到中午,两人默契的罢手,饮酒吃饭,饱餐一顿后继续再打。

    翻翻滚滚,直斗到夜色朦胧,也不知变换了多少招式,兀自难分胜败。

    当下胡苗两人约定明日再战,有一夜的工夫,王动也正好有时间来消化演练记下来的刀招剑法。

    ..
第七章 胡斐章节目录第九章 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