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六十八章 崤山,灵虚子

第六十八章 崤山,灵虚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拜求推荐票!]

    王动道:“连环计?!”

    曹战点了点头,道:“不错,依我看来,戚芳根本就没打算对付我,因为对整个黑煞教而言,我已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他们要对付的另有其人!”

    “谁?”

    “我的大伯父曹震!”曹战沉声说道,接着又简单的作了解释。

    曹战的大伯父曹震乃是绥阳郡名宿,号称“铁掌仙”,数十年磨练而出的碎玉掌力刚猛无匹,真正做到了名副其实,一掌催下,开金裂石,不在话下,甚至有一些江湖中人已将他同当年的五湖散人相提并论,许多人私下里更是说单论凶猛阳刚,“铁掌仙”曹震的碎玉掌已在五湖散人的碧波惊涛掌之上,仅是在大气磅礴,雄浑凝炼之上,难以与五湖散人抗衡。

    曹震乃是绥阳郡排名前五的高手,一手开创了铁掌帮基业,门下弟子过千,而其本身更在数年前踏足先天境界,武功深不可测,纵是黑煞教也不敢多有小觑。

    当然,若是教主厉无风亲临,曹震定然不是对手,只是千金之子,尚且须坐不垂堂,厉无风身为一教之主,岂能轻举妄动,予人击破的机会?

    换成黑煞教内其余高手,却又难有万全把握,纵是最终将曹震杀死,只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却是智者所不为。

    “若我没料错,以芸儿的症状来看,所中之毒当是黑煞教的“焚心散”,此毒先期并不剧烈,如若温水,中毒者只感浑身发热,尤以心窝为最,而待得七七四十九日后,火毒攻心,犹如烈火烹油,一日盛过一日!届时毒发,我必定央求大伯父出手解救。”

    曹战脸色越发阴沉,寒声道:“只是毒性凶猛,纵是以大伯父的神功,强行驱毒,怕也得元气大伤!”

    到那时,黑煞教便可趁虚而入了。

    之所以不选择曹战,一是比较起曹芸儿来,向曹战下手的难度高出不少,二是曹战内力有成,一旦中毒,很容易被他发觉不对劲。

    “好狠的心啊,黑煞教为达目的,竟连一七岁孩童都不放过。”

    曹战咬着牙齿,咯咯作响,显然已是恨到了极点,除了那毫不掩饰的愤恨之外,曹战亦是倒抽凉气,背心都渗出了丝丝冷汗,若非王动及早发觉此事,后果不堪设想。

    “王兄弟,你又救了我一次,曹某……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只是,当下却还得厚着脸皮求你一件事……。”

    王动笑了笑道:“但说无妨。”

    “王兄弟你能只凭把脉,即断出芸儿乃是中毒,那你有没有办法驱了这毒?”他饱含期待的望着王动。

    王动闻言,与丁璇对视一笑,轻笑道:“你忘了我方才说的话了么?我既是打了包票,药到病除,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是不能砸了药王的招牌,不然若是教师傅得知,还不知会被如何怪罪呢!”

    曹战闻言,惊喜莫名,颤声道:“王兄……你、你真的有法子驱毒?”

    王动点头:“自然,这毒确如你所说,乃是慢性毒药,假如时间拖过一月光景,我倒是没法子解救了,只能教人以深厚内力驱除,但芸儿中毒尚浅,虽然要耗费一些时间,可解毒倒也不难。”

    曹战身体一颤,仰着天空,满怀感激,颤声道:“天可怜见,芸儿有救了!”

    实际上,别看他表现得还算平静,实则心中已是压抑到了极点,曹战的二弟,也就是那蜡黄脸,由于性格相左,一个性格坚毅,一个好色油滑,两人之间并不亲近,所残存的也就那一点血脉亲情,故而蜡黄脸死了,曹战并不痛心,但爱女身中剧毒,却令他心神俱寒。…。

    一想到为了大局着想,恐怕他还会劝说大伯父曹震别为曹芸儿驱毒,届时只能眼睁睁看着爱女死去,那种痛苦就令他恨不得疯狂了。

    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曹战思忖道:“王兄弟,曹某还得求您一件事,关于芸儿中毒的事情还请你千万保密,我实不愿让夫人与母亲担心。”

    “这是自然!”

    便在这时,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随后一脸色仓惶的小丫鬟闯了进来,曹战皱了皱眉,呵斥道:“慌慌张张干什么?”

    “大少爷,不好了!”那小丫鬟面色惶急,急声道:“芸儿小姐她昏倒了!”

    “什么?”曹战浑身一震,连王动,丁璇都顾不得理会了,径直就飞一般窜了出去,将那小丫鬟撞得踉跄起来,王动一伸手,拉住了小丫鬟,使得她站定下来,细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讲清楚一些?”

    小丫鬟感激的看了王动一眼,有些敬畏,恭敬道:“王少爷,奴婢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方才芸儿小姐突然叫了起来,一会儿说自己冷,一会儿又说自己热,随后便昏了过去。”

    王动皱了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王少爷,丁璇小姐跟大少爷在这里间叙话的时候!”

    “不对劲。”王动摇了摇头,“依我方才验脉的情况来看,那小姑娘脉象还算平稳,绝不可能骤然发作,难道是我验错了?!”

    想到这儿,王动又一摇头,身为莫神医的弟子,倘若连脉象是什么都无法肯定,那还真是贻笑大方了。

    王动相信自己在这一点上,绝不会搞错。

    “多想无益,还是过去瞧瞧再说。”丁璇提议道。

    说走就走,两人来到了船上大堂中,那里已围了一群人,王动推开人群,只见曹芸儿脸色苍白,昏迷在曹氏怀里,而曹战却是抓耳挠腮,满脸焦急的神色,待看见王动来到,猛的似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睛大亮。

    王动略一皱眉,“人太多了,你先让不相干的人都散去了!”

    曹战醒悟过来,连忙将大堂内的男男女女驱赶出去,只是曹老夫人,曹氏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走,曹战也是没办法。

    “罢了!”王动一摆手,“我再验一次脉!”

    说着,已是一指按在曹芸儿右手脉管上。

    “嗯?”

    王动神色一动,脸色有了一丝凝重,曹战见此,更是担忧,却又不敢打扰王动验脉!

    “果然是一冷一热,两股气息交织在了一起,跟片刻前完全不同,这是又中了一种毒!”王动输入了一缕紫霞真气,流转曹芸儿体内,感应着其身体内的冷热气息交替,不由得眉头大皱,“该死,这是才被人下了毒!”

    他略一思忖,一手按在曹芸儿背心,缓缓输入紫霞真气,混元真气交相更替,以紫霞真气的浩然大气,中正平和的气息舒缓着曹芸儿体内一冷一热两种毒,又以混元真气调理冷热,不使互相之间以争斗的形式并存。

    一刻钟后,曹芸儿“啊”的一声,睁开了眼睛,叫道:“娘,玉儿姐姐以针扎我!”

    曹战,曹氏,曹老夫人闻言,皆是脸色大变。

    王动问道:“玉儿是谁?”

    曹战猛的一巴掌拍在檀木大桌上,发出砰然一响,悔恨不及:“是戚芳的丫鬟,我早该想到的,她也应是黑煞教之人!”…。

    “你还说这些干什么?还不快去将那贱婢抓来审问,看她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害我的芸儿!”曹氏恨声道。

    曹战恍然醒悟,匆忙离去。

    曹老夫人摇了摇头:“恐怕已来不及了。”

    果然是来不及了,没过多久,曹战一脸冷意的回转,寒声道:“玉儿早在一刻钟前已坐了小船逃跑了!”

    王动朝曹战施了个眼色,两人出了大堂,找了个无人角落,曹战急问道:“王兄弟,芸儿她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麻烦了。”王动皱了皱眉,“她的体内又被下了一种毒,而且两种剧毒性质截然相反,一冷一热,一阴一阳,互相交织在一起,成了一股乱麻,使得解毒难度骤然加深,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说话之际,王动的脸色也不好看,他这才刚将话说满呢。

    “现在,我也只是先以内力将冷热两股毒气暂时分离开来,不过时间恐怕不会太长,等到毒性爆发,将会更为剧烈。”

    曹战身躯一颤,仰着天空,目中蕴着眼泪:“许是命该如此,王兄弟不用自责!”方才他也是如此仰望天空,饱含惊喜,如今却满是绝望,看着那一片天,也觉得是一片灰色。

    “若有先天高手以深厚内力驱之,倒也未必不能——。”

    曹战断然摇头,叹道:“不能那么做啊。”是啊,一旦做了,受害的就不仅是一个人了!

    王动沉吟起来,陷入沉思中,灵光忽地一闪,“或许,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曹战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迫切问道。

    王动摇了摇头,“说实话,这个法子我也没有多少把握,只能行险一搏,看看能不能救活那小丫头了!所以,曹兄得有些心理准备!”

    “还要什么心理准备?再差还能差过现在么?”曹战苦笑道:“王兄弟,请您尽管施手,无论结果如何,曹某都承你的恩德。”

    “恩德什么的休提,略尽绵力罢了,而且,用这个法子,至少还得在两个月之后!”王动道:“而这之间的两个月时间将会极其难以煎熬,因为必须维持住芸儿体内两股毒气的平衡,一旦失衡就很麻烦了!一日两日功夫,我倒勉力可为,只是我终究是血肉之身,不可能不休息,所以,还需要一个医术不弱,武功同样不弱的帮手,以备我休息之时换班照看那丫头。”

    还要一个帮手,而且武功,医术都不能弱?曹战一时之间面露难色,他来回踱步半晌,突的叫了起来,“对了,灵虚子!”

    半日后,曹家大船在绥阳郡安县境内靠岸,一路打听,终于在夜幕降临时来到了一座山前。

    崤山!

    崤山之上,有一座道观,观名清风观,观内仅有一邋遢道人,道人道号“灵虚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