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二十三章 笑傲江湖,辟邪剑谱

第二十三章 笑傲江湖,辟邪剑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光漫烂季节。

    福州城内,王动坐在城中心最大的一座酒楼上,临着靠窗位置,点了几碟小菜,就着小酒,遥望着百米开外,一座构建雄伟的宅邸。

    宅邸左右两座石坛中各竖一根两丈来高的旗杆,“福威镖局”四字大旗迎风飞扬。

    说到福威镖局,便不得不提起“辟邪剑法”,这套脱胎于《葵花宝典》的剑法被林远图化为七十二路,借此打遍黑白两道高手,几近天下无敌!最后还创立了福威镖局,一时鼎盛。

    王动穿越过来已有三日,直接就出现在福州城内,其它的先不急,先是去了三教九流汇聚的场所,打听了一番江湖上近来发生的“大事”。

    结果表明江湖这段时间平静得紧,最“轰动”的事件竟然就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一脚将青城派英雄四秀中的两位踢下了楼,玩了一手“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就这破事儿还是几个月前发生的。

    他做的第二件事便是去了福州向阳巷,趁夜摸进了林家老宅,将辟邪剑谱取到了手!要说这辟邪剑谱恐怕是武侠世界里最容易弄到手的秘笈了。

    而且只要咬咬牙割了,短时间内就能名列江湖一流高手之列,当真是高手速成的模板武学!

    但,王动真心没那魄力。

    翻来覆去将辟邪剑谱看了几十遍,得到的启发可有可无,因这辟邪剑法的精义无他,就一个“快”字,越快便越凌厉,越诡秘!但若是速度差了,也就稀松寻常!

    而辟邪剑法行功路线奇诡,想要快,必须先得自宫,真心坑爹。

    剑法招式一类,王动其实不大着急,他现在迫切需要的是一套上乘的内功心法,将笑傲世界能排进前列的几套心法列出来后,大致如下。

    少林易筋经,作为镇寺之宝,绝不传外人,且防卫森严,高手如云,藏经阁内可能还有扫地死宅,窃取更是不可能。

    无解。

    与少林齐名的武当,倚天中倒是有武当九阳功,不知当下如何了!而且,武当虽不及少林弟子众多,但却都是精英,想摸进去?

    找虐。

    除了少林,武当,还有日月神教,五岳剑派及次之的青城,峨嵋等派。

    日月神教,上黑木崖干嘛?!还能去找东方姐姐绣花不成?还不如去跳断肠崖来得痛快淋漓呢。

    青城,峨嵋,前朝倒是光辉一时,如今却是没落了,排除。

    五岳剑派,泰山派、衡山派、华山派、嵩山派、恒山派!

    泰山,衡山,恒山三派没什么有名内功,直接排除,仅剩下华山,嵩山两派。

    左冷禅的寒冰真气,华山紫霞神功,都称得上不错的内功心法,比较起来,寒冰真气相对较为极端,虽则破坏力要强一些,可在长远发展上却不及紫霞神功!

    而紫霞神功作为道家上乘气功,中正平和,气息至纯,即使将来再兼修其它内功也没有后顾之忧,至少不会反噬己身。

    要拿紫霞神功,须得先过岳不群那一关。

    这事儿不好办。

    王动心里很清楚,但是他更清楚,相比起打易筋经,武当九阳功的主意,取紫霞神功已经要容易不少了。

    “岳不群那厮做人虽然虚伪了些,可武功还是很高的,以我现在的修为,对上了只怕就是个秒杀,不能力敌,只能智取了……。”…。

    正当王动思索的时候,酒楼上又上来了两人,一个是白发苍苍,满脸愁苦的老者,一个身材婀娜多姿的少女,那少女上楼时跟那白发老者一边叙话,发出一阵清脆的甜笑,引得酒楼人人侧目。

    众人看到其曼妙的身段时,都是眼前一亮,可再看到容貌,顿时都是暗骂晦气。

    王动看了一眼就是一声“靠”,见这少女肤色黑黝黝的甚是粗糙,脸上有不少痘瘢,容貌极丑。

    还真应了那一句看后背,想犯罪,看侧面,想撤退,看正面,想自卫啊。

    反倒这一老一少对众人目光视若无睹,旁若无人的坐下聊天,王动本没想偷听,但那少女声音虽轻,可清脆悦耳,极具穿透力,声音硬是透入耳内。

    只听得少女说道:“……咯咯,真是笑死我了,那姓林的小子使得哪里是辟邪剑法啊?那是邪辟剑法,邪魔一到,这位林公子便得辟易远避。”

    “嗯?”

    王动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看了那一老一少一眼,暗忖道原来剧情已经到了这一出了,这俩货不就是岳灵珊跟劳德诺假扮的么?

    “有了!”

    想到此,王动眼前一亮,猛的一拍桌子,啪的一响,引得人人侧目,就连岳灵珊,劳德诺也是投来目光查看,

    王动哈哈一笑,旁若无人,撸起袖管提了桌上酒壶大口大口灌了起来,一壶酒灌了下去,又是一拍桌子嚷嚷着让掌柜送酒上来,一副撒起了酒疯的模样。

    “原来是个醉汉。”

    酒楼里什么都缺,唯独不少了醉汉,众人不再理会,掌柜却是苦着一张脸跑了上来,王动先是嚷着要酒,过了一会儿,又嚷着让掌柜找七八个姑娘过来侍候。

    酒楼里召姑娘?!那还成什么样子,掌柜的自然不愿意,王动顿时‘怒了’,一大把银子砸在桌子上,“砰”的裂开了木桌。

    “怎么,嫌大爷我出不起钱?告诉你,大爷有的是钱!快去,快去,不要扫了大爷的雅兴,难不成想试试是你的头硬,还是这桌子硬?!”

    王动张狂无比的叫嚣着。

    “啪!”岳灵珊重重一拍桌子,赫然站了起来,杏眼圆瞪,怒叱一声:“什么阿猫阿狗也敢到处撒野,什么东西,吃顿饭也不得清净,那边的混帐小子,休得吵闹,不然扔你下楼!”

    “呵!小娘皮好大的口气,敢架大爷的梁子,就是不知道有几分本事?”

    王动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唰的自座椅上抽出长剑,眼见得就要动武,酒楼内一些客人吓得脸色一白,唯恐遭了池鱼之殃。

    岳灵珊却是浑然不惧,面露冷笑。

    在其身边,劳德诺拉了岳灵珊衣襟下摆一下,岳灵珊顿时醒悟过来,自己现在可是乔装打扮,却是不能动武,以免被人看出破绽来。

    劳德诺提醒了岳灵珊一下后,发挥影帝级演技,战战兢兢的站起:“这位小爷,我孙女儿年轻识浅,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小老儿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了。”

    说着,劳德诺站起来,深深一作揖。

    “呸!死老头,你算什么东西,给大爷闪开。”

    王动摇晃着走了过去,呸了一声,伸手猛的一推,劳德诺眼中精光一闪,身形踉跄着后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