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二十一章 主世界

第二十一章 主世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补第四更。]

    “做什么?”

    王动手劲大,他稳住右手,一动不动。

    李沅芷拉扯不动,急得团团转,“都什么时候了,别浪费时间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你、你挟持我!我爹是总兵,姓张的投鼠忌器,一定会放你走的。”

    “傻姑娘,你爹只是总兵,穆扎哈却是巡抚,我杀的是巡抚,级别比你爹高了好几层,张召重岂会因此留手?”王动笑了笑,摸了摸少女的头。

    李沅芷瞬间怔住,眼神直直的盯着王动,突然流泪道:“这我也知道,只是唯一有丝活命的希望而已,你为什么还把它毁灭了。”

    看着少女黯然垂泪,王动愣了愣,心中一股暖流滚动,这次他是真的被感动了,抓起了李沅芷的小手,推开一扇门,进入其中,“来,跟我进来。”

    李沅芷发愣中,茫然无措的跟了进去。

    王动将门关上,伸手抹着李沅芷眼角的泪珠,柔声道:“我说妹纸,能不能不要哭了,怎么就这么喜欢哭了,每次遇见你,好像都在哭似的。”

    “还不是你害的。”

    王动拉着李沅芷坐下,按着对方的香肩,“好姑娘,听我说,我是不会有事的,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么?我王动可不是傻子,还做不出送死的蠢事来,既然做了,当然会有后路!姑娘,把心放宽,来,笑一个!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是不是?”

    “你骗我的时候还少么?”李沅芷停止了哭泣,看着王动,“真的有办法?”

    王动点了点头,笑了笑说:“姑娘,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差不离就要离开了,这之中我没办法跟你详细解释,甚至我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能见到你,可能是几个月后,也可能是好多年!即使如此,你还愿意嫁给我么?”

    李沅芷没有说话,只是以一双清澈明净的眸子盯着王动,满脸倔强之色。

    其意不言而喻,王动看着她,略一点头:“好,沅芷,你把眼睛闭上。”

    李沅芷迟疑了一下,还是闭上了眼睛,头微微仰起,轻声道:“你又要欺负我么?”

    “我说少女,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思想这么不健康。”

    王动哑然失笑。

    李沅芷感觉到王动双手圈住了自己的脖颈,然后微微一凉,旋即就听得王动笑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李沅芷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胸前,是一副精致的吊坠项链,她伸出小手握住玉饰吊坠,有一股温润的气息。

    王动退后数步打量着李沅芷几眼,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很漂亮,看来我的眼光也不算差嘛,真的很适合沅芷你啊!”

    “送给我的么?”李沅芷心口怦怦直跳,略感羞涩,在这个时代,男女之间赠送如此贴身之物,已表明乃是定情信物。

    “临走之前,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有这一副吊坠,希望你能喜欢……。”王动笑道。

    李沅芷俏脸一红,摘下头上玉簪,捧在掌心,“这是沅芷随身佩戴的簪子,君若真对沅芷有心,便将此收下,但望能睹物思人,不将沅芷忘记,若是无意,便随手弃了也罢!”

    王动笑了笑,取了玉簪贴身收好,正要说几句话时,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响动,却是张召重已带人搜到了此处。

    虽是有王动保证有自救之法,李沅芷仍是脸色一变,看向王动时,却见对方正在脱衣服,她脸色不由得一红,哪知王动脱了身上衣服后,里面还穿着一套灰色粗布衣衫。…。

    只花了几个呼吸,王动就将一切准备妥当,看着李沅芷,“沅芷,你再把眼睛闭上,在心中默数十下后,再睁开眼睛。”

    李沅芷依言闭上双眼,在心中默数。

    王动走了上去,拥抱了她一下,感觉着少女身上的芬芳气息,他将嘴唇贴在少女耳边,轻声道:“我说这话也许是很不负责任,但我有我的苦衷,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但是,沅芷,请你相信,我一定会回来,这是我王动的承诺。”

    说罢,王动大步而出,开门发出的动静顿时惊动了正在搜查的张召重等人,纷纷赶了过来。

    王动怕给李沅芷带来麻烦,将门带上后,径直走向院子中心的假山中央,迎面便对上了张召重一行人。

    “逆贼,看你往哪里逃!张某劝你束手就擒,免得自讨苦吃。”

    对面,张召重负手立在一座假山上,目光如电,居高临下的俯视下来,而更有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涌来,一个接一个护卫竞相奔出,将整个花园围了个水泄不通,连一只苍蝇都难以通行。

    王动却是一笑,横刀举于空中。

    “瓮中之鳖,焉敢横刀?”张召重冷哼一声,他认为王动是要做困兽之斗,脸上露出冷笑之色,极是不屑。

    但是,下一刻,王动随手一挥。

    嗖!

    胡家宝刀连刀带鞘,好似一支利箭,激射而出,窜向了张召重。

    张召重神色不变,大掌一伸,便将宝刀捞在了手中,面上微感诧异。

    “张召重,我这宝刀先寄放你手上,你可要保存好了,待我下次来时,此刀连同你的狗头,一并笑纳!”

    说罢,王动转身就走。

    “还想逃?”张召重大怒,双臂一展,好似雄鹰振翅,自假山上一跃而下,猛的朝王动掠了过来,右手屈指成爪,以鹰爪劲力抓摄过来。

    但是,王动头也不回,又迈出了一步,然后,张召重的鹰爪便抓到了空处。

    “什么?”

    张召重骇然失色。

    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王动已然消失不见了。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大活人就这般凭空蒸发,好似鬼魅一般消失无踪了!

    一瞬间,张召重额头冷汗涔涔而下,饶是太阳当空,乾坤明朗,他也不禁感到背心发凉,整个人打心头生出一丝寒意来。

    “鬼啊!”

    那一大群护卫更是不堪,直吓得脸色惨白,一个个张口结舌,浑身战栗,还有极个别护卫大呼一声,屁滚尿流的逃窜起来。

    张召重脸色一变,身形凌空跃起,鹰爪劲催发,将几个逃跑的护卫直接抓死,镇住了场子后,冷冷道:“胡说八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哪里有什么恶鬼!分明就是江湖术士的障眼法,来啊!哪怕是给我掘地三尺,也要将逆贼找出来。”

    虽则张召重自己也是心惊,但他惊震之后却立即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绝不能乱了方寸。

    “活人我张召重尚且不怕,还怕区区一鬼魅么?哼,哪怕真的是鬼,也要让他魂飞魄散!”

    乾隆十八年十二月,陕西巡抚穆扎哈被王动所杀,一时间朝野震动,乾隆大为震怒,下令全天下通缉,搜捕王动!而王动其人却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数年搜索亦不得所踪……

    反倒是民间反清人士受此鼓舞,相继有人走上前台,数年之内,各地纷纷传出官员,乡绅,土豪被杀事件,清廷与反清组织的矛盾越发尖锐了。

    ……

    走进青铜门后,王动只觉得浑身一轻,轻得好似只剩下了灵魂,然后灵魂好似以光速飞行,待得回过神来,他已回到了主世界的宿舍里。

    “你们就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王动活生生就不见了……。”

    “哈哈,一诚老弟,我看你一定是修炼得太累了,眼花了。”

    “是啊,岳师兄,修炼内功是很重要,但你还是要注意休息啊。”

    伴随着一阵争论声音,岳一诚领着一群人走进了宿舍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