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68章 活神仙

第68章 活神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巨大的桌案上摆满了太仓一年钱谷刑名各种事项的清册,知州大人需要在年前的几天整理上报知府,腊月二十九开始,衙门关门休息,一直过完了正月十五才会重新办公。

    忙碌一年,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陈梦鹤一点都没有放假的轻松,不只他如此,衙门上下的差役全都如此,每个人严阵以待,如临大敌——从两天前,第一批十几个百姓到衙门请愿,到了现在已经超过了三百人,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头。

    他们头顶着血写就的请愿书,在衙门前默默抽泣,因为官差告诉他们不许喧哗,他们还服从命令。可是渐渐的,上了年纪的撑不下去,软软倒在地上,小孩子忍不住饥饿,大声的嚎哭。

    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眼神之中渐渐多了一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经验丰富的周巡知道,那是狼的眼神!

    平时打骂欺凌都不知道还手的家伙,一旦疯狂起来,他们会像狂暴的江河,撕碎一切。别看这些人跪着,周巡带着官差站着,可是在周巡的心里,被包围的反而是他们。每当人群出一点动静,每当更多的百姓聚集过来,周巡的心都几乎跳出来。

    他脑中不断闪过念头,立刻驱散百姓,哪怕打得血流成河,趁着人数少,官差还有胜算!

    可是向这些手无寸铁,年关将至,被强抢田地的可怜百姓下手,他还算是人吗?还有一丝人味吗?如果做了,会下地狱的!

    不做呢,越来越多的百姓前来,五百,一千,两千……真正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绵羊变成狼群,倒霉的就是他们!

    周巡只觉得自己守着一堆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沈良,你该死!”周巡用力地攥着拳头,等着吧,真的闹起来,就把人引到沈家,来一个破罐子破摔……

    昔日的唐家老宅,今天的沈家大院,香烟缭绕,沈良虽然请了道士驱邪,却还不放心,又特意请来了一尊关公铜像,有关圣帝君保佑,一定无往而不利!

    他恭恭敬敬的上香之后,然后一转身,对着了真客气地说道:“大师,有劳您亲自送过来,回头弟子让人给天妃宫送去五百两香火。”

    了真微微点头,说起来自从听了唐毅的办法之后,天妃宫香客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大凡太仓周围,想要请神像的,都会找到天妃宫,了真也是有求必应。

    沈良出手大方,一下子拿出了五百两,了真的身份也不一样,并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反而长长叹口气。

    “阿弥陀佛,沈檀越,老衲有几句肺腑之言,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进去?”

    沈良急忙躬身,说道:“大师指点,弟子洗耳恭听。”

    了真向四周看了看,房舍俨然,虽不奢华,用的都是顶级好料。

    “沈檀越,佛门行事只问本心,五百两银子虽多,对你而言,不过九牛一毛。老衲昨天在天妃宫中,遇到了一个孩子,他穿着漏脚趾的草鞋,小胳膊小腿冻得通红,来回转了一个多时辰,最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

    了真说着,拿出一枚铜钱,送到了沈良的面前。

    “老衲当时欣喜不已,以为遇到了慧根深重的好孩子,一问之下,那孩子说这是他娘给他的压岁钱,他不买糖人,献给我佛,是想让我佛保佑,能把他们家的田地留下来!”

    啊!

    沈良神色一震,双眼盯着了真,低吼道:“大师,您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老衲不敢。”了真叹道:“人世间七苦五浊,众生受苦也是天数。然则天心人心,老衲是怕关圣帝君虽然法力雄浑,但是神目如电,明辨是非,怕是有损檀越的运数啊!”

    了真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带着虚辰离去,只剩下沈良傻愣愣站在当场,了真最后一句话不断在心中回荡,难道真的噩运来了,昨天那些鲤鱼拼死命也要跳走,难道是预知了灾祸,提前逃走?

    后院起火,莫非也是上天警告,想到这里,沈良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他不在乎王法,可是鬼神之说却深信不疑,难道真的会有报应?

    正在他天人交战之际,老家丁从后面跑了过来,鞋都跑丢了,也顾不上,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逢人就说“我要有儿子了”,“我真的要有儿子了”。

    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心说老爷正生气的,你在这里发什么疯!大家频频给他使眼色,老家丁却恍若未觉,继续笑着跳着,终于惊动了沈良。

    “哼,把他带过来!”

    沈良让人把老家丁带过来,劈头盖脸就骂。

    “跟了我这么多年,越活越回去了,真是越老越丢人!”

    老家丁被骂得老脸通红,急忙磕了头,说道:“老爷,都怪小的,实在是小的太高兴了,我要有儿子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说清楚!”

    “是是是,老爷,就在刚刚,有个破道士来咱们这乞讨,您不是说要对僧道客气吗,小的就给他拿了馒头。谁知道这家伙真能吃,一口气吃了十几个拳头大的馒头,拍着肚皮说才半饱儿。小的气急了,赶他出去,他却说知恩图报,若是小的让他吃饱了,就给小的一对双胞胎,只吃了半饱儿,就只有一个儿子了。说着他就从葫芦里拿出一丸药,掰了一半给小的,说是吃了就能生儿子。”

    老家丁激动的眼圈发红,悔恨说道:“小的真糊涂,几个馒头算什么!不过这也算不错了,明年小的就五十了,这辈子都要完了,还能有个养老送终的人,高兴,真是高兴啊!”

    沈良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他倒是不在乎老家丁有没有儿子,如果那个破老道真有本事,说不定能帮上自己。

    “把丹药给我!”

    老家丁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来,疑惑地说道:“老爷,这是给我的,您可不能吃啊……”

    “呸,你把老爷当成什么人!”

    沈良抢过药丸,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金灿灿的,提鼻子一闻,浓郁的香气,让人神清气爽,好像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别提多舒服了!

    老家丁陪着笑脸,说道:“老爷,是好东西吧!”

    沈良眉头一皱,突然喊道:“快,快去追!”

    “追什么?”老家丁还在迟楞。

    “当然是追那个老道!”

    沈良豁然站起,招呼着家丁,跑到了后院,骑着马匹,一口气从后门追了出去。沿着大街往前跑,一直跑到了城门,突然发现远远的有一个身影,灰布破衣,正在不紧不慢地走着。

    “老爷,就是他,快追!”

    沈良眼前一亮,也不说话,用力抽打马匹,风驰电掣一般,往前跑,他越跑越快,可令他绝望的一幕出现了,破老道依旧那么潇洒,不紧不慢地走着,可是双方的距离却越来越远,无论怎么追,都赶不上。

    跑出四五里路,突然出现一条河流拦路,沈良心中一喜,太好了,这下子能赶上了。可是只见老道到了河边,把背上的蒲团拿下来,扔在了河里,接着纵身一跃,踩着蒲团,在河面上快速划过,不留一点痕迹。到了对岸,身躯晃动,转眼消失在了竹林之中。

    沈良一口气追到了河边,仔细看去,河水至少有两三丈深,老道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老爷,那个老道没了,还追不追?”

    “什么老道,是活神仙!”沈良甩蹬下马,恭恭敬敬跪在河边,一连磕了三个头。

    “活神仙,弟子沈良请求您赐见!”

    “弟子请求赐见!”

    一连喊了十几声,都没有反应,沈良垂头丧气,刚一回头,突然发现二十步之外,一个老道正坐在坟头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明明都过了河,他怎么又跑到了背后,莫非真有神通不成!

    沈良以往遇到过不少自称半仙的家伙,却没有一个如眼前之人的神奇,他不由得抢步跑过来,拜倒在地,就连家丁都跟着磕头,跪下了一大片。

    这一幕都被河对岸的唐毅和唐顺之,还有朱山朱海看在眼前,四个人强忍着笑。刚刚他们玩了一手漂亮的双簧,一路引沈良过来的正是唐顺之,他的武功好,速度快,短时间之内,不弱于马匹。到了河边之后,朱山和朱海两个水性极好的小子在下面托着,就造成了一苇渡江般神奇的效果。

    至于蓝道行,则是提前藏在了草丛中,此时又跳了出来。

    唐顺之把身上的破道破脱下,换成了自己的衣服,感叹说道:“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蓝道行有没有道行了!”
第67章 临阵突击章节目录第69章 做贼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