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路杀神 > 第五五五章 本能与运气

第五五五章 本能与运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刀幕碾过赵尘远的身影,随后又卷向了那些银汉府的修士,他们是过来捡便宜的,本以为叶信与德栋长老拼了个两败俱伤,没想到叶信还能运转元力、还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大绝,当即乱成一团,有的修士以赵尘远为榜样,呐喊着冲向刀幕,有的掉头就逃。

    只是,他们的身法远不如叶信的云龙变,只是几息的时间,卷来的刀幕已把一条条人影吞噬在其中。

    就在这时,叶信感应到了从后方传来的元力波动,立即转头,现那老者双手上托,小剑散出一道道赤红色的光焰,那种元力波动很不稳定,忽而强、忽而弱、忽而剧烈震荡、忽而又变得迟滞,叶信已明白那老者在做什么,全力向那老者掠去。

    刹那间,叶信接连释放出云龙变,最后又释放出瞬斩,刀光闪电般向那老者当头斩落。

    那老者的双眼死死盯着那柄小剑,完全不在意叶信的刀光,他要摧毁自己的本命法宝,同时引本命法宝内隐藏的法阵,与叶信同归于尽!

    不过,如果他处在全盛状态,这种目的很容易实现,顶多一、两秒钟,本命法宝被的法阵就会爆,但他现在已是油尽灯枯,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试图引法阵了。

    血光迸射,那老者已被叶信全力挥动的刀光斩开,整个身体一分为二。

    那老者终于扑倒了,而小剑依旧悬停在半空,光焰变化越来越剧烈。

    叶信伸出左手,同时勉强运转神念,努力平息着法宝内的元力波动。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转眼已过了几十息,叶信头上冒出成片的汗珠,眼前亦是阵阵黑,他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过了极限,此刻全凭一口气在撑着,因为这柄小剑是号称汉家三宝的凌云剑,剑主可以修炼九霄诀,长青古城姜弘道给他的情报中写得很明白,九霄诀是来自上界的圣诀,据说九霄诀就藏在这凌云剑之中。

    近百年来,长青古城针对这柄凌云剑可没少下功夫,但每一次都闹得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一次姜弘道会出现在池西之地,就是为了打探与银汉府有关的消息,如果有机会,当然不会错过,但是后来姜弘道听到一个无法确定的消息,银汉府已经与火乡联盟了,他担心自己吃亏,所以选择暂时离开。

    足足与凌云剑暴戾的气息对抗了上百息的时间,凌云剑内的元力波动开始缓缓平息了,叶信又等了片刻,试探着把指尖搭在凌云剑的剑柄。

    凌云剑没有任何反应,那汉德栋被叶信斩杀,它已经成了无主的法宝,叶信这个时候才敢放松心神,这一放松不要紧,差一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叶信把凌云剑插在腰带上,接着向上空招了招手,可等了半天,悬浮在高空中的证道飞舟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信产生了一丝狐疑,勉强动用最后一缕神念,现月并不在证道飞舟上,只有鲁药师一个人,满脸焦急的在证道飞舟上窜来窜去。

    叶信略微休息了几十息的时间,他的元府中有钟馗的神能,就算神念全部耗尽,元府也能在短时间内重新滋生出新的神念,他动用神念控制住证道飞舟,证道飞舟一点点向地面降落。

    片刻,证道飞舟落在了地上,鲁药师迫不及待的从上面跳下去,叫道:“主上,你怎么样了?”

    “我有些想当然了,否则不会这么托大的。”叶信露出苦笑:“长青古城的姜弘道再三告诫我要小心银汉府汉中明,还说他们猜测汉中明已经突破,成为大乘境的修士,我便以为银汉府只有汉中明是大乘境的修士,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一个。”

    “大……大乘境?”鲁药师的表情变得僵硬了,他虽然走遍了天池各地,但从没见过大乘境的修士,那对他来说,是近乎神一样的存在,所以他无从分辨高下,只现叶信今天打得出奇的凶猛激烈,怪不得……原来那老者是大乘境的修士!

    但是……大乘境的修士怎么会输给叶信?叶信的战力只是小乘境中阶啊?!鲁药师当然希望叶信能打赢,可这种反差太过匪夷所思了。

    “月呢?她到哪里去了?”叶信皱眉问道。

    “不知道。”鲁药师这时才醒过神来,急忙摇头道:“她突然之间就飞走了,我怎么喊她她也不回来。”

    “那就等等吧。”叶信说道:“老鲁,你打扫一下战场,我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必须马上调养。”

    “没问题,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做好的。”鲁药师说道,随后他顿了顿:“主上,你是不是从军中走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叶信笑着问道。

    “因为主上的刀势太霸道了,而且刚才说让我去打扫战场。”鲁药师笑道:“天池的修士,可不会说这两个字的。”

    “你没猜错。”叶信说道,随后他从山河袋中取出一只小匣子,从里面拿出三颗伪丹,全部放在嘴里。

    这一战消耗得厉害,他刚刚从昏迷中苏醒时服下的伪丹,已经全部耗光了,消耗过大并不算什么,叶信明白自己得到的更多,问题在于,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真真,而自己储存的伪丹就这么多,必须要省着点用了。

    有很多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应该珍惜,叶信虽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但习惯成自然,他总是理所当然的接受真真送给他的东西,现在真真不在了,他突然现自己已经没了底气。

    鲁药师见叶信已经开始闭目调息,不再说话了,走到一边,仔细在那老者的尸体上翻找起来。

    叶信在调息,鲁药师在打扫战场,而在距离战场百里开外,孙友功一屁股坐在一棵大树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从小拥有一种近乎野兽一般的直觉,总能预先感应到不对,现危险,当他第一次走上修行路,跟着两个散修闯荡时,其中一个散修对他的本能大加称赞,说他可以嗅到危险的气息,必能逢凶化吉,未来的前程不可限量,而另外一个散修却是不屑一顾的,说走在风浪尖头的修士,哪个没有本事?哪个不是天才?这样的修士死得还少么?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运气。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本能已经救了他很多次,譬如刚才,他就感觉德栋长老肯定要完蛋,死亡即将降临。

    所以,孙友功一直在想怎么逃跑,他也清楚,赵尘远他们是不会跟着一起逃的,而他绝不愿意陪葬,心中天人交战了许久,最后决定一个人悄悄的走。

    路上他一直在用最快的度逃跑,逃到这里,已经精疲力竭了,可脑海还是回荡着一种不安的感觉,思考片刻,压力应该是来自银汉府的,这确实是个大麻烦。

    银汉府号令极为森严,现在德栋长老应该已经被害了,赵尘远他们也好不了,只有他一个人逃回去,没办法交代,而德栋长老是府主汉中明的亲叔叔,想起汉中明说一不二的威势,他就感到阵阵脚软,回去了十有八九要被汉中明祭旗。

    那就不回去了……可是,天下这么大,哪里是他容身之地呢?

    孙友功思索良久,依然感到前程一片茫茫,他有些疲惫,细听了听,这片森林一片寂静,便靠在树干上,准备先休息一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友功被一种剧痛惊醒,他猛地睁开双眼,现自己的胸口正在喷溅着血花,嘴中塞着一些甜甜的、软软的东西,好像是某种小浆果,四肢都是麻麻的,好像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

    不对……我的反应怎么这样慢?到底生了什么?孙友功拼命思考着,接着他又看到一蓬血花从胸口喷溅出来,孙友功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至少应该立即捂住伤口的!

    有毒!肯定是中了毒!孙友功努力甩了甩头,同时试图伸手去捂住胸口,接着又现他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捆住了。

    一道寒光射来,刺中了孙友功的胸膛,随后又立即拔出去,又一蓬血光喷溅而起。

    “你……”孙友功花的眼睛终于看到前方有人,是一个长着肉翼的魔族少女,那魔族少女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剑尖抖得非常厉害,不止是剑,那魔族少女整个身体都在抖,脸上充满了恐慌、惊吓,好像她才是被刺杀的人。

    孙友功立即做出判断,这是一个雏,从来没杀过人的雏!而他做为堂堂的小乘境修士,居然被一个雏谋害了!

    “贱人……”孙友功出怒吼声,同时全力运转元脉,就算他今天要死在这里,也要先把这个贱人干掉!

    一股股巨力突然从后方传来,捆住孙友功四肢的树藤突然缩紧,把孙友功呈‘大’字形禁锢在了树干上,而且那些树藤极为坚韧,远强过铁索,以他小乘境的实力,竟然根本挣不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