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七章 这是舍己为人的精神啊!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七章 这是舍己为人的精神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思考了一会儿,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去书楼。

    一来现在到上课时间不算多,对于阅读理论书籍来说肯定不够,二来王崎肚子实在太饿。昨晚天演功法修补他身体时消耗的精力可是实实在在的,必须去膳房做补充了。

    换号衣服之后,王崎直奔膳房,吃了一碗面。

    但在他离开膳房时,却感应到一股惊人的煞气。

    王崎回头一看,正好看见毛梓淼和杜斌正在对峙。

    “喵星人和汪星人果然水火不容啊……”王崎吐槽了一句,同时凑了过去。

    毛梓淼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她尾巴笔直的立起,身体压低,脸上写满了愤怒,让王崎尤其在意的是,他在毛梓淼身上感受到了同种法力的气息。

    她居然真的依靠《天演图录》破通天了!

    王崎向毛梓淼身后看去,一个长着绵羊角的白发少年正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再看杜斌,一向在意形象的他胸口具有有好大一团油污。王崎很快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这位长着羊角的半妖少年不小心弄脏了杜斌的衣服,杜斌偏偏又特别在意这件事,加上他一向瞧不起半妖,定然向这位羊角少年提出了过分的要求,富有正义感的猫娘就在这个时候登场了。

    不过……

    王崎仔细打量着毛梓淼背后的少年:“杜宾犬好这一口?仔细看看还真是蛮清秀的嘛!”

    真阐子吐槽:“你究竟是怎么想到这一步的……”

    “仙院嘛,禁止伤人的。杜宾犬一开始就没可能对他打打杀杀,那件衣服又不是法器,要赔钱也难不倒修士。我实在想不出杜宾犬能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老夫居然无法反驳……”

    “你说他一个断袖男,怎么有脸歧视人外控?”

    “你在意这个作甚!你承认自己喜欢半妖了吗!”

    二人的对峙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王崎用胳膊肘顶了顶前面一个人:“喂,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的经过与王崎猜测的差距不大。不过杜斌并不是提什么出格的要求,而是直接以气势压迫对方——这种不会产生实质性伤害的行为仙院规矩并不禁止。养生主修持还没完成的少年如何承受练气期修士的气势压迫,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看在同为半妖的份上,毛梓淼站了出来,挡在那个少年的前面。

    杜斌冷笑:“半妖,你是铁了心不让我教训那个畜生了?”

    毛梓淼哼道:“不要欺人太甚!杨喜已经道歉了!”

    “呵呵,原来在你们这些半妖眼里,这种事道个歉就算完了?”杜斌不依不饶,同时居然抽出了仙院制式长剑,摆出起手剑势。

    毛梓淼压低了身体,腿部绷紧。

    王崎用灵识传音问真阐子:“你说这是不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啊,这杜宾犬脑子抽了吗?这样寻衅滋事确实不会被扣操行分,但是这么做真的不会引起仙院教职修士的恶感?”

    真阐子有些凝重:“看起来当初让你离那小子远点是对的。这小子压根不想进仙盟。他是故意的。”

    “什么?”

    “你之前有跟老夫讲过,依着今法修的性子,拉帮结派狗苟蝇营多半会遭人嫌对吧。还有他现在看似无脑的寻衅滋事……他的根本功法是青月转轮诀的话,我懂了!”

    王崎好奇的追问:“怎么?”

    “现在想想,原来古法也有古法的优势。哈哈,哈哈哈!”

    “直接说结果!”

    “资质啊!”真阐子道:“今法不假外物,对大道感悟越深,与天地呼吸的接驳就越强,反过来,悟不透就是一重大瓶颈。但古法可不是这样。古法资质是一方面,资源又是一方面,‘财侣法地’都很重要。这么跟你说吧,只要资源足够,古法甚至可以把一头猪喂成妖仙!”

    王崎挠挠头:“我怎么就觉得今法这条路容易一些呢?”

    语气隐含得意。

    真阐子咆哮:“想夸自己天分高直说!不是人人都是天才!若老夫所料不差,今法金丹晋级元神的几率远低于古法金丹晋级元婴。”

    王崎皱眉:“可是,只要破通天,今法从练气到金丹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赌自己是不是天才的。相反,古法由大毅力的话,靠资源登顶大乘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现在。”

    “现在?”王崎想了片刻:“供求关系影响物价!今法修都不需要资源,修炼资源自然比以前更好获得了!”

    “没错,但仙盟不会允许一个古法大乘存在,哪怕这句话是一个能借用天地呼吸的,披着今法修外衣的古法修。”真阐子嘿嘿笑道:“现在想来那条一切世家子弟、修士后代都得集中到仙盟总坛与大分坛的规定,怕是别有用心。”

    “不过,老头,那你以后还要不要复活?”

    真阐子道:“他们没有直接把戒指没收,要么是觉得老夫与你一起,会认识到古法缺陷,成为今法修,要么觉得等到你有实力帮我炼制躯体时已经成为了仙盟的一份子,会疏远我这个古法修。他们把杜斌这种弟子集中起来估计也就是这个用意。这些人手里有直指大乘的古法传承,随时可能用资源堆出一个不稳定因素来,还不如对他们每个人都进行教育。”

    王崎点点头:“原来如此啊,既得利益者消灭反对者的方式之一就是同化对手,尤其是双方的矛盾并非资源层面的时候。”

    “你又在说一些奇怪的词了。”

    王崎继续分析:“现在杜斌的状态根本就是个搅屎棍啊!反正自己不准备走这条路,不如让所有人都走不成。而且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一定只敢招惹没什么背景的天才散修。他似乎也是个世家子弟,算得上家大业大,不一定怕一个元神期都不一定修得到的散修。大派弟子他有可能是要和对方交朋友,搞臭对方的名声搞坏对方的心持。”

    “虽然你说得没什么问题单总觉得好像在骂人……那小子在你眼里就是脏东西是吗?”

    王崎笑了:“不啊,我开始有些喜欢这些小子了。”

    “啊?”

    “我刚刚升级,他就送过来让我找找升级后的感觉!”王崎笑得很灿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

    ————————————————————————————

    抱歉,今天两更会晚一些

    不过贫道是个信人,不食言!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