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二章 别在这种地方效法先贤啊(第二更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二章 别在这种地方效法先贤啊(第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数位逍遥修士开会的时候,王崎在自己床上苦苦思考着。

    熊墨的实验,让他有了一丝灵感。但这种朦朦胧胧的玩意还不能使他有所突破。

    因为他要挑战的,是神州仙道的常识。

    在王崎前世看过的穿越小说中,主角存在的意义就是强/奸土著居民的常识。但这里是现实。神州修士作为天地之道的求索者,修炼方面的理论不至于会有太大的漏洞理由钻。

    既然说了“不理解理论就无法将功法练到高深处”,那么他就没可能随随便便就绕开进化论修炼《天演图录》。

    不过……

    “熊墨一个灵兽山修士怎么会来教流云宗的课?”

    这个问题王崎在意了很久。但现在,它被一个更大的问题取代了。

    “他的实验涉及了动物学、遗传学、生物化学、生物工程学。虫妖的那个实验涉及了流云宗所代表的空气动力学,花妖的那个则需要有光学……”

    如果是一般实验,大可以解释为一个实验是由大型研究团队完成。但是熊墨的研究过于重口,没有修士愿意和他一起玩触手。按照实验计划于实验报告,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

    可是一个人能掌握这么多理论?

    “掌握理论”和“背下理论”可不是一回事。否则的话,今法修也不必将大多数求仙之人拒之门外,更不用劳心劳力的对付古法修——以高阶修士的记忆力,背下一个图书馆也只是等闲,要是背书就行,今法修岂不是将理论书籍散布出去就可以扫平世界?

    “我需要一个华生来找盲点啊……”

    王崎翻了个身,喃喃自语。

    结果这个问题,他思考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苏君宇看到王崎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这么萎靡,昨儿晚上参悟生灵之道去了?”

    “参悟生灵之道”这句话在修士之间的意思相当于地球上的“研究生物学”,是“参悟生灵繁衍之道”的简称,在特定情况下有猥/琐的内涵。但苏君宇忘了,王崎才踏入仙道没多久,那里听得懂这种内涵?

    王崎想着自己确实是在思索一个灵兽山修士的实验,所以点头:“确实如此。”

    苏君宇的脸色立刻就微妙起来了:“辛岳哪家……啊不对!我是助教得扣你操行分啊混蛋!你是学生啊啊啊啊啊啊!”

    王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苏君宇话中之意,不过,他关注的点却落在别处:“辛岳居然有那种地方?”

    “你不知道?”苏君宇仿佛硬吃一记心神攻击:“难道是所谓真爱……卧槽这才多久……”

    你FFF团一般的发言是怎么回事……王崎一脸蛋疼的看着苏君宇:“在风月场所消费第一次什么的,也太低级了吧……”

    这句话简直对苏君宇造成了暴击效果:“我我我,我一点也不羡慕在那种地方风/流的家伙……一点也不!”

    “诶?”王崎来了兴趣:“单身多少年了?”

    “混蛋啊啊啊啊居然连你也来嘲笑我……你也是吧?”

    王崎轻轻回了一句:“我几岁你几岁?”

    苏君宇被王崎恶毒的连击击溃,抱头蹲防,呃,或许是抱头痛哭。看着老朋友的怂样,王崎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吧?什么?我上辈子撸了一辈子?啊哈哈哈哈这种小事……啊哈哈为什么突然有点消沉了呢?

    过了一会,苏君宇才恢复过来:“算了,想你也不会领先一大步……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看了熊老师的那些实验报告和实验计划。”

    苏君宇面露同情之色:“什么啊,原来就是精神健康值低到做噩梦了啊。”

    王崎:“我是真的在思考问题,熊老师的实验,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苏君宇一脸震惊:“你觉醒了新的……取向了?”

    “我觉得半人半虫也是一种萌点。”王崎很是认真:“而且我思考的也不是重现实验。”

    说着,王崎就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苏君宇。

    为什么熊墨可以用横跨那么多领域的理论进行实验?

    不是说知道理解理论才能领悟这方面的功法与法术吗?

    苏君宇听了王崎的理论之后,摇摇头:“你搞错了一个基本概念。”

    王崎大惑:“什么?”

    “‘前辈求得之理’与‘我辈修持之术’,这二者关系可没那么简单。”苏君宇冲王崎摆摆手指:“不过,你正好问对人啦!一法衍万法,论对这二者关系的把握,没人强得过我万法门。”

    他趾高气昂,一幅“来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的样子。

    王崎躬身:“还望苏大哥不吝赐教。”

    苏君宇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你知道你们现在所学的是什么吗?”

    “各大门派的前辈探究大道时总结的公理。”

    苏君宇点点头:“那么你觉得,一条公理就足以构造一道法术吗?”

    王崎一愣。似乎抓住了什么。

    “一道术,一门法,都是数条公理支撑的。”苏君宇继续介绍:“就像一棵树想要生长,树皮与木质部都必不可少——木质部是什么你明白吧?明白就好。我们将法术比作树叶,那么这个法术所蕴含的根本大道就是树的木质部,这个法术涉及的其他公理就是树皮。”

    “少了其他公理,树还是树,还称得上良材,可以作为搭建你成道之路、通天之梯的材料。但是,缺少了‘树皮’,也就是构成法术的其他公理,木头就永远只是木头,道也就是单纯的道,生不出‘术’。”

    “而若是只有树皮,叶子还能存在,但是缺乏木质部,不可能长高,风一吹就倒。所以,从没有人能凭一道术就可以得道的,除非他悟性高到足以从术中反推出道来。”

    “换言之,一道大术,自会涉及许多公理。就算你不谙此术的根本之道,只要悟出此术涉及公理中的一道就成。当然,树皮被人剥去,从跟到梢仅留下一条皮的树不会有多繁茂,这样搞出来的法术多半不如悟了根本之道的人使出的强。”

    苏君宇说完之后,一脸得瑟,等着王崎称赞。然而,他失望了。他看向王崎,发现对方脸色沉得可怕。

    王崎问道:“苏兄。敢问修士在悟出一重大道之后,一般如何表示庆贺?仙道之中有何风俗?”

    苏君宇沉思:“风俗的话……我万法门倒是保留了效法几何魔君的传统。魔君一日于沐浴中悟道,忘了穿衣服就御剑飞上半空大喊‘我知道了’。魔君弟子多有模仿——喂!你干什么?”

    王崎一把扯下腰带,手搭在衣襟上,冷冷的回答:“效法先贤。”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