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章 我知道啦!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十章 我知道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太一天尊艾慈昙正在钓鱼。

    当然,不是指在万仙幻境里上传什么不过脑子的内容,毕竟这是不是无聊到一定程度真干不出来。他是真的在钓鱼。只不过他钓鱼的地方有些不同。

    他在暗无天日的秘境,连同池塘一起悬浮在虚空之中钓鱼。

    此处本为世中之世,洞中天地。这一方洞天与神州天地隔绝,不见天光。开辟这道洞天的人甚至没有费工夫去演化出大地,更不用说炼制一些小一点的日月星辰。而后来占据这方洞天的今法逍遥修士显然也没想再添加一些景致。

    按理说这样一处地方,不应有任何生灵存活,更遑论钓鱼。但太一天尊毕竟是今法最强修家,养一池鱼也不是什么大事。驻道于此三十年后,他就以大法力扭曲一方空间,在虚空之中形成一道未定的引力场。引力场中放置的水土都是焚金谷修士转化而成,至于鱼苗,则是灵兽山修士凭空合成,每一条都是神州所没有的物种。

    若无要事,他总喜欢在这儿钓一会鱼。这是他除了二胡之外最大的爱好了。钓鱼不仅可以放松自己,而且这件事本身还不会碍着他思考。

    这里的鱼儿都是经过天择神君的手的,衍化飞快。太一天尊的鱼是越来越难钓了。不过幸好他的耐心一向很好。

    不过不是每一个驻道于此的人都有这种耐性的。

    波动天君薛定恶盘腿坐在艾慈昙对,身下疏导波纹浮现,将他托在水面上。他右胳膊撑在膝盖上,右手拖着下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一刻钟之内已经换了八个姿势了。

    终于,波动天君的耐心耗光了。

    “无聊啊!”

    艾慈昙伸手一招,从虚空之中拿出另一只鱼竿:“给。”

    薛定恶摆摆手:“不需要,不需要。小艾,帮我一个忙。”

    虽然薛定恶比艾慈昙年长一些,但天一天尊乃是标准的鹤发童颜,不修边幅的乱发早就白了,波动天君自命风/流,面相永远保持着青年模样。他这幅样子老气横秋的称呼太一天尊为“小艾”,实在有些别扭。

    艾慈昙仿佛明白薛定恶的意思,摇了摇头:“不行。”

    “我们哥俩多少年的交情了。”

    “重任在身,不可擅离。”

    薛定恶捂着额头,长叹:“这里真的很无趣啊。”

    “正好改了你好美色的毛病。”

    薛定恶跳起来大吼:“红袖添香夜读书乃是雅事!雅事!”

    “没有红袖就读不了书就是毛病了。”

    薛定恶重重叹了口气。重新坐在水面上。

    终归是朋友多年,艾慈昙有些不忍:“你不是用万仙幻境在外面,额,勾搭上了吗?”

    薛定恶摇头:“我这人你是知道的。红颜在侧,灵感方如泉涌啊。万仙幻境的学术交流,呵呵——不行,我得赶紧让冯落衣在万仙幻境专门开辟一区用于日常交流,最好把拟真功能也搞出来出来。”

    艾慈昙很想说一句,那这和春/梦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让阳神阁宗师给自己种个幻术得了。但是看到挚友振奋的眼神,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这里实在是无聊的让人发疯。今法修为求道而忘我不假,但今法心持却是讲求“真我如一,初心不易”。既然未像古法修那样断欲绝情,长时间苦思大道还是很考验人的心智的。

    所以,他把球踢给了冯落衣。

    冯兄啊,千万要护住万法门和万仙幻境的节操啊!

    就在这时,一声兴奋的喊声传遍了整个洞天。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波动天君站了起来,面色凝重:“这声音,是薄耳?”

    艾慈昙点点头:“多半是又悟出了什么神功妙法。”

    数万年前,古时算道大修,几何魔君季弥德在沐浴时悟出刚性不规则体提及测算之道后,兴奋的御剑冲上半空,大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行的是,魔君太过兴奋,根本忘了用法力幻化一套衣衫。更加不幸的是,魔君门下弟子竟将之当成一件雅事,至今这还是万法门的一项庆祝活动——只不过很少有人真的敢去实施罢了。

    量子尊师方才那一嗓子,颇有几何魔君遗风,波动天君甚至忍不住恶意的揣度对方是不是穿着衣服在。无论是谁听了那一声喊,都会觉得量子尊师又有了一重大领悟!

    “我依旧觉得,他的缥缈之道已经走入歧途,很难再作突破。”

    薛定恶看着艾慈昙:“你没问题吧?”

    艾慈昙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输他几回又何妨?当年在尔蔚庄,我们何曾怕过他?”

    “说得好!”薛定恶也燃起斗志:“让神州的美人儿在等我一会吧!我要去会会他了。”

    听到薄耳那一声喊的,不只有艾、薛二人,不容道人破理也听见了。他不断催促带着他飞遁的焚天候开尔文,让他快些。

    不容道人在围捕不准道人的行动中,与师弟火拼至油尽灯枯,双双跌入北冥海。原来,在围斗之中,破理与海森宝发生了言语上的争执。二人争执间,提到了二人意外身陨的恩师索墨非。脾气火爆的破理情绪失控,挟天剑之威含怒出手,爆发出超过了白泽神君预料的力量。师兄弟二人就这一直战到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北冥海乃极寒之地,破理跌入之后就被冰封,寒气侵入体魄,几乎丧命。不过幸好千年之前焚天候铲除了北冥寒螭,北冥海再无大妖。群妖慑于破理逍遥气意,未敢加害。

    方才,焚天候正在以《天熵诀》化去破理体内寒气,但破理一听到自己师伯的“我知道啦!”便坐不住了。他求着焚天候将他带来。

    焚天候居所离量子尊师不远。破理很快就见到了在自己的书桌上伏案思考的薄耳。

    破理语气激动:“师伯,波形天变式塌缩原理解出了?”

    薄耳抬头,有些迷茫:“解决了?”

    薄耳天生木讷,语气淡漠,破理不得不又问一遍:“您是在问我还是再回答?”

    “问。”

    破理有些失望:“我以为您解出来了呢。您刚刚想出什么了?”

    薄耳挠着后脑勺,回答道:“填词游戏。”

    “啊?”

    有什么问题是用填词游戏隐喻的吗?

    薄耳让开身子,让破理看到自己的书桌:“我刚刚解填词游戏。这道有些难。”

    不只是破理,连开尔文都有些面色古怪。破理忍不住道:“师伯你……闲得慌?”

    薄耳苦笑着递出几张手稿。

    “机关算尽,未能破题。”

    这几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师伯你不会说话就别掉书袋啊……

    破理一边摇头,一边接过薄耳的手稿。

    “果然还是这些东西啊……”

    破理也叹息起来。

    开尔文见师徒二人有些郁郁,出言道:“一时困难而已。二位不必如此……”

    薄耳坐会自己的位置,低声道:“若是森宝,还在……”

    “别提那个名字,师伯!”破理表情微微扭曲:“那个叛徒!”

    然后,两位缥缈宫逍遥又陷入沉默。

    开尔文想开口劝慰一二,有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看见二人腰间拐着的一枚小铜镜突然同时亮起。

    那是万仙真镜的端子。镜子亮起,就代表仙盟高层有要事相商。

    缥缈宫二人对视一眼,然后齐向开尔文告了声罪,便以神入幻。

    在二人眼中,周围景色化为流淌的光影,急速幻化,最后成了另一幅样子。

    这里是一个议事堂,里面人不多,大部分人只有一道虚影——这是分出一道心神进入万仙幻境。全神进入的只有四人,分别是“苍生国手”冯落衣、“万法之冠”陈景云、“镭射女尊”马橘礼与“剑鸣苍穹”邓稼轩。至于虚影,破理看了一下,大多是万法门的逍遥修士。

    陈景云正在被自己的老师,万法门上代副门主华若庚的虚影哭笑不得的训斥。破理与冯落衣最为熟稔,于是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冯落衣耸耸肩:“陈掌门布鸿蒙一气阵布出不可解七桥,把自己给困住了。需得有人去救。”说道这里,冯落衣忍不住笑赞:“陈掌门求道之笃,在逍遥修士里都称得上罕有。”

    “万法门不最缺狂人。”

    同为万法门修士的冯落衣点点头,神色颇为骄傲。

    华若根的训话并没有持续多久。万法门很快就商定派人去破阵。然后,万法门主人纷纷散去,留在这里的只有薄耳、破理、冯落衣以及陈景云三人。

    冯落衣示意缥缈宫二人落座。六人坐成一圈。过了一会,缥缈宫逍遥修士古慈也出现在议事堂。

    陈景云见人齐了,开口道:“我叫大家来,是有一件事。破理真人、古慈真人可还记得围捕不准道人的第一战?”

    破理皱起眉,对陈景云提起这事颇为不悦。古慈倒是痛快点头:“没错。”

    “当时有两个护安使协助你们暂时转移了不准道人注意力,是不是?”

    马橘礼点头,补充道:“我记得当时那个村子里有一个得了古修传承的少年破境到练气,焚金谷的小丫头正是借那个孩子才引开不准道人注意力的。”

    古慈与破理点点头,表示是这回事。

    “那个孩子进入了辛岳仙院。”陈景云继续说道:“他似乎有问题。”

    ————————————

    PS1:填字游戏这个梗,地球上的尼尔斯·玻尔先生真的做过哦~

    PS2:QAQ求推荐票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