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四章 万法门的情怀你不懂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四章 万法门的情怀你不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万法门内门弟子耿鹏看着新入子弟们练习着《基础剑法三》,觉得这一幕特别赏心悦目。

    其他门派弟子很难理解万法门弟子为何对基础剑法基础拳法基础步法基础枪法基础刀法基础戟法等等一系列名字带有“基础”二字的武学怀有意志特殊的感情。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这些流传极广的入门武术就像是十以内的加减法,你会受用一辈子但不会刻意去学习,更不会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什么?学会了“一加一等于二”的兴奋感记忆犹新?这事就算是真的你也不会好意思说出去是不?

    对此,耿鹏想来是嗤之以鼻的。

    万法门弟子素来认为,仙院教授的基础武学,才是算学美的体现!

    仙盟现在通行的基础武学,乃是千年之前万法门逍遥修士,“剑狂”葛朗日的开发的一套武道。剑狂葛朗日也号算狂,在元力门、玄星观的研究领域亦有涉猎。但他最得意的,莫过于那本无图的剑谱。无图即为无招,但只要按照剑谱上所说,管你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铄棒鞭锏锤抓,只要窥出参数,代入公式,按部就班,万法可破。用这些剑道公式反向剖析天下剑法,将之肢解成一个个最简单的因式,然后再按照数理组合,便是这些基础武学了。

    基础武学每一个动作解析成公式之后,都是最简因式。也代表基础武学的每一个动作都最简洁但蕴含无限可能性。当这些弟子真正涉足武道之后,就可以自由组合出适合自己的“武道公式”。

    而在万法门眼里,基础武学便是算学之美!

    哦,看那一踢腿,这就是最简因式“甲增辛方”!那个舒臂,那一个是“乙丁之积”!看那挺胸……啧,这几年年成不错啊,看那妹子……曲率真大!

    不知不觉间,耿鹏的思绪就向某个错误的方向滑去。这时,万法门弟子的素养切让他觉得队列中有一丝不和谐。

    “怎么回事?有人做得不标准?”

    教官的职责让他认真起来,眼睛迅速锁定了目标。看到了那个动作不标准的家伙,耿鹏心头闪过一丝不快,下意识喊道:“王崎,出来。”

    被点名者一脸无奈。王崎明白,这就是找事的。苏君宇其实告诉过他。李子夜是万法门少有的、善于交际的修士,在同辈弟子中声望颇高。而由于李子夜的死与他脱不开干系,所以现在在辛岳城的万法弟子倒有八成看他不顺眼。这也是王崎虽然修炼《爻定算经》却找不到人来下个棋。不得不去找苏君宇玩牌的原因——没错这绝对不是因为“我的朋友很少”这种烂理由才和苏君宇混在一起的。

    即使是苏君宇,也承认若不是与自己先玩过几把牌、他又与项琪关系不错,说不定也会出于看王崎不爽的状态。因此,面对来自万法门的刁难,王崎倒是有心理准备。

    但被点名者有了心理准备,点名的助教却陷入了沉默。

    耿鹏承认自己看王崎不爽,若是他在仙院惹出麻烦,自己会很愿意去踩上两脚。但是现在对方最多算个偷懒,按教职律,最多口头警告两句。结果自己意识冲动,直接叫他出列!若是重罚,反倒是自己违律啊……

    除了白泽神君那种百无禁忌的家伙,万法门弟子多是以守规律而闻名的。

    莫名其妙的尴尬感在耿鹏心中扩大。若是项琪知道此时此刻发生的事,大概会直接开嘲讽——万法门情商就是低!

    耿鹏阴晴不定的表情落入王崎眼中,绝对又是另一个意思。王崎在心里冷笑:哟,小样还在读条憋大招,想怎么整我?呵呵,仙院规矩我读得可熟了,你能用来整我的方案也就甲乙丙几种,劳资早有对策ABC了!

    果然,打脸才是穿越者该做的事!

    而两人间诡异的沉默落到其他弟子眼里,又不一样了。不少弟子都隐约听说过王崎与万法门弟子之间疙疙瘩瘩,其中不乏出身帝王之家,政治嗅觉敏感的有为青年。王崎这种古法转今法还能独自破通天的天才是五绝真传的有力竞争者。仙院在思品、操行上一样有评分,王崎被教官刁难是他们喜闻乐见的,若是与这位筑基师兄爆发冲突扣光一个月的操行分更是再好不过。

    万法门低情商弟子企图对新进弟子下绊子最后被以这样或那样的姿势打脸打脸打脸,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啊!

    由于耿鹏举棋不定的时间太长,王崎已经开始**自己打脸后众人的反应了。

    所幸,万法门弟子普遍低情商不假,但是绝对不傻,智商都杠杠的。耿鹏短短功夫倒是想出了找台阶下的办法。

    万法门弟子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王崎见状,精神一凛,暗道:戏肉来了。

    “剑舞得不错。”

    “嗯。”王崎不咸不淡的应答到。

    “以前练过?实战用的剑术。”

    “做古法灵身修持的时候练过两手防身。”

    耿鹏点头:“很好……”

    接下来是呵斥我忘不了劣等古法,还是职责我自恃过高?王崎盯着耿鹏,等待他的进一步反应。

    “其他弟子也要听好!别以为这套基础武学就真的只是基础!这套武学是一切武学的根!你们要向王崎学习!学着把自己的意识、自己的知识融入这些武技,发展出自己的武道!”

    等一下,剧本似乎不大对啊?

    这时不是应该职责我练习不认真,接着要么让我单独舞一次剑被我对剑的理解打脸,要么随便找个所谓天才教训我结果被我刷刷几剑削成人棍打脸才对啊?

    这展开会不会太诡异了一点?

    耿鹏接着说道:“接下来,我会向你们展示一下如何在基础武学中融入自己的想法!王崎和你们在同一水平线上,且是你们当中学得最好的。等一下他会和我对练,你们注意看我们的剑法,再注意与自己的剑法比较!”

    另一个筑基助教皱眉:“老耿,这是不是超纲了?貌似不是考试范围啊?”

    耿鹏的额头上出现一滴冷汗:“加分项,加分项……”

    王崎顾不上吐槽貌似是在体育课上划重点的两个筑基修士。他在思考耿鹏的用意:“这家伙是想亲自下场收拾我?我练气他筑基,他又是注重精确的万法门,假装失手伤人可能性太小。而且就算他真的伤了我,说不得要与项琪、苏君宇两个真传弟子交恶。小惩大诫?这里的医馆明明就是免费的,还有金丹修士坐镇……让我丢面子就更不可能了,练气输给筑基实在太正常了……”

    一干新入弟子向王崎投去羡慕的目光,都觉得他能得到教官亲自指点是天大好事。也有一些是在幸灾乐祸,他们也是以为耿鹏要亲手教训教训王崎。

    王崎还惊疑不定,耿鹏却自觉已经把事情圆回去了。他走到王崎面前,拔出一柄训练用的长剑:“王崎,注意了。”

    王崎左想右想也没想出对方到底准备怎么坑自己,倒是确认自己不大可能有危险,于是对着耿鹏摆出起手式:“耿师兄,请赐教。”

    仙道礼仪,若是两人切磋,一般修为低者先手。若修为低者笃行“后发制人”,则修为高这先进行试探性攻势。

    王崎直接一招“基础剑法一之平肩刺法三”,直取耿鹏中宫。

    这一道一出手,耿鹏脑海中就计算出无数破法。若是再平时,他定会将破法一一使将出来,好好向王崎说一说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可是刚才为了找个台阶下,他已经要咬定叫王崎出列就是为了演示,使出高深剑法怎么成?所以,他不得不把那些诱人的破法在脑海中一一打灭,然后也依着基础武学,使出《基础剑法三》里的一招,竖剑格开王崎的直刺。

    耿鹏的动作落到王崎眼里,却并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招,剑的轨迹在他脑海里被勾勒出来,他清晰地看到剑势所代表的曲线!

    《几何书》,强化抽象能力的强大功法!

    王崎的法力还不足以支持《爻定算经》进行超高速运算,但这一万法门神功的加持却让他隐约把握住耿鹏的下一击。他急速撤剑,不成章法的横在自己胸前。

    果然,耿鹏下一招就是将竖起的长剑劈下!

    王崎后退半步,剑往前压,使出基础剑法一里的另一招,攻向耿鹏。耿鹏又用一招基础剑法中的剑术,挡下了这一击。

    二人有来有往的斗了十几招。王崎渐渐兴奋起来,和这样一个绝对不敢杀伤自己的陪练打对自己修炼武学大有裨益,而且《几何书》与《爻定算经》也能得到精进。这里面的爽快感可不是打脸能够比拟的!不管对方想怎么整自己,就冲这一顿打,值了!

    比起王崎的畅快,耿鹏是越打越憋屈。明明有无数好招可以收拾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可是……可是……可是……明明应该是我的主场,可是光看表情,吃瘪的好像是我啊!

    与耿鹏相熟的筑基助教看到耿鹏的表情,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可是大多数人硬是没想明白耿鹏究竟是以何种诡异的逻辑想出用这个法子找台阶下。

    时候,他们倒是问过耿鹏理由。耿鹏的回答是:“这就是,万法情怀。”

    顺便,项琪等几位修士听说这就是之后渺小了很久。项琪的原话是:“啊哈哈哈哈不就是不能控制情绪也不懂交际结果……啊哈哈哈哈这半年就指着这群低情商的家伙过活了!”

    另外,很久之后,王崎对这事做了盖棺定论:“万法门的情怀,一般人不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