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一章 五月鸣蜩

第二卷 喜闻乐见的学院戏 第一章 五月鸣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辛山,神州北地名岳,仙盟总坛所在。

    按照玄星观绘制的地图来看,神州大陆比着王崎前世的欧亚大陆还要大些,最南端一直超过赤道,北地最北却离着北极有些远。神州便集中了这颗星球八成左右的陆地。这里的季风比着地球也更强,因此神州内陆虽然旱了些,却也不是不毛之地。

    辛岳这一城之地,虽地处北地,却因为流云宗与山河城对气候的调整,物象更像是南国风光。

    这里的大气都被流云宗阵法掌控,山上的温度与山下相差不大。此时已经是五月月底,正接近仲夏。仙院所在的半山腰已经有了一丝暑气。宿舍区外,蝉儿被暑气所激,蜕去最后一层皮,钻出地底,在树上“知了、知了”的鸣叫。

    此时正值清晨,蝉声显得有些扰民。有几个新入弟子受不得这吵闹声,忍不住推开窗户,往树上扔了几个法术。

    由于都是新手,没怎么练过法术,所以蝉鸣声没有消去多少,倒是放法术的那几个当场就被操行司的执律者按住,执律者们则当场就用“扣学分”让这群睡昏头的家伙清醒清醒了脑子。

    不得不说,风纪委员会这种玩意不管在那个世界都是遭人恨的存在。

    王崎端坐于宿舍床上,盘膝而坐,,默默地搬运周天。

    他起得很早,外面的骚动完全干扰不到他。若是有今法修在此,变不难发现,这个房间内部所有灵气运转,都发生了偏转,纷纷指向这个打坐的少年。大量灵气随着少年行功而被他吞吐。

    这种异象,便是证明王崎对“场”的概念有了初步的理解。而一般修士,得到筑基期才会接触这一层。

    今法讲究容身天地呼吸,此刻,王崎仿佛自身就化为了天地的呼吸!

    王崎现在修行的,乃是归一盟心法,号称“诗中圣品”的《天歌行》。一道法力贯穿了他的丹田与全身穴窍。法力本身并非像其他功法那般直接流转,而更像是一种介质,由丹田生出的法力**动,在诸穴窍间奔流不息。

    麦克斯韦电磁定理,几个分立的带电体或电流,它们之间的一切电的及磁的作用都是通过它们之间的中间区域传递的,不论中间区域是真空还是实体物质。

    丹田生出的波动不仅推动了法力运转,还致使部分法力溢出,在王崎周围形成了场。对于修习《天歌行》的一般弟子来说,这部分法力算作是合理的损耗。但晚期早已摸索出硬功这部分法力的窍门。他的丹田早已生出一股收束力,让这部分法力在他伸手形成一个“磁场”,归拢更过的天地呼吸。

    麦克斯韦电磁定理,电能或磁能不仅存在于带电体、磁化体或带电流物体中,其大部分分布在周围的电磁场中。

    此时此刻,王崎对“磁”的运用已经远超同届中元磁真气的修习者了。

    感受着体内法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王崎却还是有些不满意。

    “现在形成的‘场’是仿造静电场构成的,是开放的。如果能够构成闭合的涡旋场,修行速度应该能更上一层楼!”

    这一个多月,王崎越是修行,反而越是觉得自己修炼出了问题。

    首先,他还严重缺乏将理论与功法联系起来。麦克斯韦电磁定理,小部分属于高中课程,主体部分则是大学水平。对于前世为地球学霸的王崎来说,这涡旋场的图象自己就是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但是,他却无法把这种认识应用到修炼之中。

    简单来说,他满脑子E=mc^2,但是生产技能却仅点到“会抡锤子”的地步,距离造出原子弹还有很远的路。

    至于第二个问题……

    王崎突然感到法力一阵躁动,体内灵力激荡起来,整个身子感觉仿佛置身于火海!

    “果然。”王崎叹息一声,中断了《天歌行》的行功,改为《天熵诀》。

    《天熵诀》乃是由热力学衍生出的功法,从熵的方面来控制温度、热力。而且不同于古法中的火法,每一个境界所拥有的真火威力都是限制死的。《天熵诀》的作用在于加温和降温。即使是练气期修士,也可以为逍遥修士的真火增温。而且只要法力足够,还能保证自己不被烫死或冻死,《天熵诀》的增温或降温都是无限的。

    《天熵诀》将王崎周身热力聚拢起来。在“熵减法”的作用下,法力的躁动渐渐平缓下来。

    王崎正准备首功,突然,异变又起。被《天熵诀》归入丹田的力量突然爆发,席卷全身!

    王崎咬牙切齿的开始打出一套掌法。

    相波拳剑,《大象相波功》的配套掌法。

    《大象相波功》的功法基础是相波论。相波,在地球上也叫物质波或德布罗意波,是更具粒波二象性所得出的一切物质的波形态。《大象相波功》可以将法力化为无形的波,进而构成一切有形的物体,正和“大象无形”之意,故得此名。

    让体内冗余的力量在相波拳剑的作用下金属化为一道波之后,王崎大喝一声,朝右边一指,一道刃型波竖这他的手指激射而出。波刃的尾端扫过王崎的床铺,床上的枕头就这样被一分为二,棉絮满天飞。

    “这是第几个了?”王崎皱着眉头,想到。

    刚入仙院那会,王崎听说“仙院就是给你犯错误的机会”这句话后,脑子一热,竟跑去修炼了传功殿大部分绝世心法。

    功法走入正轨之后,都会在体内自成循环。若是两个循环同时运作,那就得保证功法彼此之间不会产生干扰,不然容易岔气。开始王崎一口气修炼太多功法了,彼此之间冲突的地方也太多。

    《爻定算经》和《几何书》只是侧重点不同,矛盾不难调和。但《大离散参同契》和《天歌行》、《天歌行》和《天熵诀》、《大象相波功》和《大离散参同契》,还有基于相对论的《光定乾坤》与《天歌行》《大离散参同契》之间几乎都存在巨大矛盾。这几种功法并行之后,初期祸患不闲,但随着王崎修为加深,它们的矛盾日日凸显,几乎逼得王崎走火入魔。

    王崎想办法收拢了一地的棉絮,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戒指,戴在手上。

    真阐子毫无形象的爆发出一阵大笑:“啊哈哈哈哈!老夫早就提醒过你,不要一次性练那么多心法,吃亏了吧?”

    王崎撇撇嘴。他一开始觉得自己凭借地球比神州领先一线的理论、号称解释一切的“超弦”理论在加上自身不错的数学水平,可以统合那些功法。可惜,他后来才意识到自己“理论联系实际”这一块短板短得太厉害了,即使明白了更高层次的理论也用不出来。

    看来穿越者不等于龙傲天啊!

    王崎一边盘算着解决办法,一边向膳房走去。

    实际上解决这一问题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找一门更加高级的功法作为主修功法,强行压下诸般功法的反噬。

    《大象相波功》《天熵诀》《天歌行》《光定乾坤》四门心法都是加权值高达四的绝世心法,《爻定算经》《几何书》则有三。王崎上哪去找更强的心法?

    哦,传功殿里就有,《天演图录》,虽然初期威力加权值只有一,但本质上可以一门加权值六的绝世心法,可是……

    “我是搞物理的搞数学的不是搞生物的啊!”王崎在心底怒吼。他可不认为懂一个进化算法就等于吃透了进化论,就可以自行将天演功法推演上去。

    第二种,自己通过地球上对于“大一统理论”和“超弦理论”推演出一门可以包容这几门功法的功法。

    不过,王崎看了看不准道人的手稿,就含泪否决了这个选项。在有不准道人研究基础、海森堡各种理论的前提下,自己尚且无法推演出一门能用的法术。

    什么?停止修炼其他几门功法单修一门?

    这个想法看上去很美好,但实际操作性反而不如前面两条——不如说“约等于零”。王崎发现,自己体内各个功法的循环早就形成一个危险的动态平衡。如果自己突然一口气提升其中一门的进境,那么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届时,王崎十有八九会死于走火入魔,十之一二会废于走火入魔。

    “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兼骑虎难下还不得不继续砸下去的感觉……真心酸!”

    小说主角练功作死要么解锁特殊成就要么被高人救回功力大增的定律果然是骗人的!

    不知不觉间,王崎的思维再度飘向天外,险险走过膳房。

    由于练功花了不少时间,王崎出门得不是很早,膳房里已经排了很长的队。王崎老老实实排到队伍最后面。

    王崎想起枕头的事,于是目光往膳房角落里扫去。膳房靠边的地方,他找到了那抹熟悉的橙色。

    毛梓喵,呸,毛梓淼耳朵动了动,似乎感觉到有人再看她。她望了望,发现王崎的身影,高兴的挥了挥手。

    这只喵天生善良,并不记仇。加之最初几天仙院人少,王崎与毛梓淼很快就熟稔了起来。

    王崎端着一小碗面和一杯豆浆,坐到毛梓淼旁边,习惯性的瞟了两眼对方的猫耳。

    毛梓淼敏锐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会给你摸的喵!”

    王崎险险被豆浆呛死:“那天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那也说明小崎你很美自制力喵!”

    “我竟无言以对……”王崎捂住脸:“好吧梓喵,由于我没啥自制力,又有件事请你帮忙了。”

    “果然啊。”毛梓淼一幅了然的神色:“我就说嘛,小崎没有事需要我帮忙是绝对不会主动找我的喵。这次是什么?衣服还是被子?”

    王崎《大象相波功》失控后,就值得靠波刃这种攻击手段将冗余力量排出,半个月下来就劈坏了五条被单、七个枕头以及若干衣物。后来王崎发现毛梓淼对针线活也很拿手,干脆就拜托她帮忙缝补一下——结果一个月下来,王崎就获得了装备“乞丐的被单”。

    毛梓淼乐于助人,也不介意:“好吧。下午练完身法之后我就帮你缝。”

    ——————————————————————————————

    章节什么的……哎呀呀逗比青年也有文艺魂燃烧的时候呀!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