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三十章 科研人的事,能叫猥亵吗?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三十章 科研人的事,能叫猥亵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怀着对真阐子的无限同情,向宿舍赶去。

    《爻定算经》这门功法对他的帮助是巨大的。作为今法功法,它所能提供的法力总量、回复速度都是《大罗混沌天经》无法比拟的。虽然在特定方向上,《爻定算经》没有什么优势,但是,纯以计算能力而论,《爻定算经》绝对冠绝古今!

    地球上,科学家一直将数学称作“科学的皇后”,没有数学,什么都研究都无法进行。

    不会傅里叶展开,不会微积分,如何在电磁领域立足?

    不会泰勒级数展开,不会遗传算法,连研究遗传学都办不到。

    不会数学建模,任何力学研究都无法进行。

    所以,在选择功法的时候,王崎首先选择了《爻定算经》。将来无论转修什么,《爻定算经》都会有用。

    想到这里,他心情大好,快步走到房间门口,准备睡一觉,然后从明天开始修炼。

    就在他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他停住了脚步,因为他清清楚楚的听到里面似乎有人声。

    错觉?

    王崎把耳朵贴在门上。这回他听得更清楚了,这分明是女孩子哼歌的声音。女孩的声音暖暖糯糯,不简直是甜腻腻的,分外好听。王崎退后两步,抬头看看房间号,庚字四一四号,没有啊。他又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王崎一边说着只有自己才懂的梗,一边推开门。

    在排出“自己走错路”这一情况、而且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订什么特殊服务之后,剩下的可能性就只剩两个了。

    第一,里面哼歌的妹子走错了。

    第二,自己被贼惦记了。

    第一种情况先不去管,如果是第二种那简直喜闻乐见啊。虽然得为对方混进仙盟领地偷东西的勇气点赞,但是会来这片顶了天就是炼气中期弟子住的宿舍区偷东西,这个贼想必混得非常差——嗯,办事的时候还要哼歌,简直没有职业素养!

    炮制一个漂亮女贼,简直就是小说里喜闻乐见的展开嘛!想到这里,王崎不由得挂上了一丝邪恶,或者说猥琐的笑容。

    可惜这些想法王崎并没有与真阐子共享,不然戒指老头会在第一时间吐槽王崎滑向歪处的思维。

    另外,不得不说,从堂堂大乘修士沦落到吐槽用物品的真阐子确实很值得同情。

    推开门后,王崎第一眼就看到了哼歌的女孩。他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喃喃道:“天道哥……我终于知道你的癖好了……”

    首先,女孩的发色很奇怪。神州大地的人类都是地球上的亚裔模样,但是肤色不同的“少数民族”也有不少,发色瞳色不是唯一的。但是,像这个女孩这样鲜亮的橙色头发,还是大大超出了人类的范畴。但是,这一头橙色头发却分外自然,完全不像是修仙界杀马特。

    另外,女孩脑袋两侧没有耳朵,但头顶上却有着一对猫耳。

    微微张着的。仿佛合不拢的嘴角,还有那含糖量破表的嗓音……没错,这就是正宗的兽耳娘。

    虽然完全有那么一小会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化形妖物。但是,化形妖兽至少得有等于古法分神、今法炼虚的境界,这等大妖怎么想都不可能会闯练气修士空门。

    不过,脑中关于女孩身份的思考已经被王崎自己按下去了。某个完全出自学术领域的好奇心控制住了他。用某些漫画的语言来说,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某个开关被打开了。

    “你的耳朵,可以让我摸一下吗?”

    “诶?”女孩听见王崎进来的声音,本来已经露出职业性的笑容。但王崎的话,却让她的脸僵在那里。

    “看你在笑,就是不反对了?”王崎很是振奋。这种奇葩生物的生理结构实在太让人好奇了。而且,这摸起来的手感……

    “诶!等一下喵!我……唔喵!”少女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反抗。但是,王崎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她的耳朵。

    手感不错嘛!

    王崎心中大呼过瘾。上辈子童年时就想干的事情,今天居然干成了!

    女孩耳朵被王崎**着,脸色越来越红。她拼命挣扎,企图躲开这个起伏自己耳朵的恶人。但是王崎感觉得出来,少女体内没有法力,实力也就学而期或通天期的样子,根本不足为惧。少女见挣不过对方急得大叫:“来人啊!救……救命!”

    经典台词出场的时候到了!王崎福至心灵,“狞笑”道:“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突然,王崎感到背后一痛,身体腾空而起撞像墙壁。王崎眼疾手快,伸出双手往墙上一按,缓和了部分立道,锁喉,身体自然而然的发力,量身上力道卸开,然后问我落在地上。

    我去,真有破喉咙来救人啊!

    王崎一边腹谤,一边转过身去。只见项琪将猫耳少女护在身后,一脸怒色:“王崎……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哪种人?”

    项琪一只手指着王崎鼻子,怒骂:“你居然对女孩子用强!公然猥亵!”

    王崎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只是没见过这位姑娘的……额,这个耳朵这么奇特,想摸一摸而已啊。怎么就猥亵了?”

    “就算是半妖,也是仙盟治下子民!你难不成不把她当人看?”

    “所以说……我就是好奇摸了摸她的耳朵,也不是什么大罪吧……”

    苏君宇从门外把脑袋探进来,带着古怪的笑意,一脸“我懂”的表情,道:“对于半妖来说,那些返祖体征才是碰不得的啊。”

    “你那一脸同道中人的笑是怎么回事。”王崎面色僵硬:“还有,什么是半妖?”

    “化形妖物与人欢爱后诞下子嗣,就是半妖。”真阐子在王崎脑海里解释道:“几万年间,仙道妖族相互对立,人妖两族都容不下他们。今时看来却是有变。”

    这不科学啊!王崎看向猫耳少女——这个举动吓得少女往项琪背后缩了缩——问道:“人类和妖类的爱居然能打破生殖隔离?感觉好**。”

    项琪狐疑道:“你真没见过半妖?”王崎赶忙摇头。项琪又看向王崎手里的戒指,问道:“老头,你没告诉过他半妖之事吗?”

    真阐子笑道:“在万年前,修家见到半妖,哪个不是一剑斩了的?”

    听到“斩了”二字,猫耳少女身子抖了一下。

    项琪拍拍她的背部,轻声安慰几句。苏君宇则向王崎仔细解释。

    所谓“化形”,就是妖类修行到了一定层次之后就能够学习的神通。这门神通是在不改变血脉的前提下,改变血脉构造躯体的方式,从而达到改换形态的作用。用地球上的术语,就是在不改写基因的情况下,改变DNA的表达方式。

    在DNA表达方式改变之后,妖族肉体就变得与人族无二了,人妖之间的生殖隔离也会暂时消失。这个期间,人妖交合,有极低的几率诞下子嗣。这就是半妖最初的来历。而半妖若是与人类诞下子嗣,生下的婴儿有一半的可能性是半妖。

    半妖婴儿刚出生时与人族一模一样,到了十二岁左右、第二性征开始发育后才会渐渐显示出不一样的返祖体征——最常见的就是发色、耳朵和尾巴。

    值得一提的是,以天蛊真人阀不尔为首的灵兽山修士在破解这一神通后,曾纷纷表示要给化形妖物换一个学名。原来,妖族化形的原理和毛虫羽化成蝶的原理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也就是妖类靠的是法力而毛虫靠的是激素。

    奈何这个充满科学性与严谨性的建议被其他逍遥修士联手死谏了回去,原本与灵兽山关系不错的几头大乘级数的大妖也表示,如果灵兽山敢拿那个作为对妖族用的学术用语就立马翻脸。

    总之,感谢那些前辈的坚持,今天人们没有称呼化形妖族为“变\态妖物”。

    王崎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点:“等一下,‘第二性征开始发育之后才出现’,也就是说……”

    苏君宇竖起大拇指:“没错!半妖的耳朵和尾巴,对于人类来说就是……”说着,扫了项琪胸口一眼“咳咳,略遗憾……”

    项琪皮笑肉不笑地放出天序剑碟:“死土豪,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王崎捂住脸。他此时心里想的是:这下,玩脱了……

    在经过一番解释后,事态终于平息了下来。

    项琪总结道:“也就是说,你,王崎,因为没有见过半妖,好奇之下,对着这位半妖师妹,毛梓淼,上下其手,公然猥亵。”

    王崎嘴角抽搐,道:“对于公然猥亵的部分,我持保留意见……”

    这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这就是科学活动!科研人的事,能叫猥亵吗?能吗?

    “总之道歉。”

    王崎老老实实对那位叫毛梓淼的少女道歉。少女红着脸,连忙摆手:“不用啦喵!其实师兄你也是……无心的喵!”

    “额,从刚才开始就想问了……那个意义不明的‘喵’是半妖特有的语气词吗?”

    毛梓淼急了,连忙摆手:“才不是喵!我……我只是……喵……只是……”

    项琪替她解围:“半妖生理本能使然。结丹妖物淬炼十二重楼,可以改变喉部结构,但是半妖不行。”

    少女连红得更厉害了:“真……真的不是控制不了喵!”

    半妖少女之所以会出现在王崎的房间,是因为她为了攒积“功值”,接下了仙盟的任务,负责在学生还未入住之前打扫宿舍。

    仙盟功值,是一种类似于贡献度或者说积分的东西。只要积攒到足够的功值,你就可以想仙盟换取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待到误会都解除后,项琪吩咐毛梓淼先离开,然后看向王崎:“身手变好了嘛,决定好修行的功法了?”

    ———————————————————————————————

    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