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九章 这个功法我是见过的!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九章 这个功法我是见过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准备好好观摩一下墙上的壁画。《天演图录》能进化,还不会与任何功法冲突,作为兼修功法没事练一练估计都受用不尽。

    自己自幼接触进化论,对进化的理解说不上透彻,但至少有个科学的概念。

    真阐子似乎察觉到王崎的想法,道:“这个功法,不好练,老夫劝你多考虑考虑。”

    “你觉得这个功法有问题?”

    真阐子沉思了一下:“若是一万年前,有弟子拿着这篇功法来向老夫请教,老夫只怕会直接骂他一顿。”

    王崎好奇道:“为什么?”

    “这根本就不是功法,至少不是完整的功法。这么说吧,在我眼里,这就是一篇有一百句口诀的功法里随意抠出二十几句组成的残缺功法。”

    王崎吓了一跳:“没这么坑吧?这根本练不出法力来啊,就算强行练出,多半也会走火入魔。”

    “但是,这个功法偏偏就靠二十来句口诀就能让人引导法力在体内进行周天循环。”真阐子道:“然后,剩下那七八十句口诀,都可以自行推演。如果说每个功法都会形成一个框架,别家功法的框架都是定型的,框架里面的东西也差不多备齐了,那么这个功法,连框架都是勉强维持,但自由度极高,可以让修习者随意添加。”

    王崎眉开眼笑:“有意思啊!”

    “这不是有没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你选了这个功法,就意味着必须花大量精力做天眼,不然怕是连二流功法都比不上!”

    王崎摇摇头。自己不是生物学家。在这个起码要大学学识学位才有资格修仙的世界,自己对进化论的理解还不够看。

    更重要的是,海森宝的手稿潜藏着加权值超过三十的法术,如果练气初期就将之融会贯通,论战斗力战翻路人模板的元神期都不是没可能——当然这只是个美好的想象,但这也说明,王崎潜在的本钱算得上雄厚了。这方面又和自己前世专业对口,所以应该以缥缈宫、万法门心法为主。

    王崎吸了口气,从蒲团上站起来。他略过了天灵岭的《幻魔印法》、《双玄经》,焚金谷的《天物典》《天化诀》,目光落到归一盟的《天歌行》上。

    “《天歌行》,万法归一麦思伟的根本功法,号称‘诗中圣品’……‘上帝的诗歌’麦克斯韦方程组?经典物理之大成。电、光、力一体,法术变化多端,肉搏,呸,格斗也是一流。难得的是还这么富有文学气质。”

    王崎看着简介,心底有些易动。

    地球的19世纪,人们一度相信物理学即将走到尽头,一个由牛顿巅顶基础、麦克斯韦构建的物理学大厦骄傲的树立在世界上,从天上的行星到地上的石块,万物都必恭必敬地遵循着它制定的规则运动。

    而麦克斯韦方程组在数学上完美得难以置信,它所表现出的深刻、对称、优美使得每一个科学家都陶醉在其中。一直到21世纪,麦氏方程组仍然被公认为科学美的典范。在人类日常接触的宏观领域,经典力学仍旧统治一切。

    王崎目光在《天歌行》上停留了许久,最终遗憾的摇摇头:“可惜啊,我是搞那两朵小乌云的,信的是‘哲学与上帝已死,宇宙的规律与秩序全无’。”

    “两朵乌云”,英国科学家开尔文在英国皇家学会发表的致辞中提到的,“笼罩在物理学上空的两朵乌云”。两朵乌云中,一朵引出了相对论,粉碎了经典的时空观,另一朵则引发了量子力学,否定了经典的决定论。到了21世纪,科学家史蒂芬·霍金更是高喊“哲学与上帝已死,宇宙的规律与秩序全无”。

    最终,可供王崎选择的功法还有三门。

    《爻定算经》、《几何书》、《大离散参同契》。前两者为万法门心法,后一则则出自缥缈宫。

    《大离散参同契》是缥缈宫根本心法,与当世所有主流心法不同,这门功法炼出的法力不是绵绵不绝,而是不连续的。《大离散参同契》的法力是分成一分一分的在修习者体内运行,而包括缥缈无定云剑、不容电剑在内的无数缥缈宫秘法都强硬的规定必须以这种形式的法力才能发动。

    《爻定算经》,修习者会在身体的每一个穴窍里都产生一个“阴阳爻”,可以大幅提高修习者的计算能力。

    《几何书》,更加强调抽象能力的心法。修习者学习拳脚兵刃、画符摆阵、炼丹炼器会比其他人更快。

    “《大离散参同契》是一切缥缈宫心法的基础,筑基期之后还可以转修《无定云经》。”王崎思量着:“但是搞理论物理,计算力同样重要啊。”

    理论物理,在20世纪之前也叫“数学物理”。

    最终,王崎决定还是先看看再说。

    心里做出决定后,王崎先走向了《爻定算经》所在的偏室。不料,一道半透明的蓝色光膜挡住了他。

    “怎么回事?”王崎大惑不解。既然把功法摆出来了,还有不让人看的吗?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事实并非如此。

    光膜上有几行小字,似乎是一道题目。

    原来,这些偏室里的功法,都是需要一定学识才能理解的。缺乏对功法本质的理解,强修之下只会走火入魔,修元崩毁。故而仙盟在偏室大门上设下屏障,只有结出题目者,才能通过。

    真阐子很快就认出了这道题目:“双手十指之算?”

    将题目中这个世界独有的术语换成地球用语之后,王崎也得出答案:“嗯,十进制与二进制的转化问题。”

    真阐子语气凝重:“这算题不容易。居然只是入门的考验?”

    这道题在万年前也算是算学中的一等难题了,即使是不关心杂学的他也略有耳闻。

    王崎点点头,在心里吐槽道:就小学数学而言,是不容易。

    这玩意就是初中生都能做对。

    在今法出现之前,神州大地只重修炼而轻视一切。真阐子大乘期的计算能力确实恐怖,但在实际上,这老头的数学水平也就停留在四则运算上。

    由于题目实在太过简单,王崎没有立即答题。他试着走向其他偏室。果然,每一个偏室前都有一道光膜。

    《几何书》的考题是欧几里得前四大公理的简单证明——高斯这种数学家十岁就能做出来,放到应试教育也大概是初中水平。

    《大离散参同契》的题目倒是难了一些,将两个经验性公式用内插法拼成一个——果然是黑体辐射公式啊。应该说不愧是随便一个法术加权值就在八以上的超级大派吗?这个跟前两道题比起来就是微积分和四则运算的差别吧!

    王崎对着这道题在心中吐槽着。不过这道题对他而言不算难。普朗克用了一个下午就拼出正确的公式了,自己知道答案,计算能力也强过绝大多数地球人。就算这个光膜要算过程分也只需半小时。

    不过……

    王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自己看功法已经不知不觉花了好几个小时,虽然之前已经睡了一整天导致现在还不困,但保持作息规律是很重要的。

    先看看《爻定算经》,看完就回去吧。

    王崎这样决定后,又回到《爻定算经》的偏室前。

    真阐子语气凝重:“这一题不简单啊。”

    王崎抬起手在光膜上点了一下,被他点过的地方立刻变成红色。

    哟,还是触屏的。

    王崎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开始解题。在他唰唰唰写下几个数字之后,光膜如同被戳中的肥皂泡一般破碎了。

    “等一下!”真阐子在王崎脑海里尖叫起来:“怎么可能这么快?”

    “因为智力。”

    一个数学专业研究生用数学欺负小学生或半文盲,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从王崎嘴角那抹恶劣的笑意,不难看出他的答案。

    真阐子又一次丢了面皮,闷闷不乐。

    偏室也是正对门的墙壁上刻着功法。十余个蒲团排列在地上。王崎坐下,又花了半个小时来记忆这篇功法。

    确认记号之后,王崎起身,准备离开。这时,从刚才就一直没开口的真阐子突然对王崎道:“这篇功法,老夫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崎皱眉:“老头你是不是被我打击得精神失常了?”

    创立这个功法需要懂得二进制才行。在这个世界,发明二进制的是万法门积分尊者赖不离,而这位逍遥修士是与元力上人一个时代的。据王崎所知,那个时候真阐子还在大白村后山躺着呢。

    真阐子道:“我确实没有见过这篇功法。但是它行气的路线,运劲的法门,老夫都觉得有些眼熟。”

    王崎思考道:“古法里面也有增加计算能力的功法吧?”

    真阐子道:“我也想过,可是不像啊?”

    “万法门也是从古时一直传承至今的,说不定你见过?”

    “不可能。一万年前,万法门根本就是个快要绝户的小门派。老夫几乎没有印象,更别提和万法门祖师有旧。”

    王崎挠了挠头:“那你慢慢想一想,想好了我们再谈。”

    老头也是可怜人啊,寂寞一万年后却发现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就是个笑话,还要隔三差五被今时的成就打击一下,现在只能靠一点错觉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

    被封在法器里的古修残魂听说不少,要不要给他找个戒指老太婆?王崎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