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七章 历史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七章 历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地球,神州,本应是两个毫无关联的世界。

    举个例子,神州的“天序表”和地球的元素周期表极为相似,都是七个周期一百一十八个元素。化学属性也很相似。但是,就王崎记得的部分来说,天序表原子量的数值与元素周期表存在的细微差别。而这代表神州的质子、中子和电子的质量、属性都与地球存在差别。

    而这众多的不同中,最为显著的差别,就是名为“灵气”的物理量。

    在地球的物理学中,“灵气”没有容身之处。对于那些自洽并可以解释一切已知现象的理论,“灵气”不过是一个不必要的实体,只能被奥卡姆的剃刀切除。

    但是在神州,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靠练气歌诀和拳术感应到一丝天地灵气,物理性质诡异的天材地宝更是层出不穷。

    光这一点,王崎就可以认定,这里不是地球所在的时空,而是另一个宇宙。

    但是……

    不准道人海森宝、量子尊师薄耳、不容道人破理、镭射女尊马橘礼、五师寂灭钱学深、万法之冠陈景云、剑鸣苍穹邓稼轩、基佬,哦不,机老图灵……

    这一位位名字似乎是某个天道哥在恶搞的逍遥修士,却提醒着王崎。这个世界与地球存在着联系。

    而既然两个世界都存在“科学的逻辑”,那么这种联系也必定是可以探究的!说不得,自己穿越就和这个有关。

    而初步探究这种联系的方法,就是找出它的规律。

    王崎将仙道史上所有大人物单独摘出来,列成一张时间表。

    “古法时期这一块,好乱。”王崎摇摇头:“仙道公认的今法始祖是元始天君毕戈慈,也就是毕达哥拉斯,希腊数学家的异世界同位体。这与地球科学史相符合。几何魔君季弥德,阿基米德的异世界同位体,也算符合。但是,毕达哥拉斯学派其他人都没有记载?”

    “接下来,‘天算子’祖忠志?祖冲之的异世界同位体,万法一脉的真正开创者,后来才将毕戈慈、季弥德的传承整合在一起。唯一的问题是,他的出生时间早于山河城祖师,地动魔君张珩——祖冲之是南北朝人,时间应该是晚于汉朝人张衡的。”

    “天灵岭前身之一的万花谷,祖师是孙思淼和李士桢,同一时代……孙思邈和李时珍一个唐朝一个明朝的常识我还是有的……”

    “古法时期的今法祖师爷们,不少都是地球科学家的异世界同位体,但是时间乱七八糟的。”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王崎又将目光转向了今法开创期:“这一阶段,以玄星观重立天体体系,歌白叛出圣婴教开始。最大的问题出在天择神君达尔文身上——不得不说当初翻译Darwin这个词的人有才啊……姓达叫尔文,简直毫无违和感。”

    天择神君达尔文,神州第一位逍遥修士。虽然万法门里有几位从古法大乘转修功法成为逍遥修士的老人,他他们转修的时间无疑要晚于天择神君成道。

    “地球上的那位达尔文出生时间远远晚于牛顿,但是这位天择神君资格居然这么老。”

    然后,就是今法第一个天才爆发的时代。

    “牛顿、波义尔、胡克、莱布尼茨一直到欧拉……这几位的异世界同位体出生得比较‘规矩’。两个世界历史的趋同性越来越强。”

    “到了海老头那一代,几乎和地球历史一样了。”王崎喃喃自语道:“然后,历史的相关性就开始急剧减弱。”

    如果这个世界的发展与地球真的一致,那么根据量子力学对“薛定谔波函数塌缩的原理”这一问题的理解不同,现在缥缈宫至少也得分出几个支脉才对。但是,从我听闻的对缥缈宫法术的描述来看,现在神州只存在一个哥本哈根学派的观察着理论。

    “之后,两个世界历史的相似度就急剧减弱。地球上六七十年代才出现的科学家里,很少在有神州有异世界同位体。他们的理论也很少出现……最后一位在地球上有同位体的修士是玄星观的不动法王霍金。”

    “而这一切的开始……”王崎目光转向自己列出的时间轴的某一点:“神州修士索墨非和地球科学家阿诺·索末菲的区别。”

    缥缈宫修士索墨非,在神州历史中声名不显,仅记载了一个“意外身陨,将弟子破理和海森宝托付与师兄薄耳”。

    问题就出在这‘意外身陨’下!

    阿诺·索末菲之所以将弟子泡利和海森堡丢给波尔,只是因为正常的跳槽。之后,索末菲还继续教书育人。另外,索末菲本人也有几十次炸药王提名,绝非可以一笔带过的人物。

    “也就是说,和自己在地球的同位体相比,索墨非真人完全称得上是夭折。而且,死亡原因也被省略了,这里面一定有天大的秘密。”

    王崎揉了揉脑袋,将用来整理时间轴的那张纸揉成一团:“到底是为什么呢?”

    按照记载,索墨非身陨时已经是涅槃期的大宗师了。以缥缈宫法度那丧心病狂的加权值,索墨非只要不被大乘围攻或是被逍遥修士攻击就不可能被杀。

    王崎挠着头,苦苦思索。千瘟万毒针的效力使他身上忽冷忽热,脑袋也是疼得像是要裂开一样。

    最后,他叹了口气:“算了,想不出来就暂时放一放。嗯,涅槃期高人都陨落了,我一练气期参与进去是有点不自量力。”

    说完,他抓起被单往身上一盖,倒头便睡。

    睡熟之前,王崎的嘴角却勾起一丝笑意:“不过,这个世界,确实挺有意思啊!”

    王崎不知道,半空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他。

    见王崎睡熟,悬浮在半空中的陈景云身影闪烁了一下。然后,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纸团。陈景云小心地用法力抚开纸团,仔细查看。这正是王崎梳理神州仙道史、列出时间轴的那一张纸!

    穿游相宇!陈景云使用穿空遁法,在真阐子未能察觉的情况下,从王崎房里取出了这一张纸!

    突然,这位半步逍遥的大宗师喉结上下动了动:“居然在关注索非墨真人的陨灭?”

    时间轴上,“索墨非身死”这一事件被完全打上着重记号。

    陈景云目光变了变,打量起王崎的卧房。

    末了,他摇摇头,像是在劝说自己一般,低声说道:“这不一定。不可逾矩。”

    王崎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千瘟万毒针带来的低烧等症状已经消退,但身子仍然有些虚。最让王崎不满的是,自己衣服被单已经被汗透了,但自己是在昏迷中被项琪、言和颐运送到辛岳的,根本不可能准备换洗衣物。

    王崎咧着嘴,将置办衣物提上日程。

    不过幸好,他也算是修仙之人,法力仍在。他先是在屋内打量了一阵,结果意外发现有一个像是水龙头的东西,上面有个小小篆文,输入法力就可以流出水来。在“水龙头”下揉了揉**裤,然后用法力蒸干水分,然后换上了仙盟发放的法袍,保持一个可以出门的状态。

    这是,王崎的五脏庙发出抗议声。王崎暂时息了洗衣服的打算,打算去膳房吃个晚饭。

    膳房离宿舍不远,王崎走了几分钟就到。仙院膳房倒不似内城商区的奢华风,青石地板,长桌条凳。世家弟子的报道期还未到,来吃饭的人也不多,膳房氙灯有些空荡荡的。

    现在入学的,不是因为天分好被讲坛负责人推荐过来的,就是如王崎一般意外发掘到的散修,彼此之间也不熟稔,三五成群的坐得很开。膳房后厨门口,有个蓝衣修士坐着,身边摆放着一大堆食盒。王崎看对方大约筑基期的气息,估摸着这位就是前世常打交道的食堂打饭师傅,便走了过去。那名蓝衣修士剑有人走来,也不废话,直接递给王崎一个食盒:“吃完记得将食盒交还膳房。”

    王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打开食盒,立即就被震住了。

    ——————————————————————————————

    达姓,出自姬姓,为颛顼帝之后,在汉族中虽然罕见,但也算有渊源的姓氏。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