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二章 内涵恐怖的手稿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十二章 内涵恐怖的手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今天的六千字,献上。

    ————————————————————————————————————

    当项琪找到王崎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她循着自己的定位法器在街上找到王崎时,对方正双目无神地在街上游荡!

    “你这是……被榨干了元气吗?”

    王崎过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他悠悠的转向项琪,笑道:“师姐,你这一句话节操就掉得差不多了啊。”

    “啊?”项琪疑惑不解。

    在神州,吸取他人精气真元的邪法并不少,是以在神州修士耳中,项琪刚才那句话不会有任何歧义。

    这类邪法流传并不广,项琪也只是随口一问。真阐子很快就代王崎讲述了一下白马茶寮里发生的事。

    少女面色古怪:“你居然和一个精修白泽算的万法门弟子玩无定牌?而且对方还是筑基期修士?”

    王崎傻愣愣的点头:“是啊是啊。”

    真阐子补充道:“而且还死不认输。”

    项琪摇摇头,决定忽略这一情况:“怪物啊……看你累成这样,算了,带你去休息吧。明日送你去报道。”

    说着,少女放出法器,托着站立不稳的王崎,向仙盟驿馆走去。

    半夜。仙盟驿馆。

    王崎躺在床上,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熟了。但是,他的灵识却悄悄接触了戒指:“老头老头。现在还有人注意这里不?”

    真阐子道:“至少我感觉不到。”

    “哈!”王崎把身上盖着的被单一掀,跳下床:“终于,可以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了!”

    说着,从窗边拎起衣服,从里面取出两摞纸。

    其中一摞,是不准道人海森宝的手稿。另一摞,则是今天才买的白纸。王崎有取出一块墨、一方砚台和一支笔。这都是今天才买的。

    “不过这些玩意还真便宜。”王崎便磨墨边感叹:“成套买也只用百分之一石的灵气。”

    石,是灵气的通用计量单位。是数亿颗低阶灵石灵气含量的平均值。

    百分之一石算得上是仙城之中最低消费标准了。肃然实验室里可以测出类似于普朗克常数的最小灵气单位,但是交易用的便携式灵池那种POS机加信用卡式的玩意显然不需要这种精度,百分之一石就是便携式灵池最大精度了。

    “凡俗之物很难与修仙之人产生交集。就算真的要用凡俗之物,修家赚银子比凡夫容易百倍。而灵石等物,凡人有完全用不上,所以自古以来,仙道与凡间都是不通货殖的。”真阐子说道:“辛岳这种地方有卖普通纸笔的就算不错了。”

    王崎突然笑道:“对了老头,你原先还有个‘罗天上师’的名号?听起来挺帅啊,威风凛凛的。”

    真阐子没好气:“万年前再威风又如何?今日还不是一局游戏里的一张卡?”

    在苏君宇借王崎的那本图鉴里,扩展包“盖世天罗”中,几位罗浮玄清宫的著名修士与大部分罗浮玄清宫法术都被制成卡片。

    “对了,按照那个什么陆任嘉加权算法,你的加权值可以排到多少?”

    真阐子仔细算了一下:“这个算法应该不是看你会使用什么法术,而是看你能在战斗中使用什么法术。老夫当年……六到八的样子。如果只考虑最佳状态,《大罗混沌天经》配合诸般法术发挥到极致,应该可以到十。”

    王崎摇头:“大乘期理论极限也才十的加权。要知道,修士修为越高,加权值越高啊,”

    修士修为越高,法力就越强,能够动用的法术也就更加玄妙。另外,修士的修为又与寿命挂钩,活得越久,拿来练剑修法的时间也越长,战斗经验也更加丰富。

    “这已经算是鲜有的成绩了。不少古法法术在这个算法里都是倒扣权值的。”真阐子有些恼怒。

    “缥缈无定云剑、双旋奇劲、大相波手、大矩天图、天剑这几个单独拿出来就是加权值十的巅顶妙法、斗战重器。不容电剑、二分电旋劲、叵测身法、七周天的天序剑碟单独拿出来也有九了。”

    真阐子叹息:“老夫至今觉得难以相信……”

    又过了一会,王崎磨好了墨:“好了,老头,安静一下。我要开始了。”

    说完,王崎就开始飞速在空白纸张上写了起来。

    真阐子忍不住问道:“又是这种奇怪的算符。在大白村我就想问了,这个你究竟在哪里学来的?”

    这个问题是在不好回答,王崎干脆装作全身心投入解析,没听见问话。

    不准道人手稿上属于神州特有的运算符号,渐渐被完全转化成地球上通用的符号。

    渐渐的,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公式出现在王崎面前。

    “这个符号一直存在……应该是个常量,还有这个也是……”

    “应该又一个是普朗克常数,还有一个是什么?”

    “这部分手稿记载的数据不足……也是,海老头一直被通缉,应该不敢放心大胆地做实验。”

    “数据不足,暂时没有条件做黑体辐射实验,没办法确认这个世界的普朗克常数数值。”

    “另外一个常量……等一下,这个符号往往是和另外三个公式一起出现的。”

    “这三个公式使用相当频繁,可是我完全没见过。难道是这个世界特有的?”

    随着解析工作的进行,王崎开始咬笔杆。

    这三个公式意义不明,使用又是如此频繁,对解析是个挑战。

    “先不要想着代表什么,纯粹用数学方法解析一下的话……”

    王崎抛开誊抄好的手稿,有重新拿了几招白纸,开始计算。

    因为穿越的关系,王崎的魂魄比普通人强得多。而作为拥有前世就拥有数学物理双学问的学霸,王崎掌握的高等计算方法非常给力。但饶是如此,这一步也花去了他一个小时。

    “这三个公式是等价的……”

    “那么这三个公式可以一律以某个符号代替。”

    再将“王崎不知道含义的公式”与“王崎不知道含义的常量”带入熟悉的公式之后……

    “嗯,果然,这里就要用到矩阵算法了。”

    精简许多的算式让王崎精神一振,同时也开始暗暗叫苦。

    矩阵算法的计算方式非常**而且繁琐,是每一个学习量子物理的学者都厌恶的。

    “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是等价的……不行,现在缺失的条件太多,又引入了未知的条件,不闹贸然转化……”

    王崎咬着笔杆,想道:“而且海老头的绝学是叵测身法,号称无法同时看穿她的速度与距离。这毫无疑问是讲测不准原理融入了身法。薛定谔波函数没有直观的体现这一点……”

    怎么办?

    怎么办?

    王崎看了看天色,觉得时间分外不够用。

    “矩阵力学的优势在于对于分立谱线的描述、处理那大量的数据……这里没有多少数据……”

    突然,他脑袋里灵光一闪:“对了,狄拉克的算法!用泊松括号简化。如果这里的核心真的是测不准原理,那么同样不符合乘法交换律的泊松括号一样可以!这样就大幅简化了运算!”

    真阐子早已在戒指中入定。对他来说,这种看也看不懂的算式无疑是一种折磨!

    终于,在天亮之前,王崎完成了他的计算!

    随手拿起一张纸擦了擦汗后,王崎又将第一次誊写的手稿。草稿纸连同剩余的笔墨纸砚放在一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搓了个火球。他用法力紧紧裹住火堆,不让火焰熄灭的同时防止烧到房间。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哇哈哈哈哈哈!以后,我想怎么玩就这么玩啦!”

    真阐子被惊醒,喝到:“你在发什么疯!”

    王崎大笑:“你猜猜,海老头那份手稿上有什么?”

    真阐子有些好奇:“你分析出什么了吗?”

    “至少包含了缥缈无定云剑和叵测身法。如果我能够补充实验数据,说不定还能解析出大矩天图的炼制方法!”

    “另外,缥缈宫一脉系出同门,所以,不容电剑、二分电旋劲也不是不可能悟出!”

    海老头真大方!这被大幅简化之后仍剩二十多页的手稿,是在推演如何将测不准原理、概率云和矩阵力学等理论融入修法的诀窍!

    真阐子本来想笑两声表示不信,可是王崎语气十分笃定。他的声音有些发涩:“你……已经学会了?”

    王崎脸色不变,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

    真阐子犹豫了一下:“那是……知道怎么修持了?”

    “也没有?”

    真阐子怒道:“你耍我?”

    王崎摊手:“你特么没总纲也练不成剑法啊!与之配套的心法,缥缈宫入门的剑法法术,这些都是这些法术的根基。”

    “也就是说,你只是以后有可能学会这些?”

    王崎摇头:“不是有可能,是一定会——只是这些法度太过高级,我不可能一步修成。”

    说完,他伸了个懒腰,推开窗户。微凉的晨风混着熹微的天光,扑向王崎。

    少年低声说道:“现在,我对仙盟更加期待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