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四章 惨烈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四章 惨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子夜苦笑一声,将天剑往上方一抛,天剑自动化为银色匹练收归剑匣。然后,李子夜摘下了一直不离身的剑匣,抛向叶昶。

    叶昶掏出几道符篆激发,符篆化为几道金光,套在剑匣之上,将之封印。做完这些后,叶昶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今法修啊……吃我一记!”

    说着,一道杀伐重术轰向李子夜。

    李子夜失去了天剑的助力,遁法慢了不少,但是,他仿佛未卜先知一般向斜后方退了七步。叶昶这一记必杀竟与他擦肩而过,在地上轰出一个巨大坑洞!

    叶昶一皱眉:“谁让你躲的,信不信我……”

    李子夜叹了口气:“事先说明一点,抛弃天剑是我的底线。如果想让我自缚双手让你杀,那么做不到。”

    叶昶面色狰狞:“你不顾这小子性命了吗?”

    “我又不傻。你杀了我,这位小兄弟还是救不回来,那我为什么要站着让你杀?”李子夜轻笑:“既然你是生擒他,那么他对你必然有用,如果不是陷入死局,你应该不会轻易杀他。”

    “那又怎样?”

    李子夜继续道:“如果我们正面斗法,我似乎略强于你。依古法修的个性,在‘打倒我’这件事对你个人没有益处的情况下,你更倾向于逃而非战。但是你现在突然停下来,就代表情况变成了‘不击败我,你就有**烦了’。你们的据点之类的地方,在附近?”

    被道破心事,叶昶有些焦躁:“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子夜笑了笑:“如果这位小兄弟死在我面前,我大概会内疚一阵子,不大好。但是放任他跟你去,他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最坏的情况是变成古法修——这么说可能有些对不起他,不过依我的立场来看,我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我不能看着你掳走他,有得尽力去救,那我能怎么办呢?”

    “我管你怎么办!”叶昶大喝一声,想纵起遁法离去。李子夜天剑被封印,遁法绝对不可能像刚才那样迅疾!

    这是,李子夜悠悠的声音传来:“提示一下,阁下在天剑上施展的封印,破解不难——别忘了解封也是万法门的专长。我刚才能斩了三个筑基期修士再来追你,现在破了封印再追也是一样。”

    叶昶生生止住脚步。今法的法术比古法复杂得多,他实在无法肯定李子夜解封天剑需要多久——一息,还是两息?刚才李子夜有条不紊地斩杀自己三个筑基手下然后再来追赶自己的情况历历在目,这点时间根本不够自己甩掉李子夜。

    这位元婴期修士的声音居然带了一丝颤抖:“你究竟想怎样?”

    “你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吗?如果你逃走,那么我就可以解封天剑追上去,到时候你们古法修的秘密一定会暴露。而且,最坏的情况下,我会亲手杀死王崎。这样我确实会内疚一阵子,但总好过让你达成目的——当然啦,这个局面相比你我都不愿意看到。如果你够狠在这里直接杀死王崎,那么没有人质掣肘,我可以完全发挥天剑的力量,斩你不难。”

    叶昶再也受不了李子夜成竹在胸的样子,吼道:“你究竟想怎样?”

    蠢材!

    王崎在心里鄙视了禁锢自己的元婴修士一把。李子夜现在的做法就是排除掉这个家伙其他的选择,把事情引入自己想要的局面。现在这个元婴期修士不能杀自己,也不能逃跑,那么久只有……

    李子夜双手一摊:“如你所见,现在你要破局,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里击败没有天剑的我,同时还得在决出胜负之前保住那位小兄弟的性命。”

    王崎已然明白了李子夜的意图,暂时放下心来,开始全力推演真阐子拿到冲禁法门。

    叶昶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怒吼一声,手中放出数到法术打向李子夜。

    天剑不在手中,李子夜一法破万法的功夫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然而,他却浑然不惧,展开身法晃过攻击向叶昶扑去,一双肉掌被他运用到极致,生出无穷变化,掌力罩向叶昶瘦身所有破绽。

    一法衍万法!

    叶昶也非善与之辈。他用法力缚住王崎,双手则挥舞起重剑,与李子夜斗在一处。

    就在两位修士斗在一处之时,王崎的推演也进入到关键阶段。

    “比想象中简单……似乎不涉及更加复杂的变化……”

    “这个向量,可以消去……”

    “式子略复杂……由于法力运转是以周天为单位,所以这个函数存在周期……验算一下……满足狄利克雷条件,可以用傅里叶变换简化……”

    王崎全身心都沉浸在运算中,没有发现,自己体内的一点点暖流,开始如蜗牛般在经脉里缓缓前进,自行运转。

    叶昶封禁王崎的法术是皇极裂天道的秘传法术,旨在应最最霸道的法力,隔断别人体内法力的流转,达成完全封禁的效果。但是,被硬生生截断的法力并非消失,只是被封印而已。而真阐子的冲禁法门,就是利用被封印遗漏的残存法力,绕过封印重新构建一个周天循环。由于被封禁者法力被寸寸截断,一小股法力根本不能走完周天,所以必须三十七股法力同时运转。

    而经过养生主修持的今法修,心中所思可以直接反映到自身的修行上。王崎在计算的同时,身体里道道法力就开始自行按照他计算的轨迹运转。

    “快一点……这里可以分解成……这里可以表示成……在快一点……”

    随着王崎的运算,法力的流转开始加速,马上从蜗牛般爬行变成涓涓细流,最后合成一股!

    这相当于王崎一成的法力!

    “这里……最后的简化……算完了!咦,我的法力……”

    完成计算的王崎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动用一部分法力了!

    “我明明还没有……算了,来不及细想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脱身!”

    王崎立即将注意力转向了李子夜与叶昶的战斗。

    现在,王崎依旧被叶昶法力裹挟着,悬浮在他背后半尺处。而叶昶与李子夜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李子夜身上已经添了数道伤口,涌出的血液几乎把他的红衣染白。而叶昶也不好过,他连续被叶昶击中体内法力流转的枢纽穴窍,体内法力翻涌,几乎伤及元婴。李子夜固然因为抛弃天剑而使速度下降一个档次,但叶昶也因为法力紊乱而使招式失了章法,重剑剑招难以为继。

    “中!”李子夜再次向前冲刺两步,穿过叶昶攻势,叶昶重剑欲回防大半奈何这大开大合的兵刃于贴身短打中几乎没有作用。李子夜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带着让人炫目的残影,连连击打在叶昶护身气劲薄弱处!

    劲力透过护身气劲钉进穴窍,叶昶吃痛,身子竟抖了一下。王崎大喜,几乎要激发手中符篆。

    “等等!情况还没有明确下来,不能冒进!”谨慎的本能却让王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果然,叶昶并没有被这一轮攻击击败,而是弃了重剑,双手指决变化,法力从周身穴窍迸发,生生震退了李子夜!

    “李子夜师从万法门,术法与数学息息相关。他好像提起过,万法门作战最重计算,在他进攻的时候发难有可能打乱他的节奏,这样有可能两个人一起死在这里。这个险不能冒。”

    “所以,真正出手,得等到李子夜出于下风,或者这货无望胜利,准备杀我的时候!”

    心中定计之后,完全又开始计算,如何让自己仅有的一击效果最大化。

    “还好在躲避那三个筑基期修士的时候,为了不至于放错符,我专门把攻击用的符篆放到右手,其他的则由左手拿着。”

    “现在无法确定攻击性符篆与防护性符篆有没有冲突,所以就当最坏情况,也就是有冲突来计算。如果同时激发所有符篆,有可能自己的攻击被自己的护罩削弱一重,或者护罩干脆当下攻击,如果是前者的话,会让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暴露在一个元婴期修士面前,如果是后者,那我甚至有可能只是给自己加上一层在元婴期看来可有可无的防御,不能撼动他对我的禁锢。”

    “但是,三张爆破性符篆叠加的力量,有可能把我直接炸死。”

    “不过,如果不拼命,就有可能送命。这个险,可以冒。”

    “况且,只要及时在激发右手符篆之后激发左手符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规避这个风险。”

    就在王崎决定了行动方式的时候,局面突然出现了变化:李子夜毕竟只是金丹,法力终究是弱了一线,身法慢了一步。他刚刚一直是差之毫厘避过叶昶的巨剑,慢了这一步的后果,就是他被叶昶重剑种种扫中,整个身体倒飞出去,鲜血狂喷!

    叶昶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修士,没有冒进,亦没有停下来嘲讽敌人,而是紧跟过去,换了一种稳扎稳打的做法,进一步扩大战果。他明白,李子夜这样的伤势只会在游斗中渐渐恶化!

    “不好!”王崎大惊,几欲发动符篆。开始他又忍住了。因为现在李子夜还没重新站稳脚跟,抓不住翻盘的契机,贸然发动只会让机会白白流失。

    李子夜并没有让王崎失望。他呕着血,重新撑起守势。虽然李子夜现在在狂暴的剑势中守得风雨飘摇,但去每每与不可思议之处化解叶昶攻势!叶昶并不急躁。现在他的要做的就是让李子夜无暇施法破去封禁取回天剑。

    现在这个今法修颓势已经难以逆转,不能给他机会狗急跳墙,把我和这个练气期的小子一同斩杀!

    叶昶见一时半会不能建功,转而打击李子夜的精神。他冷笑道:“哼哼,小子,刚才的能耐哪去了?”

    李子夜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先呕出一口淤血。他随口吐掉口中血沫,一般当下对方的攻击一边苦笑:“确实……李某,托,大了。”

    叶昶大笑。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回居然有机会杀死这位被授予天剑的今法精英修士!他一开始接到的任务确实是在那个杂牌古法元婴的协助下击杀项琪和李子夜。开始,当他发现情报有误、李子夜居然被授予天剑时,他就认定这个任务失败了。没想打,现在他居然有翻盘的机会!

    杀死天剑授予者,门派究竟会给多少奖励?

    就在叶昶认为大局已定,思绪不禁滑向别处时,一股微弱的法力波动出现在战场上!

    就是现在!

    王崎用剩余法力中的一半,狠狠激发了又手中三枚符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