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二章 我早该知道你丫就一坑货!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二章 我早该知道你丫就一坑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然呢?你现在法力或许能胜过古法练气后期,但没有法术傍身也没有法器,谁也打不过啊!小子,你求逍遥快活不错,可没有战力护身,这份快活绝不能长久。这就是世道啊!”

    王崎在灵识里吼道:“老头你要说教也得分场合啊!现在还没脱险呢!”

    可恶……

    王崎握紧了拳头。

    “那三个走远了一点,趁现在,沿着灌木和草丛移动。”

    “哪边?”

    “尽量远离那个元婴期修士和项丫头的战场。”

    由于害怕被那三个筑基期修士发现,王崎只敢用手肘和腰腹的力量一点点得蠕动,练了数年的身法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山地多石块、荆棘,一幅很快就磨破了,手也划开了几个口子。

    “这样下去不行啊,怕是没等逃出去,手上和腹部的皮肉就磨烂了!”

    王崎心中焦急万分。作为现代人,他非常清楚失血和剧痛都会影响精神,分散注意力。这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是致命的。但是,形式使然,他不得不继续饮鸩止渴。

    “啊啊啊啊可恶啊!”

    头顶传来气急败坏的怒喝。接着,无数道剑气向地面攒刺而下。王崎看着不断有剑气落地,大惊失色,急忙抽出一张银色符篆。

    真阐子喝到:“别急!那个人的剑法是近身战用的,这样远距离临空下击,剑气与剑气之间间隙极大,打不中你!”

    王崎咬牙,强行压制住激发符篆的冲动。剑气在林间肆虐不断削落数枝、劈碎石块、犁开泥土。其中有几剑就落在离王崎身子不远的地方,吓得王崎冷汗涔涔。

    过了好一阵,剑气攻击才停下来。

    真阐子判断:“以我们这类古法修的标准,这那小子只怕是耗了近半法力——不过这揭发有些眼熟啊。”

    “你见过的剑法多了——好想给他们来个狠的。老头,攻击性的符篆有用吗?”

    “老夫不认识这种符篆。以上面封存的法力来看,击杀没有法术护体的筑基初期绰绰有余。不过,无法确定这种符篆是需要近距离激发还是可以远击,亦是需要瞄准还是激发后可操控。你现在用,就是赌命!”

    王崎嘿然:“近距离激发或可以远击、需要瞄准或可操控……要解救危局就得保证这符是既可以远击又可以操控的,概率大概是四分之一啊。”

    “赌吗?”

    “赌毛啊!除非不赌必死的局面,否则一切胜率在九成以下的赌命行为都是耍**。”

    “那你打算怎么办?”

    王崎咬咬牙:“等吧。现在前面被剑气削出一块空地,移动的话很容易被发现。”

    真阐子道:“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把希望放在哪个丫头身上,她快撑不住了。”

    “什么!?”

    “如果没有转机,她最多再撑盏茶功夫。”

    ——————————————————————————

    项琪确实快撑不住了。

    天序剑碟在今法诸多剑术中号称“变化第一”,却是晚成之法。这套剑法共分七个周天,前三周天只是入门,第四周天才开始生出种种神奇变化、杀伐重术!

    而项琪,第三周天尚未圆满。

    银色剑碟在项琪身周环绕,不断卸开对方法术攻击,但这不会太长久。刚开始,少女还能在防御的同时找到进攻的机会,但现在,在这暴风雨一般的狂轰滥炸中她只能紧缩剑阵。

    “撑不住了吧,小丫头?”

    古法修幸灾乐祸地嘲笑。他已经看透了对面这个少女的实力。筑基中期,如果是古法修,等闲金丹后期也未必打得过。

    但是,自己可是古法的元婴初期!

    一丝残忍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他幼时便被测出有修仙资质,根骨极佳。然而,由于实在太差,他甚至连养生主都突破不了,落得人人嘲笑的田地,最后不得已才投靠古法修。正是因为如此,他憎恨每一个能修持今法的修士,尤其是项琪这般悟性非凡的。虐杀他们、看着他们带着痛苦的表情死去,能让他产生一种畸形的愉悦。

    比我有天分的,都该死!

    想到这里,他手上的攻势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项琪的防御已经摇摇欲坠,元婴期修士的每一击都在震荡她的法基,感觉仿佛一记重拳打在内脏上。一缕鲜血从项琪嘴角溢出,触目惊心。她很清楚,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一道惊天剑意从远方疾飞而至!

    “转机来了。”真阐子领受到哪一分剑意,淡淡的说。

    “什么?”王崎不明所以。在在场的众人当中,他实力最差,对这种事感觉最为鲁钝。这个时候,就连在搜捕他的三个筑基期都停下了动作,茫然地望着远处。

    “那个姓李的小子回来了……不对,他身边还有一个古法修,元婴巅峰!那个修士在阻挠李小子回援!”

    王崎问道:“来得及吗?”

    “不知道。以气势而论,这个古法修放在我们那个时代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由于见识到了项琪以筑基后期力抗元婴初期的战绩,对于李子夜金丹中期就与古法元婴后期缠斗也不太惊讶了:“那个元婴修士修的功法……等等,这,这是?”

    真阐子语气竟带着一丝惊慌。

    ———————————————————————————————

    可恶!果然出事了!

    李子夜看到大白村方向传来的火光时,就觉得不妙了。

    大白村地处神州东南腹地,应该是古法修最少的地方,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倒霉到一遇就遇上一个元婴后期的。当他感知到大白村方向出事时,他才音乐感觉到,自己怕是陷入了一个早就布好的阴谋里。

    “别逃!吃我一招!”

    与李子夜战斗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白袍青年,长相冷峻,使一把重剑。只见他暴喝一声,挥舞手中重剑化作无数重剑影想李子夜袭来。

    这一击,是上古传承的绝世功法——《皇极裂天道》衍生的剑法,至强至霸,刚猛无铸!李子夜不敢托大,灵识如水涌出,包裹战场。万法门心法《爻定算经》全力运转,计算对方剑招,然后运起手中天剑,向剑影刺去。

    叮!天剑至轻至灵的一刺,正好在对方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击中剑势的破绽!天剑之威同时爆发,发出一股大力。冷峻青年吃了这一击,感觉手中法宝重剑几乎脱手而出!

    好强!

    这样的赞叹居然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对着一个金丹期修士发出的。这在古法的时代似乎不可思议,但是,现在,今法修几乎人人可以越级击杀古法修,而即使是像冷峻青年这样古法修中的佼佼者,甚至很难击败同级别的的今法修!

    李子夜天剑连刺,瞬间破去冷峻青年的剑势。冷峻青年如何敢用身体硬接号称今法最强兵器的天剑,急忙后退。

    但是,逼退了敌人却并不能让李子夜稍感心安。因为敌人这一阻,他的遁法又缓了一下。而他已经清楚的感知到,项琪的处境岌岌可危!

    与项琪战斗的古法修似乎也明白,只要在李子夜到来之前斩杀项琪,对他而言就是胜利。甚至如果他与那冷峻青年汇合,再让那三个手下去布置一下阵法,杀掉李子夜也不是不可能!

    项琪同样看出了关键,强提一口气,准备发动透支潜力的秘术。

    李子夜厉啸一声,以身合剑,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向那元婴初期修士疾掠而去!

    王崎的敛息术瞒不过他却正好对付古法修,现在看起来还能撑一段时间,但是项琪还有那个元婴初期的死活,却是关系到整个战局的胜败。

    冷峻青年哪里肯让他去支援项琪,仗剑疾冲准备拦下这个大敌。突然,他愣了一下,身法一缓,居然与李子夜擦肩而过。李子夜没有遭受预想之中的拦截,有些意外却来不及细想,快速向项琪那边冲去。那个元婴初期的古法修则大惊失色,因为冷峻青年这么做无疑是将他卖给了李子夜。

    而这个瞬间,王崎感觉到手上的黑玉戒指微微发热。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真阐子在他脑海里大声咆哮:“跑!快跑!想李子夜那边!他是皇极裂天道弟子!皇极裂天道!”

    李子夜并不知道真阐子的异状,他很快就将那个元婴初期修士纳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然后天剑全力斩下!一道金色剑气呼啸着撕裂大气,扑向那个元婴初期的古法修。

    那人正在全力攻击项琪,哪里来得及防御?身周护体灵光在那道剑气面前就行泡沫般一触即溃,暴虐的剑气立即撕裂了他的肉身。项琪抓住机会,将一口元气喷到三枚剑碟上,三枚剑碟电射而出,伴随着噗噗噗三声响,打穿了对方胸膛。

    看到这一幕,项琪再也支持不住,呕出一口血来,软软地倒下。

    李子夜松了口气,转过身准备与冷峻青年好好做过一场。然而,他却看到了让他目呲尽裂的一幕——

    那个冷峻青年直接冲向了王崎所在的方向!

    王崎现在的表情很是愤怒。他见已经无法躲避元婴初期的追捕,大喝:“混蛋!我早该明白你丫就一坑货!”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第十一章 战章节目录第十三章 死局与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