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章 惊变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十章 惊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几乎要被自己脑子里不断涌出的念头乐疯了。

    这世界对于自己来说基本上就是白纸一张,也就是说——可以开发的玩法还有很多啊!

    咳咳,这么说似乎有一丝丝猥琐啊。不过,自己在地球上所学所见,就算不能照搬,也完全可以作为他山之石,带动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发展。

    真阐子对王崎的话居然饶有兴趣:“哦?说来听听?”

    王崎坐起身来,想了想:“有些梗你一定听不懂……啧啧,说什么好呢……”

    真阐子只觉得啼笑皆非:这小子的脑子究竟怎么长的?

    王崎突然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问到:“老头,那个李子夜没有用灵识监视我们吧?还有那个项琪。”

    真阐子不明所以:“姓李的小子离开半个时辰了,北边有一个金丹修士路过,应该是今法修,不知道是他朋友还是职责所在。他们已经超出我灵识的范围了。姓项的丫头贪杯,醉了,已经睡下了。”

    “那就没问题了。”王崎解释:“有些话说出去影响有些不好啊。”

    “你小子到底想搞什么?鬼鬼祟祟的。”

    王崎奸笑着,活脱脱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接下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天经地纬之才吧!”

    “首先,你应该了解了吧?基础就是师法天地运转的道理!可是李子夜他既没有给我功法,也没用教我太高深了理论啊。”

    真阐子突然怀疑,自己面前这个小子是不是真疯了:“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何问题?”

    王崎嗤笑道:“在你看来没问题,在我看来问题大了!今法修者之间对资源的要求很少,又有一个仙盟压着,你觉得门户之见有必要存在吗?尤其是这不是修炼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古法,所有今法都有同一个根基。这决定了在这一体系里,数名庸才合力总要强过一个天才!”

    真阐子疑道:“难道你觉得自己能打破这自来有之的东西?”

    王崎嘿然:“这种风气扭转不是一天两天的。按李子夜的说法,我的天分必能得到某个门派重视。我可以先建议门派或者利用天才弟子的影响力,要求……”

    王崎以自己前世的学术制度为主,现代教育制度,侃侃而谈。真阐子起初心里还带了三分不屑,可是越听越是心惊——只要王崎对今法体系的理解没有偏差,那么,这些几乎可以肯定能对今时法度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小子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鬼点子?

    然而,千百年的经历与万年的思考,却让隐隐真阐子捕捉到另外一个可疑之处。

    今法仙道为什么没有发展出这样的、或者类似的机制?

    王崎并不知道真阐子在想什么,心里也是暗暗得意:老头你你要是见到这玩意就吓住了,那要是我说出“全民修仙”的点子,你还不得吓死?或者我要告诉你我头脑中的科学知识科学理论……算了反正你肯定听不懂。

    要不是这些东西憋在心里实在难受,我才不想对牛弹琴咧。唉,知音难寻,知音难寻啊!

    突然出现的法力波动打断了二人谈话。一道歪歪斜斜的遁光从屋子里射出,摇摆不定的飘向王崎。王崎撇撇嘴,淡定的挪了挪位置,避免被撞到。

    项琪面色绯红,目光迷离,身子还没坐稳就伸手抓住王崎身边的小酒坛。王崎皱眉:“项仙子,你是不是喝多了……”

    项琪楞楞看向王崎,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呵呵呵,别这么客气啦!以你的天分,今年一定可以进入仙盟大派,叫师姐!”

    王崎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卧槽我认识的那个暴力女哪有这么可爱!老是臭着一张脸的才是那个项琪吧!

    还有,修士也会喝醉?还是和农民自酿的米酒?

    “这小丫头刻意没有用法力解酒。”真阐子适时地解释道。

    王崎疑惑地低声问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一醉方休而已。元婴期之前——哦,对于这丫头来说是元神期——元神期之前,修士的肉身不会产生质的变化,不用法力解酒的话,完全可以饮酒作乐或者借酒浇愁。”

    “这样子一点也不愁啊……卧槽这货纯粹就是一时兴起喝高了?”

    真阐子道:“仙路清苦,仙门弟子偶尔放纵一二也是常有之事。”

    项琪迟迟不见王崎回答自己,有些不耐,猛地一拍王崎肩膀:“喂!想什么呢!叫师姐!”

    筑基期修士气力何其强大,这一拍几乎拍折了王崎胳膊。王崎心里暗叹,果然还是熟悉的暴力女!他不着痕迹的活动活动肩膀,同时斟酌语气问道:“项……师姐?我这么叫你真的合适?”

    项琪像个小孩子似的蹬了蹬脚:“怎么?我看起来很老?我告诉你,仙盟的标准明明白白,每三十年划分一代……”

    “原来您已经……啊哈哈今晚的阳光真好。”

    王崎几乎就要将心算得出的、项琪的年龄区间脱口而出了——可惜还是在对方包含煞气的目光下咽了回去。

    “切,就知道你心里转什么念头,告诉你,不算养生主的修持,师姐我修行至今还没超过十年哦,十年!”

    真阐子叹到:“十年就有能从练气期突破到筑基期,在老夫那个时代也是绝世天才啊!”

    项琪拎起酒坛直接灌了一口:“以前你修持古法,师姐我对你态度不大好,不用在意啊。等你以后修为高了,就会明白了。总之,你以后在仙盟被欺负,报我的名字……嗝……”

    应该是“不要在意”而不是“不用在意”吧!而且喝醉后性格反差好大,等下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正在王崎与心中吐槽欲殊死搏斗时,项琪自嘲的笑道:“就算你从小学习古算学,能自行悟出求道之意,也算惊才绝艳……王崎,和你们这群怪胎算在同一代,师姐我压力很大啊,知道不?”

    说着,少女连拍王崎肩膀,差点把后者订进房顶。

    王崎奇道:“‘我们’?师姐你似乎是个很了不起的修士吧?”

    “嗝,我想想啊……”项琪眯起眼睛,回忆着:“焚金谷真传弟子,大小排得上号……”

    “那还压力什么……”

    “架不住天才人多啊!”项琪挥舞着胳膊,从少年嚷道:“你看看李师兄,我们这一代最早一批……”

    真阐子惊道:“三十年金丹!?”

    项琪似乎真的不喜欢古法修,语气不耐:“人世间这个阶段,也就是练气期筑基期和金丹期,今法修持速度远远高于古法——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别看李师兄那样,其实还算不得顶尖。”

    王崎来兴趣了:“有意思啊!师姐你倒是说说我们这一代有多少天才呗!”

    “还是拿李师兄说事好了……”

    感觉好不厚道啊。王崎在心里吐槽——看看人李子夜,白衣翩翩要风度有风度要实力有实力到了这儿居然成了某种天分的度量单位……某某的天分有一“李子夜”。卧槽这个厉害啦!天分足足有三李子夜啊!

    这样一想还挺带感……咳咳,失礼啊!

    “万法门现在修为最高的是万法门本代的大师兄,‘苍生有解’高继扬。论算学,他压李师兄一头不止。但是,万法门的后起之秀陈由佳,虽暂时声名不显,但据李师兄透露,万法门诸多前辈比起高师兄更看好她!你想想这个小姑娘天分多可怕!”

    “天灵岭研究生灵,对天赋检测算是术业有专攻,这几年根本就是人才辈出。天灵岭的一支集茵谷,其首席艾倾兰艾师姐,人称‘妖女’。这个称呼并非是贬损她德行,而是叹她才华!同属天灵岭的古生崖,当代首席‘造化灵秀’薛不凡,金丹未成就能参悟《天演图录》,将天衍功这一绝世心法推演到第八重——这在之前被认为是人世间阶段的极致!”

    “天灵岭的另外几个大支灵兽山、天生峰、阳神阁岁暂时未立首席,但是……”

    万法门、集茵谷、古生崖、元力门、奔雷阁、光华殿、神机阁、流云宗……

    高继扬、陈由佳、艾倾兰、薛不凡、倪劲松……

    项琪兴致高昂,侃侃而谈。

    王崎同样兴奋不已——这个世界……真的格外有意思啊!

    不过,奇怪啊,这个世界的发展史不是和地球的科学史有个恶搞一般的对应关系吗?这些名字根本就非常陌生啊?

    王崎心里闪过一丝疑惑。科研工作者的素质让他意识到,既然这个世界是存在逻辑的,那么那个诡异的联系就一定有他的原理。

    不过少年旋即就摇了摇头。自己脑子里的理论全是来自于上个世界,未必适用于神州,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弄清楚这个神州仙道的现有理论。

    见王崎似乎在走神,少女有些不满:“喂喂,跟你说话呢!对师姐要放尊重些!”

    “哦哦。”王崎回过神来:“说到哪了?”

    项琪突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李师兄那家伙的梦中女神啊……啧啧……”

    卧槽这种惊天大八卦听了绝对会被灭口的吧!?

    “飘渺宫当代首座弟子,在筑基期就掌握了半式飘渺无定云剑,战斗力简直逆天啊,当年筑基初期就击败筑基大圆满的李师兄。这位万法门弟子当时惊为天人,一见钟情……”

    突然,王崎手中玉戒巨震。

    “老头,怎么开震动了?”

    真阐子语气急促:“麻烦来了,快点用法力化解那丫头体内酒气!”

    王崎第一次见真阐子如此严肃,右手迅速抵住少女后背大穴,输入法力,同时问到:“怎么了?”

    “有修士来了。元婴期,货真价实的古法!”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