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八章 通天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八章 通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并不知道,屋外两人已经震惊到几乎法基崩碎。

    片刻之前,他从李子夜那里拿到书箱,回到房里就迫不及待的将书箱里的书全部倒出来。李子夜的书箱果真神奇,片刻之后,王崎的房间里就堆满了向小山一样的书。

    王崎首先找出了李子夜特别提到的两本书,《破玄篇》和《大道之算理》。

    《破玄篇》是一门观想法,按古法的原理来说就是“借假修真”的法门。在心中观想一具体事物,如真火,如祥云,如龙虎。渐渐的,魂魄就会带上观想之物的特性。

    不过,按照李子夜的说法,这属于胡说八道。思维影响魂魄,思考能够带动魂魄壮大,仅此而已。思考的内容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思考”本事。

    《破玄篇》就是这样一个另类的观想法。它居然要修修持者直接观想大道、思考大道,壮大神魂。这书开篇明义,第一句话就是:“求道,首在破玄,眼不见玄则见道。”

    王崎吹了个口哨。不知怎的,他对这个说法非常有好感。

    “破玄、破玄……这说法好像在哪听到过……”

    “《天变式》”王崎这时发现一本标题似乎还挺有意思的书,忍不住翻看起来。

    “凡式中含天,法随天变者,为天之变式……”

    入门就学这么高等级的东西?

    王崎皱眉。今法与古法差异确实巨大。根据真阐子的说法,参悟“天道”是分神期修士才会做的修持。而这天变式,居然是要在修行伊始就穷究天之变化?

    然而,和《天变式》放在一起的一本书却让王崎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

    《天元式》。

    或许在土生土长的神州人眼里,这个应该是某个练气功法的名字。但是,王崎却知道,在中国古代,所谓的“天元”,就是现代数学当中的“方程”!

    “如果《天变式》的‘天’是指天元……”

    王崎翻动书页,验证心中的猜想。

    “果然!这天变式,就是在研究两个集合下的数之间的对应关系!换而言之,就是地球上所说的函数!”

    王崎的呼吸突然粗重了几分。他终于想起了一个他已经遗忘……不,是刻意忽略了十余年的问题。

    随着书页的翻动,《天变式》上记载的一个又一个经典的函数图像仿佛化作精怪,不断在他耳边大声嚷嚷着,让他无法忽视这个问题。

    王崎丢下《天变式》,跌跌撞撞地走到书桌前,取出宣纸和毛笔,用颤抖的手磨好墨,想了想,又扔开笔,伸出双手,右手竖起一根食指,左手竖起食指和中指。

    “小子!你疯了!”

    真阐子在王崎意识里大呼,但王崎充耳不闻。他开始做一件真阐子无法理解的事——数自己的手指。

    “1,2,3……从左手开始数也是1,2,3…,1+2=2+1,加法交换律,成立。”

    接着,他又竖起左手小指。

    “1,2,3,4……从右手开始数也是1,2,3,4。1+1+2=1+(1+2),加法结合律成立。”

    接着,他用毛笔在纸上点出一个2×3和一个3×2的矩阵。

    “都是六个点,乘法交换律成立。”

    呼……呼……

    王崎的呼吸变得好像铁匠铺里的风箱一样粗浊,但他依旧在纸上验证着一条又一条来自前世、来自地球的数学规律。

    加减乘除规律与地球一致。

    分数的概念……成立……数字零的定义……零不能作为分母……2、3、5、7、11、13……质数表还在……因式分解……一致……

    自然数定义与地球一致……皮亚诺公理成立……

    二点成线、三点成面……同一平面内过直线外一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与该直线平行……三角形内角和……

    欧几里得几何成立。

    如果曲率变化……过直线外一点……

    罗氏几何、黎曼几何成立。

    统统都是成立的!

    王崎的脑子嗡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拿起笔,在纸上随手画了数个或相交或包含或独立的圈圈。

    “如果把这些圈看成集合的话……或、且、非,成立。最基本的逻辑结构成立,那么更进一步的逻辑……”

    前世所几下的无数命题浮现在王崎脑海中。

    联结词……与地球一致。

    矛盾律,同一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成立……

    演绎法……成立!

    啪!王崎手中的笔掉到了桌子上。但王崎本人浑然不觉。他只觉得脑袋里被人塞进了一个马蜂窝,意识整个乱成一团。而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桌子上的几张纸对他咆哮着!

    “这个世界……”

    王崎喃喃地说着,竟站立不住,腿一软跪倒在地。

    “王崎!王崎!”

    真阐子的灵体在戒指里咆哮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在他眼中一件比一件诡异,他第一次感觉到,万年的时光是如此可怕。而眼前王崎发疯般的举动,则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万年前那个无所不能的大乘修士了!

    突然,王崎肩膀颤抖起来。

    “唔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王崎笑得缩成一团,拼命捶地。

    这个世界,是可知的。

    这个世界,是可探究的。

    这个世界,是可以征服的!

    王崎几乎笑得喘不过气来了,十四年前他心里破碎的东西、十四年前就被他抛弃的东西就在正被他一点点拾起。

    这是这个世界没人知道的事,甚至连王崎自己都快忘了。

    王崎的前世,是地球哥本哈根大学大学的高材生,数学与物理双学位,而且还成为了尼尔斯·波尔研究所的助理。如果不是因为突然接到父母病危的通知,他几乎注定成为一代学者!

    后来,由于国内的研究环境与国外截然不同,而他“助理”的资历也未能让国内研究机构重视,他才离开了研究行业。

    然后,他穿越了。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失去,所相信的都在一夜之间被粉碎。

    最初的几年,他几乎每一天都在哭喊,都在唾骂。

    哭他自己,骂这苍天!

    他一度诅咒自己所学过的一切,诅咒这样的命运。他也一度痛恨前世今生所在的看不到任何合理性的两个世界。

    而现在,带到他终于心情平复,能够接受这个世界的一切之后,王崎第一次醒悟过来了。

    这个世界,同样是存在客观规律的!

    这里存在种种不可思议的事物,但并非是超自然的,并非是不合理的。

    这里,只不过是地球人类的科学还没涉足的新天地!

    这个世界,是可以一步步解析,一步步征服的!

    而解析的手段、征服的手段……

    王崎一跃而起,疯了一般地在那一堆书籍里翻找着。

    《天演录》……进化论,成立。

    《元力之道入门》……三大天理……经典力学三大定律,成立。

    《寒热论》……寒热元道,焚天三法……热力学第零定律、热力学三大定律,成立。

    《焚金法初解》……化学反应存在。

    《天序表》……元素周期表与地球高度相似。

    《流法初解》……流体力学,成立。

    ……

    一条条来自王崎前世的知识在他脑海里重现。意识的变化立刻就反应到了体内那一点点微弱的法力上。

    真阐子惊异的发现,王崎居然绕开了李子夜的封印,体内法力开始流转,身上的法力波动越来越晦涩也越来越诡异!

    真阐子安静了下来。他与王崎相处数年,早就清楚这小子虽然看起有点疯癫但实际上心里比谁都明白。由于今法是他所不了解的,所以,万年前的大能最终选择了沉默。

    今法养生主的修持中,养心期强魂魄增心识,学而期则是大量学习了解前人对天道规律的总结。

    真阐子在数年之前就察觉到,王崎的魂魄之力是常人的两倍以上,几乎接近古法里筑基期修士的程度。所以他的灵魂早已过了养心期的标准。

    这就是穿越带来的优势。

    而学而期的学识要求……

    “哇哈哈哈不过是高中理科的程度而已啊!”

    王崎狂笑着,不断在脑海中回忆前世所学,同时开始感应所谓的天地呼吸!

    然后,王崎的法力波动与天地间的灵气流动水到渠成一般地融合到了一处。强烈了数倍的气息骤然从王崎体内绽放开去。奔流的法力在王崎体内来回冲刷,王崎只觉得一股暖流不断在体内淌着,自己体内每个细胞都处在欢愉之中。

    法力!

    王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了,因此他很快就归拢心神,主动引导新生的法力,将之导入丹田。

    “没想到啊,我最大的金手指居然来自于前世!”王崎心中暗叹。今法毫无疑问是以探究自然规律为基础的,也就是说,前世就是科研工作者的自己在这方面有莫大的优势。

    待到王崎收功之后,真阐子才用不确定的语气问:“练气期?”

    王崎正处于春风得意的状态,巴不得有人来问,当即炫耀:“哈哈,想不到吧老头,我修今时法度才是绝世天才!之前几年跟你混真是白瞎了。”

    真阐子没有反驳,而是叹了口气:“今日老夫方知光阴可畏……嘿,半日入练气……”

    这时,书房大门被一脚踢开,项琪化作一道红影扑到王崎面前,一双素手带着颤抖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王崎大骇:“我去!什么情况?仙子你住手咱不是随便的人!别别……喂我说您别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呜呜!”

    王崎的话终于让项琪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项琪大窘,一把捂住了王崎的嘴。

    筑基修士膂力何其巨大,项琪这一捂,差点击碎了王崎的下颌骨!

    卧槽杀人灭口啊!王崎呼吸困难,心底只剩这个念头,当即拼死挣扎。

    这时,李子夜跟了过来,哭笑不得地移开项琪的手:“项师妹,你再这样下去,这位天才可算是生生被你扼杀了啊。”

    项琪恨恨地看了王崎一眼:“小子,你在乱说话试试。”

    李子夜手指点住王崎眉心,度了些许法力助王崎疗伤,顺便探查他的修行进度。

    王崎顿觉毛骨悚然,顾不上喘一口气:“我勒个去……这是……要三个人玩……的节奏……仙子你太重口小弟——啊!啊啊!杀人灭——啊!”

    李子夜望着被脸颊通红的项琪捶打的少年,摇头道:“不玩火便不致**啊。”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