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死后?幻术?

第二百一十六章 死后?幻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冯落衣脸色阴沉:“怎么了?所谓了传送阵法,真可谓是我们的一生之敌吗?一次栽在这上面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来了第二次?”

    此时的索家尔蔚庄,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在破理真人的破坏之下,周围的山峰联通大地永久性的地形改变。一座高达数百丈的、不稳定的碎石堆取代了山峰。而刚才呸托举起来的尔蔚庄,则横七竖八的被放在非常随意。

    破理真人一言不,默默打破擦村的守护阵法,将尚在昏迷当中的那些低阶修士从房间里运出来。现场的气氛异常压抑。现在赶过来的五个暗部成员几乎都不敢出声。那个出身阳神阁的宗师则默默的帮助那些修士安抚心神,并检查他们身体。

    也只有冯落衣开口。

    “怎么了?不说话?哑巴了?”他愤怒的讥讽道:“你这蠢货到底是在做什么?你可是真身在这里!真身!结果,就只有几分钟的功夫!他们就成功的劫走了仙盟最天才的修士!而你呢?你居然就看着?”

    “够了……”破理真人声音压抑。

    “呵,你不是一贯喜欢骂人吗?轮到自己被骂就受不了了?”

    “唰”的一声,一道剑光闪过,冯落衣的化身被打碎了。转瞬之间,新的化身投影了出来。破理真人收剑还鞘,道:“冯月寒,你少疯!你的弟子失踪了,我的弟子同样没了!”

    “同样……”冯落衣怒斥道:“你清楚那个小子的价值吗?对我们来说,他根本不只是一个未来的逍遥!他……”

    “你不是一样没有现身吗?”破理真人吼了回去。

    而破理真人手上的头颅则出呵呵的笑声:“看起来,我们这边渗透得比我想象得还要深入啊……我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检查一下暗部呢?”

    破理真人疑惑道:“什么意思?”

    “刚才那几分钟,恰好就有三颗天辰法器巡视过这里。然后那些天辰法器就必须变轨避免相互干扰——你知道,我们的天辰法器实在是太多了。就是因为这次变轨,大约有短短五分钟的时间,这里的监控力度只有正常情况下的两成。”冯落衣盯着那颗头颅。但是,周围的暗部宗师却感觉有一股寒意悄悄爬上了自己的背后。

    不容道人转而看向头颅:“哦?还有其他杂种?”

    “比你们想象得要多得多。”头颅轻笑:“说起来,这个领域和归一盟或者玄星观有没有关系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破理真人心中一寒。若是真的追究起来,这里面牵涉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清楚冯落衣的性子。如果这个家伙认定内部有敌人,那么清洗起来,一定是不择手段的。

    不管是天剑还是神瘟咒法,他都会用的。

    “看起来这次牵涉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一些。”冯落衣点点头,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他说道:“索家已经全部被控制住了。”

    “全部?索尔蔚道友呢?”破理真人皱眉。

    “一视同仁,全无例外。”冯落衣道:“暗部会一个个排查的。接下来,就是攘夷司中,司掌天辰法器的相关人员,还有玄星观、光华殿中参与过天辰轨道设定的修士,及其门人、亲属。”

    “你疯了吗?索尔蔚道友可是从今法仙道中兴时代就一直走过来的人了!他为今法仙道做过多少事?他不可能是内应!”

    “谁知道呢?”冯落衣道:“在出事之前,谁也不知道索漫辰也会叛离!”

    “索漫辰早年执掌索家的炼药体系。而现在,这一部门都在被索家削减。他又足够的理由!”破理真人力争理据:“至少不要这样……”

    “够了,道友。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冯落衣只是瞪着他。

    破理真人错愕:“你连我也怀疑?”

    “非是怀疑你,而是怀疑你师弟。”冯落衣指了指破理真人手上的头颅:“海道友在你击碎大山之后就不知所踪,而就在这一天,这个谪仙又正巧顶着这张脸出现在这里——而且他都已经犯过一次错了,再犯一次,从情理上讲不是很有可能吗啊?”

    “那只是个巧合……”

    “我说,这只是个巧合,你信吗?”头颅再次大笑。

    “你闭嘴!”破理真人又惊又怒,想要拍碎这颗脑袋,但是却又不能下手——这颗脑袋,可是唯一的线索了。

    “我自然是信的。”冯落衣如同寒霜的表情是在是看不出“信任”的味道。他冷眼看着这颗头颅,道:“只不过,我们不能排除海道友参与的可能性罢了。若是他再出现在这件事有关的现场,我就不会再留情,而是毫不犹豫的击杀他。而考虑到你们两个之间的情谊——我至少不希望你见到那一幕——还有,将这颗脑袋,送到七号天辰去吧。从真正的圣帝尊的残魂上研究出来的法术,多少还是有点犀利的。”

    最后一句话,确实看着头颅说的。

    破理真人愤懑的看着这个老朋友。这个家伙从来就是这样,他过去就不会考虑人心和人情。最近几年,虽然他不再将“人”当成“理性的个体”看待,但是在盛怒的时候,他却还是会忘记所谓的人心。

    而头颅却浑然不惧,笑道:“哦哦,我信了,我知道你们手段犀利,我也不可能撑多久,所以我全招了。怎么,还想要知道多少有关于你们仙盟内部叛逆的情报吗?我全说了!”

    破理真人出离的愤怒了。他终于意识到,对方一次性将所有的牌打出来,并不是没有目的。包括这个头颅在内,这整个都是一出算计。

    散布不信任的种子,动摇仙盟本身。

    就凭刚才那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生的所有事情。

    “你的话,我同样不会信的。至少在给你种下咒术,让你知无不言以前,我是不会信的。”冯落衣冷眼看着这可头颅。

    “那么,你想要知道我们去了哪里吗?为什么你们明明搜遍了整个神州,踏平了所有已知的秘境,都找不到我们吗?我提示你,这个问题,你们去问天眷遗族,说不定知道得更快啊。”

    “天眷遗族……”冯落衣的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你转劫之前的等级却是不低。说不得能够承受更多的法咒。”

    “天眷遗族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你们,他们掩盖了最大的秘密——相信我吧,你们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之上。按照你们的方法,你们永远也无法抵达你们所期望的境界。至于为什么——去问天眷遗族吧!”头颅说道这里,又语气一转,道:“不过,这一番判断就不是我做出的了,可信度我也不能保证。虽然你们肯定会想说‘这么说的古法修多了,可不都还是被我们一一葬送了’。但是……你们真的觉得,自己的道路是绝对无法被学习的吗?你们的前辈,不也是从古法之中走出来的吗?”

    冯落衣抬手封住了头颅的嘴,然后点头道:“这家伙说得很有道理。而且,神京的时间也表明,我们这些‘外道手段’对于仙人来说,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学。”他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唯一的好消息,得亏你及时灭杀了那个拥有寂仙毁道宝典的怪物,仙门那边,未有异常。”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破理真人有些紧张,问道:“月寒兄,你……”

    “准备与龙皇陛下交涉一番了。”冯落衣道。

    “龙皇不愿意说东西,龙族绝对不会说的……”破理叹了口气——或许是松了口气。这个老朋友,好歹没有准备大开杀戒。他道:“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

    王崎的意识逐渐从回盾当中恢复过来。出奇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肉身的崩溃,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束缚或者什么封印。

    “真是见了鬼……”王崎望着头顶的蓝天,感受着身上那前所未有的畅快感,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

    自己是被救出来了?不,不至于。按照仙盟一贯的作风,若是自己被救了出来,那第一个看到的应该不是蓝天,而是陌生的天花板,还有等待问讯与交代保密条例的暗部修士……

    这个时候,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惊醒了他:“醒了吗?”

    他扭过头,却现有一个女孩子正侧面对着他,趴在地上飞跨的画这某种符篆。她抬头看了王崎一眼,微笑道:“欢迎来到死后世界……”

    王崎仰起头:“我可以确定了,这一定是幻术……”

    “不知道你在嘀嘀咕咕什么,不过……”女孩子继续低下头,继续在地上布置某种法阵:“冒昧的问一句,你能够加入我们吗?”

    王崎捂住了眼睛:“嗯,而且是基于我的认知而存在的幻术——只不过布置这个幻术的二逼可能搞错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