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章 你是天道请来打我们脸的逗比吗?

第一卷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第二章 你是天道请来打我们脸的逗比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崎在地上躺了片刻,然后站起身来,说道:“得去准备一下,过几日就出门去寻找那什么‘机缘’,开始杀人夺宝有德者居之的人生啦!”

    真阐子突然开口:“慢。”

    “怎么了?”

    “你还是没有一个修家的自觉。”真阐子说道:“法力需要锤炼,需要揣摩。你法力精进之后,可以先放松一下,但放纵之后必须再打坐片刻,感悟心法。”

    王崎叹了口气,重新坐回聚灵阵里面。感悟真阐子留在他体内的心法。

    绝世心法不立文字,只有一段感悟。王崎顺着脑海之中晦涩难明的意志,指挥法力,在这一过程当中揣摩法力特性。

    感知到体内法力随着自身意志游走,或是变寒变热后,王崎在心中摇头笑笑。

    还真是不科学的力量啊。

    收工之后,王崎闭眼体味了一下身体变化。睁开眼后,他生出一种没由来的虚幻感:“老头,我这算成功了?”

    按照脑海中功法的描述,自己居然是完美破关……

    “有何不妥?”

    “是不是太顺利了?”王崎挠着脑袋,有些疑惑。

    不是说小说主角破境一定会拼掉半条性命无数积蓄然后要在堪堪失败之际突然逆转最好还得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巧合修成功法中的隐藏成就吗!

    破境这么容易,写成小说一定是仆街货吧!

    问明缘由后,真阐子险险气了个魂飞魄散。他在完全脑内大吼:“荒谬!荒谬!你居然还以市井谣言为道标来衡量自己修仙成就?破第一境尚且要拼命,这样的资质如何勘破那最后一关?你时至今日还把修仙当儿戏吗!”

    王崎摇头:“不是儿戏啊,游戏好么!游戏!这种集血腥暴力的东西分级上绝对得禁止让小孩子玩好么。”

    真阐子:“……罢,罢,你小子以后少与老夫讲话。”

    接下来,王崎又花了好三个时辰来调整破境后的状态,稳固修为。收功起身后,他突然想起一事。

    “对了老头,修仙者有没有什么好的隐藏气息和修为进境的法度?”

    “你要这个作甚?”

    王崎理所当然的说:“隐藏修为扮猪吃虎打脸可是爽点所在!”

    真阐子立马后悔了。他觉得同这个脑子有坑的小子较真实在是他两万年人生的一大污点:“这只戒指自带最最上等的敛息术,以你初入练气的层次虽不足以发挥其种种神异之处,但瞒过一般的练气筑基的小修绝对够了。”

    “那有刷钱的技能不?”

    “刷钱?”

    “什么凭空炼器啊,百分百成功率的炼丹术啊……”

    真阐子好近万年没体会想吐血的感觉了:“有这种技能老夫万年之前就统一仙道了!”

    “哈?”王崎撇撇嘴,语气中透出万分嫌弃:“真不给力。”

    真阐子沉默了一阵,无奈的说:“炼丹法炼器法我都给你了,自己学去吧。

    王崎满意地点点头,扳着手指头算道:“也行,又满足一个爽点了。”

    “小子,你做这些事到底意义何在?”

    “为了有趣啊!”

    “修为顶天,君临仙道,万世敬仰,亦是一种趣味,怎不见你追求?”

    王崎本来已经开始收拾收拾家中器物为出门做准备。闻言,他停下手头活计,把戒指举到脸前:“万世?后世之事有岂是我在意就能改变的?后人再敬仰我可有一文钱的好处?再者。君临此世?老头,你不觉得,此间世界当真无聊吗?”

    “无聊?”

    “不过一潭死水。按你说的,八万年前诞生第一个筑基修家,之后过了一万年出现了第一个飞升仙家。四万年前,仙道发展到极致,之后就因灵气枯竭资源减少而渐渐衰弱?”

    “不假。老夫身躯元神尽毁,以无法感应天地灵气。不过依万年前灵气衰弱速度,现在只怕早已进入末法时代,整个天地连个大乘宗师都看不到了……”

    “那么再过四万年,仙道岂不是必灭?手下管着一群注定要断子绝孙的家伙,想想都觉得没意思啊没意思。”

    真阐子沉默不语。他自身就是大乘境界的大修,自然比谁都明白仙道自身的弊端。修士修真,讲究的就是要夺天地造化铸就“真真之我”。一个修士夺的灵元之于整个天地固然是一瓢之于弱水三千,但天地再大也禁不住徒子徒孙无穷匮也的开采。

    “这个世界早晚被仙家采伐一空,我管不了天下,也不怎么想管——你也知道,我最讨厌麻烦事了。所以,天地怎样、别人怎样,统统与我无关,我但求精彩一世。”

    说完,王崎不再理会沉默中的真阐子,开始准备日后出行的事情。

    修仙,讲究一个法财侣地。自己所占的,唯有“法”而已。其他三样可不是这个荒村可以提供给王崎的。

    由于灵身阶段的修行主宰在于打熬身子,并不会产生任何神异之处,如果炼气期修仙者发生冲突那就妥妥是个死,而且真阐子也言明,灵身境界的修持最好靠自己一步步走,不要借助任何丹药,故而王崎一直没有外出寻觅所谓的“机缘”。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既然算是一去不回,家里宅子田地都没用了……那就便宜点卖给乡亲们……嗯嗯,三亩地就算……老宅可以卖给……”

    突然,玉戒剧震。王崎简直觉得握住的是个开了震动的手机:“老头老头。这么突然调成震动了?”

    “有一道修者气息,筑基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快快把法力注入戒指中,我帮你藏好。”

    真阐子虽然已经陨落万年,只余下一缕残魂,但据他自己说,他万年前乃是大派掌门,天下有数的高手,修为更是早已臻至大乘期巅峰,只要度过天劫就能飞仙天外,逍遥宇宙间。此时纵是只余一缕残魂,力量不再,也有种种不可思议之能。

    王崎没有半分犹豫,将全部法力注入到玉戒当中。一股凉意从玉戒中涌出,弥漫王崎全身。然后,王崎身体神采尽数内敛,如同枯木顽石。

    “等一下!老头你应该不知道当世仙道的任何信息吧?我觉得是不是问一问的好?”

    “现在还不是对方是好是歹,若对方存了歹意,你贸然出去岂非送死?呆好了!”

    真阐子的声音居然有几分凝重。在他的灵识里,那道足有筑基期强度的法力气息本来是向着村中央飞去,然而三百丈之外却突然一折,飞向这边。

    三百丈,据真阐子所知,就是筑基期灵识范围的极限了,还得是那种专门修持过神念法度的。

    被发现了?不应该啊。真阐子虽然只是残魂,但探知法力的灵识还是能延伸十余里,对方一进入这个境界范围自己就发出示警,待到王崎启动戒指时对方还在二里开外。筑基期灵识延伸二里?这完全就是无视天理了!

    可是,筑基期就看破了这枚戒指自带的隐匿之法?决计不可能。在以前那个仙道昌盛的年代尚且不可能有人凭借高不到两个大境界就看破这戒指法术的修者,更何况是这末法时代?

    王崎只看见天边一道白色流光向自己这边飞来。真阐子沉声道:“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由于忌惮迫近的修士,王崎没有向真阐子回话。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很好,不要紧张……保持微笑……防松面部肌肉,保证露出六颗牙齿……保持口气清新,额好吧这个貌似做不到。”

    王崎面向流光,露出了一个自以为迷人的标准微笑。

    “你究竟在干什么……”真阐子很是不解。

    “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王崎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蠢材!这时候应该装作在干活!”

    “屁!院子里的聚灵阵都没收,什么都不知道才可疑吧!”

    就在这时,白色流光停驻在在王家老宅上方。刘洋散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显露出身形。少女生得极为俏丽,一袭红色衣裙,脚踩一柄紫色小剑。

    “御剑……”

    王崎露出一丝艳慕的神色。上辈子自己就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足踏仙剑遨游四方,这辈子虽然被人引入仙道,但是毕竟没到筑基,还不能御使器物。

    然而,少女下一句话就打碎了他的遐想。

    “下面那个,说你呢,刚刚突破练气期的古法修,跟我走一趟!”

    “诶诶诶!姑娘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懂啊!”

    王崎矢口否认。

    少女露出轻蔑的笑容:“手上有件设计理念早就被淘汰的古宝就以为能够瞒过今时修家?你这种完全屏蔽灵犀的行为实在太显眼了好吗。还有,你的功法都过时几千年了。”

    啊?

    王崎目瞪口呆。

    卧槽剧本不对啊喂不是说好了末法时代吗不是说好了功法越古老越正宗吗修法还有过时一说卧槽卧槽卧槽……

    不仅王崎在心里翻江倒海,真阐子也淡定不能。

    “这小妮子究竟是什么人……身上究竟带了何等可怕的异宝……”

    “不……我想我知道她是谁了……”王崎用着还不熟练的灵识对真阐子说道。

    “什么?”

    “她绝对是天道哥派来打我们脸的逗比!”